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心黑手辣的自己人---南非命案華人殺華人


居住在南非的華人華僑最近頻出狀況。僅七月十六日一天之內,就有兩位華人先後遭劫遇害。先是居住在約翰內斯堡以東威特班克市的上海籍女商人張亞麗,在家中遇劫後遭槍殺;後是在海濱城市德班,福建新移民林德華在路上行走時,據稱手中的飯盒被誤以為裝有現金,引來劫殺。諸如此類的惡性凶殺案已在南非華人華僑中帶來恐慌,也引起全球華人社會的關注。


南非華人劫殺案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是受害者不但未能『破財消災』,而且還被殺人滅口。不少南非華人承認,他們為追求新生活來到了南非,現在卻是『在恐怖之中生活』。居住在比勒陀尼亞的一位華裔商人則認為,南非華人社會遭遇的這種不幸,除了與該國高踞全球榜首的犯罪率有關外,也與這些年來華人社會內部的『家賊』有關,這些人『窮則思變』、『窮』凶極惡,要在南非這個亂世之地,趁機作亂,佔地為王,因此幾年來類似的謀財害命案持續有之。中國駐南非大使館公使銜參贊粱桂萱向亞洲週刊證實,南非華人社會每年發生的劫殺案有幾十起,有些搶劫者或殺手並非南非當地人,而是來自鄰近非洲國家的非法移民,而這些作案者,與華人內部的『家賊』或黑幫有沒有關係,『就不知道了』。

但當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華商告訴本刊,有些劫殺案,表面上看到的凶手是黑人,但背後的主謀者則是華人,『只要花一百美元,很容易找到一個黑人殺手』,而有些凶殺案更由華人團夥親自上場。二零零零年九月,南非約翰內斯堡一珠寳店一對陳姓上海籍華人母女被劫殺案,上海警方在協助破案後發現,凶手竟然是同樣來自上海的同鄉胡嘉生、陳忠凱、干□沖和張志田等四人。

而這次被劫殺的上海女商人張亞麗丈夫紀順康,也對張亞麗的死因提出了多點質疑。他質疑劫匪搶了錢為什麼還要殺人?因為『在南非搶劫後再殺人是十分少見的』,在南非的上海工商聯誼總會會長周建忠也認為:『在南非遇到搶劫時只要交出錢財,這些歹徒就一般不會殺人。』但據稱張亞麗是在交出了六千美元之後被一槍擊中太陽穴死亡的。

紀順康懷疑:『這其中就可能有我妻子的熟人參與了作案。』凶手是在『殺人滅口』。當時,與張亞麗在一起的僱員王憲德被擊中骼膊,而另一位店員李彬則毫髮未傷。據紀介紹,張亞麗是在三年前,在早很多年到南非的王憲德的鼓動下,到南非經商的,卻從此走上了不歸路。紀順康質疑,歹徒怎麼可能一槍就打中其妻的太陽穴,而緊挨著的王憲德和李彬卻生命無礙?

他還質疑,其妻的錢財他人為何一清二楚?因為據王憲德稱,當劫匪衝進來時,是王拿出了家裡的六千美元交與歹徒。王還表示,張亞麗曾經在此之前,提著十二萬蘭特(折合約 美元)的現金,要購買一個鋪面,後來沒買成,卻因此『露了財』,惹禍上身。粱桂萱公使也承認,南非的華人確實是愛用現金交易,愛把現金存在家裡,處處『露財』,這也是經常被打劫的原因,『一打一個准』。

據粱表示,目前在南非的華人有十萬人左右,大多數是近十多年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新移民,尤以福州周圍一帶縣、市最多,其次是來自江浙一帶和上海,以及來自東北的黑龍江和吉林。他們大多從事小生意、搞一些進出口、或開個小鋪面或經營餐館,因此用現金交易人盡偕知。與此同時,隨著華人移民的增加,魚龍混雜,華人社會內部的利益傾軋和各種幫派勢力也隨之出現。最近發生的一起涉及三條人命的大案,或許能說明一點問題。

那是六月二十二日,居住在首都比勒陀尼亞附件布利茲市的福建移民莫義炎,在自己店中遇害身亡,與他在一起的女兒頭部中槍呈昏迷狀態。當莫女男友的朋友林文賓受托前往醫院探望之後,開車回家的路上又被劫持。據稱他在電話中恐懼地告訴莫女的男友:『我被劫持了,有槍頂著我的腦袋。』之後就無聲無息了。數天之後,在一座立交橋底發現林文賓屍體,而令人奇怪的是不但身上的財物沒有受損失,連其用於護身的手槍也還在身上。

南非華人社會知情人士表示,這個事件說明瞭什麼問題?如果是黑人劫匪所為,為什麼不把錢財和槍取走?顯然,這是滅口或是仇殺,類似黑社會的行刑式處決,『看來,真正心恨手辣的,不是來自其它族裔,而是來自自己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