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國金融界為什麼是毀滅中國未來的黑洞(一)


大紀元記者黃毅燕舊金山南灣報導/著名政治經濟評論家草庵居士,4月3日參加了由北加州大紀元主辦的在舊金山灣區桑尼維爾市舉行的第十三次「九評」研討會。現任泛美銀行(Pan-America Capital Inc)副董事長、兼執行總裁(CEO)草庵居士在研討會上以「中國金融界為什麼是毀滅中國未來的黑洞」為題作演講。

演講中,草庵居士通過中共官方的經濟數據,分析了中國經濟為何是表面繁榮,實質是危機四伏。首先,中國經濟畸形發展,70%靠外需市場;鄉縣省三級政府財政赤字就佔全國總產值(GDP)的60~70%,銀行壞帳窟窿是全國年營利額的20倍;而且,銀行壞帳內幕驚人。

草庵居士說,「引用中國現任建設銀行行長郭樹清的話,就是:中國銀行界出現的是系統性風險。這個系統性的風險,稍微不注意,就會引發整個中國金融系統的崩潰。」

下面是草庵居士發言的內容。

*中國經濟表面繁榮 實質危機四伏

從1983年開始,平均GDP增長7.6%,最高時達到9%。在另一方面,大家可能看到,整體的經濟上,整個的外資企業都進入到中國大陸,外資企業和合資企業佔GDP的份額高達80%。這就是說,中國GDP的80%是由外資企業和合資企業
創造的。

同時,我們可能看到最近大陸的房地產發展很快,上海、北京、廣州、深圳這些大的城市,包括蘇州這些二級城市;整個的城市建設非常好。這個看上去,好像中國的經濟真的非常好;但這只是表象,內部情況的情況究竟任何,下面我想為大家介紹一下:

這次人大會議所討論的議題主要有三個:臺灣的「反國家分裂法」、股票市場、和房子的問題。據我所知,本來此次人大要對經濟的發展作決議,但後來沒有。大家可能注意到了:這次人大會議結束時,沒有政府報告出來,而以往都有。為什麼?就是因為經濟問題在國內引起了很大的爭論。

從宏觀上看中國的經濟發展:股票市場的發展,從開始到現在,最高峰時達到2萬5千多億人民幣的資產。當然,人民幣的存款,當初不過是1萬2千億;後來逐步增長,到現在將近10萬億。

*中國經濟70%依賴外需市場

但是,大家首先看到中國的企業,官方公布的數據,外資企業和合資企業佔GDP的已經高達80%以上。同時,中國的經濟利潤總額,70%是靠對外貿易取得的。這一點是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個國家都做不到的,但中國做到了。

但這不是個好現象,這是中國的整體經濟全部是依賴外來市場,就反映了一個問題,中國的市場,它不是靠內需,而是靠外需。這個外需市場就是美國和歐洲。這種情況的產生就是讓中國整個的經濟掛到了依賴美國。就是說,美國市場的興衰就對中國經濟市場的影響就非常大。而不是中共政府自己能支撐、能決定的;它決定不了。

*中國鄉縣省政府財政赤字佔GDP的60~70%

在人大會議上有幾個數據,它們透露出來的,這是中國官方剛剛承認的,就是:鄉村一級的財政債務超過1萬億;以往,海外估計是4、5萬億,中國官方過去一直對聯合國說只有6千億。縣一級的財政債務是6萬億,瞭解中國的人都知道,鄉村啊,縣政府和鄉政府向政府借了很多錢。到了省政府,省市這一級,他們說是2萬億。

其實這些數字公布出來,大家累計一下就知道,1萬億、6萬億、和2萬億加起來就是9萬億。大家可以看到,這財政赤字佔中國GDP的比例將近60~70%。大家要知道,中國的GDP是包含成本的,就等於工廠的生產產值;而產值並不代表利潤,是要掏去成本的。

*中國銀行界窟窿 是20年純收入的總和

同時,中國政府自己公布的累計國債赤字是1.7萬億;那麼加起來,中國財政赤字就達到10.7萬億。所以,海外的經濟學家和國內的經濟學家,在中國敢於站出來講話的是北京師範大學經濟中心主任鐘維(音),他們指出,中國的財政赤字已經高達GDP產值的140%。其實這些數據都是中國官方公布的,只是它公布時很零散,大家不太注意;沒有比較,所以不清楚它的危險性。

用中國人民銀行官員周小川講的話說:中國銀行界的危機,如果銀行界和政府全都不花錢,把所有營利的錢用來填補這個窟窿,要20年才能把國家內債的窟窿填平。所以,這說明中國的經濟非常危險。

那麼引用中國現任建設銀行行長郭樹清的話,就是:中國銀行界出現的是系統性風險。這個系統性的風險,稍微不注意,就會引發整個中國金融系統的崩潰。

為什麼中國金融界的幾個黑洞會引發經濟崩潰?其實,金融界和銀行界財政上的窟窿,大家是不容易看到的,而企業界的窟窿就非常明顯。我給大家講一個具體的事件。

*5億多銀行壞帳窟窿的故事

大家知道,02年底、03年初,朱鎔基把中國政府1.4萬億的銀行壞帳撥到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現任財政部長在人大上講:這1.4萬億的銀行壞帳,還是要我們來支付;當然我們現在的財政沒有這麼多錢,要分批支付。

我有個朋友叫文祥(音),他在一個資產管理公司當浙江省的負責人。他到浙江成立了資產管理公司後,從銀行那接收了很多壞帳;這種壞帳是政策性撥付的,是政府指定壞帳撥出去的。

有一天,文祥碰見一位企業老總,就問該老總:你們欠了多少帳啊,都欠誰的?

老總:我們的欠帳多了,你問那一家呀?

文祥:我調這兒來了,你們公司欠我們5個多億人民幣。

老總:我們什麼時候欠你們的錢了?

文祥:是從農業銀行那撥過來的欠款。

老總:我們從來沒有向農行借錢呀。

文祥:不可能啊,我看過所有文件;我要回去再看看。

回去後,文祥就叫底下的人把文件拿來,一看,確實是五個多億欠帳。就打電話給那老總。

老總:我們是合資企業,借錢應該找中國銀行,而不是農業銀行啊。

經這一說,文祥於是去作調查。結果發現,該公司是用一大樓作抵押的,該大樓叫「博財大廈」(音),就說:我們要接收這大樓。

老總:我們沒有大樓,有也已經抵押給中國銀行了。

文祥聽後,就帶人到大樓的註冊地址去查看。結果到那一看,差點就躺那兒了。為什麼呢?他看到那地址上還是一片農田,農民在那兒種莊稼呢。這個地址根本沒有大樓,這條路也根本沒有大樓。

所以,當時他就急了,說:你們造假到這程度,我接收的資產是假的,上面知道後,那不等於我合夥與你們一起詐騙嗎?5個多億人民幣呀!

於是,他找農業銀行。農業銀行說:「我們有所有文件。」

所有文件移交後,文祥一看、一查,發現合資公司是假的,這家公司是省政府派到香港,反過來跟國內合資的。那章也是假的:其他合資公司的章都是英文的,而這個是中文的,還帶著五角星。

文祥表示不願接收該欠款;結果省政府不干,說:接收了,就不能再拿出來。你們上當受騙,是你們的事。

文祥一看,不行,五個多億呀,分文沒有,還落個貪污的罪名。於是,他就告到法院,結果被駁回。法院說,這是政策性撥付的壞帳,所以地方法院無法接受審理,誰叫你當時不看清楚。

於是,文祥再上告。結果,這資產管理公司雖屬國務院,但官不大,是司級的,管不了那省長。他們只好到最高法院去打這官司。因為文祥覺得,打了官司後,就表明這事與他沒有責任了,他是上當受騙的。結果,最高法院說,這事得由國務院來協調。案子又被駁回。

那麼,這筆帳怎麼辦呢?我前段時間問他。他說,一直挂那兒,沒有辦法。

這是銀行的壞帳,它自己刻幾個公章,轉一轉,就推到政府的財政上去了。所以這個銀行界的窟窿啊,看不到;但是,一旦政策上要百姓分擔這個財政窟窿時,銀行界都會偽造東西。如果你沒發現,也沒辦法。按他們的話說,行長都換了好幾個,不知是哪個干的。人都調走了,不知道是誰幹的。反正是壞帳,你就拿著吧。

所以呀,中國很多這種事情。(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