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智慧--三個人裡面聰明的那個


要是你在飛機上碰到一個黑頭髮、黃皮膚、深棕眼珠和塌鼻樑的人,你友善地走過去問:

「嗨,你是日本人嗎?」

哼,不一定。這人可能是中國人或韓國人;要是他更黑更瘦些,又可能是馬來人;要是他把雙手當胸合十,像要祈禱--那麼你是遇見泰國人啦。

要把東方人搞清楚可沒這麼簡單,還是讓我先說個聽來簡單的人種判別法吧。

據說,如果你看到三個東方人,其中有錢的那個是日本人,漂亮的那個是韓國人,聰明的那個呢,就是咱們中國人啦!

另外,還有個故事,你也不妨聽聽!

假若全世界都毀滅了,只剩下兩個人,而這兩個人如果是拉美人,他們就找到一把吉他一張鼓弄個小樂隊;如果他們是德國人,他們就合開一家工廠;如果是美國人,他們就組織一個「美援委員會」;如果他們是英國人--什麼都沒發生,他們正在等人來給他們正式介紹;而如果他們是中國人,他們將合開一家餐館。

你認識的中國人是怎麼樣的呢?

我的一個朋友,身高180厘米,體重77公斤,到伊利諾斯去唸書,碰到個美國老太太。老太太對他左瞧右瞧,說:

「怎麼你不像中國人哪?」

我的朋友靈機一動,說:

「哎,是啊,我剛剛才剪掉我的辮子--就是像豬尾巴的那一種。」

老太太滿意地笑了。我朋友並沒有騙她,不過,這「剛剛」兩字的意思是70年前就是了。

要瞭解中國和中國人,最好的方法是活5000年,可憐馬土撒拉(《創世紀》所載上古最長壽的人)也沒這個辦法。我們只好零零星星隨便聊聊吧。

中國人的第一個嗜好是工作。世界上再沒有一個比中國人更瘋狂地喜歡工作的民族了。中國字裡男人的「男」,是田和力,也就是「在田裡的那種勞動力」;中國字的婦女的「婦」是女和帚,意思是指「拿著掃把的那女人」;中國字的「家」是「屋頂下養著一窩豬」的意思(當然啦,只是說要有人有豬才成其為家)。總之,你要叫一個中國人不做事,那簡直要他的命。

中國人最喜歡的東西就是土地,中國人拚命工作之後,如果賺了錢,他就立刻買一塊地。中國人無論在全世界哪裡,他都習慣性地要往土裡種點什麼,他會傻里傻氣地跑到沙漠裡去種白菜。而奇怪的是當土地搞清他們是中國人之後,果真很聽話,種什麼就長什麼,一點也不反抗。

中國人愛土地愛得發狂,「搬家」這件事是不大發生的。要是村上有一家是200年前搬來的人,大家還說他們是「生客」--因為「才」搬來200年而已--照這標準看,美國人幾乎全都是客人,

中國人如果發了財,他絕對想不出怎麼花錢法,他把錢全留給兒子,而這兒子,同樣也不知道錢該怎麼花,他又把錢留給了孫子。你覺得他們很傻嗎?嘿嘿,你錯啦,這裡面樂趣無窮!

中國人因為愛土地愛得太厲害,大家都決定老住一個地方,住到後來前街後巷全是親戚。英文裡只有一個uncle,中國人卻不允許如此含糊,中國人可以分出五種不同的uncle,其中包括:

 伯伯--爸爸的哥哥

 叔叔--爸爸的弟弟

 姑爹--爸爸的姊妹的丈夫

 姨丈--媽媽的姊妹的丈夫

 舅舅--媽媽的兄弟

從這一點,你大概可以瞭解中國小孩有多聰明,他們從剛會說話就弄清楚上百種的各式各樣的親屬稱呼,你佩服不佩服?

中國人多半性情溫和,因為他從小知道他不單是他自己,他還是「爸媽的兒子」「祖父母的孫子」「叔叔的侄兒」「表弟的表哥」「堂姊的堂弟」「舅舅的外甥」「堂嫂的小叔」……曾經有一個皇帝去請教一家五代同堂的大家庭的家長,問他怎能那麼多人住在一起而那麼和諧。那位張姓的老頭兒一言不答,只拿起毛筆來在紙上一個接一個地寫了一百個「忍」字。

中國人沒有一個不瞭解「忍」。因為他們愛他們的土地,愛他們的生活,而他們知道,如果要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下去就非接納別人容忍別人不可。

中國人重視名分,全世界,你大概再也找不到一個民族像中國人一樣把名分看得比事實更重要的了,中國人即使為此吃了大虧也在所不惜。

傳統的中國戰士連怒髮衝冠勇往殺敵的時候也不忘記問清楚對方的名字(對了,你不要以為問名都是殺頭的前奏,事實上有時也蠻羅曼蒂克的,中國人訂婚之前就有個「問」名之禮),章回小說中標準的說法是:

「來將通名,寳刀不斬無名小卒!」

奇怪,那些來將竟都老老實實地把名字說了出來。

傳統的中國人又非常謙虛,他們叫自己的文章為「拙作」,他們建議你把他們的畫拿去補壁(遮牆壁的洞),把他的書拿去覆瓿(封罈子口),他說自己的小孩是「犬子」,自己的太太是「拙荊」(笨手笨腳的鄉下人),他的房子是「寒舍」,他自己是 「鄙人」(邊遠地區不識禮的人);連中國的皇帝都要稱自己做「寡人」(沒有道德的人)或「孤」(沒人理會的人)。如果你聽一個中國人說:「我一無所長,希望跟閣下多學習。」千萬不要以為他是一個沒有自信心的傢伙,他其實是要你知道他的談吐多麼有教養。如果你聽見他和他太太合力保證他家的菜準備得又少又難吃,你盡可以大膽地赴宴,他們弄的東西絕不比國宴差。

當然,中國人並不是不自豪的民族,正確的做法是「謙虛」由他負責,讚美的「反駁」由你負責。如果他說:「我這隻小犬,又笨又懶。」你應該說:「貴公子真了不起啊,我從來沒有看到過比他更聰明的七歲小孩子--我家犬子差他遠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說到這裡,再說一個故事。如果你看到一堆人擠在一起,搶一隻橄欖球,他們是美國人;如果你看到一堆人在一起洗澡,他們是日本人;而如果你看到一堆人又擠又打地搶著付賬,他們一定是中國人。

對你而言,正確的方法是稍做掙扎,並且讓他獲得第一回合的勝利,通常他多半會感激你,在下一次的時候讓你獲得勝利。當然,下一次是什麼時候,你並不知道。但中國人對下一次是充滿信心的,雖然也許下一次是50年後。你最好不要健忘,否則你就不禮貌了。

如果你在中國人住的地方--不管是臺灣是香港還是美國唐人街或者中國大陸,你立刻發覺,到處都是人,中國人是個不管怎麼樣都活得下去的民族。

有一位中國古代的哲學家,在即將臨終之際把他的學生叫了來,說:

「你看我的牙齒呢?」

「沒有了,都掉光了。」

「我的舌頭呢?」

「還在。」

那學生忽然明白柔韌的東西永遠比堅硬的東西更強,更適合於生存。

在希臘神話中,西方的神祇,像宙斯,差不多是以革命家的姿態出現的,他摧毀,他建造,他的面前是一片新天新地。

但在中國神話裡,中國神祇跟中國人一樣善於節省,傳說天和地曾受過極大的損害,中國神明的辦法是這樣的:

天斜了,斜向西北,神明決定不去管它--因此你看到中國天空上星辰都傾向西北。

地也歪了,歪向東南,神明也不加理會--因此中國大陸的河流全都「一江春水向東流」了。

當然,也有破損得更嚴重的,中國神明的辦法依然是補修而不是換新,所以那位叫女媧的神煉了些石頭補起天空來。中國人一直到現在還使用女媧補過的這片天空。補得真不錯,到現在還挺管用,看樣子還能再用下去。

對了。談到女媧,大家對其性別鑑定頗不確定,大部分認為是女的,小部分認為不太清楚。說來奇怪,中國神明中性別搞不清的還有後來的觀音菩薩。中國人不像法國人,法國人連水果都能定出女性水果和男性水果。在中國人看,身為神明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神明,至於是男神女神,那又有什麼重要?所以,如果你是男性沙文主義的信徒,千萬別娶中國女人。

這些年來,美國女人鬧了半天,爭到一個MS.的稱謂,讓已婚未婚的女人都可以共用,但許多女人還不敢用;可中國婦女在60年前就用起自己的姓和自己的名字了。當你聽到有人叫一聲王小姐的時候,王小姐可能是16歲的少女,也可能是60歲的祖母。

而且--這種事說來中國男人自己也莫名其妙--自從中國的大家庭漸漸變成小家庭以後,中國丈夫的錢包不知道怎麼搞的,全掉到太太手裡去了。通常現代中國家庭的組織是這樣的:丈夫是外交部長,太太是內政兼財政部長;丈夫按月繳納全部薪俸,太太多半會很仁慈地發回一些零用錢。

大概中國丈夫都有「偉大意識」,他們不屑於管錢,所以就放棄了管錢的權利--這一點讓全世界的女人簡直羨慕得要死。

不過,當然,你不要忘了,中國女人全是天才烹調家,中國男人踴躍地做「好丈夫」不是沒有理由的。

中國女孩的身高這些年來增加極多,她們的智慧和能力也增加得驚人,她們對考大學和更高的學位極有興趣--她們絕不為找丈夫而讀書,但是她們這麼能幹、健康、漂亮,男人怎麼能不愛她們呢?

當然,中國婦女也深知中庸之道,所以她並不堅持爭取更多的權利。在機場,如果你願意為一位中國女人提箱子的話,她並不會堅持自己提的權利;如果你在火車裡讓位給一個中國女孩,她也會放棄拒絕的權利。

而其實中國女孩最可愛的地方是她有一顆全新的頭腦,卻保持著最古老的德行。她們不管做家庭主婦或女工或教授,全都幹得非常出色,中國古代所謂的「齊家」、「治國」,她們確是同時做到了。

我們說了太多中國女人的事了,其實中國男人也努力在中西和古今之間不斷地做著選擇和協調。譬如說,在臺灣的中國人放棄了四合院和疊席式的建築而接納了四層的或十幾層的樓房;我們放棄了轎子、三輪車,而選擇了汽車;我們放棄了長袍而選擇了簡單的衣服,至於年輕人--年輕人全世界都一樣,他們已經決定穿他們那一代的制服:牛仔服。

那麼,如果我們穿著Levys的衣服,開著福特的車子,住著鋼筋水泥的房子,梳著五千年祖先從來沒有梳過的髮型--那麼,所謂的中國到哪裡去找呢?

中國還是在的。在香港,你會看到家家廚房在雪亮的不鏽鋼瓦斯爐或電爐上放著個黃褐色的砂鍋--他們在努力保留一部分的中國;在新加坡,在最熱鬧的地點開著中藥鋪,那些華人,在他最病最弱的時候,他情感上需要的是中國草藥;在馬來西亞,成千的僑社團體吵著要辦一所中文大學,而在新加坡,已經有了一所教中文的南洋大學--當初捐錢的陳六使先生竟是個不認字的華僑。

傳統的中國人是不允許你有私生活的,他理直氣壯地問一個小姐的年齡;他甚至追根究底地盤問你為什麼要跟長得挺不錯的瑪麗分手。傳統的中國社會至少有個好處,不需要心理醫生--反正誰都可以聽誰的隱私。對中國人而言,一個人如果有「不可告人之事」,他一定不是好人。

不過,當然,剛才只是嚇唬人的,那種中國人現在快要找不到了。在臺北,中國人漸漸也試著去瞭解外國人,並且尊重外國人的生活習慣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