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華人,舉報你身邊的共諜

2005-08-16 07:30 作者: 小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八月初澳洲墨爾本的華人研討會上,陳用林作了講話,於是遭到了一些來自中共大陸留學生的文革式攻擊。毫無疑問,這些留學生是有組織有備而來的,因為前排的座位早就安排好了,標語牌也準備好了。據報導,墨爾本大學8月5日「澳大利亞政治避難」研討會組織者費南尼(Antonia Finnane )博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研討會上是有許多『憤怒的愛國學生』在場。他們佔據了會場的前排座位,大聲質問及辱罵陳先生,手裡舉著將陳用林的名字劃上紅叉叉的牌子,並且拒絕讓會議和平地進行下去,以致於保安人員不得不警告要將他們的首領驅逐出去。而且據報導,還有些華人指責陳用林「叛國投敵」。

這樣問題就來了。1,為什麼在澳洲的大陸留學生為何這樣大膽,那裡到底是中國大陸的領土還是澳大利亞的領土?2,什麼是「叛國投敵」,是誰在「叛國投敵」?

如果會場不是在墨爾本,而是在美國,即使是在共諜雲集的紐約市,大陸領事館也不至於這樣大膽去組織留學生去」鬧場「,大陸留學生也不至於這樣大膽地罵陳用林是」叛徒「」別有用心「。這就說明,首先,中共不怕澳洲,澳洲是中共」大周邊策略「的一隻棋子,但是中共怕美國,對美外交是中共外交的核心,中共不得不小心。其次,澳洲政府對共諜太過縱容,僅僅是一千名間諜,就足以大張旗鼓地鬧場,在美國的共諜何止萬名,但是FBI對他們的監視要嚴密得多。美國也有不少中共控制的中文媒體,但是僅僅限於對中共歌功頌德,一旦說到美國本身,仍然是用詞謹慎。對比之下,澳洲共諜何其猖獗。

現在中共的使領館給某些留學生發獎學金,當然條件是「又紅又專」。同時也會答應他們畢業後給他們在大陸預備一個令人羨慕的位置,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也難怪。絕大部分的大陸留學生都希望畢業後取得綠卡,以便留在當地不回中國大陸,這也包括那些攻擊陳用林的「紅衛兵」在內。但是能取得綠卡的人畢竟只是一部分,其他人還是不得不當」海歸「。所以怎樣考慮畢業後的將來,是中共使領館和留學生本人雙方都下功夫的地方。那些「紅衛兵」,說不定他們背後就坐著墨爾本領事館的「督戰隊」。

然而澳洲畢竟是澳洲,不是中國大陸,成天說別人「干涉內政」,但又老是把中共的一套搬到澳洲來是不行的。

由於911之中的恐怖份子,有的是用留學簽證進入美國的,所以911之後美國政府加強了對留學生的監視。基本上是依靠留學生所在的學校監視留學生的行為,如果發現有不妥,學校有權停發助學金和獎學金,同時通知FBI。難道澳洲沒有類似的做法嗎?

有記者把攻擊陳用林的「紅衛兵」留學生拍了照登出來以示醜。坦白地說,這種做法仍然沒有跳出「戴高帽遊街」的思維方式。為什麼不把照片送去澳洲的執法機關和情報機關,讓他們查出該生的所在學校,進行適當處分呢?

據報導,作家曾錚在墨爾本「同在藍天下--陳用林華人社區懇談會」上表示,一些攻擊陳用林的華人為什麼不反思一下,為什麼你們的態度與主流媒體和主流社會如此格格不入。一談到種族歧視,有些人就無比敏感,但華人非要與主流社會的價值觀「擰勁兒」,又如何能抱怨別人不接納我們?

對這個問題,曾錚仍然是言輕了。

那些罵陳用林「叛國投敵」的華人,到底有沒有想一想,他自己又是什麼?他們住在澳洲不走,拿澳洲的薪水,享受澳洲的福利,又算是個什麼?他們加入了澳洲的國籍,他們又是「叛」了哪個國,「投」了哪個敵?

當我們要加入美國國籍的時候,都要在美國國旗下,當著聯邦法官的面宣誓,這種宣誓是具備法律效力的,如果有朝一日,美國政府要取消你的美國國籍,最好的理由就是:你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你的入籍誓詞,觸犯了聯邦法。我想,同樣是移民國家的澳洲,其法律也是大同小異的。

「捆綁」政策是中共歷來的策略,近年也有新出的「核捆綁」。中共同樣把民族把中國百姓跟中共捆綁在一起,中共軍頭遲浩田說:「就是說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到一起。我看事實上還有另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就完了。」當然這只是對外來說,對內來說,中共根本不願意,也沒有辦法把自己跟中國百姓捆綁在一起,看看網際網路上民怨沸騰,看看層出不窮的地方暴動,就一目瞭然了,這也就是中共的要害之處。

中共煽動的民族主義是一劑屢試不爽的「民族捆綁」糖衣毒藥,然而,在中共眼裡,海外華人是他們的「自己人」嗎?孫中山的華僑政策是「華僑是革命之母」,但是在中共眼裡,華僑永遠是「團結,改造,利用」的對象,換句話說,跟「右派」「地富反壞「差不多。在抗日時期,在「新中國」成立時期,大躍進時期,有多少海外華人的子弟聽信了中共的甜言蜜語,拋棄了出生地和生活的家園,拋棄了原來的地位和家產,回到大陸(說「回到」其實是不合適的,因為中國大陸既不是他們的出生地,也不他們的家園),把自己的青春,所有的血汗都貢獻給中共,可是後來他們又是什麼下場呢?改革開放之後,他們之中的僥倖者急不可耐地回到當初的出生國或者當初的僑居國。而那些不幸者,則把遺憾永遠留在中國大陸。

相信不少人也看過中共軍頭遲浩田的內部講話《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講話的核心是要發動突然的生化襲擊,把美國人「清場」,把美國空出來。僅僅是對待美國是這樣嗎?當然不是,在同一個講話中,遲浩田把澳洲,加拿大都列為「空出來」的國家。再說,遲浩田也說得很清楚,打蛇要打頭,一旦把美國「解決」了,怎樣「處理」那些海外華人,遲浩田已經表達的十分清楚,「在美國的華人,大多數人都是我們的負擔,他們受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熏陶慣了,不容易接受我們黨的領導。如果他們生存了下來,我們以後還要搞運動對付他們,改造他們。我們不要忘記了,我們打倒國民黨解放中國大陸時,有那麼多資產階級和知識份子都舉雙手擁護我們,但後來我們還不是要搞「鎮反」和「反右」來重新清理和改變他們?有些人隱藏很深,到了文革才被挖了出來。」難道澳洲華人的下場會不一樣嗎?再說,打蛇打頭,覆巢之下無完卵,遲浩田說:「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誰叫我們是中國人?誰叫我們是共產黨黨員?從我們入黨那第一天起,黨的生命就是高於一切!歷史將證明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在同一個講話中他還說:「解決了美國問題,歐洲西方國家就會向我們屈服,臺灣、日本和另外小國就更不在話下了。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歷史交給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任務。」當然,解決「澳洲問題」也是繼解決「美國問題」之後的「中國共產黨人的任務」 了。

中共是不承認雙重國籍的,也就是說,一旦你取得了澳洲國籍,你就自動失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籍(當然,如果是中華民國的國籍又另當別論),法律上,你只能是一個純粹的澳洲人。如果你遇險了,只有澳洲政府保護你,而中共政府是不會保護你的(幸虧你不是1998年的印尼華人)。這樣,當然你還可以是炎黃子孫,但是那僅僅是文化上的,感情上的。如果你說,你沒有這樣的歸屬感,那麼你為什麼要加入澳洲國籍,為什麼不待在中國大陸?如果不是我提出這個問題,而是土生土長的澳洲人提出這個問題,你能怎樣回答?在他們心目中,你這個並不認同澳洲的「澳洲人」,只能是個別有用心的人,是個間諜,他們不會歡迎這樣的「澳洲人」,他們會「歧視」這樣的「澳洲人」。只有中共才不遺餘力地去收集那些不認同澳洲只認同中共的「澳洲人」,以便建立一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見遲浩田的內部講話:《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你是不是炎黃子孫,是不是「愛國」 ,是由你自己來定,而不是由中共來給你定。

對付共諜,已經有人總結出辦法來了,專欄作家草庵居士提供了下面的例子。

「在會議結束後,我主動找到這位教授,和他交換名片。

第二天,我先是購買當天的中文報紙,因為在昨天,有數家中文媒體採訪了這個酒會。然後,我又和幾位相識的電視臺記者聯繫,希望能取得他們當時拍攝的錄影帶保存。

在這幾項工作完成後,我馬上就給美國兩家政府部門寫了一封舉報信。其中一封是些給FBI,我要求他們監視並調查此教授的背景和來歷。至少我認為他「思維不正常,偏執而狂妄,是位潛在的危險分子,對美國社會具有危險性,……」

在我寫了這封舉報信後,我馬上將我的舉報信轉給我熟悉的兩位聯邦議員,我也同時請他們關注此事件,並請他們定期詢問結果。

在酒會中,我得知此教授來自天津,原居住地在天津著名的高級住宅區馬場道。根據其當時所說的位址,我判定其人居住的地區原為天津海關宿舍。於是,我就與天津的朋友聯繫,經過一番調查,果然不出所料,其人背景及身份和我早先預料的一模一樣。

得到國內的私人調查,我馬上將資料送交FBI及另一個美國政府部門。

大約一個月後,我又委託兩位聯邦議員查詢此案。今年三月份,聯邦政府部門約請我及兩位聯邦議員一同聽取匯報。我在這裡無法向大家詳細解釋其中的內情,但我可以告訴大家的是,儘管一個人有了很好的偽裝,有一個令人羨慕的身份,但是,如果膽敢違反美國法律,就一定會得到懲罰。儘管現在美國政府並沒有你確實的犯罪記錄,但你的每一刻都會被監視記錄在案,而且隨時都會得到司法上的嚴懲。陳文英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嗎? 「

911之後,紐約市政府就不斷提醒市民「If you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也就是說,光靠FBI一類的執法機關和情報機關,是不足以監視無孔不入的恐怖份子的,還需要市民們的支持,打一場美國版的「人民戰爭」。這個原則不僅適用於對付恐怖份子,也適用於對付中共間諜。

中共間諜難以打進當地的主流社會,他們基本上是隱藏在華人社區裡頭,也就是隱藏在我們身邊,在我們面前「同胞」長,「同胞」短的,離間我們跟當地政府的關係,離間我們跟一切民主運動異議運動的關係。他們躲在華人社區裡頭,用反對「種族歧視」,「中國文化特殊性」為藉口,以華人團體為掩護,逃避執法機關和情報機關的注意,於是,華人群眾的協助就顯得十分重要,只有由我們自己來清理門戶,共諜才沒有藏身之處。

沒有人強迫我們移居美國或者澳洲,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如果你覺得這個地方不適合於你,你大可回到中國大陸去,也不要取得什麼美國或者澳洲的國籍。既然來到這裡,既然也取得了當地的國籍,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園而不是僅僅是一個旅館。我們不是「僑居」在這裡,而是「生活」在這裡。

為了保護這個家園,為了我們子孫後代的幸福生活,為了取得所在國人民的信任,舉報你身邊的共諜。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