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趙案庭審一團混亂 趙方律師「證明」趙饒有染


經常以忠厚長者形象出現的「國寳」級名嘴趙忠祥,如今竟被一個自稱與他有7年感情糾葛並長期保持情人關係的女保健醫師饒穎送上了法庭,這注定會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那麼,趙忠祥究竟欠不欠這筆外債,7年來有沒有發生如饒穎所述的事情?昨日上午,「饒穎狀告趙忠祥欠款」一案第一次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開庭,而開庭前,雙方卻先就「是否涉及個人隱私及是否應不公開審理」爭論了半個小時。而令人意外的是,昨日庭上卻出現了戲劇性的場面:趙忠祥律師出示證據證明--趙忠祥與饒穎有長達7年的感情糾葛!其實,媒體關注此案並不是要窺探名人隱私,而是透過名人官司用第三隻眼看司法與社會的公正,審視道德與人性的側面。
  
  名嘴申請不公開審理起爭執
  
  昨日上午,「饒穎狀告趙忠祥欠款」一案第一次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開庭,饒穎、皇甫大衛以及趙忠祥的律師王富到庭,趙忠祥本人並未出庭。開庭前,此案的獨任審判員告訴饒穎,趙忠祥以涉及個人隱私為由要求不公開審理,法庭已經批准。趙忠祥的律師王富說,導致不公開審理的應是饒穎,因為這是她人為設置了障礙,她向法庭提交了幾盤與本案沒有任何關係的錄音帶,其中涉及談婚論嫁、兩性關係等內容,趙忠祥認為這牽扯個人隱私,所以申請了不公開審理。但是,讓記者感到奇怪的是,既然趙忠祥否認錄音帶中的男人是他,錄音帶又怎麼會涉及他的隱私?對此,王富表示,現在錄音已在網上流傳,一些網民聽了後都說和趙忠祥的聲音很像。後經與法官交涉無效後,皇甫大衛與饒穎協商,將錄音帶撤下,不作為證據。於是,法官決定公開審理,而此時,預定的開庭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
  
  法庭上針鋒相對一團混亂
  
  而開庭後,現場的形勢一度陷入很混亂的局面。先是饒穎與法庭的工作人員大吵一架,後來饒穎的情緒一直處於激動狀態,不時插話對王富的言辭表示憤怒。與饒穎相比之下,趙忠祥的代理律師王富倒是看上去比較平靜,但他的言語卻經常超出本案的範圍。雙方的針鋒相對,使得法官在庭審現場顯得非常忙碌,每當王富說到 「饒穎是偽造欠條,想以非法的手段佔有他人合法的財產,這樣的舉動已經屬於刑事犯罪」之類的話時,法官就不得不出言制止他「不要再說與本案無關的事情」,而饒穎立即起身怒斥「你胡說八道!……」時,法官又不得不轉過頭來制止饒穎,「不要插話,保持法庭安靜!」如此這般,幾個回合下來,在場的媒體及旁聽者都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4名證人未出庭受到質疑
  
  撤下兩盤錄音帶證據後,饒穎共出具7份她認為已形成「證據鏈」的證據,以證明趙忠祥確實欠她3800元。其中饒穎的病人馬某證明趙忠祥給過饒穎欠條,馬某證明說:「2002年10月初,饒穎讓我與她一起去梅地亞見趙忠祥,到那裡只見趙忠祥走過來,當時他穿一件深藍色半截風衣……他與饒穎談了幾句話後,就拿出個信封給了饒穎,到了她家後,她打開信封,拿出欠條讓我看了一眼,當時我也沒多問。」饒穎最後出具的是一張欠條,欠條內容是「欠饒穎治療(註:繁體字)費三仟捌佰元整」,署名為「趙忠祥」,日期是「2002年10月」。
  
  對於饒穎提供的7份證據,王富說,證人如果不能出庭陳述,證言是否為證人所寫無法確認,他的證言就是沒有法律效力的,不能作為定案依據。即使饒穎確實在該院治過病,也是非法行醫。對於錄音,對話中的男人是否為趙忠祥,無法確認。至於欠條,王富說,這個欠條不是趙忠祥所寫,是偽造的,趙忠祥要求對欠條原件作技術鑑定,他的要求被法庭批准。
  
  辯論焦點
  
  3800元欠條真偽成關鍵
  
  在法庭辯論階段,皇甫大衛指出,如果經司法鑑定欠條是真的,案情就無可爭議了,如果欠條不是趙忠祥所寫,那麼只能說是趙忠祥故意所為。因為饒穎如果作假,完全可以寫個欠3萬8的欠條,趙忠祥不應該利用其名望和地位「魚肉百姓」。
  
  王富認為,即使趙忠祥與饒穎之間有醫療費糾紛,告趙忠祥的也應該是醫院,而不能是饒穎。此外,饒穎沒有合法的行醫資格,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她給趙忠祥治過病,如果治過,那麼她就是非法行醫,早就應該受到有關部門的查處。王富相信,科學的鑑定會還趙忠祥以清白,饒穎偽造欠條,欺騙法院,涉嫌觸犯刑律。
  
  錄音帶涉及了誰的隱私?
  
  由於趙忠祥律師王富稱「饒穎向法庭提交了幾盤與本案沒有任何關係的錄音帶,其中涉及談婚論嫁、兩性關係等內容,趙忠祥認為這牽扯個人隱私」,所以申請了不公開審理,並被法院批准。對此饒穎情緒異常激動地說:「趙忠祥否認錄音帶中的男人是他,那麼就不涉及他的隱私,而我則願意公開自己的隱私。」而讓眾多媒體也感到奇怪的是,對於欠條的真偽,趙忠祥要求對欠條原件作技術鑑定,而對於錄音中的男人是否是他,卻未要求鑑定錄音,當饒穎當庭提出對錄音進行鑑定時,法庭與王富均未表態。(據《北京晚報》)
  
  弦外之音
  
  主動出示證據「幫」饒穎
  
  趙方律師「證明」趙饒有染
  
  昨日,當記者向皇甫大衛問及庭審過程時,皇甫大衛興奮地表示:「今天的開庭,我們有非常意外的收穫,趙忠祥的代理律師王富今天提交了一項證據,那是一份 6月14日的黑龍江報業集團出的《生活報》,上面有記者採訪饒穎的一篇稿子,但裡面的主人翁都用的化名,講了一個女醫生饒饒與一個主持人中強長達7年的感情糾葛。王富拿出這份報紙是想證明一件事,文中饒饒稱『2002年3月之後,我和中強就斷絕了來往。』而饒穎一直說,2002年8月,趙忠祥給了她那張欠條,這在時間上不相符。王富在法庭上說:『雖然文章中用的都是化名,但從內容與照片來看,可以斷定其中的男主角就是趙忠祥。』我一聽他說這話非常興奮,所謂百密終有一疏,他這話就等於承認,文章中的故事正是發生在饒穎和趙忠祥之間,那麼老趙一直說的『不認識饒穎』不就成了謊言了嗎?我們就想討回一個公道,就是想讓他趙忠祥承認,與一個叫饒穎的女人有過長達7的關係,並且傷害過她!事後我都不太相信王富會說這樣的話,還專門去看了一下庭審記錄,沒錯,都記下了。」
  
  王富回應:他們認不認識與欠款案無關
  
  據悉,王富對此表示,在引用那篇報章作為證據時,根本就不擔心會被對方抓住把柄,他在法庭上一再當眾強調:「我們現在進行的案子是有關欠款糾紛的,這個證據就是要證明欠條不是我的當事人寫的,至於趙忠祥和饒穎是不是認識,和這個案子沒有關係,這是兩回事。」(據《半島晨報》)
  
  休庭之後
  
  趙忠祥律師:我們穩操勝券
  
  昨日休庭後,王富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稱:「我們百分之百贏了。」王富介紹,他在庭上除了就3個方面指出饒穎的「破綻」外,還當庭指出了饒穎的另一處硬傷,「饒穎一會兒說自己是在2002年3月見過趙忠祥最後一面的,一會兒又說2002年10月趙忠祥親手給了她欠條,這不是自相矛盾嗎?」對於欠條,王富表示:「有關部門要對欠條的真假做出科學的鑑定。大家都能看出,欠條是假的,上面還有一個錯字,『趙忠祥』的『祥』字被多寫了一橫,右邊是四個橫,誰寫自己的名字還能寫錯啊。」
  
  饒穎:重要的是打官司的過程
  
  對於昨日的庭審,饒穎表示,被撤下的兩盤錄音帶證據她很遺憾,她說:「這兩盤錄音帶非常關鍵,不僅能證明我和趙忠祥認識,還能證明我們之間存在兩性關係。」雖然該案的最終結果還有待法庭宣布,但眼下雙方對獲勝的態度卻十分耐人尋味。王富非常肯定地告訴記者,他們贏定了。而饒穎則稱,贏不贏官司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打官司的過程。


成都晚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