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愛爾蘭法輪功學員劉鋒被成功營救回愛爾蘭


原留學於愛爾蘭的法輪功學員劉鋒,歷經四年半的魔難終於被成功營救回愛爾蘭,劉鋒與妻子在本週已先後抵達愛爾蘭首都都柏林。7月29日,將在三聖學院召開記者會,向關注劉鋒的社會各界通報劉鋒歸來並致謝。
劉鋒於1999年底回國休假,其間因向朱鎔基政府遞請願信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而被捕並沒收了護照。在大連被拘留十五天後釋放。

2002年5月劉鋒在大連結婚。2002年6月,劉鋒挂失護照,重新申請到了新護照,準備返回愛爾蘭,在等待簽證期間,被秘密綁架,投入大連姚家看守所。

在姚家看守所,警察在沒有任何證據和指控的情況下超期羈押劉鋒達八個月,後判兩年勞教,投入大連教養院。超期羈押、絕食抗議和在大連教養院的繁重奴工勞動使劉鋒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在勞教所數次昏倒,後被釋放執行所外就醫。

與此同時,在愛爾蘭的法輪功學員、各大學、人權組織、政府人士等對劉鋒的情況給予了廣泛關注,併進行了曠日持久的營救行動。。

2002年底,全愛爾蘭國際特赦成員每年一度的寄名信片行動選擇了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劉鋒、楊方、林澄濤」為案例,名信片內容呼籲愛爾蘭外長幫助營救這幾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這次行動發放了兩萬張名信片,回收了5000張,是歷年回收率最高的一次。2003年初愛爾蘭國際特赦負責人商-拉夫(Sean Love)和法輪功學員代表共同把這些名信片遞交給了外交部的海外發展部長湯母-基特(Tom Kitt)。

2002年到2003年期間,法輪功學員和都柏林各大學學生會、全愛爾蘭學聯曾多次遊行、集會呼籲愛爾蘭政府幫助營救劉鋒和楊方。

2004年全愛爾蘭學聯大會通過決議要求中國停止迫害法輪功並允許劉鋒和楊方回愛爾蘭讀書。

2004年2月,都柏林市的三個郡通過決議要求中國允許兩名學生返校讀書。

在這幾年期間,在愛爾蘭議會多名議員多人次向愛爾蘭總理和外長提出要求他們幫助向中國提出劉鋒、楊方兩名學生的問題。

2004年上半年,愛爾蘭作歐盟輪值主席國,與中國有關的多次國際會議在愛爾蘭召開,為營救劉鋒和楊方提供了難得的良機。

2004年2月,歐盟對中國人權對話在都柏林舉行,劉鋒和楊方的案例被愛爾蘭外交部向中方正式提出。

2004年4月,亞歐外長會議在愛爾蘭舉行,在記者會上,愛爾蘭外長布來恩-考文(Brian Cowen)對關於劉鋒和楊方的問題給予了積極的答覆。

2004年5月11日,溫家寳訪問愛爾蘭。當天愛爾蘭議會的人權分委員會召開了關於法輪功問題的專題聽證會,三位法輪功學員作了發言,愛爾蘭時報對聽證會作了採訪報導。人權分委員會在聽證會當場決定向總理博提-阿亨緊急提議要求總理在當晚與來訪的中國總理會談時提出劉鋒和楊方的問題。第二天,博提-阿亨在議會例行答辯中說他和副總理為沒能返回愛爾蘭學習的中國學生的事做了努力的遊說,還說他們的外交努力是成功的。

溫家寳訪愛後不久,中國駐愛爾蘭大使沙海林主動約見愛爾蘭學聯。會談中沙海林聲稱兩名學生自己不想返回愛爾蘭,愛爾蘭學聯主席的追問如果他們想回來可以嗎?這時沙海林說劉鋒可以回來。

劉鋒終於可以回來了。

可是這時愛爾蘭的簽證政策已經收緊,要求必須預付學費才能派發籤證,而劉鋒的學校學費已大漲。這些情況通知國際特赦後,愛爾蘭國際特赦的兩個區的志願者小組提出願意幫助募捐籌集學費。但這需要時間,而此時大連教養院打電話給劉鋒的父母,問劉鋒是否要出國。劉鋒的勞教期已結束,劉鋒的活動與勞教所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他們怎麼會知道劉鋒要出國呢?愛爾蘭多名議員、副市長等緊急向司法部長、外交部長提出要求立即給劉鋒派發籤證。恰巧這時愛爾蘭執政黨的代表到中國訪問,參加訪問的帕特-凱瑞議員同意到北京再次向中方提出關於兩名學生的問題並幫助督促愛爾蘭方盡快派發籤證。終於7月22日,愛爾蘭司法部長批准了給劉鋒和他妻子的特許簽證。

7月25日傍晚,劉鋒抵達都柏林機場。

這次營救再次體現了和平和正義之聲的力量,無理的迫害是見不得人的,一切迫害終將結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