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廣東陸豐公款吃喝:最高一桌吃了15萬


在革命老區廣東省陸豐市,當地老百姓對一家名為「人民大廈」的餐廳怨氣很大:「有些幹部在這裡吃喝享樂,真是辱沒了『人民』兩個字。」

  「人民大廈」位於陸豐市區人民路。從外表看,這棟6層的樓房與旁邊的樓房並無多大區別,只是門口懸掛了60多個大紅燈籠。但它卻因吃喝的高檔次、超豪華,在當地甚至粵東一帶赫赫有名。

  記者最近對這家餐廳進行了暗訪。

  「最高一桌吃了15萬元」

  7月1日中午,記者扮作要在廣東開高檔餐館的外地商人進入大廈。以為有了合作的商機,一位姓薛的經理和記者聊了起來。

  據薛介紹,大廈有豪華房12套,包房的名稱都很講究,像「百萬石」「天驕」「麒麟閣」「聚龍閣」等,到這裡來用餐的當官的居多。大廈內部的裝修是整個粵東最豪華的,菜也上檔次,當然價錢也貴一點。不單陸豐的單位來這裡接待客人,連汕尾、汕頭、潮州的一些領導也來這裡用餐。

  記者參觀了一些豪華房間。從一個小門上到三樓,進了一個叫「百萬石」的包間。門口是一座用各種石料裝飾而成的假山,流水潺潺。裡面是一間100平方米的大廳,再裡面是3個串聯的套間,配備有麻將桌和各種生活娛樂設施。「聚龍閣」又是另一番景象,雕樑畫棟,還有一張龍椅,儼然皇家氣魄,在這裡的房中房休息一晚,最低消費1980元。「天嬌」最豪華,有300多平方米,衛生間比別的地方的房間還要大,在房中房休息一晚最低要5000元。

  「吃一頓飯得花多少錢?」

  「這可沒個底,三千五千、三萬五萬都有,這裡最高的一桌吃了15萬元。」

  記者表示不解,薛經理專門讓服務員送來了一本輕易不外露的豪華菜譜。菜譜分為「保健湯」「山珍海味」等13個品類。其中光「保健湯」就有10多個品種。記者找機會將一些菜的價格記了下來:麗參燉血燕(每盅,下同)880元;人參燉血燕 780元;花旗參燉官燕680元;花旗參燉魚翅680元;天天煲仔翅580元;乳鴿燉官燕680元;佛跳牆2980元;鹿回頭3980元;冰糖元肉雪梨燉官燕680元;高麗參燉官燕780元;澳洲鮑魚翅580元;神仙翅480元;參皇燉魚翅480元。

  「李局長都讓我收賬收怕了」

  「單位來吃飯,能賒賬嗎?」

  「去年以前還可以簽單,如今我們被公家欠賬欠怕了,老闆不准欠了,要現吃現付賬。昨天就有一個當官的帶了3個人吃了7000多元,今天就把錢送來了。當然,有錢的單位還是可以簽單,像電信部門的一些單位一般是半個月結一次賬,每次幾萬元。

  「單位來吃得多,還是做生意的來吃得多?」「以前單位來吃得多,佔了七八成,現在不讓欠賬,就少了一些。除了那些有錢的單位,醫院、學校也吃得多,市醫院就是定點來吃的。今天有個學校就訂了6桌,銀行包了5桌。單位的錢好賺,賬難收。但我不怕他們,我們老闆有背景。」

  緊接著,薛向記者講述了他到單位收賬的奧妙:「我去收賬一般都直接找『一把手』,要是還不行,就讓上面施加壓力。前年臘月二十五,我到七八個單位收賬,一天就收了200多萬元,市工商局的李局長都讓我收賬收怕了。」

  雖然單位欠賬讓「人民大廈」傷了腦筋,但薛經理卻笑著說:「有一點沒說的,公家的錢就是好賺。」說話間,從「麒麟閣」裡走出來3個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喝得滿臉通紅,服務員說,這位是陸豐市東海鎮的一位領導。

  「人民大廈」一樓有間不大的禮品間,售貨員說,這裡的東西是供客人吃完飯順便帶走的,都可以打入餐費。以給客人送紀念品為由,記者問了一些禮品的價格:「喬爾斯」皮包3000元/只;「萬寳龍」鋼筆7800元/支;「老闆」腰帶 3000元/條;白燕窩4600元/盒;蟲草9800元/盒;帝舵表7萬元/塊;「勞力士」手錶10萬元/塊。

  車牌為何蒙上「8888999」

  為了弄清來這裡消費的有些什麼人,記者盯上了「人民大廈」門口和側面停著的一溜小車。7月2日午餐和晚餐,記者記下了前來這裡消費的人員的車牌:粵NL0669、粵N32140、粵NL0936、粵N30688、粵N30312、粵 N07123、粵N06633、粵N06083、粵N9001警。其中還有5部車的車牌被蒙上了「8888999」的牌子(與真牌大小一樣,用來遮蓋真牌)。保安說,這是應客人要求提供的「保密服務」,他們不願暴露身份。指著其中一輛蒙牌的皇冠車,記者對保安佯稱:「我們有朋友在上面吃飯,這輛車好像是他的。」保安並未留意,掀開牌子後露出了:粵NL1868。記者向交警部門詢問得知,「粵NL」是陸豐市的公車,「粵N0」和「粵N3」是汕尾市的公車,其中「粵N9001警」是陸豐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副大隊長的用車,「粵NL0669」是陸豐市委一個部門的用車,而且此車中午和晚上都在這裡。

  公款一頓飯,百姓幾年糧

  不遠處,有很多輛出租摩托車車手朝「人民大廈」觀望,記者走過去和他們聊天。一個從糧食局下崗的摩托車車手說:「裡面吃飯的有時要小姐陪,我們在這裡等拉人。我一個月沒黑沒白地跑才掙800元,剛夠他們點個菜。」陸豐是個財政窮市。據陸豐市財政局的一位副局長介紹,去年地方可支配財力只有1億元左右,省財政每年向陸豐轉移支付1.5億元。為了保工資和保運轉,每半年陸豐還要向上級財政借 5000萬元,僅上個月就向省裡借了800萬元發工資。

  這位副局長說,一般單位的預算剛夠工資和辦公經費,其他的像接待、業務就沒了著落。好多單位窮就窮在接待上,負債也有這個原因,這是個普遍問題。記者隨後採訪了陸豐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位副局長。他說,局裡目前拖欠職工工資2400萬元,欠各種外債3000多萬元。以前每個月的接待費就要十幾萬元到20萬元,2002年換局長時,光接待費就欠外面40多萬元,至今還欠幾萬元。現在單位有了餐廳,自己就可以搞接待,在外面酒樓的接待降到了每月2萬元左右。陸豐也是個農業窮市。去年全市農民人均純收入只有3000多元。陸豐市農業局一名幹部痛心地對記者說:「3000元其實是有水分的,去掉打工收入,耕田的收入恐怕只有1000元,有的幹部在『人民大廈』隨便一頓飯就花上萬元,這可是農民種好幾年糧食的收入呀!」(完)

  採訪手記:「吃」的沈重

  接到群眾舉報,陸豐有一個官員海吃海喝的地方,而且叫「人民大廈」,一頓飯動輒上萬元,記者起初有點不信,但幾天採訪下來,記者的心情由驚訝轉為沈重。

  上個世紀20年代初,農民運動領袖彭湃在這裡創建了紅色政權,昔日的崢嶸歲月彷彿歷歷在目。在這塊先輩們戰鬥過的地方,如今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仍相當落後,人均GDP不到4000元,幹部和教師靠借錢發工資過日子。但就是在這樣一個窮地方,卻發生了令人扼腕的幹部官員豪吃風。

  在採訪的日子裡,記者穿梭於住地和「人民大廈」之間,乘坐的是人力三輪車或出租摩托車,這些普通勞動者收入的微薄和部分官員的奢侈,成了記者腦海中兩個揮之不去、反差極大的形象。人力車伕在烈日下跑一趟,遠的收三元四元,短途才一元兩元,他們每日吃飯的花費也在5元以內。而當地農民、漁民辛勤勞作數年,收入僅相當於饕餮官員們一頓的吃喝。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當那位從糧食局下崗的出租摩托車車手說「我沒日沒夜地跑一個月,剛夠他們點個菜」時,記者的心被震撼了。這種震撼不光來自於眼前的貧富懸殊,更來自於這些官員對國計民生的漠視、對基層群眾貧困生活的漠視。一些群眾聊起在「人民大廈」吃喝的官員時,要麼報以鄙夷,要麼直搖頭,有的甚至大罵出口。

(新華網廣州7月11日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