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留學生寫的中美之間十大差距


一、市長與平民沒什麼兩樣
記得2000年在OSU,布希和戈爾都去OSU演講爭取選票。我當時開車從住處去學校,在快到學校的趴車場的時候,有倆個警察提示我停下車。我停下觀望,只見四輛黑色轎車開了過去,隨後倆個警察開摩托走了。一會經過學校禮堂,才知道布希同志在裡面演講,剛看見的四輛黑色轎車就停在外面。當時我就想這種不擾民的舉動在中國肯定是做不到,一般就要幾條街戒嚴了。

2001年聖誕節張惠妹到矽谷開演唱會,我當然不錯過跑去觀看.演出還請了SANJOSE (矽谷的英文城市名)市市長,演出快結束時,張惠妹請市長上臺,台上還有很多觀眾,市長很自然的就和觀眾一起跟隨張惠妹的歌聲又唱又跳。那首歌結束,市長站在觀眾的隊伍裡,不聲不響的和觀眾一起排隊走下臺。

當時我又想,這要在中國,市長不在台上被介紹恭維一番,事後不再講幾句,然後由眾人掌聲和目光送下光榮走下臺,那會出大事的。比如市長大發雷霆,某些人受處分……

二、美國的餐館沒有雅座

有一次和倆個中國朋友去吃飯,其中是一個北大的學生,說話風趣反應敏捷,我非常喜歡聽他說話,他總是能把很單調的事情說的風趣異常。那次也不例外,他笑著問我:「你發現了沒有?美國的餐館裡沒有雅座。」我點頭表示同意,他繼續說:「要是在美國某個餐館還弄個雅座,老闆碰見有錢的喊聲:樓上請!那肯定掙幾輩子的錢都不夠打官司的。」顧客來了,指著雅座說:我要坐那個位置!要是不交錢不讓座,那肯定上法院了,老闆得按歧視罪處理,那什麼精神損失費亂七八糟一加起來,沒法計算了。

美國上學要實習平權法,那就是按照種族比例招收學生。比如黑人學生,他們一般學習都不好,但大學招生的時候,一定要根據平權法招生一定比例的黑人學生,不能因為黑人成績比別的種族差,大學校圓裡就沒有黑人學生了。

三、普通百姓都有社會保障

前陣子看雅科夫寫的一篇關於醫療制度的文章,我當時看完了嚇了一跳,心裏也著實難過。這市場化不叫市場化,叫做亂七八糟自由化。在再發達的國家,也不是絕對市場化的,比如在美國醫療教育很多方面其實都不市場化。醫療實行保險制度,一般由自己所在的公司買全家的醫療保險,就比如我先生的公司就買我們倆個的醫療保險,如果有孩子,孩子的也公司買。家庭年收入在3萬美金以下,國家就會相應的醫療保險政策,當然還是有買不起很好的醫療保險的。我認識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動了個大手術花了80多萬美金的手術費,是中國過去看孩子等綠卡的中國公民,送進醫院沒錢也沒醫療保險。醫院確定了,還是動了手術,根據老太太的收入,每個月付80多美金償還,其實到死我估計也還不了一萬塊錢。

記得以前中國的工人買房子是所在單位負責,現在買房子開始市場化了,前倆天看了一篇文章,說中國加大步伐的房地產改革如果不放慢腳步會出問題。其實居民買房子也不應該完全市場化,美國政府其實分擔居民買房子,比如一個朋友買了一個54萬的HOUSE,30年還清,每個月付2700$,但政府每個月退稅大概500$,其實這是政府負擔的一部分費用。

還有教育,我是96年上的大學,那年中國高校開始自費制度,我當時學費好像是一學期2400元,其實對於很多家庭這是很大一筆支出。但美國的教育制度不是完全市場化的,如果你有錢可以上私立學校,家庭很一般的上公立學校。今年我填報稅單的時候發現,在加洲,如果你是加洲居民(在加洲交稅一年便是加洲居民),那麼你自己或你的配偶孩子如果念本科,頭倆年的學費可以退92%,後倆年是70%多。研究生也退,我算加洲居民,一門一千多美金的課退了好像300多。如果這樣還嫌貴可以上社區學院,每個學分十幾塊錢,到大三或大四再轉到洲立大學,所有學分全轉過去。

四、中國有「平權教育」嗎?

還有很多問題,比如基礎建設等等。那天和過時聊天,說起來不知道中國政府把錢花在哪塊了,哪一塊都亂七八糟的。可美國是實實在在感覺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總統洲長什麼選舉,他們要自己去籌錢,國家不會來出錢的。美國還要耗費在全世界東打打西打打的軍事費用,還要給自己心愛的小破國的費用等等,但其實很多方面比社會主義國家還要公有制,歐洲那就更不用說了,福利局都快成為發展的累贅了。但中國政府的錢卻不知道實際花到哪兒去了,就見一座座大樓高上去,貧富懸殊越來越大,社會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

我始終覺得中美之間的經濟差距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教育上的。這種平權的教育,社會只有分工,沒有高低貴*。每一個人自食其力,受到尊重,就算你貴為總統,你也沒有高貴到哪兒去,你只不過職業是總統,享受你職業上的待遇,但還是一個普通的美國公民。

五、中美市長央視比富,美市長自愧不如

看了中央電視臺最近一期「讓世界瞭解中國」的節目,其中主要出場人員為中美兩位市長,中國是威海的崔市長,美國是來得蒙得的艾文市長,主題圍繞中美兩位市長通過電視相互對話,交談各自城市的建設和發展而展開,目的是讓世人瞭解中國,讓中國人瞭解世界。

前半段節目無大問題,後半段節目中暴露出幾個問題,令人深感驚愕和感嘆。主要問題出在中美兩位市長互相邀請對方訪問自己城市的環節上。雙方經幾次互相邀請,在美國艾文市長表現出了「吝嗇」之後,中國崔市長表現出了「慷慨」。一個「慷慨」,一個 「吝嗇」,顯現出中美兩國官員的「真情」。令吉安深感驚愕和感嘆的問題,就出在這 「慷慨」和「吝嗇」之絕然不同之上。

先講明「慷慨」與「吝嗇」的內容。美國艾文市長在高興地接受了中國崔市長的邀請之後,「吝嗇」地表示她沒有訪華的費用,並解釋她雖然身為一市之長,但她的辦公費用來自於市民的納稅錢,每一筆開支必須要對她的市民負責,訪華的費用將是一筆額外開支,不在她的辦公費用之列,故,她需先向有關企業募捐,獲得企業的贊助之後,才能安排訪華的行程,云云,十分自然、懇切。

中國崔市長在高興地接受了美國艾文市長的訪美邀請之後,沒有表示任何對旅行費用的顧慮。相反,在聽到上述艾文市長「吝嗇」的言詞之後,立刻「慷慨」地表示他將支付艾文市長訪華的一切費用,在節目主持人的「輔助」之下,還一一列明包括來回機票、住宿、吃喝等全部費用,另外,還主動表示要向艾文市長贈送衣服禮品,云云,也是十分自然、懇切。中國崔市長的「慷慨」,令「吝嗇」的美國艾文市長眉笑眼開,表示當晚就要打包上路。看到這裡,大家應該明白人們的驚愕和感嘆從何而來。

六、威海市長在慷誰之慨?

還是要解釋解釋這驚愕的原因。先比較兩城市,美國艾文市長所在的來得蒙得市,是世界最富有的微軟公司總部、任天堂公司在美總部,等大公司所在地,稅收財源不可謂不厚,艾文市長為訪華向任何一家公司募捐有關經費,是不難獲得足夠的贊助的。而威海是一個從四個小村莊發展起來不久的小城市,其經濟實力與來得蒙得市的相比,差距顯而易見,比較結果,來得蒙得市比較富,威海市比較窮。再比較兩市長,以中美兩個市長的個人收入相比,相信艾文市長的肯定要比崔市長的高,比較結果,艾文市長比較富,崔市長比較窮。可是,為什麼美國富市的富市長如此「吝嗇」,而中國窮市的窮市長卻如此「慷慨」?這,能不讓人們深感驚愕嗎?!

就艾文市長單人訪華費用作一估算,來回機票,吃住等全部費用如果按一週時間計算,應該在五千美元左右,約折合人民幣四萬元,崔市長的訪美費用應該與此相當,崔市長為了瞭解艾文市長,並且為了要讓艾文市長瞭解崔市長,近期的費用的預算就是八萬元人民幣。就本人瞭解,國家主席一年的工資多不過八萬元咧。小小一個威海市長的工資能有多少?崔市長若是慷慨地自掏腰包赴美,並慷慨地自掏腰包支付艾文市長訪華的費用,人們則當啞口無言,不過,卻又實在替崔市擔心,互訪過後,崔市長一家如何過年呢?想必崔市長是慷其所在威海市之財政慨了,其慷慨想必早已胸有成竹,且習以為常了。這,便是「慷慨」「吝嗇」的對比。

七、中國的市長何時能像美國市長那樣「吝嗇」

令人驚愕之餘又生出的感嘆是,在中美兩地一女一男的中國節目主持人竟帶頭為崔市長這種自殺式的「慷慨」鼓掌,全場觀眾也都為之喝采,無一人就此發問。真可謂有什麼樣的觀眾就有什麼樣的市長!中國比美國差的何止是市長,至少還包括這十幾億渾渾噩噩的國民。一個威海市市長如此「慷慨」八萬元,全國多少個市長也都如此慷慨八萬元,中國億萬納稅人的血汗,就會在「讓中國瞭解世界,讓世界瞭解中國」的過程中,源源不斷地讓中國市長們「慷慨」出手,美國市長們「吝嗇」笑納了去。這種「慷慨」,是對,是錯,中國的納稅人不該三思嗎?中國的官員們何時能像美國艾文市長那樣「吝嗇」?

八、中美稅率比較

在美國加州,好像是年收入28000美元以上的才需要繳稅。中國的個人所得稅率為:中國的每月3500元人民幣的稅率相當於在美國5萬美元年薪 (單身)的稅率!美國的個人所得稅可以扣除很多東西,年底有一次總的演算法,如果你多交的會退回給你,有很多的利益,老來退休的時候國家每個月會給你很多錢養老,這錢可能比你交的稅要多很多。在中國,如果你在這個月有收入,就繳稅,下個月沒有收入了,也不會退稅,年底沒有,退休也沒有,永遠都沒有退稅!

美國的稅率是按照家庭來算稅的,如果你的收入要養老婆,就按照兩個人來算,還有孩子就按幾個依賴你的人來算稅。這時候,你的稅率是非常之低,低至沒有的地步!甚至孩子多了的時候國家還補貼錢給你。如果你的老婆有收入,家庭的收入加起來一起算稅比分開算稅的稅率要低一些。中國的稅從來都不考慮你的明天和你的小孩,決不考慮家庭因素。中國沒有養老,年輕人可能要養活四個老人和一個孩子。中國把養老這個問題丟給了社會和個人,國家和政府卸掉了全部責任。要求單位負責為個人交養老保險。現在我個人每個月交400多,單位幫我交800多元。你看他們多會卸責任啊?!你交的稅沒有給你帶來任何養老和任何好處。給社會上的企業和單位帶來負擔。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