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應該調整救助貧困者的方式


中國經濟剛從持續多年的通貨緊縮中走出,但立刻就進入通貨膨脹。據稱,今年1∼8月份,中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累計上漲4%,上漲消費品主要為糧食、肉禽蛋等主要副食品,且幅度較大。據國家統計局分析,小麥、玉米、稻穀三種糧食平均市場價格僅次於1995年的歷史最高價位。

  這種類型的物價上漲,在各階層消費結構出現斷裂的中國,給社會各階層帶來的影響非常不相同。貧困人群與富裕群體無論在消費總量還是在消費結構上都存在極大的差異。對於富裕者與中產階級來說,影響不大,因為食物消費在他們的消費支出中所佔比例不大,尤其是對消費模式早已進入享受型的富裕者來說,這種上漲等於是下了點毛毛雨而已。但對於貧困人口與低收入人群來說,生活立刻雪上加霜。物價上漲,收入既定,用於糧食消費的支出立刻增加,這意味著貧困者在調整家庭支出結構時,必須立刻調整食物結構,減少肉禽蛋的消費。

  按照國家統計局城調總隊最近公布的調查資料,中國低收入戶家庭中普遍存在收支倒掛的現象,每月人均可支配收入237元,僅相當於全國平均水平的24.6%;每月人均消費性支出266元,為全國平均水平的40.2%,入不敷出是其收支特點。這些低收入戶家庭主要食品消費的質與量遠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其消費特點是:食品支出比重大,糧食是最基本的必須消費部分,佔食品支出的11.7%,蔬菜以土豆、大白菜、酸菜、白豆腐等大路菜為主,肉禽蛋及牛奶和水產品類消費量明顯低於全國平均水平,食品消費支出額佔總消費支出額的比重(即恩格爾係數)高達50.7%,比全國平均水平高10.9個百分點。這一調查還談到,這些低收入戶家庭常購買價低質次的商品。

  看了這一數據,對於中國這一輪食品、副食品價格上漲給低收入者造成的傷害與壓力就會瞭然於心。

  最大的問題還在於這一人群在中國數量龐大。據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城市貧困人口2,000多萬人,農村亦有3,000萬貧困人口,此外還有6,000多萬殘疾人需要幫助。除了這1億1,000萬貧困人口之外,還要考慮到中國對貧困人口定義標準過低,許多按中國標準的非貧困人口(如數量龐大未列入貧困人口的下崗工人)的生活其實也非常困難。

  中國政府承諾將通過抑制物價來解決這些貧困者的生活,實屬徒勞無益之舉。改革開放以來,控制物價這口號多半是口惠而實不至,尤其是計畫經濟體制已經日漸消亡的今天,政府其實已經不能用行政手段控制物價上漲。但美國解決貧困者生活的方式卻值得借鑒。中國國內出於宣傳需要,關於美國窮人的生活狀況介紹多不真實。事實上,在解決市場經濟中的「雙刃劍」(即公平與效率)方面,美國的方式雖然明顯不同於歐洲諸國那種帶來嚴重後果的高福利政策,但也可以歸屬於「效率優先,兼顧公平」範疇,財政濟貧就是美國防止貧富分化的社會經濟政策之一,其主要內容是將財政收入的一部分用於社會福利制度的開支,包括對「貧困線」以下的窮人發放現金和食物券,建立社會保障體系和老殘遺屬保障體系。救助貧困者的第一優先是食,美國聯邦政府給各地貧困者發放食物券,這些食物券用於購買麵包、牛奶與肉蛋類。如果食物券的持有者想購買其它商品,也可再按其價值折換購買,一般商店都接受這種食物券。這樣一來,不管通脹水平如何,美國的貧困者都不會陷入飢餓狀態。

  中國目前號稱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總額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達到6.35萬億美元。雖然人均GDP與美國不具可比性,救助貧困者的水準當然也不可能與美國相比,但至少有些方式可以借鑒。比如這次食品價格上漲帶給貧困人群極大的生活壓力,各地政府可以考慮將補助貧困者的方式由單一的現金改為發放食物券與現金,無論通貨膨脹幅度有多大,食物券的購買數量將保證貧困者的溫飽,如此可使貧困者不至於陷於飢餓。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數量龐大的貧困人群將長期存在這一事實,這種政策調整完全應該盡快列入政府工作日程。

  與控制物價這種難度相當大的方式相比,改變救助貧困人口的方式,既簡單又易行,且使貧困者深受其惠。(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