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賊? 我遭遇了太多的賊


梯子
春節回到家中,我發現院子裡多了個結實的梯子,印象裡家中不曾有過這麼一個梯子。一問才知道,就是前幾天的一個晚上,一位賊爺也要過年,扛著梯子來到我家門下,攀著梯子翻牆上了二樓。二樓的門那天恰好沒關,賊爺順著樓梯逕直走到一樓,一會兒工夫摸黑拿了兩個手機原路返回。等家人發現,開門一看,賊已不知何處去,只留下了作案的梯子在現場。
打110 ,許久不見來。天氣很冷,現場沒辦法保護,我父親拿數碼相機拍了現場,便扛著梯子回家,全當有所失必有所得,卻沒有半點勝利回朝的感覺。
一個結實的鋼管梯子換兩個手機,交易起來,賊的風險也不小。倘若沒找到手機,還要平白地搭一個梯子進去。這種交易是否值得,暫且不提,現在人生活起來沒有安全感才是最糟糕的。兩天之後,巷子裡又丟了一輛汽車。每年春節回家都有一個主題,這次的主題便是與賊有關的一些瑣碎。

屁股
春節呆在家中很少出門。一次我出門坐公交車,上車後找位置坐下,快到終點站時,車上的人紛紛說到,剛才有一賊摸了大家的兜,看看有沒有東西遺失。我因為有座位坐著,躲過一劫。
回來的時候,同樣的公交車,人很多,我站在車尾。忽然,一人抓著扶手,整個身子貼在我身上。車裡也不是很擠,我心想,此人莫非賊不成?回頭一看,愁眉苦臉的老實人一個。但也不能大意,我開始神經緊繃,忽然又覺得有人摸我臀部,雖然本人不反對同志,但本人非同志,這般不打招呼便開摸成何體統?
我便後撤了幾步,看清楚那「老實人」斜著身子貼在一黃毛高中生身上,之後又分開,倆人背對著站著。過一會兒,黃毛高中生大喊,「車上有賊!大家小心!」車上的人反映漠然,只有「老實人」反映最為激烈。車到一站,「老實人」下車,我問黃毛丟錢了嗎,他說褲子後兜,嶄新的牛仔褲被劃了一條口子,被偷了400 塊。我說賊就是那老實人模樣的,高中生卻沒有下去追。我心想,我也只能告訴你是誰罷了,難道讓我見義勇為陪你動拳腳不成?你丟了400塊,我至多被佔了便宜,孰輕孰重,我掂量得出來。
坐了兩次公交車,來去都有賊,可見概率不小。

大喝
後來家人討論這件事情,大家都認為「老實人」必定不是一人前往。此前有一日,父母出門,前後隨行。父親看到前面一人走路姿勢奇特,原來是賊在偷前面一個女士的包,那是在大街上,周圍空曠,而這名女士卻毫無反應。父親見狀,學的功夫可用上了,上去大喊一聲,「你幹什麼!」賊一愣,便走開了。不料卻從旁邊殺出來一個人,惡狠狠地對我父親喝道:「你幹什麼!」原來是賊的同夥,一人放風,一人下手,共進退。
我母親不能坐視不理,從後面趕上來大喝道:「你要幹什麼!」我母親從小在山里長大,平時一說話,屋子裡的聲控燈全亮。賊吃了一驚,便退去了。然而這般互相大喝,循環下去,如果賊再多兩個,即便我們全家人再用上狗,也有些不逮了。
大喝是禪宗臨濟一派的頓悟方式,這裡的賊不會因為你的大喝而立地成佛,但大喝的正氣在,總是有好處的。有次我母親出門,包被人搶,她又大喝,「幹什麼!」 賊在十米開外被音波擊中,差點昏迷,放下包倉惶遁去--大喝的威力在此得以體現。不過遺憾的是,包最終在某天還是被搶了。

解決方案
所以大喝遠非制賊良策,對於我等小民來說,對付賊基本上只有兩個方法:一是天譴,二是耍潑婦。
網通裝寬頻的小夥子說,他們晚上守夜,發現一群人偷光纜--現在有些光纜還要兼顧傳輸模擬的電話信號,所以中間還有銅。偷光纜時,幾個賊均勻地分開在各個電線桿上,一聲令下,同時動手剪斷,光纜便下來了,因為同時消除了張力,所以不會傷害到人。
網通的小夥子一看這麼多人,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裝作什麼都沒看到,準備打道回府。不料這一啟動車,毛賊們看到車燈閃爍,以為警察來了,一起從電線桿上跳下來。別的賊跑了,卻有一個倒霉的把腿摔斷。網通的小夥子一看,喲,也別多事兒,還是撤吧。
還沒走遠,受傷的賊喊道,「別走,我在這裡,腿斷了!」沒辦法,先打120,然後打110。賊被天譴也算一種解決方案。許多舊觀念被顛覆後,傳統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說法也被抹去。因為沒有畏懼,「三言」「二拍」沒有了發行量,人們也就什麼事情都敢做--這是最可怕的。
對付賊的第二個方法就是潑婦。我家巷子背後有幾個眾所周知的混混,偶爾靠小偷小摸維持生計。有一次他們對面家丟了東西,丟東西的家裡有個潑婦,懷疑到了混混頭上,便天天在混混家門口大罵,把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罵人還不算,這女人還望混混家門前潑動物和人類的液體排泄物,最後發展到做了幾個草人,畫了像釘在混混家門上。混混把草人摘掉,女人又大罵,再換上新的草人。故事的結局是:混混實在挂不住受不了,打算搬家。

老人和孩子
我的城市有很多破舊的建築,但又不僅僅是建築。
大年三十的下午,我們巷子裡坐了一個老人,拿著一個缽,缽裡盛著撿來的食物,一個人坐在那裡吃。父親看到了,出去給他幾塊錢。老人站起來說謝謝。似乎真正貧窮的人反而不會伸手去要,他們可以從自食其力降落到撿著吃,但永遠不能容忍自己伸手去要--這是一個尊嚴的底線?
巷子裡還有一個小孩子出沒,他的臉很干靜,手卻很髒。有一天,我看到他從垃圾堆裡撿了些豆角剝開吃,便上去勸阻他,小孩子倒是很聽話,把剩下的都扔回了垃圾堆裡。
我們要擔憂什麼?不必看賊的多少,看看老人和孩子的狀況便一目瞭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