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銘解讀四中全會:江澤民賴不走 只能搗亂


大紀元特邀記者易帆舊金山報導)中共馬上要開四中全會,北京日前傳出了不少政治動向,現臺灣淡江大學教授,原胡耀邦時期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主任阮銘先生,在希望之聲「兩菜一湯」節目中分析了中央全會即將召開前,胡江的互動。阮銘認為,江澤民是不會主動下臺的,他想利用台海緊張,增加自己軍委主席的份量。阮銘還認為,上至官員,下至民眾,都討厭江澤民,這是「踩江」運動的緣由。他並不認為現在是兩個中央,兩個權力中心的鬥爭,而是江澤民代表著沒落、過時的力量,做最後的掙扎。

主持人:阮銘教授謝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一個問題,您覺得江澤民會主動在四中全會下臺嗎?

阮銘:江澤民這個人的性格的話,他是不會主動下臺的,這個四中全會現在根據7/23政局會議的決定二個議程,一個議程就是綜合報告,中央委員會工作報告,另外一個就是研究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那麼我想江澤民的問題主要是他賴著軍委主席位置上不走,他要主動的想下,早就該下了嘛。現在一般的人想,他既然賴在那裡不走,也沒有必要是一定是要趕他走。江這個議題是不是提出來,到現在為止,我看還沒有跡象,那麼他現在一直在搗亂嘛,你比如說,宏觀調控,科學發展觀,他也在搗亂,和平崛起他也要搞打仗,前一陣子他還在搞統一事件表,那麼最近美國台辦已經說了嘛,根本沒有統一事件表嘛!通過他這些勢力的人在香港報紙上搞一搞,吵得臺灣內部有一部分人和他相呼應,到最後國台辦也說沒有這個事,成為一個搗亂份子。

實際上海峽兩岸已經很清楚,美國也很清楚,海峽兩邊都不要改變現狀,大陸來講,現在主要目標是全面小康到2020年,江澤民突然提出來台海一戰,提出時間表,後來國台辦馬上就否認掉了,現在中美關係目前基本上還算比較正常,大家都諒解,不要改變現狀。江澤民在那裡搗亂,想利用台海緊張,賴在軍位那裡增加自己的份量,為了自己的權力而營造出緊張空氣,搞出台海緊張問題。

主持人:他為甚麼要搗亂?目地在哪裡?

阮銘:因為現在胡溫的政策實際上是針對他來的嘛。一個就是科學發展觀,江澤民上任13年,就是搞得不科學嘛,還是要抑制那些盲目投資,江澤民過去就是盲目追求GDP,犧牲了農村,犧牲了教育,科學發展盲目,治安,搞得淮河,黃河都污染水都不能喝,要把江澤民立場改變過來。和平崛起也是江澤民搞起軍事崛起,新的領導要把形象改一改,包括腐敗官僚包括他自己兒子的那些事,過去鎮壓法輪功呀這些,限制趙紫陽的自由,蔣彥永也有,最後人也沒辦法抓,只好還是放出來了。

主持人:蔣彥永的問題上,有一些分析是說軍隊不同意他這麼做,所以蔣彥永先生才這麼快被放出來。到底江澤民在軍隊的權力有多大?

阮銘:他自己以為自己是軍委主席了不起,黨的傳統就是軍隊要聽黨的指揮,

他是連一個中央委員都是都不是,他不是成了軍閥了嗎,你不要以為他還以為他可以控制軍隊,可以把胡溫罷免掉,把曾慶紅抬上去,根本不可能嘛,他在國內不得人心,在國際上也不得人心,現在如果他要自己退,四中全會自己退下來,可能還保留他一點面子,他還賴在那裡,真非要別人趕他下臺,那他就是身敗名裂。

主持人:我看他照片的時候,他和胡錦濤很多人一起照照片,他是站在最中間的。而且出場經常是江前胡後,如果沒有影向力,他是怎麼達到呢?

阮銘:不但是軍隊站在中間,在政權會議,他還一個人跑到胡錦濤前面來,這個人很不要臉的,越老越不要臉,賴在那裡不走,這個是歷史上沒有的,鄧小平不是自己下來了嘛。

主持人:你說起鄧小平,最近好像又有一些微妙的互動,鄧家和江澤民。因為最近是鄧小平誕辰100週年,鄧家三位女性,鄧小平的妹妹與女兒都出來了,就是講到鄧小平生前的事跡,其中提到的一點,鄧小平總是喜歡讓年輕的一輩自主,好像有些人猜想他是影射江澤民賴著位置上不走。

阮銘:那就是嘛,很明顯的,就是指江澤民,還賴著不走。

主持人:前段時間傳北京解決趙紫陽的問題有一些動向,您覺得四中全會有沒有可能重新討論趙紫陽的問題呀?

阮銘:因為這些問題都要等江澤民下臺了才能給解決,那麼過去你比如說,把鄧小平退下,鄧小平一再要退,人家都不讓他退,他就自己退。江澤民則一再不願意退,那人家也不好意思說他,特別是胡、溫膽子比較小也不敢碰,還是去做些具體的工作,這些問題讓時間來解決。現在四中全會,江澤民若這麼搗亂的話,還是提不到人事撤換問題,現在討論的還是工作報告:科學發展觀、和平解決論、宏觀調控等。另外一個就是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實際上關鍵問題,江澤民阻撓政治改革,他賴在那裡不動,而胡、溫膽子又小,不敢把重要問題提到議事上來,江澤民搗亂很多事情,宏觀調控他也反對,兩岸和平問題他也反對,這些問題現在看起來,胡他已經主導不了。

主持人:我現在跟國內出來的人談,公開地談國內目前是兩個黨中央,就是說二套幫子各行其事,像關於宏觀調控呀、對臺關係等等、對外政策呀都已經出現兩個重大的不同軌道,那麼你是說胡溫是不好意思去動它?還是彼此的分歧,他們採取的縱容態度,是不是說這裡面有鬥爭風險,會導致你死我活的局面?

阮銘:我認為這已經不是你死我活的問題了,因為江澤民根本沒有當時毛澤東、鄧小平的影響力,也就是說,我不認為現在是兩個中央,兩個權力中心的鬥爭,而江澤民代表著沒落、過時的力量,做最後的掙扎。新的領導應該還是抱有希望,只是太軟弱,不敢對江澤民怎樣,膽子小點,也許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考慮,把當前的經濟工作做一些,再來慢慢地解決這些問題,江澤民這個人賴在那裡,也就讓他自己去消耗掉好了,現在江自己搞得一些東西像打仗呀反對宏觀調控呀!現在看起都失敗了。

主持人:如果有一天江澤民下臺了,可是政治常委裡有那麼江系人馬,即時江澤民下臺之後,你認為胡溫有可能因而放開手腳,做他們想做的事情嗎?

阮銘:我想會好一點,胡溫提出之憲政改革、科學發展觀等,江澤民時代所犯之錯誤如:六四平反問題、趙紫陽問題、法輪功的問題等這些問題,江澤民下臺後都能陸續地解決,因這些問題大家都公認的,江澤民錯誤的東西不改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其實江澤民已經做了一些光碟,他自己跑去做六四真像光碟,光碟裡面沒有他參與這事件,罪犯變成是楊白冰,楊尚昆等人。。。

阮銘:為他自己在準備後事吧!因為蔣彥永的信出來之後,他就搞了那麼樣一個東西,實際上現在還是他反對平反,反對給趙紫陽平反,還要找蔣彥永,他知道將來總有一天要平反,所以現在要洗刷乾淨。

主持人:那麼現在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他現在虎視耽耽站在胡錦濤旁邊,等著胡錦濤一出事或有錯誤時,他就取而代之,若江澤民下臺,曾慶紅對胡錦濤的威脅程度有沒有影響及變化如何?

阮銘:我看威脅不到胡錦濤,曾慶紅現在腳踩兩隻船,有時跟江澤民,有時跟著胡錦濤,江澤民現在還有權力,等江澤民下臺,他自己如何選擇,為了他自己的話,不會與胡錦濤作對,因他沒有這實力,你看人民代表大會選票,他的票是最低的,他能起來全靠江澤民拉把,他若與胡錦濤合作,他還有自己的未來。他若堅持江澤民錯誤路線,他將來就和江澤民一起消失,這還要看他自己選擇甚麼路,有的人說他將來要取代胡錦濤掌握軍權,我覺得不可能。

主持人:阮教授您提到江澤民這人喜歡搗亂,在半月刊官方雜誌提到政治家的故事,其中講到鄧小平南巡時,不喜歡有記者跟著,不攝影,不作報導,這與江澤民鮮明對比,江澤民在春節前後也搞一個南巡,不同的是江澤民把深圳,廣東的官員們都搶過來與他會面,結果廣東人大會議是2月10日開幕,包含黃麗滿等在內的官員都缺席全陪江澤民去了,而江澤民為河北東方大學城題詞,就這項目就耗掉人民幣22億債務醜聞,江澤民這人比較愛招搖點,你看法如何?

阮銘:大家都說江澤民在作秀嘛!他不但在國內,在國際上也唱歌,跳舞,甚麼事情都表現他自己的存在,實際上一個真正有自信的人,不需要那樣,鄧小平說他不須要那麼招搖,實際上當時他南巡就是反對江澤民搞的那一套,江澤民他自己越沒信心,他就越要招搖,他現在目前的問題是大家都要他下臺,他不願意下臺,他就要招搖到處表現,講一些奇奇怪怪的話,最後也沒用,就像最近開會反對宏觀調控等不但要治標還要治本。

主持人:我覺得您對江澤民的實力和未來並不怎麼樂觀,我想請教一下,神五衛星上天下來之後,出乎全國人民意料之外,江澤民的兒子成了神五的第二大功臣,同時江澤民他在軍中90年代提拔了500多位將軍,在6月20日又提拔了15位軍官晉升為上將,聽起來他在軍方的勢力這麼多年經營下來,您覺得他的實力怎麼樣?

阮銘:我覺得沒有用,過去林彪也提拔了很多,不是都打掉了,主要是江澤民失去了權力就樹倒糊猻散,你要嘛就接受新的路線,要嘛就跟江澤民一起完蛋,我覺得江澤民的力量不宜把他估計得過高,現在四中全會跟江澤民一點沒關係,因為他中央委員都不是,他根本沒有資格參加,他不會參加,像最近政府開四中會他也沒參加,如果他參加,電視第一馬上就出來了,電視沒出來就表示他沒參加,四中全會沒他的份。最近看報紙實際上都是針鋒相對嘛,江澤民的路線是違反的,最近科學發展觀,都是針對反對江澤民過去搞的那一套,這個盲目追求經濟發展,把自然環境破壞污染、生態環境破壞污染、貧富懸殊,那麼這些包括你腐敗這些問題,那麼現在這個新的民調也是,那江澤民他當然是要倒了。

主持人:阮銘教授,我這邊看到一篇文章,是一個大紀元的專欄作家,他是這麼說,您看他這樣說有沒有道理。他說,在胡錦濤2003年9月份本來要去紐約參加一個就是聯合國總部的各國首腦會議,他說胡錦濤原來連紐約下榻的旅館都訂好了,後來就沒有成行,最後把它取消了。那麼今年6月份在喬治亞洲的西兒島的八國峰會呢,這個八大工業國也請了胡錦濤,那麼胡錦濤也是拒絕這個會議,他說他看到這個情況都是因為江澤民阻撓,為甚麼呢,因為江澤民認為胡錦濤他雖然在別的地方也能見美國總統,但是中美關係在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中很有影響聲,誰能掌控就說明他很有份量,所以他極力的阻撓胡錦濤以任何形式訪美與美國總統作元首級的對話。所以他就在這點印象就是說,換一個江湖的鬥爭。你剛才是說江澤民的力量沒有這麼大,那他怎麼能夠對國家主席起到這麼大的阻礙作用?

阮銘:我是認為他起不到這麼大的作用。因為現在國際上實際上也是對胡溫是印象比較好的。原因就是國家警察嘛,包括美國現在也希望胡錦濤訪問美國,所以現在國際上都很希望與中國的新領導人保持一個比較密切的關係。那麼江澤民當然是很不高興了,因為他以為他是國際世界領袖,過去他在國際上唱唱歌跳跳舞,現在就是一比,人家不是說原來不是說胡錦濤溫家寳他們很呆板嗎,江澤民很活躍啊,但是現在國際上的輿論都是肯定胡錦濤和溫家寳,江澤民當然是不高興的,他不願意人家比他更出風頭,因為他自己沒自信啊,所以胡錦濤溫家寳他們是比較自製,他們比較不要去過分的招搖,所以就是說,他們並不是像江澤民那樣搶著要出國等等,那麼,譬如說國內有些事情比較忙啦,他們就少出去一點,但是他們出去的機率也不少啦,假使江澤民真要阻撓的話,阻撓不了。我認為他們不出去,可能江澤民不願他們出去,那他們自己要出去的話,江澤民還是阻撓不了。你把江澤民的作用,我認為現在不宜估計得過高。因為一個人的作用,關鍵還是一個是國內,一個是國際,國內國際都是認為他有水平他有影響力他做得對,那這樣的人才有影響力。光是靠自己一天到晚去表現自己的人,這是證明他的影響力在日益縮小,那他愈來愈緊張愈來愈害怕,他愈要這樣來表現自己。

主持人:您覺得江澤民他在把持軍委主席的時間長短和解決兩岸問題,改進台海兩岸問題,它有多大的關係?

阮銘:我想他對兩岸關係絕對是負作用了,負面作用。因為他一定要造成一個所謂兩岸情勢緊張,那麼這樣他的軍委主席不能退。那譬如說現在,現在實際上兩岸是沒有甚麼新的變化的,比如說美國賣給臺灣武器,那一直在賣嘛。那麼美國現在更明確的是說,兩岸都不要改變現狀,那麼實際上溫家寳在跟布希談的是也就是認同不要改變現狀嘛,那現在實際上臺灣也是認同不要改變現狀嘛,那你改變現狀,你現在要統一的話,中國首先要民主化啊,中國民主化了才有統一的問題,臺灣人怎麼願意去和一個還是一個專制的、一黨專政的一個社會統一在一起呢?你看香港現在都有問題嘛,臺灣看了以後當然不願意。所以說,兩岸保持現狀,然後加強兩岸的關係--三通,這樣子和平的發展,對兩岸人民最有利嘛。那麼這樣的話江澤民的軍委主席就做不下去了,不需要他了嘛。所以他現在就是為了自己的權位,所以他要故意的製造一些緊張的這種所謂兩岸關係。我認為這個問題,實際上胡錦濤他們關心的還是要2020年制憲,全面小康和科學發展觀,臺灣本身來講,也是要使得自己的經濟發展,還有民主制度的鞏固,這是它的最大利益。所以說這些搗亂的沒甚麼用。

主持人:那您覺得香港問題呢?因為大家都知道曾慶紅是江的人,曾慶紅也一直在主持中央在解決香港問題上制定政策,他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你覺得江澤民他對香港問題有甚麼樣的看法?

阮銘:他就是反民主嘛。香港走向民主的話,你看現在香港所提出來的要求,我認為很合理的,就是立法會直選。你說香港這麼樣一個高水平的社會,它實際選舉有甚麼問題呢?!臺灣都直接選舉了嘛。那香港跟臺灣來講,香港是世界最小的一個城市,一個國際城市,而且教育水準也很高,完全有條件實行民主,那一定要去反對,我覺得沒有甚麼道理。所以我認為這個,愚蠢的啦,對香港的這樣一種干預,我認為是完全愚蠢的。按照基本法,香港民主是要一步一步前進嘛,到了2007、2008還不能直選,而且現在就預言香港到那個時候還沒有資格直選,這有甚麼道理呢?香港這麼樣一個文明的社會,它都不能直選。

主持人:阮銘教授,我最近有看到中國大陸在流傳,因為很多人都不喜歡江澤民,那麼現在流傳一種,就是叫做「踩江」的一個活動,踩小人。就是把江澤民的畫像拿下來,然後老百姓就在地上踩,就說這樣有益身心健康,您知道這個現像嗎?您覺得它反應出一個甚麼問題?

阮銘:就老百姓也不喜歡江澤民啊。

主持人:對,聽說中共高層也開始出現這種健身運動。

阮銘:是啊,你不支持,中共高層不管是你左派也好,不管是所謂民主派也好,大家都不喜歡他,就江澤民還賴在那個地方不走。那賴在那個地方不走呢,實際上就代表著一部分是說那就是個腐敗分子嘛,包括他自己的兒子。你說他一個兒子剛剛從美國大學畢業,回去以後竟然就當上中國科學院的副院長,

主持人:那真是比較罕見。

阮銘:那真的是,這個你是科學界裡面的一個元老嗎?那你譬如我在臺灣,那個臺灣的中研院,那個中研院的院長和副院長,都不要獎金,還是李遠哲他們的。江澤民的兒子,竟然可以當科學院的副院長,根本是天大的笑話嘛。他一面當副院長,一面還要去跟王永慶的兒子,去當企業界的老闆,這種事情怎麼做得出來呢?!我看過去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雖然也有很多不倫不類的事情,像江青那些事情,但是像江澤民這樣用自己的兒子來搞那個無法無天亂搞的話,這確實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居然還在那邊保護了那些一大批腐敗的那個特權份子,所以說他實際上不但是對老百姓,對共產黨內他現在也是實際上引起共憤的一個人物了。

主持人:連共產黨員也不喜歡他?!

阮銘:是都不喜歡他,你們去問問。問問那些省委、縣委、議委,他們喜歡江澤民嗎?都把它當成一個笑話。他還賴在那裡不走。

主持人:搞不好他最後,像在文革後期的時候,在文革最後的時候人家都很氣憤江青,說江青是妖精,民間經常說是打小人,打江青。搞不好江如果再不下去的話,可能會更加上升那個踩江情緒。

阮銘:如果江澤民早一點退呢,大家還有一點,大家可能就算了嘛,他要是還賴在那裡要被人家趕下來的話呢,他就是更加就是,最後要搞到身敗名裂不可了。

主持人:阮銘教授,非常感謝您今天接受我們採訪,到我們這裡和我們聽眾朋友一起分享您對大陸局勢的一些看法。非常感謝您。

阮銘:謝謝。再見。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