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紀雲清明前夕親赴趙宅悼紫陽並留言


據香港明報報導,4月5日是已故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後的首個清明節,一批趙紫陽故友及中共元老子弟前往富強胡同6號趙宅獻上一束素花,或簽名留言,寄託哀思。其中前政治局委員、前人大副委員長田紀雲於3日親往趙府追悼,並揮筆寫下「田紀雲一家三代人」的留言。

5日的富強胡同6號一帶明顯加強了保安,燈市西街口停放著一輛警車,富強胡同口則有兩名武警把守,在富強胡同6號旁亦有便衣人員監視,但警方並未阻止人們進入趙宅。另外,當局擔心有人到天安門廣場悼念,5日廣場上戒備森嚴。

5日,前往趙府追思的人絡繹不絕,包括85歲的新華社前副總編輯彭迪、已故前副總理紀登奎之子紀坡民等,一本弔唁冊很快就簽滿。有弔唁者在一塊白綢布上留言,其中一個留言為:「紫陽你安心走吧,小民衝擊巴士底,再來厚葬汝」(編按:巴士底指法國大革命前專門囚禁政治犯的巴士底監獄)。

趙紫陽生前使用的書房,在其病逝後曾作為靈堂,供人們憑弔。如今,家人已將書房恢復原貌,但趙紫陽身穿牛仔服的遺像依然掛在書房牆上。書房內,5日挂一幅他的遺照,兩則分別挂「倡民主堅守良知家人為你驕傲,今西去終獲自由風範永存人間」以及「支持您的決定是我們不變的選擇,能為您的兒女是我們畢生的榮耀」兩幅輓聯。

蘋果日報報導說,趙紫陽的子女王雁南、趙二軍、趙四軍等,5日上午聚首一堂向父親上香拜祭。王雁南表示,趙家人願意接納公眾拜祭趙紫陽,但從昨天上午進出富強胡同的情況看,有關部門仍不允許一般老百姓到趙家拜祭,而北京部分異見人士一早已被公安嚴密監視,禁止他們到趙府拜祭。

及後,趙家親屬在書房外的院子,種植了一株白玉蘭樹。王雁南說:「含苞待放、白色的玉蘭,代表我父親聖潔的人格,剛好這玉蘭花開得比較早,這樣每年清明都會開花,每年它開花的時候,我們也都要來紀念他。」

明報續報導,弔唁冊上留下前副委員長田紀雲所書「田紀雲一家三代人二○○五年四月三日」的遒勁大字。據悉,田紀雲是於3日清明節前親身登門弔唁「老領導」的。在1月28日趙紫陽的遺體告別儀式舉行前夕,田曾致函趙紫陽子女,讚揚他們與當局商討處理趙後事時表現「有理有利有節」,並稱讚趙。

曾任趙紫陽政治秘書的鮑彤因遭軟禁,不能親身前往趙府悼念,他於4月1日寫了一篇長文──《當代中國最偉大的改革者──清明祭紫陽》。文章回顧了趙所推動的改革及與鄧小平在改革問題上的差異後得出結論,「趙紫陽(在中國歷史上)超越毛澤東和鄧小平」,「毛和鄧,實力比趙強,聲名比他顯赫,最後自我墮落」。

趙紫陽在1989年學運期間遭罷黜下臺後,一直被軟禁在富強胡同6號,直至今年1月17日辭世。4日傍晚,趙紫陽之子趙二軍買了一棵近2米高的白玉蘭樹,於5日上午8時栽在院子內,當時玉蘭樹的花蕾還緊緊包裹著,但到了中午時分,趙紫陽生前喜愛的玉蘭花已紛紛盛開。

此外,由於趙家仍未就趙的骨灰安放地點與當局達成協議,目前骨灰仍放在趙家。王雁南說:「放在八寶山一個司局級幹部(墓室),也就是最基本的、比較低的這種職位的一些去世的人放的地方,顯然不合他(趙紫陽)的身份。」

王雁南又表示,由於86歲的母親梁伯琪身體虛弱,他們還未敢將父親病逝的消息告訴她。正在醫院療養的梁伯琪,以為趙紫陽尚在人間,時常向子女詢問其身體狀況。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