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臣:被仇恨詛咒的民族


「瘋狗必須被處死!」10年前,葉利欽咬牙切齒地詛咒鬧獨立的車臣游擊隊,他沒想到,車臣反叛力量不但沒被他派出的大軍遏制在車臣,恐怖主義的戰火反燒到俄羅斯腹地,並在今天製造了俄羅斯最悲慘的一幕:別斯蘭市成了少年兒童的屠場。

9月4日,普金在這座悲傷之城發表了告俄羅斯全民書。普金沒用葉利欽式的字眼,但強硬的鐵碗態度卻表露無疑。同日,俄羅斯國家杜馬開始緊急討論恢復對恐怖份子的死刑。2002年10月,200多名俄羅斯「光頭黨」在莫斯科鬧市打死打傷無辜商人多名,但最終只有3人被判4年有期徒刑。也許,一切因為被打者是來自高加索的車臣人。

車臣人,高加索這片土地最古老的民族,據考已世居此地6000餘年。一直處於部落社會的他們,從沒建立過自己的國家。今天俄羅斯21個共和國之一的車臣共和國,南與喬治亞隔山相望,北與俄羅斯斯塔夫羅波爾相鄰,西接北奧塞梯共和國,面積1.3萬平方公里,人口 120多萬,其首府格羅茲尼在當地的語言中,是「可怕和殘酷」之意。

車臣,一個性格異常堅韌的獨特民族。索爾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島》中曾這樣描述斯大林高壓時代惟一不肯屈服的車臣人:「任何一個車臣人都沒有在任何地方企圖向領導討好過,他們在領導面前總是驕傲的,甚至是公開抱有敵意的。……車臣人只尊重敢於反抗的人。」

沙俄時代,車臣人被視為需要俄羅斯拯救和馴服的野蠻民族,根據「被俄羅斯文明的程度」,他們被分稱為「和平的車臣人」、「獨立的車臣人」和「山地的車臣人」,車臣人是強盜、土匪的代名詞。沙俄花了整整60年才將車臣納入版圖,但車臣人卻從未停止過反抗。

今天,俄羅斯人中又有一個含義一直在變的貶義詞:「高加索人的臉孔」。隨著高加索諸族中的車臣人製造的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恐怖事件,它早已是恐怖份子嫌疑的代名詞,而在十多年前俄羅斯大蕭條的年代,這個詞指的是那些抱成團在俄羅斯大城市獲得商業成功的高加索人,如當年猶太人之在德國一樣,是貪婪邪惡投機的代名詞。

而在今天俄羅斯的動盪時代,人們更易為扭曲、極端的情緒左右,無法持有平常公允的態度,俄語媒體的描述裡,生著亞洲面孔的高加索人就是「犯罪民族」。在更早的幾十年前,對俄羅斯沙文主義格外敏感牴觸的車臣人,是妨礙蘇聯各民族間友誼的「困難」民族。

而在「二戰」期間,車臣人整個就是叛徒民族,他們當中在戰爭中立下功勛的英雄全部在官方的宣傳中被改成了其他民族。1944年 2月23日至24日,全體車臣人和他們的鄰居印古什人整體被押上火車趕出世代居住的故土,被發配到中亞和西伯利亞。

「遷西」中,這個當時人口不到40萬人的山地民族,一萬五千人被槍斃,三萬人被「牢改」,五萬人被「勞教」,十萬人死於「西伯利亞建設」,活下來的只有三分之二。而他們在納粹德國入侵時對蘇維埃政權的「叛逆」,則是因為蘇聯建立之初對過苛的富農政策的激烈反抗──熱愛騎馬的車臣人不願被剝奪養馬的權利,大批車臣人被當作富農遭肉體滅絕。可以說,自車臣為沙俄吞併以來,車臣人一直就是被詛咒的民族。

「任何可以理喻的人都無法理解,怎麼可以讓整個民族──包括老人、婦女、孩子、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為某些人或個別團體的行為負責,讓整個民族為之受苦和遭難。」1956年2月,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秘密報告上,將車臣人的悲慘遭遇作為斯大林殘酷民族政策的典型來看待。蘇聯宣布重建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為俄羅斯的一部分,那些被流放的車臣人終於得返故鄉。但闊別十多年的車臣人發現,他們的故鄉已被遷來的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北奧塞梯人和達吉斯坦人佔據。舊恨未平的車臣人,又添了新的民族矛盾,此後數十年,俄羅斯人與車臣人的猜忌和對立情緒日益激化,有著強烈不滿和反抗情緒的車臣人為仇恨的情緒所包圍。終於,車臣人等到了蘇聯的解體,乘著舊帝國廢墟上席捲而來的獨立之風,選舉了杜達耶夫作總統,順勢宣布按照法律給予他們的權力,要從俄羅斯聯邦獨立出去。杜達耶夫不但要求俄承認其獨立,還要求對蘇聯時期迫害車臣民族的罪行作出賠償。

車臣獨特的戰略地位使俄羅斯當然絕不接受車臣的獨立,葉利欽在利用車臣內部派系林立的機會分化打擊杜達耶夫的獨立力量失敗後,終於有了1994年的第一次車臣戰爭。國力急劇衰落和部隊迅速腐化,導致俄軍戰鬥力低下,而車臣人則大敵當前異常團結,車臣首都格羅茲尼的巷戰中,俄軍遭遇慘重損失。最後,俄軍改用最野蠻落後的戰術,以猛烈火力狂轟濫炸,將格羅茲尼整個夷平,無數無辜百姓死於炮火之中。而軍紀廢弛的俄軍在戰爭中充斥著任意殺害,毒打,酷刑、強姦等暴行。雖然俄軍很快擊斃了杜達耶夫,消滅了絕大多數車臣叛軍,但殘酷的第一次車臣戰爭使俄羅斯遭遇了一片反對聲浪,甚至俄羅斯本土同樣爆發了大規模的反戰遊行。

而車臣反叛武裝則被瘋狂的復仇之心所包圍,他們不但把動盪帶入周邊地區,還用極端恐怖主義襲擊的方式將戰火引入俄羅斯本土,1999年9月,兩次發生在莫斯科居民區的爆炸,造成了200多人死亡,儘管無人認賬,未曾破案,但俄羅斯人都相信:車臣人。第二次車臣戰爭爆發。格羅茲尼再次被夷平。車臣極端分子的暴行和俄軍的報復,受害者卻是普通車臣人。第一次車臣戰爭中,就有三十萬車臣人逃亡,而穩紮穩打的第二次車臣戰爭長達四個月,持續的戰亂製造了無數平民的傷亡。策劃製造了無數起恐怖襲擊事件而成為俄羅斯的心病沙米爾.巴薩耶夫就有11位人被打死在家中,他也由此從純粹尋求獨立民族運動轉為極端宗教運動,與本.拉登的「基地」組織和其它國外極端組織建立了聯繫。

這是個被仇恨佔領的民族:領導車臣分離運動的領袖和日後組織恐怖襲擊的頭目,幾乎全部是在車臣民族被強迫遷移時代誕生的。而戰爭中大量車臣青壯男子被殺,製造了無數的寡婦,於是,在莫斯科大劇院襲擊中,又出現了一支令人恐懼的「黑寡婦」部隊。

今天,這種仇恨又轉移到了下一代身上。那些沾滿鮮血光著的小小身體,那些抱住水瓶就拚命喝的孩子,那些衝出體育館就倒地昏迷的孩子,這慘烈一幕比9 11更能震撼全世界的心。這是俄羅斯族的孩子。而一張車臣難民營的照片上,四個孩子只有六隻手,這是車臣族的孩子。暴君的債,終是人民來償,前代的仇,今天孩子在還。

(青年參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