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突現詭異天氣 半小時內發生六大氣象奇觀


蠶豆大的冰雹,9級狂風、雷雨、積澇……昨天傍晚5點前後,南京城裡忽然天昏地暗,半小時內天空演繹了揚塵、狂風、暴雨、冰雹、悶雷、彩虹六大氣象奇觀。據悉,這是南京今年以來最詭異的突發災害性天氣,有市民稱,30年沒見過這樣的奇觀。

  4:30 風起大廠

  「晨報嗎?大廠下冰雹了,豆子大,你們快來看啊!」昨天下午4:30,南京晨報熱線接到市民報料稱,六合一帶下起了冰雹。當時,南京城區天空艷陽四射,氣溫29.1℃,熱浪滾滾。然而,在城區的市民不知道,北邊的冰雹、狂風、黑雲正悄悄向南京城區壓頂而來。

  4:45 烏雲狂風

  15分鐘後,4:45,新街口街頭的行人依然安逸地逛著街,車流平穩前進著,天氣燥熱、平靜。忽然,一直明亮的天空驟然黑了下來,狂風捲起漫天的灰塵一路南掃,大風吹過,自行車一排排倒下,行人睜不開眼睛。北邊的天空的黑雲快速地向南移動,南邊的天空瞬間被黑雲掌控,全城一片漆黑,天光好像一下到了晚 7:00。

  4:50 雨裹冰雹

  在狂風帶動下,黃豆大的雨點打頭陣,劃著斜線砸了下來。街頭一片驚叫聲,人們紛紛逃著到處躲,屋檐下、商場到處站滿了人。「啊喲,我的頭被砸了」,看到從頭上滾落到地面上的一顆顆黃豆大小、白色的球狀冰晶,管家橋一位行人一邊用雙手捂著頭,一邊飛跑。邊跑邊喊:「下冰雹了,下冰雹了!」

  4:55 雷聲隆隆

  此時,時間指向4:55,雨開始越下越大,雷聲在遠處的上空轟鳴,一陣緊逼一陣。騎自行車、助力車的人們已經紛紛停下車躲雨,大家議論著這糟糕詭異的天氣。「南京的天氣越來越看不懂了,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下冰雹了,一點準備也沒有」,一位穿花格子短袖襯衫、40歲樣子的男市民抱怨道。「是啊,也沒聽天氣預報說有冰雹、雷雨。」旁邊一位燙著黃色捲髮。50歲左右的女士接過話:「我家的門和窗子都沒關,晾在外面的衣服也沒收,今天回去還不知道衣服刮到哪裡去了。」

  5:00 冰雹加密

  雨越下越大,風越刮越猛,冰雹也「急」了,一直稀稀疏疏的冰雹開始加大了頻率,密密匝匝和雨點爭搶著砸了下來,地面上白色的冰晶在跳躍,直徑增大到2厘米多如蠶豆大小了。砸到屋檐下躲雨的女孩子,一片驚叫,已挨到牆壁的身體又本能的往後躲著。在冰雹的侵襲下,很多停在路邊的摩托車和汽車的報警器紛紛響起。一時間,風雨中車輛報警聲此起彼伏。

  黑暗的天空下,車燈都已打開,如長龍一樣的車流在新街口一帶蝸牛一樣爬著。站在街道邊上都能聽到冰雹撞擊車頂的噼噼啪啪聲。

  5:12 撥雲見日

  5:10,車窗外的雨開始小了,冰雹也稀疏起來,響聲小了,西邊的天空有了一絲亮色,整片的黑雲開始斷裂,太陽依舊躲在後面,一絲霞光給斷裂的雲邊鍍上了一層金邊。

  5:12,天色已從驟黑中「喘息」過來,雨停了,偶爾還有一顆黃豆大小的冰雹砸下。5:15,黑雲通過城區上空,向南飄去,太陽再次熠熠生輝,天色已大亮。風雨中的寒冷隨著黑雲也瞬間離去,燥熱空氣再次回歸。

  5:10 雨後彩虹

  在江蘇商廈上班的李先生還看到了彩虹,他向記者描述道:「5:10,同事小杜在朝南的窗前忽然驚叫:『彩虹!快來看!』

  學生宿舍頂被大風掀翻 近百學生大逃亡

  「遲早會出事!」張明站在變成廢墟的宿舍門口說。昨日下午,他所在的南京市化工技術學校3號宿舍樓遭大風襲擊,用塑料複合板搭建的4樓整層被變為廢墟。狂風中,近百名學生奔逃避難,幸無人員傷亡。

  昨日下午5:40左右,記者趕到位於南京市大廠的南京市化工技術學校。在3號宿舍樓下,一塊塊長約15米、寬約10米、厚度在8厘米左右的塑料複合板散落在樓前的空地上,數十位校方工作人員正在一旁交談著,神色緊張。宿舍樓1樓樓梯口,瓷磚鋪就的地面上滿是積水,不時看到有男生從樓上奔跑下來,懷抱著被子,手拎著包裹,匆匆走進1樓東側的電視房。

  在不大的電視房內,被子、衣服包裹以及各種生活雜物四處堆放,形成一個個一人多高的垛子。這些垛子下面架著長長的板凳,隔開地面淤積的污水。順著樓道走上4樓,一片廢墟映入眼帘。原本全封閉的走廊早已不見蹤影,留下一根根鋼筋歪歪斜斜地靠在樓房南側。幾乎每一間宿舍都被不同程度地被掀去屋頂。

  記者注意到,整層4樓是在3樓樓頂上搭建的簡易建築,除了樓層西側的廁所和水房的4面牆為磚石結構,其他地方都是用塑料複合板搭建而成。據瞭解,整層樓有16間左右的宿舍,平均每間住著8個學生,都是化工專業的學生。

  據4009宿舍的徐遠介紹,下午4:30左右,天空突然烏雲密佈,大風很快旋起,夾雜著冰雹砸在屋頂上。徐說:「風很大,我們4人坐在宿舍內打牌,樓道西側突然響起一陣陣樓板砸在一起的響聲,非常響,就感到樓道在震顫。很快,我們的屋頂沒有了。」見此情景,徐想到了最近報導的龍捲風。「很害怕,跳下床開門,門變形打不開,我們只好鑽到床下面。」徐遠說。

  回憶起大風來襲的那一刻,住在4011的徐一凡的感受只有兩個字:「恐怖!」他說,宿舍的屋頂被掀飛後,他衝出房間,剛到走廊,又是一陣大風,走廊開始劇烈抖動,「我就往東面樓梯跑,回頭看到身後的走廊複合板一塊塊碎裂,被風旋上半空,然後重重砸在地面上,幸虧我跑得快,沒被砸到!」據他介紹,住在此層樓上的是化工專業兩個班的學生,近100人。他們來自湖北孝感,是一家林業化肥公司在此委培學習的工人。「我們2003年來的時候,本來這樓只有3層,4樓是專門為我們搭建的,當時一看到這搭在樓頂的十幾間簡易房,都擔心會出事!」據瞭解,災難發生後,校方安排他們臨時將行李安置在1樓的電視房,幾日後可能會集體安排到另一校區居住。採訪中,很多學生都說:「這種簡易房安全性能很差,根本不能用來做宿舍!」

  在1樓宿舍管理室內,數十位校方領導和老師正在開會,當記者提出採訪要求時,遭到拒絕。記者 劉炎迅

  醫院忙得不可開交

  昨天下午突然出現狂風暴雨,很多市民因躲避不及而受傷,醫院也因此忙得不可開交。

  昨天下午,從5點多開始,南京各大醫院已陸續有因為遭狂風暴雨襲擊而受傷的市民。南京鼓樓醫院急診中心的一位護士告訴記者,在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內,該中心就收到了20多位受暴風雨襲擊的病人,他們都是外傷,有的摔破了腿,有的撞破了骼膊,也有的跌破了頭,雖然狀況各異,但基本上都是輕度皮外傷,只有2 位頭皮受傷者進行了CT檢查。另據該中心外科一位醫生稱,受傷的市民各個年齡段都有,年紀最大的有近70歲,不過還是以下班族和放學的學生為主。省人民醫院急診中心外科的醫生從昨天傍晚開始也忙得不得了,根本就沒時間接受記者採訪。

  飛來圍欄砸傷2行人

  昨日下午5: 15,雨過天晴,雄獅電子城對面工地,圍欄中段已消失,泥濘的地面上,幾位工人正把倒掉的藍色圍欄搬走,一位工人略微統計了一下,共倒掉30多塊圍欄,加在一起約有200米。記者看到,每塊圍欄長約6米,寬約2米。目擊者介紹,當日下午大風來時,路邊圍欄一塊塊被狂風刮飛,在風中翻滾,有的竟然飛過路面。這時,一騎電動車的孕婦和一騎自行車的男青年恰巧路過此處,被亂飛的圍欄砸中,倒在地上,孕婦雙膝借皆是鮮血,男青年則頭部受傷,幸好,傷情不甚嚴重,隨後,2人被送進醫院。(請報料人錢先生領取線索費30元)

  高壓線上工人困在空中

  昨天下午五點,雖然在板橋汽渡地區並未遭受冰雹襲擊,但是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風卻使兩名工人掛在高壓線上遲遲不能下來。

  據目擊者張小姐介紹,下午4點半鐘,板橋汽渡突然刮起了颶風,至5時許,風勢逐漸增大。這時,正在高壓線上作業的兩名工人從上面傳出一陣驚呼聲。抬頭望去,張小姐看到二人在高壓線上一時難以動彈,緊緊抱成了一團,偶爾往地面張望,隨即就將頭抬起口中連呼救命。張說,由於風刮得太大,高壓線上的兩個人很難下得來。狂風中,兩個人搖搖晃晃,讓人看得揪心。

  僵持了一個多小時,直至6點半左右,風力減弱,二人才被救下來。據附近雜貨店老闆介紹,他們臉上當時已毫無血色,煞白得嚇人。隨後,二人被緊急送往醫院檢查。

  路燈桿在5米外墜下

  昨日,郭先生打進晨報熱線稱:「下午4:40左右,我下班回家,騎著自行車經過緯七路的時候,突然刮起了一陣大風。我正費力地蹬著自行車,突然前面落下一根長桿,還伴隨著玻璃碎裂的聲音。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高架橋上的路燈支桿掉了,已經斷成了幾截,燈頭也摔碎了。」

  記者在現場看到,高架橋上有一排路燈,其中有一盞路燈頭已經脫落,支桿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光禿禿的一根桿子豎在路邊。據附近的居民介紹,這根路燈桿裝得不牢,平時遇到風就打晃,這次被風吹斷,差點砸到人。

  記者氣象臺記錄奇觀形成

  全省突發冰雹大雨降臨,省氣象臺的雷雨報警器鳴叫,氣象專家坐在電腦前一動不動,雙眼緊盯著屏幕。省氣象臺首席預報員瀋樹勤向記者介紹了這場詭異的冰雹雷雨大風的生消演變過程。

  雲團3個小時安徽殺到南京

  「你看,那片白點,就是剛剛生成的造成南京這場暴雨、冰雹的始作俑者。」瀋工指著電腦屏幕上的衛星地圖中的一個小白點告訴記者,省氣象臺通過FY2-C 衛星,在下午1:01,在安徽境內觀測到一個暴雨雲團,當時這個小白點只有綠豆大小。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個小白點長大的速度奇快,並且快速地向東南方向移動。到下午2:30,小白點移動到洪澤,進入江蘇境內,此時,小白點已長到蠶豆大小了。

  「你看,它移動多快,一直向東南。」不斷刷新的屏幕下,小白點越變越大,小白點經過的地方普遍黑雲壓頂,暴雨夾著冰雹砸了下來,我省蘇北多個縣市被詭異的小白點所籠罩。到下午4:00,前鋒進入了南京郊區的六合一帶,此時小白點已橫掃我省蘇北多個縣市,直逼南京城區。從小白點生成到抵達南京,前後僅僅3小時。

  4:58時冰雹暴雨最強

  天上衛星緊盯著小白點的同時,南京的龍王山價值1000多萬的多普勒也睜大了雙眼,監視著小白點的一舉一動和變化過程。在雷達屏幕上,下午1:00,江蘇全省風平浪靜。與衛星同步,到了1:01,江蘇的雷達圖片邊緣出現了一個小紅點,漸漸地這片紅點不斷長大,形成了一個紅色的區域,不斷向南京前進。龍王山雷達每6分鐘便掃瞄一次天氣,傳回天氣形勢,瀋工每刷新一次,紅點便長大三分之一。到下午4:58,紅點變成了藍點。「這代表回波最強。表明當時冰雹、暴雨最強」瀋工指著藍點說。到了5:25前後,藍點和紅點都越過了南京,強度減小,直撲蘇南和上海一帶。在雷達衛星雲圖上,我省共有11個市縣遭遇了冰雹天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