孫豐:變上訪、服毒、自焚為「自衛」!!


變上訪、服毒、自焚為「自衛」!!

一、生命存在先天包含「自衛」

人的生命本身只是個存在,存在是純粹的無條件事實,因而絕對公平,當然在秩序上就沒有什麼穩不穩定,只有應用了人的心靈才能看到穩不穩定。

所謂無條件,意思是:1,存在做為世界事實是非主觀原因的,無原因事實也叫天然或先驗;驗是經驗,即感知;先驗即先於人對自己的感知;2,只說存在就是不計算存在物與外部因素的聯繫,只考察它的有與無,在與不在。

事關存在並沒有當不當,合不合法這個關係的。因為存在先於經驗,當不當,合不合法卻就是經驗,是經驗內容。連人之能經驗(知道當不當、合不合法)都是存在的機能才能提供,存在的先驗合法性還能懷疑嗎?人的存在既不是選擇,存在就是法的根據和出處。

實際上的人是處在類的聯繫裡,人類特殊於整個物類的方面就是:人人都能意識。由於意識,人的存在派生出社會聯繫----社會存在不同於純粹存在了:社會存在突破了純存在只服從外律(自然律)的單一必然性,含上了自律,因而也就突破了純粹存在在秩序上的恆定靜態----絕對公平沒有了。

絕對公平是不需人意關照的必然的恆態公平。

社會的公平是指運用主觀能力後還維持的公平,表現為秩序的穩定還是動盪。因而,社會公平所針對的是人的能動能力,是基於能動能力是生命內的,只對自身有效,所以它必然改變自然公平原有的平衡,引起失公平。這就需要用一個原則做全體成員運用能動能力的標準,以維繫先驗的自然平衡。

這一分析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呢?1、我們發現了公平的本質和泉源----公平就是無原因存在的恆定秩序;2、發現了公平或正義觀念的形成是由於主觀意識的運用,主觀能力天然地服從自己的存在;3、公平、正義只是人的發現,不是人的創造,因而維護社會秩序的那些原則實質上就是人的普遍自衛。

所謂自衛,只有原已有之的,並且只對原已有之的維護才是自衛。

這一結論是可以被證明的:

已知1,人是先於自已對自己的意識的絕對事實;

已知2,自然意義的(先於自己對自己的意識的)人,是絕對平等的;

已知3,不平等的可能性是個體能動能力的形成所引起;

己知4,因任何人的存在都不是選擇之果,既已存在,存在下去就是不可避免的;

存在下去是怎麼實現呢?那就是個體用自已的能力來爭取----爭取在現象層面就是鬥爭;鬥爭實際上是由人原來就是絕對公平這個已經性所必然的決定,因而鬥爭實際上就是自衛。雖然鬥爭造不成公平,但動力卻就是公平。個體的鬥爭發展成群體的鬥爭(集團的或階級的);鬥爭所爭取的就是對外在束縛的擺脫,所以說它就是自衛!

「自衛」所能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它首先揭示了自衛者做為客體事實的先驗性地位,先驗性地位就是無例外平等,對平等的爭取就天然合法!因而「自衛」這個詞的「自」字既揭示本己性,天然性(個人之來世不是由於它自己),又揭示維繫下去的正當性;而作為行為的「衛」字就是對維繫下去的合法性的維繫。如果不排除侵犯和挑釁,本己存在的維繫就將喪失。在「存在下去」受到挑釁的條件下,必須排除挑釁!

起初這種對挑釁、侵犯的排除是自發、個別的反應,隨著意識的臻於成熟就採用共同原則的預先防範----使社會秩序維持在一個限度內,我們常說社會秩序為國民提供安全和方便,就是這個意思。

可見----公共安全不過就是自衛的普遍化,預防化。

因而社會的動因之一就是變自衛行動為普遍原則的保證。

無論對挑釁的排除還是預先的防止,都是基於上帝創造的平等,意志沒有破壞平等的理由。

所以說:社會是以自衛的普遍可能為動因和歸宿的。只是:社會是通過制度和立法,為每一成員來提供自衛。

二、「穩定壓倒一切」就是不讓受侵犯者自衛!

1、「穩定」本身並不是獨立的,穩定要被秩序所還原,是秩序的某種質量。秩序在現象上體現為形態、狀態,因而穩定就是一種特定狀態的秩序。不應忽視的是:所有事物都有形態、狀態----因為凡事物都有性質又有構成,性質與構成轉換為可視現象則為狀態----秩序。

秩序是受支配而有,是被動性事實,是終極的,是果----要利刃,就得給鐵注入碳;要保暖就得有避寒的設施;要苗兒不枯就得灌溉……

是因來致果,不是果來致因。但「穩定壓倒一切」卻是以果致因。「物有本未,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達道矣。」,「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

「穩定壓倒一切」是本未顛倒,因果顛倒,終始顛倒!秩序是果,是「末」,是「終」,共產黨卻把它當成「本」,當成了「始」,當成「因」。共產黨就犯了「其所薄者厚」----共產主義就是真正的「本亂」!所以雖天天嚴打、時時樹立「遠大理想」、處處喊「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固本的方面既亂……末治者,就必否矣!社會就在共產黨的豐功偉業裡破敗朽爛,國家就在共產黨的代表下萬瘡千孔了!

更讓人可憐和痛心的是共黨新主胡錦濤,竟在那裡喊「治國人才隊伍有斷層的危機」,他說「治國」而不去說「意誠、心正、身修」,證明他是啥也不懂。他的智慧還達不到理解「本末」的水平。

2、穩定的條件是什麼?

用哲學語言來說,穩定的要件就是:

「讓『是』人的人能夠自由地『去是』」!

只要理解人與世界的關係:人是「是」人。也就理解社會的價值與責任就是讓人做為人「是下去」。意思是:在人意識到自身,在人想到要做什麼之前人已經是人了,除了「是」下去,還能有什麼別的嗎?

可這共產主義呢?它就是不讓人做為正常人,偏叫你做「革命」人,做「共產主義理想」人,從「黨和國家大局」出發的人……這可能嗎?

真正意義的「穩定」,其實就是「人和」,人和在現象層面表現出的秩序狀態。

可這「人和」是由「政通」造成!「政通」是什麼?政通就是「政」(制度與立法)來通人,不是人去通政----人的性是先驗,也就絕對不變,政卻是經驗獲得,當然是可變可選,因而只能是可變可選的經驗之政來反映來符合來服務人的不變之性啦。就是只讓社會原則向人提供普遍安全,不是用人的犧牲與委屈去服從制度的千年萬年長,不是為一部分人提供安全。

至此我們也就證明了:穩定的可能性以人的先驗性質為根據,只有合於人的穩定,沒有逆於人的穩定。因此----

不是穩定壓倒一切,而是正義壓倒一切!!

正義的實踐表達是人權,人權壓倒一切!!

穩定只是社會正義的在徵象上的表現。

社會公正是穩定的原因和根據!

所以說「穩定壓倒一切」是狼腔虎叫!----正義這個詞的「正」包含著一個先在的成分,先在才是正的參照物,先在的正就要求自衛。

自衛從先天那裡就具有合法性----既是先天,就有在後天裡維繫的無庸置疑----對侵犯與挑釁的排除!被侵犯者的存在只有用自衛來捍衛。

至此,我們就論證了社會的本質在任何時代,任何情況下都是正義!除了正義,社會沒有第二個原則。

滾他娘的「穩定壓倒一切」去吧。

3、「穩定壓倒一切」的形成歷程

在胡躍邦、趙紫陽手裡,說的是要安定、團結,向前看;胡躍邦的時代是衝著共產黨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民間積怨太深,而提出安定、團結,意在有理也要讓人三分,是倡導寬容與願諒,以德報冤的大度。後來鄧小平將之孵變成「穩定」,又極端化為壓倒一切。在鄧小平初出山的時代,可能是共產社會意識形態最被淡化的時期,如果他是個思想家,是有可能把國家推上憲政制度的,可惜他不是。就因他不是思想家他才不知該往哪走,該幹什麼,該適應什麼潮流的;他不能適應憲政潮流才使剛剛有了生氣的社會重又陷於危機----在毛的舊矛盾尚未解決完的情況下社會又陷進新矛盾新對抗的麇積;因他不是思想家他才不是對共產概念的認識,他才不知自己的理性是被縛在共產之內,被共產誤導著和推動著。無論毛澤東、劉少奇、周思來、鄧小平窮其畢生的精力都既不知什麼是共產主義,也不知什麼是共產黨,他們都為一個盲概念所愚弄。他就因盲而把意識形態的仇視綜合進「安定、團結」,雜交出「沒有『穩定』一切都是空談」這個意識,顛到了「事有先後,物有終始」,繼而極致為「穩定壓倒一切」。

由於穩定只是事物或進程的終端,它割捨了與「始端」和「前因」的聯繫,它不是一個由因致果的理,怎麼能不因求果而亂本呢?因此這樣的提出問題就勢必動搖倫理,瓦解文化。

當「穩定壓倒一切」落到江潑皮手裡,就完全用做對人加害的口實,方便自己的工具。孤立的「穩定」不是因果理則,把「因」把「始」拒斥在外,實際上就是不擇手段善惡規的強求,若用之四海,必造成深重的災難----它既不基於理,又怎麼能照理的原則作用出後果呢?今天中國的實際秩序還有可預見性嗎?

其實江狼的「三個代表」就是由「穩定壓倒一切」所潛移地派生,「三個代表」的本質就是為手段為鎮壓建立藉口。

4、「穩定壓倒一切」血債纍纍:從2001年春節「法輪功自焚」以來,中國社會還叫社會嗎?特別是申奧成功後的強遷,達到了何等荒唐、野蠻的地步?多次把人砸在屋裡,推土機碾人而過,出動警察去強拆強遷,有的連通知都不發,貼張佈告就動手,甚至把居民誆出屋就推房;連活不下去尋短見會有罪;那基督教迫害到何種瘋狂的地步……一方面是江賊民的無止境的貪慾……周正毅竟只判三年,而義士鄭恩寵也判三年;說實話有罪;遍地都是收容站、勞教所,邊地酷刑無緣無故致死人,孫志剛案後廣州分管政法的副書記張桂芳就決意報負南方都市報…………老百姓還有活路嗎?活不下去了!因此我說,我呼籲中國民主進程的戰略轉移!變上訪、服毒、自焚為自衛,堅決地自衛!人類從自然法那裡獲得了這一神聖的權利,在同類中某些分子藉著方便來剝奪我們時,我們只有被迫自衛!奮起自衛!

三、現階段中國民主進程的方略應轉向自衛!

我們的生命,我們自己不來保護誰來保護?那些被逼自殺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十分地同情你們的處境,因此我們呼籲你們自衛!自衛!什麼鄉長、縣長、省長,書記……他欺負人,咱們就得同他們鬥。眼下的中國,上訪、告狀都有罪,你還指望誰來給你公道?好幾個省都出臺了非法上訪的處罰法規,老百姓還有什麼出路?像蔣彥永老這樣的專家、黨員、將軍,他們都說抓就抓,還去上什麼訪,還指望什麼青天呢?只有走自已救自己的路了。事實上許多地區的同胞已經舉起了自衛的旗幟,雖然總是失敗,可去自殺難道就是出路?就不是失敗?

社會總是在前進的,總是寬容代替仇恨,總是用德報怨代替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仇仇相報。可是這種進步需要條件,不是我們一廂的情願能實現的----只有當我們能夠那樣做時才可能實踐那種原則,眼下迫在眉睫的的問題是:暗無天日,身陷虎穴狼窩怎賜(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