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衣書記黃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組圖) --「防彈衣書記」黃金高事件調查報導


(大紀元記者季達)福建省福州市下屬的連江縣,距臺灣所控制的馬祖島最近的地方只有八公里。二十年前,這裡是中國大陸的海防前線,有重兵把守,閒人不得隨意進入。至今,當年修建的戰爭工程,仍然是連江的一大旅遊景點。


黃金高展示隨身六年的防彈衣。

黃金高案關鍵人物之一福州市長練知軒(左)。

然而連江所以出名,卻是因為中共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去年八月向人民網投書,透露其因為反腐敗和調查惡勢力侵蝕國有資產,受到了黑社會勢力的巨大壓力。黑社會揚言三百五十萬買他的人頭,以致黃金高不得不穿戴防彈衣達六年之久。更重要的是,福建和福州市的主要官員,不但不支援黃金高,反而明裡暗中保護黑勢力,打壓黃金高,以至他投書人民網發出「反腐敗為什麼這磨難」的感嘆。

在連江流傳的民間藝人創作的漫畫。

福州菜農周通學的證詞。大紀元資料圖片

黃金高的投書在中國海內外掀起了軒然大波,引起了世人對中國官場腐敗的關注,也引起了人們對共產黨執政能力和執政道德的懷疑。也正因為如此,黃金高投書的事件,被中央某些大員所支援的中共福州市委定性位嚴重的政治問題,黃本人被「雙規」。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大公報,今年三月刊登文章,「透露」了黃金高本身的許多腐敗問題,希望能把黃金高「反腐書記」的銜頭徹底抹黑拔掉。大紀元時報記者,採訪了多位連江和福州市的相關人士,以求把黃金高一案的前因後果,以及其中錯綜複雜的黑白兩道關係釐清。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文中所有的被訪者不能提供職位姓名甚至更為詳細的情況,記者採訪及行文之時,也常有朗朗乾坤黑白顛倒的感嘆。

*黃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黃金高自去年十二月十五日被「雙規」以來,至今已經有三個半月了,現在黃金高下落不明。一位知情人士告訴大紀元,黃金高雙規的地點換過三個。他表示,在最近一個多月黃金高經常被連續提審,多天不讓睡覺,只給少量食物。「他現在已經神智不清了」,這位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說,「福州市委,檢察院和安全廳組成的九個人的審訊小組,採用各種手段逼迫黃說出他的經濟問題」。

另一名與黃金高關係相當密切的人士,向大紀元記者展示了黃金高被雙規到今年二月發出的幾個手機簡訊,可以反映出黃金高的心路歷程和黃案的大致經過。

*去年被雙規前的簡訊:

為求真,為國家,為人民,我願舍生取義。

省委工作組撤走後他的簡訊:
工作組已撤走,調查結果基本屬實,形成調查材料一百五十三頁,兩萬多字,如不出意外,大獲全勝指日可待。

另外一個簡訊是:
我感嘆中央的英明偉大,但福州仍在掩,仍在堵,讓我不見天日。

隨後的一個:
我上書人民網,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我感到內疚的是,連累了我的家人、朋友和善良的連江人民。

最後一個簡訊顯示他的處境已經非常危急了:
他們現在用法西斯的手段,用文革的手段,來對付我,對付我的下屬。

顯然,黃金高面對的情況越來越糟糕。黃的一位朋友對大紀元記者說:「有好心人傳出來消息,黃金高現在天天被折磨,搞得現在是神智混亂。他們用車輪戰的方式,疲勞轟炸,九個人輪流審問黃金高,用了各種的手段。」

*牽連甚廣三百人被抓

連江縣委的一個官員透露,黃金高被雙規,被牽連者眾多。這位官員表示,除了黃的妻子和多個親戚被拘捕,「黃金高秘書,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柯飛現在還沒有放出來,行政科的職員陳英欽也沒有放出來,福建電視臺的記者陳漢明,出於正義接受群眾委託給黃金高拍了個VCD,也沒有放出來,廣電局局長鄭康成等,也都沒放出來。據傳說,這幾個人現在被打得很厲害,身體已經完全不行了。」

此外,也有很多連江縣市民被關押和傳訊。那位官員說:「進進出出大大小小弄了三百多個,所有簽了名的人都抓去問話。最老的一個一百零四歲的老人,躺在床上也要去問話,老人說,他就是個好人,一輩子第一次有一個縣委書記去看望他,老人就說這句話。」

連江的菜農周通學,是被抓的其中一個。周通學在一份上訴材料中表示,去年黃金高剛剛投書人民網不久,他就被福州檢察院拘押了五天,讓他交待黃金高的經濟犯罪問題。周通學在材料中描述了他和市檢察院辦案人員的對話:

問:「你錢送多少給黃金高,你要老實交代。」
答:「我是農民,做農的,哪有錢送人,我只做自己的事。」
問:「為什麼黃金高對你這麼好?幫你爭取市裡補助,你肯定有錢送給他。」
答:「黃金高對企業家都是這麼好,不信,你們可以到連江調查,98%以上的群眾和企業家都是說黃金高好。」
問:「你肯定至少送他25萬元錢。黃金高已經被視為『雙規』了。連江縣一共『兩規』18個人,黃金高自己都坦白了,市委市政府要定他罪,至少要判25年,你不老實交代,與他同罪,至少要判15年。」
答:「我什麼罪?」
問:「行賄罪,講了就可以回去,否則我們市檢察院就可以逮捕你。黃金高還有與其他女人關係問題,你講了還可以獲得獎金20萬,是市政府出的。」
答:「沒有,黃金高是個好書記。」

周通學的材料透露:「連續四個晚上五天,市檢察院的人不讓我睡覺,我想睡,他們就拍桌子,要到實在問不出什麼來。(8月)28日早上,教我走的,其中一人說:『我們也是受市委指派的,約出來的,不要跟別人講,我們與你的談話。』」(見附件)

今年十二月以後,連江被關押和傳訊的民眾更多了,主要是因為當地數百群眾自發請人拍了一個電視片為黃金高喊冤。其中包括一位當地的民間藝術家,這位年過六十的民間藝術家為黃金高的事件創作了多輻漫畫,在當地民間流傳,而作者本人也被拘押了好多天。

連江的那位官員表示:「群眾自發地給他作了一個VCD,說他是人民的好官,清官,苦官,累官,有三百多個人簽名摁了手印,送到中央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福建省委常委每人都送了一份。還請人給他寫了四個字,正氣浩然,作了三米多四米的匾,就是這個東西,激怒了福州市委。」他透露說,寫字的當地書法家張老先生,也未倖免,遭到當局傳訊。

*黃金高的對頭是誰?

黃金高最大的罪名,按照中共福州市委的說法,是「不講政治、不講大局、個人主義惡性膨脹;違反組織原則」,「嚴重違反組織紀律」,「其行為的直接後果是為西方敵對勢力、臺灣敵對勢力、民運分子等利用,引發了社會政治不穩定」。黃金高投書人民網,因此成為一件「嚴重的政治事件」。為了「不讓西方敵對勢力、臺灣敵對勢力、海外民運分子、法輪功分子妄圖搞亂福州進而搞亂福建、搞亂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圖謀得逞」。

這種罪名,在中共數十年的官場慣例中,顯然是欲置其於死地方才罷休,已經不簡單是「內部矛盾」而幾近於「敵我問題」了。

實際上,黃金高事件曝光後,福建省委和中央有關官員曾經到當地調查,但遭到福州市委的抵制。福州市的一名官員對大紀元表示:「福州的官員和北京的大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黃金高給人民網寫信後,李長春來了,黃菊來了,短短的時間內政治局常委來了四個,最後老四來了之後,就做了最後的決定。」他所說的最後決定,就是黃金高被雙規,親朋好友全部被拘以追查黃的「罪行」。

而這位官員所說的「老四」,正是曾經在福建主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中央的那個第四號人物,原來在福建任職的。這個人下令把黃金高弄起來。因為福州出的事情太多了,遠華案,陳凱案,還有豬案等等九個大案件,現在還有一個更大的金山開發案,就是福州市長練知軒的兩個弟弟,在那個公司作老總,侵佔國有資產有十六億多。他們如果不殺一儆百,很多事情都要抖出來。」

事實實際上比這位官員說的更為複雜。黃金高在連江所查處的濱江路開發案,也和福州市長練知軒有一些關係。連江縣前縣委書記俞風雲和練知軒同是福清人,他把濱江路開發權,低價給了幾位聲稱是澳大利亞註冊,實際是幾個福清人搞起來的空殼公司,名為澳大利亞雄寶實業集團公司,其董事長為陳寶財。
陳寶財,是福州最風頭火勢的房地產公司龍基房地產公司的老闆陳龍基的姐夫。而福州市長練知軒的兒子和弟弟,都在龍基房地產中任關鍵職位。
黃金高不僅僅得罪了他的頂頭上司和本地的大商人,而且也得罪了遠在北京的福建財閥,世紀金源的老闆黃如論。福州市的那位官員說:「連江有個縣建設局局長被雙規,黃如論叫黃金高放人,黃金高沒有放,結果也得罪了他。黃如論是可以隨意進出中南海的,在北京勢力很大的。」

在中國富豪榜上連續幾年排名名列前茅的世紀金源集團老闆黃如論也是福建連江人,八十年代之前一直做小生意,九十年代從菲律賓回到福建開始搞房地產生意。其和賈慶林的關係非同一般。賈慶林到北京當市長後,黃如論在九十年代末期把房地產開發重點轉移到北京,在海淀區圈出大批的地皮,之後逐漸成為中國首富。海淀區現由賈慶林在福建的秘書譚某主政。

黃金高有兩句名言:「國資民脂重泰山,官場潛規輕鴻毛」。黃在這樣的原則下行事,得罪了頂頭上司,得罪了福州本地財團,得罪了本地出身而在北京大有勢力的財閥巨頭,當然,也得罪了中共的頂尖人物。最重要的,是黃金高得罪了中共整個官僚體系。「黃金高的事情非常明白,他已經成了中共建國以來最大的政治事件」,曾經和黃金高有多年工作關係的這位福州官員認為,「雖然說起來只是一個個人的事情,但實際上直接威脅到共產黨的體制了。現在恐怕誰也無法救他了。」

*親友被抓斬盡殺絕

黃金高前後兩次結婚,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知情者透露,黃金高前妻所生的大女兒現在近三十歲,居住在紐西蘭,二十歲出頭的小兒子正準備報考研究生,由於父母親戚大部分被關起來了,現在生活非常困難。黃金高的一個朋友透露:「前段時間,他兒子胃出血都沒錢看病,因為黃金高的妻子,小姨子和小舅子都被抓起來了。他的小兒子自己存的幾千塊錢都被凍結了,現在一邊打工一邊讀書。」他介紹說,黃金高的小兒子畢業於廈門大學旅遊系,是福建省的優秀生。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大公報」,早前獨家刊登了黃金高諸多腐敗行為和經濟罪行。包括擁有六套公寓,四個情婦,而他查處濱江路國資流失案,是因為前任臨走沒有把肥肉留給他,而且黃金高好色成性,經常嫖娼等等。

連江縣一名官員對記者表示,他對黃金高非常瞭解,「絕對是惡意的誣陷,我知道黃金高自己住的公寓還沒有還完錢,哪裡有什麼六套公寓。如果真是他們說的那樣,為什麼不公布公寓的地址?為什麼不公布他的情婦的姓名?為什麼不公布向他賄賂的公司的名字?」

大公報在報導中描述說,黃金高妻子經常在五星酒店吃完了魚翅,再繞到菜市場買一點青菜裝樣子。這名官員說:「我們都認識黃金高的妻子,黃金高的胃不好,他妻子除了上班,都在照顧黃金高,黃金高胃不好,吃的都是清湯麵,稀飯和白饅頭,在縣委食堂吃飯的人都知道。」一位在縣委食堂內煮了七、八年飯的大嫂表示,黃金高除了接待外賓、外商、出差之外,都在食堂吃飯,其他的縣委常委很少在這裡吃。

黃的朋友透露,黃金高的太太在福州上班,週末才來連江照顧黃金高。他認為所有對黃金高的攻擊幾乎全部是不實之詞,「大公報的報導我可以告訴你,可以說是百分之百是不實之詞。有良心的人都可以去查一下,聽聽人民的聲音,不能聽他腐敗集團的聲音。」「我親眼看到的,當地有老百姓把黃金高擺在神抬上來拜,你可想而知他在群眾中有什麼樣的地位。」

另一位連江的商人對大紀元表示,黃金高是他所見過的中共官員裡面非常特別的人物,對下屬非常嚴格,對老百姓則相當和氣。「你隨便去連江問一下街上的百姓,人人都會告訴你黃金高的事情」,這位商人對此非常有信心。

*福建官場腐爛透頂

近年來,福建出過轟動中國轟動世界的幾個大案,遠華走私案只是其中一個。
去年5月16日,中美兩國聯合破獲了一個龐大的國際販毒集團,摧毀了一個跨國販毒網。團夥首領王堅章為福建亭江人,綽號「125」,由他控制的販毒集團在近3年內,從中國內地向美國輸出的海洛因超過680公斤,案值高達1億美元。王堅章被抓後,揭發有福州首富之稱的陳凱,參與該跨國販毒集團洗黑錢行為,並涉嫌走私、組織偷渡人蛇等組織黑社會罪行。

因涉「陳凱案」案而被中紀委雙規福州高官總共有8名,包括中共福州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宋立誠、福建省安全廳副廳長智渡江、福建省地稅局副局長李康振、三明市副市長劉用照(原福州市副市長)、福清市委書記朱健、福州市晉安區檢察院檢察長陳峰、鼓樓區法院副院長游禮傑、鼓樓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游可為等。

有報導說,某國有銀行的領導曾向陳凱追討貸款,陳凱託人送去一禮盒,裡面裝的竟是剛被切下的公雞頭,從此該領導再也不敢向陳凱追賬。黑社會在福建肆行,背後多有公安局和安全部門甚至北京高官的支援。

談到福建官場和黑社會勢力的關係,福州的那位官員感嘆:「那是全國之最,大家都知道福清幫,它的大頭目回到福建,副省長都要去見他,叫他「明哥」,這個明哥的背景也在中南海裡面。」

黃金高98年查「豬案」,同樣觸動了當地官場和黑社會勢力。「就因為這個案子破了,得罪了很多人」,這位官員說,「福州公安局副局長落馬,晉安區人大副主任落馬,晉安區公安局局長落馬,大大小小官落馬幾十個。」黃金高連續受到二十多個恐嚇電話,有人要用三百五十萬買他的人頭。「盧展工省長一直很支援黃金高,實際上防彈衣和保護他的警察,都是盧展工派去的,要不然黃金高哪有什麼防彈衣,更請不起保鏢了。」

福建買官的情況也十分嚴重。這位官員透露,在長樂,福清這種經濟較好的地方,買一個鄉長鎮長要一百二十萬到一百三十萬,縣公安局長要兩百萬。在比較窮的山區地方,鄉長也要三四十萬。「福建誰不知道,哪一個官不是買出來的,一級一級買上去,一級級的保護勾結,這都是那個『老四 』在福建的政績。」

黃金高收到的恐嚇信。

黃金高受到威脅後,向福州市的報告信和有關部門的批示。

*黃金高的對頭是中共

連江縣的官員透露,黃金高事件發生後,中國大陸總共有八十多家媒體前去採訪,包括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這樣的媒體,採訪的結果對黃金高相當有利,但在中央某高官的壓力下,沒有一篇報導最後能夠出來。「新華社的一個記者就說,黃金高這樣的人永遠升不上去,但也不會被擠走。但這次不但擠走,可能生命都有危險了。因為福州市委這次一定要把他置於死地。」

在連江流傳的民間藝人創作的漫畫。

共產黨的統治是一種黑暗。正如「九評」所指出的,「共產黨員以及共產社會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絕對的服從,這是所謂組織路線的全部內容。」黃金高向黑勢力挑戰,沒有服從上級「黨組織」。無論黃金高所說所為如何正確,怎樣地符合黨章憲法,也無論黃金高如何克己清廉、親民嚴明,但他卻明顯違反了中共要求服從上級的「黨性」,這是他不能被黨所容忍的真正地方。

所以置黃金高於死地的,不是福州市委,而是中共共產黨。
(http://www.secretchina.com/)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會員專刊

更多專題
神韻作品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重點文章
捐助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熱門排行
退党
電子書
更多電子書

熱門標籤
更多專欄作家
最新文章
更多最新文章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