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和親人們的經歷看共產黨的邪惡


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實乃人間春雷,神來之筆,第一次從根本上徹底解剖透視了共產黨這個迷惑危害世人(尤其是中國人)近百年的邪靈,將其種種邪惡與罪行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無可逃遁藏匿。《九評》帶來了新紀元的曙光,造福全人類。意義非凡的《九評》和《九評徵文》及有關評論感想精彩紛呈,驚醒世人,是人類思想劃時代的里程碑。每一位尋求真理、良知善念尚存的世人,特別是深受共產黨統治影響的大陸中國人,都應該認真閱讀《九評》,反思自己的經歷和共產黨的所作所為,重新認識自己和歷史,看清共產黨十惡俱全的邪惡本質,從思想深處徹底肅清共產黨的毒害。唯有如此,人才能真正活著,中國人才有希望,全人類才有希望,才能進入光明美好的人類新紀元。

為了讓至今還被共產黨邪靈迷惑的人們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本人特著此文,敘述的都是我和親人們的親身經歷。這些經歷裡面沒有明火執仗的殺人流血,沒有家破人亡的悲慘遭遇。這些經歷平凡而又普通,甚至更像許許多多中國人早已經習慣了的生活,因其不驚心動魄而容易被人忽視,因其司空見慣而容易被人當作這些就是我們中國人應該過的生活。但今天當我們認真反思這些經歷,把這些看似零散無關的片斷連成一幅完整的圖畫,我們就可以清楚的看見共產黨無處不在的邪靈和罪惡。

一、 播種仇恨 思想滲透 強姦民意

少年兒童天真單純,只能依靠大人提供的信息資料和言傳身教來認識感知世界。5歲時我開始懂事,在毛澤東嫡系正規軍某部隊幼兒園上學,正值文化大革命中期。老師每天教我們背毛主席語錄,教我們唱《東方紅》《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歌曲,叫我們對著毛澤東像鞠躬並喊「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毛主席萬歲,萬萬歲!」等口號。老師告訴我們說劉少奇是「大壞蛋」,王光美是「美蔣特務」,叫我們喊「打倒劉少奇」等口號。老師還經常給我們憶苦思甜,說舊社會老百姓都吃不飽,穿不暖,惡霸地主黃世仁、劉文彩如何壞,說我們現在有飯吃有衣穿都是因為共產黨毛主席救了我們,要我們感謝共產黨毛主席的恩情。那時候,幼兒園和大街上的牆上到處都是大字報和漫畫,隨時可聽見的高音大喇叭播放的都是歌頌偉大領袖毛主席、紅衛兵小將造反、揭發批鬥走資派、「唸唸不忘階級鬥爭」「帝、修、反時刻企圖顛覆無產階級專政」「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這些內容。我好奇想知道劉少奇王光美究竟是什麼樣子,又無從知道,只能看牆上的漫畫,一看他們原來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醜陋的毒蛇,讓人一看就噁心討厭。毒蛇能讓人喜歡嗎? 能不令人痛恨嗎? 共產黨要想打擊誰,往往醜化其形象,侮辱其人格,甚至對其人進行人身攻擊,這樣卑鄙的宣傳手段所收到的效果往往超過空洞無物的黨八股批判文章。所以年幼的我剛剛學會知道世界上有好有壞的時候,心裏就自然而然的認為「共產黨毛主席最親最好」,惡霸地主黃世仁、「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和「帝、修、反」最壞,連父母都這樣說。處在那樣一種環境裡,我一個小孩子還能有不同的思想意識嗎?共產黨就是這樣無孔不入的從我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將其歪理邪說滲透進我們的思想,當我們還在幼年時期,共產黨就已經把它的各種理念和仇恨以各種方式深深植入了我們的心靈。

上小學時我看到一個30多歲樣貌清秀瘦弱的女子,每天被關在一間陰暗、佈滿灰塵的房間里長時間低頭彎腰站著。有人告訴我她從前是音樂老師,歌唱的很好,現在是反革命。我絲毫也不憐憫同情她,我心裏想「活該!誰叫你反對毛主席共產黨!」

所以多年後,有些人明明知道共產黨以令人髮指的殘酷手段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但他們並不同情受害者,因為從幼年時期就開始的共產黨洗腦讓人們接受了這樣一種毫無人性的邏輯:只要共產黨想打擊什麼人,就可以理所當然、為所欲為的迫害這些人。

從我上小學到初中,全校師生都要和地方上的民眾參加鎮壓反革命公審大會。在炎炎烈日之下,大廣場上坐滿了黑壓壓的人群,高台上低頭彎腰站著一長排頭戴高帽、胸前掛牌子的反革命男男女女,義憤填膺的審判官高聲宣讀著每一個反革命分子的罪行,長達3-4個小時。給這些反革命分子宣判完之後,全體人員不顧腰酸腿痛還要繞城大遊行一週,高呼「堅決鎮壓反革命」「誓死捍衛無產階級專政」等口號。

我上小學時,學校召開揭批鄧小平的批判大會。既然是批判會,除了教師代表必須髮言外,自然還要有學生代表發言。會前老師找我談話,說我當班長的應該給同學們作榜樣,帶頭上臺發言。我說不知道怎樣寫批判稿,老師說實在寫不出來就看報紙。於是我從《人民日報》上抄一些東西,修改一下,就作為我的發言批判稿。我一個小孩子,根本就不知道鄧小平具體究竟干了什麼,只能從共產黨的「一言堂」廣播報紙那裡獲得信息。換言之,我的發言稿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思想觀點,而是共產黨的東西,只不過我在發言稿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就被人當做是我的東西。我的發言贏得了全場的熱烈掌聲。然後又有幾個學生代表發言。最後,校領導總結說:「今天代表們的發言充分反映了鄧小平妄圖右傾翻案、走資本主義道路不得人心,我們全體師生都堅決反對。」民意就是這樣被強櫚摹?p>假如當時我們學校開批判會有記者在場,他們會不會把師生代表的照片和發言登在報紙上?或是在電視上播放批判會錄像?他們會不會堂而皇之的宣傳說這就是民心所向?89年6.4過後人人被強制寫保證與6.4分子劃清界限、與黨中央保持一致, 2001年所謂反對法輪功的「百萬簽名」被拿來充當民意,這些事情是不是文革歷史的重演?是不是共產黨的故伎重施?

二、思想禁錮 文化荒漠

幼兒園的老師只教給我一些十分簡單有限的字,但我很好奇,一有空我就找家裡的書看。在家我只能找到馬列著作、毛澤東著作、林彪語錄、《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紅衛兵造反派編的各種小冊子和《雷鋒日記》。一年365天,我父親每天早晚必定按時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新聞聯播」節目,每天必看上述幾份報紙,所以我也天天跟著父親聽廣播,看報紙。父母親在家還要看馬列著作。大約6歲時,我有一天看《紅旗雜誌》老半天,父親奇怪的問我:「你這個小娃娃,看得懂嗎?上面講的啥?」我回答說:「我都看懂了,上面講的是『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抓革命,促生產』」父親驚奇的看著我,然後對我說:「沒想到你一個小娃娃說得這麼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侵蝕,人們的思想就這樣被牢牢的禁錮在共產黨設置的牢籠中,根本就不知道在共產黨宣揚的東西以外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

部隊每星期有一個晚上在大操場上放映電影,最前面坐的是部隊家屬,中間是機關幹部和連隊幹部戰士,最後面擠著外面進來的地方老百姓,軍民同樂。首長訓完話後,先放映時事新聞記錄片,宣揚的都是全國形式一片大好和共產黨領導人的外事活動,然後放映那個年代為數可憐、題材內容極其狹隘的電影,如《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八大樣板戲、《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好像這些東西就代表涵蓋了中西方文化,好像這個世界上除了這些東西,就沒有別的文化。共產黨的各種理念通過這些文藝形式一次又一次大規模的在軍人和老百姓的頭腦中滲透強化。

70年代初期,父親開始看《參考消息》。當時只有《參考消息》登一點經過共產黨過濾過的外國消息,給全國老百姓看的《人民日報》等公開發行的報紙永遠都不會報導外國的真實情況。《參考消息》當時也不給級別低的軍隊幹部看,社會上的普通老百姓就更看不到了。我外婆是讀過書的人,經歷過從滿清王朝到共產黨統治時期。外婆看父親帶回家的《參考消息》非常認真,花的時間遠比看《人民日報》多。有一天父親問她:「你老人家看了那麼多《參考消息》,你說是社會主義好,還是資本主義好?」外婆認真的想了一想說:「資本主義有資本主義的好處。」父親馬上嚴肅的對外婆說:「你老人家老糊塗了!這些話你千萬不要出去對任何人說!」

上初中以後我對知識的渴望越來越強烈,但就是找不到別的書讀。有一天去鄰居家,看到一個上高中的姐姐偷偷看《紅樓夢》。我要看,她不給我看,說怕我學壞。我回家對父親說:「我要看《紅樓夢》《三國演義》」父親說:「這些書都是封建四舊,你不要看,看了就學壞了。」在共產黨的文化封鎖和肅殺中,連中國傳統文學名著都不讓求知識的青少年看,何其悲哀!就是因為共產黨徹底摧毀了我們的民族文化,強制人們接受它的黨文化洗腦,所以很多中國人日益忘卻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不知道做人要講「仁、義、禮、智、信」,「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於是造成社會道德日益淪喪,社會風氣一天比一天敗壞。

時至今日,共產黨依然嚴密封鎖控制一切消息,封鎖網路不准人民瞭解事實真像,監禁虐殺講真話的人,強制全國人民聽信其 『一言堂』宣傳媒體的各種謊言和欺騙,不知道毒害了多少中國人。幾十年來,共產黨就是靠著謊言、欺騙和暴力維持其統治。

三、沒有人性

大約10歲時,有一天我去醫院看母親。吃飯時母親從食堂帶回幾個饅頭,遞給我一個。我不小心沒拿穩,饅頭滾落在診療室病人吐的痰液上。母親順手就把這個粘著痰液的饅頭丟進了痰盂,旁邊一個軍醫看到了,當時沒有說什麼。不料此人事後背地裏向黨組織告發此事,於是全院開我母親的批鬥會,強迫她大會小會做檢討。黨員會議多次批評我母親「資產階級思想嚴重」,勒令她「做出深刻檢查」,還罰我母親2個星期不准在醫院食堂吃白面,只准吃粗糧。當我和母親再次走進食堂時,從前還跟我和母親打招呼講話的大人都不理我們,連我一個小孩子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們目光中的惡意。他們都吃著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只有我和母親必須得吃難吃的東西,我們還不敢吭聲。這件事情讓我感到強烈的委屈不公,在我年幼的心靈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長大以後,我問母親:「這一切根本就不公平!假如換成他們,他們自己誰也不會吃那個髒饅頭。為什麼偏偏要整你?」母親回答說:「他們是貧下中農出身,我出身不好,加上讀過書有文化,他們早就心懷妒嫉,一有機會就想整我。這一次他們是借題發揮,故意叫我抬不起頭來。」我問:「當時你為什麼如此軟弱,逆來順受?為什麼不跟他們講理?」母親說:「你那裡知道,根本就不能跟他們講理,越講他們會整得越厲害。」從那時起,我就瞭解到共產黨的黨員會議很可怕,缺乏真心誠意的批評幫助,黨員們往往互相攻擊,藉機整別人。

後來,中共歷史上大量的冤假錯案被揭露出來。當年毛澤東親自提名,任命周恩來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專案組向全國人民宣布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而且「鐵證如山」。現在連這些「如山鐵證」都被揭露是採用嚴刑拷打等卑鄙手段偽造出來的。看到這一切令人震驚的事實,我問母親:「現在連共產黨自己都承認犯了嚴重錯誤,這麼多年來你有沒有發現黨犯錯誤?你到底是怎樣參軍入黨的?真實的情況究竟如何?」於是母親向我講述了她自己的經歷。

我外公的先人留給外公一些黃金和字畫,外公也當過幾天國民黨的小職員。1949年還沒等共產黨的幹部主動找上門,外公自己就嚇得把家中大部分黃金和字畫上交給了共產黨。外公找不到工作,家裡的經濟狀況就緊張了,於是外公逼迫正在學校讀書的女兒趕快嫁人或放棄學業改當裁縫。不到18歲的母親因為此事非常怨恨自己的父親,在又一次跟父親爭吵之後,負氣離家在大街上漫無目地的閑逛,正好遇上解放軍在大街上招收新兵。為首的解放軍幹部對圍觀的青年們說要招收新兵去大西北,特別歡迎青年學生參軍,女學生不用干苦活,去到那裡豐衣足食,開著蘇聯的拖拉機種地,收割時遍地翻滾著金色的麥浪,不用鐮刀收割,全部機械化操作,很輕鬆愉快的。面對如此美妙的前景,母親大為心動,就跟徵兵幹部述說了自己的情況和顧慮。徵兵幹部說現在是新社會了,婦女當家做主人,要母親提高思想覺悟,跟反動父親決裂,共產黨重表現,不重成分,叫母親不要有思想負擔。於是乎母親問都不問家人,就報名參軍了。外婆知道了,連聲埋怨母親,但一切都已經晚了。

因為女兒們對革命的貢獻,外公這個國民黨的小職員才沒有在以後的「鎮反運動」中被槍斃,幸運的活到文革前去世。文革中紅衛兵和居委會的人多次騷擾我外婆,後來母親把外婆接到自己所在的部隊裡居住,外婆才過上了平安日子。此是後話。

當年我母親和一群以女學生佔多數的青年滿懷著對美好未來的希望和憧憬,跟著帶隊的解放軍幹部趕赴大西北。這些青年當中有許多人不到18歲,正值豆蔻年華。隊伍越往前走,人煙越稀少荒涼。後來想要看到一大片綠草和農田都不容易。再到後來,就是崎嶇的山路,吃的也越來越差,有些人開始後悔哭泣,央求帶隊幹部放她們回家。不料帶隊幹部疾言厲色,訓斥她們,警告她們只能向前,不准後退。女孩子們嚇得再不敢說要回家。後來天氣越來越熱,夜晚熱得睡不著。有的女孩子就爬到老百姓家的房頂上睡,有人半夜從房頂上滾下來摔死了,其它女孩子嚇壞了,異口同聲的哭鬧著要回家,不要前去當解放軍了。帶隊幹部罵她們,說報了名參軍,就再容不得你反悔,你會被當作逃兵,回去也不會有好下場。這些背井離鄉的女孩子,沒有親人在眼前可以關心照顧她們,又面對帶隊幹部的恐嚇,她們還能怎麼辦? 只好繼續向前。

再向前,隊伍中有人得了烈性傳染病,又找不到醫生,藥品也匱乏,結果好幾個人被傳染,有人就病死了。有一天,我母親也被傳染了,發高燒劇烈頭痛,然後就昏迷了。母親說記不得自己昏迷了多少天,每次醒來都發現自己獨自一人,被關在一個破舊的小房子裡,沒有一個人前來看望照顧我母親。有時看到有人把一碗麵條放在門口,自己不進來,然後把門鎖上就走了,喊他他也不予理睬。每次昏迷後醒來,母親有時虛弱得沒有力氣叫喊,有時喊得聲嘶力竭,也沒有一個人來理睬她。又一次昏迷後醒來,母親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心裏驚恐萬分,也後悔萬分。過了一會兒,依稀聽到遠處有人講話的聲音。此時母親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掙紮著爬到門口,不顧一切的高聲叫喊:「快來人啊,我要死了,救救我!」母親的高聲求救終於引來一群人,其中一人是前來視察的首長。首長當即命令打開房門。幸虧首長此次前來,帶來了醫生和藥品,母親才倖免於死。

後來母親和同伴到了一個地方,那裡聚集著許多從其它地方來參軍的男女青年。領導宣布休整待命。過了幾天,來了一些首長和戰鬥英雄,說是來視察做指示,但奇怪的是只叫全體女青年列隊見首長和戰鬥英雄。原來這些首長和戰鬥英雄是來挑選老婆的,他們看中哪個女青年,哪個女青年就得給那個看中她的男人做老婆。有些讀過書有文化的女青年哭了,說跟這些男人沒有感情怎能說結婚就結婚,再說自己的父母也未必就同意。有的說自己報名參軍前已經有結婚對象了。黨組織就派人啟發她們的思想覺悟,說嫁給首長和戰鬥英雄無比光榮,有的人想嫁還未必能有這個榮幸,參了軍就要徹底拋棄自己原有的資產階級思想,重新改造自己,沒有感情不要緊,結婚後可以培養感情,說你們從前的對象如何能比得上首長和戰鬥英雄,你們要跟他們一刀兩斷。於是所有被選中的女孩子最後都乖乖就範,無一例外。

未被選中的女青年和許多男青年一起,最後被分派到一個連磚塊也沒有的不毛之地,從「零」開始蓋房子,開荒種地。當時吃住條件非常艱苦,青年們每天從早到晚幹活。當時還不到18歲的母親也跟成人一樣干重活。一天下來累的人人全身疼痛,累的早上太陽升起還醒不來。哪裡有拖拉機?哪裡有金色的麥? 有的只是風沙、泥土、手上的血泡和渾身流淌的汗水。沒有人敢公開抱怨。母親有時候偷偷流淚,想家,悔不當初,但又有什麼辦法?我小時候看到的一座座房子、一條條公路、一排排樹木都是包括我父母親在內的許許多多來參軍的青年男女用落後的勞動工具花費了數年時間所建造出來的。部隊每個月只發給這些勞動戰士少得可憐的津貼,女青年用這點津貼購買個人衛生用品之後,有時候想吃點糖果零食都得考慮猶豫再三,還要發愁怎樣贍養遠方的父母。馬克思說資本家剝削工人,中共宣稱社會主義原則是「按勞分配」。那麼,共產黨從全國各地招來千千萬萬的青年士兵在荒涼的大西北干如此苦役而只給他們少得可憐的津貼報酬,算不算「剝削」?算不算「最大限度的榨取勞動人民血汗」?

後來母親的姐姐因為聽黨的話,被保送上了大學,母親就想復員回鄉繼續求學,結果立即招來黨組織的「嚴肅批評教育」,說我母親「革命意志不堅定」,「不能和工農群眾打成一片」,靈魂深處「資產階級思想作怪」,根本就不放她走。組織不同意放人,母親也就休想實現上大學的個人夢想。經過黨組織的「反覆教育和幫助」,母親最後死了想要上大學的心,老老實實的安下心來幹革命。

跟母親一起來參軍的一個女學生,其父當過國民黨軍官,在「鎮反運動」中被槍斃。接到父親的死訊,這名女學生悲傷流淚。黨組織教育她「不要為反動父親悲傷流淚」,幹革命就要「脫胎換骨」、「重新做人」、「跟反動父親徹底決裂」。真不知道那些共產黨員的父母親死了,他們悲不悲傷?流不流淚?

我那幸運上了大學的姨媽,後來跟一個大學生戀愛。不料好景不長,黨組織告訴我姨媽那人思想「右傾」,硬要我姨媽與之斷絕關係,嫁給黨組織認為「思想路線覺悟高」「出身好」「對革命有貢獻」的老八路。我姨媽最終只有「忍痛割愛」,「服從組織安排」。聽了母親這樣一說,我才明白了為什麼小時候看到姨媽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那裡默默流淚,問她為什麼哭,她卻說「你小孩子不懂」。有幾次我還親眼見到她那個貧農婆婆故意欺負她,而姨父好像根本就沒有看見這回事。

共產黨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各種手段是如此的厲害,所以我完全理解電視連續劇《大宅門》所描述的故事:有良心愛祖國的大資本家、堂堂硬漢白七爺可以做到寧死也不把祖傳秘方交給窮凶極惡的日本鬼子,讓日本鬼子對他無可奈何,卻抵擋不住共產黨,自己最看重的接班人孫子變成了共產黨員來革自己的命,深受自己恩惠的工人經過共產黨「啟發階級覺悟」要造自己的反,最後白七爺自己「自願」把祖傳秘方交給共產黨⒘⒁胖靄淹蜆峒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