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花的創業之路:和寶馬一起走過的日子


卞之琳寫道,「明月裝飾了你的窗,你裝飾了別人的夢。」那一年那一天,卻是別人裝飾了她的夢。

  北大35號樓外,梧桐樹葉嘩啦啦地響,東語系日語專業一年級女生李瑩,好奇地探出了頭,一輛小轎車開來,停在樓下,有少女走出,翩翩然作告別狀。接著,又一輛,又一個少女下來……

  「香車美女」的組合,每一天都在上演,可李瑩看到這一幕的時間為20世紀80年代末,那時,轎車離平民很遙遠。震動她的,是她們臉上的貴族般的驕矜。異樣的情緒,撞擊著她:「我也要擁有一輛車,體會御風而行的快樂和全部自由。」這是普通的中國女孩子,連同那個時代眾多開始「經濟覺醒」的中國人,正視內心真實的慾望,發出的「大膽」的聲音。

  「不過我的車一定得是自己掙來的,不是別人賜予的。」

  窗子再合上時,車,與夢想與自由,就密密地縫合在一起了。

  2004年,李瑩已可以淡然而自豪地宣布,我開遍了世界所有的名車,作為北京盈之寶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她剛剛帶領公司從上千家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成為寶馬在中國實現本地化生產後第一家獲准開業的代理商……

  一個校花的前途

  比1992年前後許多大學生「超前」之處在於,李瑩在大學最後一年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她一人兼做財務、銷售員、倉庫保管員,沒有自己的車,就打輛「黃麵包」,送貨、拿單、滿城瘋跑。

  創業維艱,辛苦,有什麼稀奇?可她,是校花李瑩哎,連續五年主持校級活動,英語和日語都很酷,木秀於林、風姿楚楚……

一個校花的前途應該是怎樣的?

  --會有很多很多的愛,很漂亮很漂亮的衣服,很大很大的房子,外加一個重要的前提,很少很少的努力。

  她,那麼努力,不符合俗人們對校花的期許。比如1992年某個冬夜,突然接到醫院的通知,需要一批心臟手術用的插管,價值1600元。哪管它室外大風降溫、滴水成冰?這可是公司開張以來的一筆「大」單。她興奮極了,披上大衣往外趕,打輛髒兮兮的「黃麵包」,一路與的哥「扯皮」:「開快點啊!」「我也想啊,可您看這路,忒滑了,怨不得我!」有驚無險地來到醫院,急匆匆地搬設備上樓、催款……待得接過醫院遞來的1000多塊錢,她禁不住盈盈笑,忘記了手足凍僵如機器人。「這一趟,掙了好幾百塊!後來掙到幾百萬,幾千萬時的快樂,都不及這一次鮮明。」

  「大學五年的教育,對我最深刻的影響莫過於,對自由的珍視和對自我的關愛。如果你愛自由、獨立不羈,那就去追尋,你認為什麼生活方式是適合你自己的,你就去做。」

  畢業時有三個機會擺在她面前,個個指向穩定安逸:一,外交部門。她劃去,她的他,深愛的男友是德籍華人,她已認定,他是未來的夫婿也許她自己也會入外籍,而嚴格的外事紀律將不允許。二,研究單位。劃去,她要的不是清貧的生活。三,日資企業。……不不不,李瑩再次搖頭,中國女性在日資企業注定衝不破民族和性別的天花板,做不到很高的職位。 「我從小就知道,自己要的,是跟別的女孩子不一樣的生活。」

  在北大,她也常沿著淹死詩人的未名湖行走,又蜿蜒至小樹林、三角地,聽憂傷的男生在唱「長鋏歸來兮」。那些臨入社會的兄弟們,還割捨不了校園情結,最喜歡快意平生詩酒年華飲馬江湖……

  「一個時期有一個時期的理想,我也有我的理想,但實現理想的方式,一定要現實。」李瑩想,真正渴望的是那麼一天,擁有一筆財富,無需看旁人眼色,買喜歡的衣服,去想去的地方,自主決定情感的施與受,精神世界任意去留……

  要達成這般「海闊天空」,最直接的方式是自己開公司掙錢。多少是個夠?22歲的她定下目標:100萬。

  闖出你的「下一站」

  德籍男友當時在北大留學讀經濟學博士, 「他的大腦裡有強大的儲備」。寒假他回德國,結識了一個捲煙紙公司的總經理、一個醫療器械公司的老闆,對方流露出「到中國來開拓市場」的意思。李瑩得知,立刻捕捉住了機會,「我們可以試一試啊。」創業初期,沒有多少資金,她揚長避短,採取代理制,即「不付錢,幫他們開展在北京的生意,從中拿一些佣金和獎金,等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再自己買斷。」

  跟老外ABCD談妥,李瑩轉過身來,才發現自己要面對的,其實是「對內」的問題:菸草也好,醫療器械也好,她幾乎一無所知,更談不上人脈、渠道、專家、資源!沒關係,試試,再試試!

  艱澀的醫療術語,還有德文,都面孔嚴肅不容親近。李瑩遭遇過這樣的情形:一本厚厚的器械說明書,全由德語寫成,好容易請一個在德國學習過的博士生翻譯成漢語, 「體外循環」 這一新銳術語又跳起來拒人千里。

  你知道嗎?它對應何種人體器官?哪個科室會需要相關設備?

  非醫學專業的李瑩,也不知道。

  茫然,持續一小會兒就揮發,因為她的風格是觸類旁通,靈機一動:北京最有名的醫院是協和醫院,那兒專家多、科室全,肯定有人懂有需求。就這樣生生跑進協和,撞見個護士,好像見到親人:「這個,歸哪個部門?」護士指點:「喏,去體外循環組」。組長是位老醫生,他瞅了一眼說:「我們這兒做手術雖然需要這些設備,但用量相當少。全國最大的心血管中心在阜外醫院,你到那兒試試。」

  下一站,阜外醫院。專家甲乙丙丁,依然一個都不認識,李瑩繼續笑盈盈,逕直找到中心主任,一個40多歲的蠻認真的女醫生。主任看完資料後說:「你們行業競爭很激烈,來找我們的人也很多,但我欣賞你身上的率真和熱情。我給你提個建議,3月份在北京有個會,全國心臟外科150多位專家都會出席,你可以來參加……」就是在這個會上,李瑩認識了許多醫學領域的專家,並推開銷售的大門。

  從門外漢到銷售高手,起關鍵作用的是「大膽去闖」的勇氣,「在不斷的嘗試中,你總會碰見一些想像不到的人,給了你意想不到的機會。一個人,如果期期艾艾徘徊在站台上,不敢上新的列車,就永遠無法成為『下一站天後』」。

  1997年,李瑩和她先生的一次合作,再次證明「勇氣」的價值。4月28日,她得到一個消息,「塑鋼窗型材項目」開始招標,涉及金額幾千萬美元,5月 1日截止投標。那天,她本準備與先生一起去度假,強烈的直覺告訴這個女人,這裡潛伏著一個巨大的市場。她在國外生活過,中國經濟的發展,在許多領域裡,和國外十年前的模式很相似,十年前在德國,幾乎百分之百的人家裝修房屋時使用這種型材。一旦它出現,一定能風靡全國。兩人放棄了度假,花了三天的時間準備材料,最終成功地拿下了這個項目。

  敏銳的市場眼光、超常的投資膽魄、得天獨厚的中德貿易環境……使李瑩超額完成了22 歲定下的「100萬」的目標,資金如雪球般滾動,她與先生攜手,涉足了醫療設備、捲煙、釀酒、汽車貿易等多個行業,在短短三年間積累了千萬財富,創造了一個財富神話。對於婚姻,李瑩的心得是,「永遠要穿上最合體的衣服,說不定在下一個街頭拐角處,就遇上此生最心愛的人」,而對於事業,她建議,「即使去高爾夫球場,也別忘了帶上你的合同。」

  從「周李瑩」回歸「李瑩」

  時光飛度,彈指間到2003年。北京。

  這是北四環外的一處四層別墅,各色玻璃、飛濺的瀑布在陽光下訴說斑斕。典型的富人宅邸,所有植物的造型都由女主人完成,甚至具體到每一個扎窗簾的帶子。這,是許多中國人企望終生的圖景。

  庭院中的女人,為什麼突然嘆一口氣?還有什麼不滿意?每天睡到自然醒,買來沾有露水的鮮花點綴大大的房間,下午去打高爾夫球,或叫上兩三女伴去豪奢的商場;晚上,看高雅演出。聽起來彷彿照搬自香港言情小說,但又的的確確,是周李瑩的生活。1995年後,她結婚,生子,隨後「退役」做全職主婦,由財經版熱門人物變成時尚、家庭雜誌追訪的對象,不時參加服裝珠寶發布會……

  每一種場合,都是光芒四射的女主角。只不過,「我」是我自己生活的主角嗎?在被物質包圍得無微不至的空間裡, 「虛空」鑽進心頭的細縫。先生介紹,這是我太太;小翡翠小鑽石喊她,「媽咪」;家裡的佣人喊,「太太」;參加「LG螢屏『面對面』節目」,主持人一口一聲:「請周女士回答問題……」

  「我有一種恐懼,這種恐懼不是對愛情婚姻的不信任,不是對失去財富的恐懼,而是擔心一天天遠離社會生活,最終喪失我自己。」非典期間發生在她家的未遂的搶劫事件,加深了「危機感」:如果生命就這麼沒有了,那麼我究竟留下了多大的價值?

  所以,當5月的一天,先生欣欣然走進來,告訴她一個重大消息,「寶馬作出了十餘年來最慷慨的決策,要在中國市場拓展服務網路,挑選代理商」,李瑩以多年的汽車行業經驗迅速作出反應:「這是很好的商機,我要親自主持這次經銷商的競爭。」

  「為什麼是你?我的本意是我或家族裡的其他人來主持。我再考慮考慮。」先生用這種方式說「不同意」,這個男人,很中國很英俊的面孔,骨子裡卻流淌著純粹德國人的思維方式,在他們德國,妻子通常在家相夫教子……可又是「固執」和「驕傲」,把他和她緊緊吸引在一起,夫妻倆都是狂熱地相信自己的人。

  「我能成功。」李瑩要說服的,首先是自己的丈夫,而說服他,撒嬌沒用,要靠實實在在的成績:她的德語已經相當棒了,1995年在歌德學院留學時,她成績優秀,一年內連跳兩級,改變了該院「中國學生很平庸」的印象;她有多年成功的汽車銷售經驗;她帶領過一支強有力的銷售團隊,旗下百得利汽車進出口公司,年利潤千萬……

  在與妻子的一道回顧中,先生有新的發現,這發現不僅基於找回了一個智慧的合作者,更基於發現了一個重生的飽含自信的女人。於是,他點頭,像六年前一起準備塑鋼窗項目資料一樣,夫妻倆為如何籌備「寶馬」的考試商議起來……

  不久後的社交場合,妻子的名片上,回覆了兩個字姓氏--「李瑩」。

  新一代中國商人的思路

  寶馬,這一世界級頂級汽車品牌,對中國國內新崛起的年輕消費群具有相當的誘惑,它意味著「運動感」「時尚」「優質生活」。對李瑩來說,它的魅力在於, 「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偶爾的失意當然會有,但還沒有過被打敗的沮喪感,爭取寶馬經銷權,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挑戰。」於是,自2003年6月,她幾乎是毫無保留地投入了那場被稱作「沒有硝煙的戰爭」的寶馬經銷權之爭。豐厚的利潤空間使全國上千家經銷商參與這場角逐,第一批只有六家脫穎而出。勝利者們參加經銷商大會時赫然發現,她是其中最年輕的女性。

  盈之寶何以勝出?源於她的甘於舍棄?2003年6月,李瑩那個剛剛算是完工的4000平方米的寶馬4S專賣店,銷售的還是另一品牌,僅六個月之後,德國寶馬便進店考核;

  雄厚實力?寶馬需要她提供的足夠的現金儲備,銀行存款證明,將來市場營銷的一些策略;

  與寶馬文化的合拍?寶馬公司重視經銷商對寶馬品牌的理解,因為這會決定你將以何種方式開展寶馬在中國的業務。而李瑩身上具備非商人的單純氣質,她熱愛高爾夫運動,她要求店裡裝飾用的鮮花必須是新鮮的百合而不能是康乃馨,店裡的背景音樂必須是舒緩的詠嘆調而不能是流行音樂。

  或甘於等待?華晨寶馬的考核長達半年,而4000平方米的展廳,每個月的租金和費用就達幾十萬元。為了等待寶馬公司關於代理權的審查和回覆,李瑩停掉了正在盈利的業務,讓展廳空置了半年的時間……

  李瑩這樣一段話意味深長:「因為我像經營生活一樣經營著工作。我想,我代表了新一代年輕人的創富規則,我們不再複製上一代人靠體力打天下的模式,也不終日念叨無私奉獻。我們正視內心的慾望,以智慧博弈,在自己享受了優質生活之後,回饋社會。」與北京兒藝、北京青基會共同發起成立「盈之寶兒童藝術基金」,就是回饋社會的方式之一:每賣一輛車,就拿出200塊錢,以車主的名義捐到基金裡去,並號召車主一起捐款。為解決北京兒藝送戲的舞臺問題,李瑩決定捐出一輛寶馬車拍賣,募集到的錢改裝成一輛「大篷車」,裝載著兒藝演員走遍北京郊區的村村寨寨。為什麼不直接捐個50萬、100萬?她的理解是,公益終極的目的是喚起人們的愛心,而不在於誰捐了多少錢……

  「寶馬」,是一個符號

  2004年冬,回北大,為奧運乒乓球館捐資。一路釅釅的熟悉的氣息,彷彿青春,舉爵高歌後,醉倒在最尖銳最包容的所在。饒是小心翼翼放慢了速度,終究驚擾了上自習的青澀少年。有人回頭,皺著眉心,那神情她一看就懂:咦?這個女人,好囂張,開一輛寶馬闖將進來,還是敞篷的?哼哼,寶馬!

  你看,年輕,多麼好,可以坦蕩蕩蔑視物化的符號。

  師姐李瑩在車內微笑,其實,「寶馬」是一個符號,再誇張一點,「100萬」是一個「符號」,「1000萬」也是一個符號,追尋這些「符號」,代表著青春對自由永恆的依戀與追尋。李瑩要的自由,一重是不役於物的海闊天空,第二重是不役於己的獨立事業。這兩重,她都已經幸運地擁有。

  那麼,你呢?我呢?每一個行走在夢想之路上的驕傲少年。

中國青年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