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十一期間大拘捕(組圖)


天安門十一不清靜,每天一波抗議人群被抓走,不久又湧來一波人潮抗議,有時抗議還同時發生。十一期間,每天在天安門局部觀察都可以看到最少數十人被抓。整個十一期間,最少也有三四萬人被北京政府拘捕。

抗議者越來越多,衝擊中共的國旗也越來太多,北京政府竟然將天安門旗桿下的站崗武警從5人增加到13人。3日,大紀元拍到旗桿下年輕的武警們被中共官員逼著將一位奶奶輩的冤民拖進警車,令旁觀者辛酸。而訪民表示,我們這樣的事情太多了,他們經常就像拖死豬一樣。

※十一前北京三次大拘捕 三四萬訪民被抓

一位長期上訪、被抓了上百次的老訪民於27日被抓進馬家樓收容所三天後放出。她透露,從27日到30日,馬家樓的院子和20多個房間被人擠得滿滿的,站都沒有地方站。每天早晨六點天還沒有亮,各地駐京辦就開始到馬家樓將當地訪民接走,隨著地方接走北京各地派出所又不斷的送來,她在大院門口數過各個派出所送來的人數,府右街派出所、天安門派出所、上訪村不斷的送人來,她估計馬家樓幾天被關押的人數有三四萬以上。

另一位也不願透露姓名的訪民也在馬家樓被關了幾天,她表示,具體人數我也沒有查,他們隨接隨送,比如吉林省的被接走屋子裡很快又滿了,每天被抓來的人數最少也有一萬多人。

訪民被抓後的命運將更悲慘,許多訪民在馬家樓流淚,訪民說,「流淚的都是知道自己回去沒好了,要被嚴整了。」 訪民被地方駐京辦公室接回當地後,輕則遭到政府的監控、拘留,重則勞教三年,死在勞教所裡的人也很多。

「勞教所關了許多無辜的老百姓,每天被逼著寫承認錯誤的報告,不服的就關禁閉,嘴裡塞上襪子,外面貼上膠布,吊在牆上打……,太黑了!那裡不是人待的地方。」 剛剛從山東勞教所出來的訪民錢麗麗說,「我黑夜盼天亮,天亮盼天黑,一年就是這麼熬過來的,因為我不認錯,還被加了三天,我出來了還要繼續告他們。」

※十一期間北京政府繼續抓 訪民繼續抗議


十一期間,天安門佈滿了警察、武警,以往路口的四名警力難以應付對眾多遊客的搜包搜身,警力陡增到十幾名。10月1日拍攝


搜包!搜包!搜包!10月1日拍攝


天安門廣場的女警察對抗議者下手更狠,訪民說:那些狗娘們比爺們更狠。10月1日拍攝


10月1日拍攝


搜包!搜包!搜包!10月1日拍攝


搜包!搜包!搜包!10月1日拍攝


天安門警察對衣著寒酸的人特別「關照」。10月1日拍攝


天安門廣場的夜間也是警察和武警遍佈。10月1日拍攝


天安門廣場的夜間也是警察和武警遍佈。10月1日拍攝


警車停滿天安門廣場各處。10月1日拍攝


百姓疾苦知多少 牽著狼狗笑逐顏開的天安門女警察。10月2日拍攝


西長安街起點停有多輛黑色的防暴警車,裡面坐著待命的警察。10月2日拍攝


西長安街起點停有多輛黑色的防暴警車,裡面坐著待命的警察。10月2日拍攝


警察領導們巡視戒備森嚴的廣場。10月2日拍攝

因為從8日到12日中共要召開會議,所以對上訪村的三次大搜捕並沒有完事,十一期間,北京政府仍在暗暗搜捕。據說上頭下令,哪個地方的訪民鬧出事情來,就罰哪個政府的錢、處分哪個政府官員。

訪民表示,十一期間,北京南站倒賣車票的、賣地圖的、上訪的經常被警察抓到馬家樓,但是倒賣車票和賣地圖的馬上就會放走,上訪的就不放。

2日,四名訪民在上訪村走路時被抓走。許多截訪的埋伏在上訪村路口、花園等地拘捕訪民。

十一期間還監控訪民。北京順義區的訪民張淑風訴說她的門前24小時坐著保安監控,2日和3日,她和孩子做公交車要去上訪,被三個保安堵住公交車頭不讓發車,一個保安從車上向下拽人,不到十分鐘,110警車還趕來將她們逼下公交車回家。當地派出所的王小泉(音)對張淑風說,從十月1日到15日,一直到會議開完,你們不要出去了,。

但是,4日,張淑風終於坐上了公交車來到北京市政府上訪,當地警車這次沒有強行拉拽,卻一路跟隨監視。

張淑風在北京市政府前看到有十幾個北京訪民在上訪。張淑風說:北京人說,這不從8號到12號要開會嗎,聽說上頭撥下款要下面安置好,開會期間千萬不讓上訪。聽說北京的馬靜雪(音)被警察帶去旅遊了,還有好多人被看了起來,我們派出所的警察王小泉(音)還騙我說,如果從1號到15好你不去上訪,16號就給你 1000元錢。

但張淑風表示:四年了,我們沒有過上一個節,派出所所長還說你摸摸你的腦袋,還能挺到明年嗎?我們都到這個份上了,還怕什麼?我們就是要揭露他們。

※北京鎮壓已經力不從心

抗議的人越來越多,人們明顯的不害怕中共的鎮壓了,中國政府苦心營造的「和諧」社會正在迅速被百姓看穿。一些良心沒有泯滅的武警、警察、截訪官員也在暗地裡幫助抗議者。

例如儘管十一當天衝擊國旗的有三人被拘留,但抗議的訪民們仍如長江後浪推前浪,源源不斷到天安門抗議。


2日上午8:35,又一批抗議的訪民被趕上警車抓走。

2日上午9點,十幾個人在旗桿前喊口號,一個女士還舉著拳頭高喊「殺了人不償命--」,警察和武警給三分鐘內被把他們趕到警車裡抓走,


一位看起來像是退休老太太和丈夫在天安門廣場哭得幾乎背過氣

當天,一位看起來像是退休老太太和丈夫在天安門廣場哭得幾乎背過氣,似乎吃驚警察的放肆。天安門的男警察任意的對被搜身者,從前胸摸到後背,檢查藏沒藏上訪材料和傳單,即使對方是女性警察也毫不收斂。

2日上午,一位拿著大型照相機、衣著貴重的女士和五六位人士被警察抓上警車,被抓原因不詳,現場的遊客推斷大概是因為拍照。

因為衝擊國旗的人數太多,大約從2日起,旗桿下站崗的武警從5人增加到13人。

3 日,衝擊中共國旗的抗議者仍此起彼伏,旗桿處,十幾個抗議者突然出現,他們很快就被一個警察和兩個武警前後夾擊並被向警車上趕時,其他監視廣場的警察抓住了一位拍照的外國人,正在此時,一聲厲喝:你們這麼多人還拖不動一個嗎?只見旗桿另一側,幾個年輕的武警正被一個便衣官員逼著向外拖一個幾乎要衝到旗桿了的老太太,老太太在武警手中掙扎。


10月3日上午9:36,一位衝擊中國國旗的老婦人被年輕的武警們拖到警車上抓走。

年輕的武警們對著奶奶一樣輩分訪民顯得跼促,下手不夠狠,但是在殘暴的官員的淫威下,在天安門眾目睽睽下,終於狠心把老太太拖上了警車。

其後,又有一位婦女帶著兩個孩子衝擊了國旗後被抓,從媽媽衝向旗桿到被抓上警車,孩子們一直都小聲的嘟囔著:打掉腐敗!腐敗禍國!圍觀的人笑了,一個笑了的訪民表示,雖然大家笑了,但都很辛酸。

4日,北京訪民張淑風表示:天安門廣場人真多,上訪的也多,搜身搜包的也多。她們在進入廣場時,被警察從包裡搜出孩子的「我要上學」狀衣後,全家三口又被抓進了天安門派出所。

在9月26日曾毆打過張淑風的丈夫,警號051553、被警察稱為「楊哥」的天安門派出所警察正帶著十幾個警察看管著許多訪民。派出所的房間和院子裡擠滿了北京和外地的訪民,一些人還拿著抗議拆遷的牌子,其中還有好多北京郊區的抗議者。

外地截訪官員在北京截訪,因為住賓館、吃美食,生活優越,另外還加各種補助,所以許多截訪官員寧願留在北京,而不抓當地訪民回去。他們或者對本地訪民裝作看不見,或者放走訪民說,我不抓你們,你們躲一躲,別讓我我們抓住,別說我看見你們了;還有些好心的截訪官員甚至給訪民30∼50元錢說,我也知道你們真冤,咱也解決不了,確實冤啊。

類似張淑風這樣的訪民在增加,訪民表示:上訪大軍越來越多,這樣下去,(中共的)國家不就完了嗎?!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紀劍報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