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胡佳:反日遊行 中共操控嚴密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繼成都、深圳等地先後展開反日示威活動、攻擊日資商店之後,北京4月9日上午舉行反日示威大遊行,有抗議者向日本使館扔石塊。大紀元記者辛菲4月10日採訪了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胡佳認為此次遊行是由中共當局操控的,企圖轉移矛盾,並藉此在國際社會上打民意牌,但又懼怕由此引發其它矛盾的爆發,所以掌控嚴密。

遊行規模罕見 政府操控

記者:胡佳先生,您好。北京9日的反日遊行,您知道大概情況嗎?

胡佳:據我所知,這次遊行主要是學生參加,現場的朋友對數字的估計差異很大,有的說兩、三千人,有的說一萬多人,據說當時現場遊行的發言人說是兩萬,但也可能是官方事先設定好的。

記者:外交部發言人說此事與政府無關。

胡佳:怎麼可能與政府無關呢?現場佈置了很多警察、急救車、急通訊車等,都是做了充分準備的,這套東西沒有一個強力部門的協調,是不可能的,沒有強力部門是調撥不來的。

中國申請遊行示威,都要把你的口號、路線,向上申報的。上萬人的遊行,在中國大陸是非常罕見的,尤其是在北京這個地方。全國各省的暴動、罷工不斷,都是民眾自發的,但都受到警方的鎮壓和壓制。

共青團、學生會,最善於搞學校之間的聯合,共產黨最反感、懼怕學生自發地搞跨校級聯合。如果能形成跨校級聯合,那後面必然有團委的控制。中共幾十週年大慶的時候,天安門也有學生去聯歡,那都是選的中共黨員、先進份子,裡面的潛規則特別多。

有曾經參加過「保釣」活動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特意保持與這次活動的距離,因為我的電話是被監聽的,所以朋友欲言又止,說他們跟這個沒有什麼關係。如果是純民間的,是「保釣」群體一起搞的,那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說明這次不是民間搞出來的。

記者:前段時間包括悼念紫陽的遊行,都被壓制了。國內的矛盾很多,其它的矛盾或者民意也沒有能夠訴諸於這麼大規模的遊行。

胡佳:是啊。葉國柱想搞一個遊行,是什麼樣的結局,說他擾亂社會秩序,是不成立,抓他就是因為他申請到天安門廣場遊行示威的事情,就為了這個,中共拼湊出所謂的證據,判他四年,多冤屈啊。共產黨最怕民眾搞公民運動,他允許你搞,必然它就是他有目的的。

這麼多年,只有兩場比較大的示威遊行允許,一次是99年美國轟炸中使館。開始只是小范圍的學生憤怒,在校園裡遊行,後來政府縱容,把警戒線拉在離美國領館5米遠的地方,讓學生完全有能力把石塊砸到美國使館的玻璃上。
這其實和美國轟炸我們使館是一樣的性質。當時有很多公交車停在大學裡面,把大學生拉到那邊去。

有的民眾確實有反日的情緒,但如果你要想因此進行一場遊行示威的話,那沒有政府給予的空間,在政府的完全控制下,是根本做不了的。

當局企圖轉移矛盾 打民意牌

記者:那您認為當局這麼做,是什麼目的呢?

胡佳:1。中國政府要疏導民意,其實也是控制的一種方式。在現在的中國國情和社會狀態下,也唯有反日還有點空間,開了這個口子,其它的根本不可能。它想拿民意當牌打的時候,才讓民意出來,否則它會壓制你。其實就是中共一隻無形的手,在背後掌控著。

2。轉移視線,轉移矛盾。99年那次針對美國的示威活動,中共是為了轉移「六.四」十週年的危機。這次是為了轉移國際國內的矛盾,尤其是從現在4月5日清明節,曾經北京大學生提出清明節去天安門悼念紫陽,4月15日,胡耀邦紀念日,也是「六.四」活動的開始。

中共就是要把人積蓄在心裏的東西都引向反日上面,企圖使人們對社會不公、分配不公、人權受到侵害等各個方面的不滿情緒減弱,因為在一個社會裏很少能同時出現幾個熱點。在4、5、6幾個月最敏感的時期,把熱點集中在日本方面,對中國政府是有利的。

3。中共還可以利用這件事對國際社會說:我們中國政府尊重人權,允許民眾遊行示威,從而在國際社會上造成中共尊重人權的假象。另外,向國際社會說,這是中國的民意。向日本政府說:不是我們中國政府不給面子,將來我們動用否決權,就不怪我們了,是中國人民的意願。

在國際上打民意牌是很佔優勢的,大家對於中國政府說的話不在意,但如果是中國的學生或者老百姓出來的話,那國際社會就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當局懼矛盾總爆發 控制嚴密

記者:據說中宣部下令控制中國媒體對此事的報導,您怎麼看呢?

胡佳:你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搞「保釣」的活動,不用經過中國政府的嚴密監控,到日本使館通暢地遊行示威,順利地回來了,那給我自己建立的自信是什麼?就是我也可以通暢地到天安門為「六四」呼籲。

也就是說,當局只要是讓公民走上街頭了,對別的公民就是一個信號,現在允許上街遊行示威了,我們也有很多問題,那我們也走上街頭呀,到時中共就不好控制了。

這次,裡面主要是學生,而且控制在中關村那一帶,如果政府想把活動搞大,為什麼不讓到三環路上、二環路上,甚至天安門上去搞?為什麼僅控制在中關村大學區的核心地帶,讓附近的學生,北大、清華、人大的學生都跑到這裡來?這裡是一個商業氣氛特別濃厚的地方,但政治氣氛很淡,來來往往的主要是做生意的。海龍大廈在十字路口,是一個很好的疏散人的地方,來去都方便。而且那個地方離海淀區公安分局近在咫尺,離海淀區交通大隊也不遠,警方控制起來非常容易。

這個事情在開始就發布的通知很少,也沒有在報紙上發通告,因為政府就是要把你嚴密地控制在它可以操控的範圍內。

記者:看來部署很嚴密啊,中共自己也畏懼到時控制不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胡佳:是呀。在表面上看到的東西真的就只是冰山上的一小角。底下的協調,對參加遊行的人都有嚴格的控制,各個學校來的時候也有嚴密控制,不能呼喊其它口號,從各個環節嚴密地掌控。

政府在外面佈置了很多警察,急救車,急通訊車,防止發生以外,防止學生在喊反日口號時,突然喊出:貪官污吏,禍國殃民之類反中共的口號來。

各個學校的團委、學生處都參與了,黨委、教育局、教委,各個滲透在高校裡的國家安全的這些人員,昨天肯定都集中到那兒去了,他從一開始就研究了學生的情緒,他怕學生爆發出來可能針對別的矛盾。比如:為反日的貼一張大字報,可能把別人的情緒點燃了,別人可能就貼一個社會不公和腐敗的大字報,對共產黨來說就麻煩了。

而且還有像學生類型的便衣,混在學生隊伍裡面,嚴格地從內部聽學生的反應,回去還要匯報,對這此遊行要有總結,控制得好在哪裡,有哪些地方有毗漏,都需要上報,都要評估。

政府國家機器花費了很大的心血在裡頭。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