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漂亮亮職業的背後:揭開空姐真實的面紗


我們先來看一張日程表,這是中國國際航空西南公司空姐余晨波的一個正常的工作日,從成都飛往日本福岡的飛機在早上8:00起飛,余晨波和她的工作夥伴們的一天這樣是這樣度過的:
  
  飛行前一晚會入住到機場宿舍,飛行當天:
  5:30起床,梳洗、化妝;
  
  6:20到達準備室,乘務長將安排一天的工作,給空姐們分號位,以及宣布一些注意事項;
  
  6:50所有空乘人員登機,做準備工作;
  
  7:30開始迎接登機的乘客;
  
  8:00--10:30左右,是為乘客服務忙碌的時候;
  
  10:30飛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將在這裡稍做停頓,做過海關等準備工作;
  
  11:10再次登機;
  
  12:30左右,飛機抵達日本福岡;在日本停留大約一個小時左右,飛機沿來時的路線,空姐們也按來時的程序返航。
  
大約在19:45左右回到成都,乘客下機完畢大概是晚上20:20左右,所有工作人員回到乘務部,會有15--20分鐘的總結會。然後解散,余晨波回到家已經是22:00以後了,什麼也不想做,通常是倒頭就睡。
  
不知道那些認為空姐工作輕鬆的人看了這個時間表會有什麼想法,遠遠多於上班族每日8小時工作量的空姐們就是這樣日復一日度過了自己最美好的時光。
  
  關於幸福:想過平常生活
  
在大多數空姐看來,「幸福」其實就是每天準時上下班,下班後能跟愛人一起,看書、看電視、聊聊天,然後一起入眠……看似例行的瑣事,其實是最幸福的事。曾經問一位同齡女孩怎麼看空中小姐這個職業?對方答:在衣食無憂的前提下,不會選擇空姐的職業,因為自己想過正常的生活,睡永遠睡不夠的覺。
  
  關於健康:患癌風險高
  
空中小姐是很多人嚮往的工作職位。但科學家研究發現,機組人員患皮膚癌和乳腺癌的風險較高。冰島的研究人員調查了1532名在職和退休的空姐,發現其中有 35人患有乳腺癌,其中多是有長期飛行經驗的年長乘務員。而與此同時瑞典的一項研究也顯示,皮膚癌在機組人員中的發病率是預期的三倍。研究人員認為,在較高海拔上空進行長時間飛行,機組人員受到危險水平的太陽電磁輻射,可能是導致癌症發病率較高的原因。 
  
  關於就業:競爭異常激烈
  
什麼樣的女人才算美女?這可是難死哲學家的大問題。但若說「空姐」(空中乘務員的俗稱)這個職業是當今世界上美女最多的行當之一,恐怕沒人會反對。尤其在國內,更是很多女孩心中編織的最美麗的職業夢。據報載,最近某民航學院欲招收約60 名空乘學生,卻引來近6000名報考者。比例之高,競爭之烈,顯而易見。
  
  關於職業年齡:中外有區別
  
按「年輕、漂亮」等世俗眼光,中國的空姐毫無疑問美冠五洲。因為中國的大部分航空公司招收空姐都有一定年齡、身材、外表等標準。空姐絕大部分是年輕人,按照東方人的審美標準,稱為美女毫不為過。再穿上合身的職業裙裝,佩戴上別緻的帶有航空公司標誌的絲巾,可謂驚艷。歐美等國家卻不盡然。航空公司聘用的空姐有的為典型「胖大嫂」身材,通過工作人員通道時,負責警戒的民警都不得不為其讓道;有的年高歲長,讓人見之都想上前攙扶一把,可謂「空奶」級別。
  
  粉底下的斑--揭開空姐的「面紗」
  
很難給「空姐」這個行業下一個多麼冠冕堂皇的定義,雖然她們跟著飛機走遍各地,但誰也不能把她們與旅行家扯上關係;雖然她們時常接觸各行各業的精英、名流,但誰也沒見著裡面出一個社會活動家……其實就像在飯館裡吃飯時身旁站著的報菜單的小姐一樣,我們可都稱之為服務員,沒什麼區別。當然,這裡沒有任何貶低空姐意思,畢竟那些年復一年的微笑總是給枯燥乏味的空中旅程平添了一分亮麗的色彩。而且因為服務場所、領域的不同,「空姐」的入選要求與收入水平與一般服務行業有著本質的差別,這些也造就了其在服務行業中特殊的地位。
  
全國少數的幾個有空姐招生資格的院校,都要進行面試。
  
面試主要考察考生的外貌、形體、氣質、語言表達能力(普通話、外語)以及特長展示等方面。面試合格者還需參加全國統一高考(個別面向社會招生的高校,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需要考生參加成人高考),成績達到錄取分數線後即可錄取。專業學制一般三年,畢業合格者由學校頒發普通高校大專文憑。
  
嚴格體檢。因為空中服務需要個體長期空中作業,所以空姐需要具備良好的生理與心理條件。
  
一般來說,空姐應具有良好的心理品質和社會適應能力,身體狀況可以滿足空中服務工作的需要。不應有先天性或後天獲得性異常疾病;和活動的、潛在的、急性或慢性的疾病;以及創傷、損傷或手術後遺症。要求五官端正、膚色好;身材勻稱;性格開朗、舉止端莊。
  
空姐的建議身高為160∼172cm。下身長應超過上身長2cm以上。
  
特殊條件的要求更為嚴格,包含有對精神、神經系統、呼吸系統、循環系統、消化系統、泌尿生殖系統、造血系統、新陳代謝、免疫、內分泌系統、運動系統的全面檢查,同時還有對皮膚及其附屬器、眼及其附屬器、耳鼻咽喉及口腔的全面檢查。
  
  收入水平
  
以成都為例,國內航線一般的正式空乘待遇每飛行小時按30元-50元計發,根據規定,空乘一月不能超過120個飛行小時,一般每月飛行八九十個小時。雖然各個航空公司之間的薪酬計算方法不同,但一般情況下,空乘的收入在3000元- 5000元之間。若是在旅遊旺季,她們還有獎金髮放,好的時候一個月最多能掙到6000多元。國際航線:60元/小時,一個月下來收入至少l0000元以上,最高的可以拿到20000元/月。
  
  青春癔症
  
我們一般認為從事舞蹈、運動、影視、歌唱等行業的女性是吃青春飯的,即從業年齡、從業年限都有很嚴格的客觀限制。往往吃青春飯的女性,隨著年齡的增長,都必然面臨一種下崗再就業的尷尬。但是,這些有專業底蘊的女性往往可以通過以往建立的 「圈」內的關係網再去獲得一些「附加值」,或者轉變為專業指導、專業老師,再或者開班、授課,她們「青春飯」冷卻後可以回鍋再炒。而從事空姐這個服務行業的年輕女性,往往不具備一技之長,短短的幾年時光,一晃而過,微笑,在天上有報酬,回到地面再要報酬,就是違法了。所以,如果不在忙裡偷閑的學些東西,拉些關係,青春之後就只有挨餓了。
    
  務虛的病
  
我們一直在尋找造成90年代大學生與80年代大學生之間巨大的綜合素質差距的原因,其實延伸至整個教育領域,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現在的年輕人因為「務實」而造成自身的「虛」。連本科學生的素質都無法保證的現在,更不用說那些專科拿著白領收入的年輕空姐們了,她們一樣捲入了這場虛幻,因為她們的學歷與收入水平的逆差,而往往更不能自拔。時尚、潮流,她們去享受,帥哥、美酒充斥著美麗的城市夜生活。上學時,就總有哥們拉著去「泡」空姐,或是又聽說哪個酒吧有空姐坐臺了……當她們用以虛榮來炒著碗青春飯時,真的不難在微笑背後看到賣笑的影子。
  
  不同的價值觀
  
我接觸過很多空姐,深感在這個行業裡你根本無從去尋找一種共同共融的文化。她們的各不相同,所以很難形成一個概念的圈子。有的人,就是覺得做一個空姐很有面子,比一般女孩都強;有的人,就是要找個機會把自己嫁個好男人,為以後的生活尋求保障;有的人,就是喜歡四處旅遊,走遍全中國,在走遍全世界;還有的人,就是喜歡飛行員……不一而足。當然其中也不乏要一舉兩得、一舉三得的「聰明人」。其實,甜甜的微笑,沒有你想得那麼神聖。
  
  三萬英尺的痛
  
現在的空姐們忽然發現自己不再像以前的空姐那樣搶手,甚至有時還被男人們當作燙手的山芋。怎麼了呢?原來,以前的航線少,自然空姐也少,物以稀為貴,同時稀又引致神秘,稀少又使航空公司選材門檻高,自然競爭就大,自然出來的大多也是精品。現在呢?航線航班與日俱增,航空公司甚至在社會上招聘空姐,短期培訓後就上崗。空姐多了,不那麼神秘了,不那麼優秀了,自然就沒那麼搶手了。加上現在已經很少有柏拉圖式的愛情,空姐一天到晚飛來飛去,談戀愛基本都要通過電話線,成本高,回報率太低。
  
不可否認,也有一部分空姐在道德與行為方面的缺失,就造成了一顆耗子屎壞了一鍋湯的局面。
  
  就業壓力
  
現在有的航空公司推出了「預備空乘」用人制度,凡經培訓考試合格的學員將取得乘務員資格,她們與航空公司簽訂實習協議後,有機會利用空閑時間到公司參加乘務飛行,積累實踐經驗的同時按規定獲得報酬,實習期間的優秀學員可以直接轉為公司正式乘務員。這樣的政策出臺,使更多的人有了成為空姐的機會,當然,也是很多人要面臨失去空姐的資格。同時,要想得到更高的福利,就要爭取去飛國際航線,或者到國外的航空公司。因為,外航的湧入加劇了競爭,航空公司對空姐要求越來越高,更注重空乘人員的英語能力以及綜合素質,所以更加大了現在空姐們的自身壓力。
  
  管理約束
  
航空公司招攬顧客的最有效措施就是通過最好的服務,樹立自己的形象。所以對空姐的管理和要求非常嚴格。美國三角洲航空公司的空姐西摩蒂僅僅因為在她的博客網站上張貼了自己身穿空姐制服的性感照片就被公司開除了,而國內的航空公司更是遺留了一些計畫經濟體制下的管理制度,中國的空姐,更不好混。
  
  乘客無禮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所以像空姐們這樣長時間的空中客服,受到些委屈,可以說是家常便飯。惡語、冷眼,還好說,可是君不見,報紙上三天兩頭的報導飛機上乘客打人,幾天前,才有個狂人熱水潑空姐。更為噁心得是性騷擾,這種委屈實在可以說是打掉牙往肚裡咽啊。
  
  職業傷害
  
微笑式服務早已成了這個行業的「金科玉律」。但對於空姐來說,
  
因為要將工作時的不滿情緒壓抑起來,時間長了,反而會積累一些心理疾病。而且空姐們加班航班經常在晚上,因此基本上無法回家睡覺,只能在集體宿舍裡將就,早上還必須在飛機起飛前兩個半小時起床,長此以往必然使身體的長期處於一種亞健康狀態,對女人的身心健康影響很大。
  
  個案:
  
  安全不是一句口號
  
  姓名:宋葳
  
  年齡:35
  
  身份:退役空姐
  
  就職空姐時間:12年
  
空中飛行有一定風險,這也正是空中乘務員工作的可貴之處。曾有12年飛行生涯的宋葳曾在工作中碰到過意外,有一次,飛機作穿雲飛行時突然遇到強氣流,飛機瞬間改變飛行高度後非常顛簸,似乎失去了控制,乘務員剛把發完的飲料推進後艙,推車上的飲料頓時衝上艙頂,客艙裡的乘客早已哭喊成一片,宋葳和同事們的心都緊揪著,還得語氣平和地走到客艙安慰乘客。
  
宋葳說,空中安全是整個飛行集體一起來維護的,乘務員定期巡視客艙,查看洗手間,留意飛行過程中是否有異常聲響,察言觀色,廚房每項操作到位……這些工作都是在和飛行員一道保障安全。高度的責任心和警惕性是空中小姐們保障自己和他人安全的法寶。安全不是一句口號,平日履行的規範操作規程和熟背的業務知識關鍵時候能救自己和別人的命。雖然宋葳現在不是空姐了,她還是會經常懷念以前飛來飛去的生活。她現在大多數時間都在家裡帶孩子,她說孩子的早期教育非常重要,等孩子大些了,她還是會出去工作,因為她是一個閑不住的人。
  
對社會上一些人對空姐擇偶物質化傾向嚴重的說法,宋葳不以為然。她認為空姐自身就是一個優秀的群體,優秀的女人擇偶的標準自然高,這是人之常情。「我認為這種看法可能男人居多吧,一個有眼界、有經濟實力、也往往會有比較的女人,在擇偶上當然是寧缺毋濫,一般的男人看不入眼是理所當然的。」宋葳很幸運,她遇到了她優秀的先生,她說她很知足。
  
  研究生做空姐會更出色
  
  姓名:張穎
  
  年齡:24
  
  身份:四川大學研究生、預備空姐
  
年輕的張穎是四川大學在讀研究生,這個身份讓她在一大群應考空姐的女孩中顯得有些特殊。說到那次航空公司對社會的公開招考,張穎記憶猶新,「考試很嚴格,也很嚴肅,考官很看重選手的英語口語能力和綜合素質,跟一般人心目中類似選美的空姐招考相比非常不一樣。」問她是什麼原因讓考官選擇了她成為優勝者,張穎很謙虛:「我也不知道,優秀的女孩其實很多。」說到成為預備空姐,張穎說純屬偶然,而周圍的人對她的選擇也顯得很包容,大家都很支持她。問她有沒有覺得研究生做空姐比較可惜,她堅決不同意,她說:「空姐只是一份職業,我只是想要這樣一份職業、並想做好它而已。研究生為什麼不能做空姐?研究生做空姐會更出色。」
  
她現在和其它預備空姐一起在接受航空公司的培訓和審核,培訓很詳盡,會教很多知識。像一些突發事件的處理、職業角色的轉換、職業病的預防、職業倦怠感的應對、以及當乘客有不禮貌舉動的應對……培訓就如同修一門新的科目,在教給人很多技能的同時,張穎也對之前不甚瞭解的空姐職業有了全新的認識。
  
儘管如此,張穎和大多數人一樣認為空姐的確是一份吃青春飯的職業,「如果不想做了,我會轉行,儘管現在我並不知道我將轉行做什麼。」張穎的身上,有八十年代人的勇敢和信心,應該說,那是屬於一個風華正茂的年紀。無論什麼選擇,在她們那裡,都沒有失敗這種說法。
  
  空姐的單身情歌
  
  姓名:余晨波
  
  年齡:29
  
  身份:中國國際航空西南公司空姐
  
  就職空姐時間:7年
  
余晨波很漂亮,問她有沒有被乘客騷擾過,她笑著說沒有。做空姐這麼長時間了,她說她感覺到乘客的素質越來越高,這當然會讓工作在其中的人心情愉悅。從小就夢想當一名空中小姐的余晨波對空姐這份職業非常珍惜,當最初的職業新鮮感過去以後,她依然兢兢業業。國內航線飛了五、六年,後來轉到國際航線。如今,她常常往返於成都和日本東京、福岡、韓國漢城、曼谷、新加坡等地。
  
「可是我們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樣風光,我們到這些地方是工作而不是旅遊,所以,認為飛國際航線的空姐可以免費旅遊的想法是大錯特錯的。」余晨波說她很幸運,飛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緊急狀況,「飛機其實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相比其它,飛行發生意外的機率非常小。」
  
她不認為空姐是吃青春飯的職業,「我們單位就有很多三、四十歲還在飛的空姐,其實,任何工作,只要你認真做,只要你熱愛這份工作,那你的職業生涯是會很長的。」
  
優秀的余晨波到現在還是單身,「我當然不是想當單身貴族,只是緣分還沒有到。」意外的是,她的身邊單身的空姐還不少,「沒想到吧?可事實就是這樣,空姐應該是屬於單身率比較高的職業吧,因為接觸的圈子相對狹小。」「其實社會上很多人認為空姐眼光高,難伺候,貪圖享受,可實際上,大多數空姐是愛情至上的擁護者,至少我和我周圍很多空姐都是這樣。」「只是空姐談戀愛太難了,一天到晚飛來飛去,有時候一走就是幾天,哪裡有時間去經營愛情呢?所以,空姐裡找飛行員、空保的人還是滿多的。我也很理解那些結婚後就不做空姐的人,一個家庭,當然要有人去管理去操持,這也是無奈的犧牲吧。」
  
  每一種活法都可以精彩
  
  姓名:涓涓
  
  年齡:30
  
  身份:公司經理
  
  就職空姐時間:6年
  
涓涓曾經是一名出色的空姐,說到不做空姐的原因,她說:「主要是想過正常的上班族的生活。」做空姐的時候,涓涓最希望的就是能有充足和高質量的睡眠,因為工作原因,有時要早起,有時會晚睡,涓涓說時間久了,睡眠質量越來越差,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儘管做空姐有很好的福利,但是權衡再三,她還是選擇了離開。偶爾會想起以前的日子,想起神清氣爽和同伴一起走在候機大廳裡,旁人紛紛送來讚賞的目光時,「還是挺得意的,女人多多少少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吧,別人對我們的職業有很高的美譽度,我也挺開心的。」
  
不過對現在的生活,涓涓也很滿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喜歡盡量多體驗精彩的人生,可老是做一份工作,是很難體驗的。」她現在自己有一家貿易公司,經常往返在不同的地方,談生意,進貨……從空姐轉行到做生意,涓涓說曾經的職業經歷給了她很大的幫助,待人接物、談吐氣質、以及豐富的知識,都會讓生意夥伴對她刮目相看。她說,每一種活法都可以精彩。
  
涓涓特別提到,對愛美的女性來說,乘飛機可是美容的大敵,機艙內乾燥的空氣和空氣中的懸浮物都會對皮膚產生很大的威脅,所以,保濕和隔離非常重要。還有就是,如果可能的話,盡量拉下遮光板,因為燦爛陽光的輻射威力也不容小視。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