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史以來最牛的超強帖子---可惜不是出自看中國論壇


這是一個網路上傳聞已久的帖子,一個看完需要7個小時以上的帖子,一個據說能紅到年尾的長命帖子,一個「有史以來最牛的超強帖子」。
  
從今年2月22日開始,一出大戲在網際網路上的「天涯社區」轟轟烈烈地上演,看客多達22.3萬多人次,近4000人參與其中。兩個分別叫「北緯67度3 分」和「易燁卿」的主角,進行著一場關於財富、關於服裝、關於賽馬的「上流社會」的大辯論。這一切,最終歸結到一個由來已久的話題──富人該不該歧視窮人。
 
  對「上流社會」的「炫耀」構成了論戰的主框架,而對這個隱秘世界的「窺視」和對主角之一「易燁卿」一邊倒的批駁,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人沉溺其中欲罷不能。天涯社區責任編輯、天涯雜談版主大雪封山用「百年難遇」來形容這齣戲,因為這也許不是網路論壇上跟帖最多的一次對話,卻是非常罕見的富於戲劇性、「針鋒相對」、空前慘烈、通宵達旦的大論戰。

  一直以來,關於這個被稱為「貴族帖」的種種,在網路世界和現實生活中口口相傳,有網民稱其為「史上最強帖」、「世紀大戰」。眾多網民以能在這一「強帖」上留言為榮,更有看客賦詩形容:「目睹此帖,開懷大笑,行走論壇,此帖獨尊。」

  大戰緣起  

  <一>故事從一個在天涯社區有一定名氣的網友易燁卿開始。  

  易燁卿一貫強調著自己的身份──「高貴的上海人」,並再三宣揚:「人是分三六九等、高低貴賤的」。
 
  從2004年開始,她在網上撰文數篇,表達自己對農民、民工、外地人、乞丐的鄙夷,其中被網民痛批的文章《今天,我看見一個民工不穿鞋》裡,有這樣的句子:「這個民工,他竟然連世界上最窮的國家的土人都不如……觀念這麼落後!鄙視他!」
  
  另一篇《我看中國的大學住房條件?真嚇了我一大跳》裡,易燁卿把去上海某高校參觀形容為「經歷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天哪,一間房間竟然住4個人!真是聞所未聞。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竟然4個人用一個洗手間,真是不衛生……可悲可悲!」
  
  2月22日,一個叫斤阝羽的網友在「天涯雜談」發表了名為《易燁卿,一位高貴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的帖子,直接批駁易燁卿把農民、民工、外地人、乞丐等「推上舞臺,脫光了他們的最後一件衣服,無情地加以嘲諷」,「在你眼裡,他們的身份是多麼可悲,他們的存在是多麼褻瀆。他們在世界上的每一呼吸都影響到你的心情,他們在上海街頭的每一次出現都污染到你的視野。在你的筆下,給於他們的不是同情與幫助,而是鄙夷與拋棄。」

  斤阝羽的這篇文章,就像給一出大戲拉開了帷幕,引來眾人對易燁卿如過街老鼠般的痛斥。  

  但這類情形在易燁卿身上已不是第一次發生。事實上,每當易燁卿在論壇發帖,必引起眾網友關注,帖內批駁、漫罵隨處可見,還有網友屢發專帖,孜孜不倦地「追殺」易燁卿。

面對網友的打擊,易燁卿從不退縮。她堅持自己的意見,一次次耐心地對網友解釋自己的高收入、高檔次及高品位,始終不改自己鄙視民工之流的初衷。

  正如天涯雜談著名女寫手珠墨所言:「易燁卿根本無法用普通的對罵打倒。」

  <二>半路殺出個「周公子」

  打擊傲慢的,只能是抽去其傲慢的資本。一個「高人」──北緯67度3分(下稱「北緯」)登場了。

  北緯的目的非常明確──他要證明易燁卿只是自以為「上流社會」的暴發戶,沒有資格代表「上流社會」歧視農民。「你歧視是你的問題,但不要打著我們『上流社會』的旗號,我們並不認為自己比別人高貴,他們尊重每一個人,哪怕是乞討者。」

  易燁卿毫不掩飾自己家庭的財富及與有名望家族的關係,「我姐姐的資產已經超過6000萬美元了」,至於自己,和船王×××(編者註:此處隱去姓名)的夫人早就認識,×家的情況「我們家是再清楚也不過了」。

  北緯一開口,四座皆驚,「×家的親朋好友裡我好像沒有聽說有姓易的啊?當然也可能有而我不知道。畢竟我跟×家不熟,×家是一直想往上流社會擠,不過這種暴發戶我們是不大願意理的。」「令姐有6000萬美元?她好窮啊?」 

  北緯通過「透露」華人「上流社會」裡有個隱秘的六大世家,來證明自己來歷非凡。「可能你是個有錢人,但你永遠不會是上流社會的人。你不姓瀋,不姓周,不姓李,不姓張,不姓顧,也不姓陳。你不是六大世家的人。你永遠不懂什麼是上流社會!……我姓周,六大世家中的汝南周氏。如果你真的對上流社會有一點瞭解,就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易燁卿自詡為「高高在上」的足以支持她歧視社會低層的根基被動搖了。比她更「上流」的人尚且尊重低層,易燁卿鄙視農民的資本何在?她遭遇了遊蕩網路以來最強有力的打擊。

  論戰迅速從網路大眾對易燁卿歧視「大眾」的抗擊,演變為「老貴族」與「新富豪」的一場交鋒。在「尊重人」這一共同價值觀下,「老貴族」和「大眾」暫時結成了微妙的同盟,共同對抗驕橫的「暴發戶」。

  北緯的出場可謂萬眾矚目。尚且等不及辨別北緯所言虛實,網民們已從此稱他為「周公子」。

  <三>北緯直往易燁卿的要害處殺去,選擇「比富」對她進行打擊。

  易燁卿曾說自己的家人「一眨眼的工夫幾千美元就花掉了」,幾乎每2至3天就要坐一次飛機,從歐洲的俄羅斯到美國的三藩,一個月的機票錢都要好幾萬美元。北緯回應:「我們坐飛機從來不買票的,因為是私人飛機。」

  易燁卿說自己在除夕夜裡喝的紅酒是一兩千元的;北緯說,他和朋友在除夕夜裡喝了一瓶法國1986年的「拉菲」,價值1.3萬美金。

  北緯的武器裡,除了財富,還有格調。

  他指出「貴族」們是不說「三藩」的,只叫聖弗朗西斯克,並且他們從不去那裡,「也不去莫斯科,自從沙皇死了之後莫斯科就沒有貴族了」。北緯去的地方常人沒想過──阿拉斯加釣鮭魚或者中非草原打獵。

  他也「教導」易燁卿:「上流社會只喝香檳酒和少數幾種法國紅葡萄酒,此外我們只喝蘇打水或礦泉水。」易燁卿提到自己愛在家裡煮咖啡或到上海的五星級賓館──花園飯店喝咖啡,北緯說:「易小姐居然說喝咖啡!天啊!我們上流社會是根本不會喝咖啡的。我們只喝茶!」

  <四>「貴族生活」的9個問題

  「周公子」從不忘提醒易燁卿他的初衷:「我們從不歧視任何人,也不欺凌窮人,我們只鄙視一種人,就是易小姐你這種要假裝高貴的人。」 

  為了進一步證明易燁卿是暴發戶,他拋出了9個「貴族」生活問題,追窮寇般地要求易燁卿回答。

  接下來的問答,把爭辯推向了最高潮,也演變成「上流社會生活大揭秘」。 

  問題一:你經常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是什麼牌子的?你戴什麼手錶?你戴首飾嗎?如果戴,你什麼時候什麼場合戴?你的首飾是在哪裡買的?  

  關於衣服,易燁卿最喜歡PORTS。手錶有7塊,其中最名貴的是工作時父親送的PATEKPHILIPPE。  

  北緯以自己的妹妹為例「教育」了易燁卿上流社會是怎麼穿戴的,「她們的衣服是沒有牌子的,因為是在巴黎皇后區的幾家專門的店裡定做的」,並且這種店只接待特定客戶。
 
  「上流社會的女孩子穿衣服很保守,通常是黑色或灰色等顏色暗淡的衣服,鮮艷的衣服通常只在少數場合才穿,並且有一種顏色不論男女都不會穿的,就是紫色。她們平時不戴任何首飾。首飾是在特定場合戴的,而且基本是祖上傳下來的。」
 
  北緯指出,PATEKPHILIPPE的每塊表都有編號,賣出的任何一款表都會詳細記錄什麼時間、什麼地方、賣給了誰,客戶資料會寄回瑞士。就他所知,PATEKPHILIPPE從來沒有賣給過姓易的華人。所以,北緯一直揪住易燁卿不能公開她的手錶編號這一點不放。
  
  問題二:你自己開車還是有司機?你的車是什麼牌子什麼顏色?

  易燁卿家的車是Lexus的轎車,但她本人更喜歡TOYOTA的大霸王。

  北緯的標準答案則是:BMW或BENZ是暴發戶開的,「我們開雪弗蘭,白色的。」

  問題三:你的財務顧問和律師每年為你報多少稅?

  易燁卿認為沒有必要養私人律師和財務顧問,如果北緯的錢是自己賺的,就應該能理解她想省錢的意圖。就此北緯斷言:「看來你請不起私人律師和財務顧問!」 
 
  問題四:你每年給慈善機構捐多少錢?捐給哪些慈善機構?

  易燁卿答:「捐款不是我的義務,具體捐款的事情,還是要找我的父親,他會決定的。」

  北緯又一次斷言:「捐款你一定是不會捐的啦?」他還在另一次對話中補充:「我家每年捐給中華慈善總會的錢是你10輩子也掙不到的。」

  問題五、七、八:你每年養遊艇要花費多少?你家養幾匹賽馬?參加過哪些比賽?拿過什麼獎?是什麼血統?你家的狗是什麼品種?什麼血統?

  易燁卿回答:「我不養狗,養狗要耗費太多的精力去照料。」她也表示,遊艇和賽馬自己不是買不起,也不是養不起,但不想花精力照料,也沒有必要浪費這個錢。
 
  北緯近乎刻薄地反駁:「易小姐啊!上流社會沒有不養狗的,沒有狗我們怎麼去打獵啊!不過你看完後可千萬別急急忙忙去養狗,因為不是什麼狗都可以養的。就憑你家能養得起遊艇?能養得起賽馬?養一匹純血馬每年至少要花費1000萬美元。你養一個給我看看?」

  問題六:你小時候在哪裡上學?你從小到大有幾位家庭教師?

  易燁卿沒有回答,北緯乾脆下了結論:「你一定沒有家庭教師。」這家庭教師絕對不是教物理、化學這些無聊的課程,而是只教擊劍、禮儀、騎術。

  問題九:你聽什麼音樂?在哪裡聽?

  易燁卿說她喜歡Karajan指揮的作品。

  北緯答:「我們是看歌劇的!」 一番論戰下來,易燁卿完全處於劣勢。

  易燁卿惟一的反擊,是指責北緯沒有工作,而她見過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沒有人是不工作的。

  北緯悠悠一句:「上流社會的人是不工作的,因為一代又一代積累的財富帶來的結果就是我們沒有必要工作,我們把錢投資給能替我們賺錢的人,讓他們替我們工作。」「我們有自己的信託基金。」

  之後北緯拋出了「結案陳詞」:「易小姐是個極端嚮往上流社會的小白領,可惜她從來沒有見過上流社會的生活,她幻想著自己的上流社會生活,並且驕傲地鄙視周圍的人。真正的上流社會的淑女是非常低調的,有教養的,包容寬厚的。」

  他用易燁卿鄙視農民般的語氣鄙視了易燁卿:「草雞就是草雞,永遠不會變成鳳凰。我本不想這麼刻薄地對待你,可是你的惡劣表現會讓不知真相的人誤會我們上流社會的。我們這個圈子裡沒有你這種沒教養、不知羞恥、吹噓虛榮的人。」

  易燁卿只剩下蒼白辯駁,稱自己本是「平凡的人」,靠自己勞動掙錢的人。

  與易燁卿論戰4天之後,北緯最後一次出現在論壇,一句「我最近果然很無聊,來爭這種事情」就輕描淡寫地從容告別。辯論以北緯的完勝而告,只剩下易燁卿繼續應對著網友的提問和質疑。
  
  直至截稿之日,該帖的點擊率仍在攀升,還不斷有人在其中驚嘆、怒罵、懷疑、爭論,甚至痴等「一代奇人」北緯的再次出現。

  不尊重別人,也得不到別人尊重  

  天涯社區知名「磚手」老G尤其看重這個帖子給眾多看客帶來的衝擊。「當大家都以普通人的姿態說話的時候,突然冒出個貴族。論戰主角,尤其是北緯,所描述的貴族生活,遠遠超出所有網友甚至大富之家網友的想像,在每個人心中造成巨大的震撼。」  

  因此,「貴族帖」已超越了單純的網路式胡言亂語。緊扣「尊重人」這個中心議題展開的「上流社會」爭辯和攻訐,激發了許多人的認真和投入。

  事實上,經過二十多年的經濟建設,隨著國家實力的增強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一個富裕階層已經出現。在人們慣常的印象中,富人一方面被社會冠以「成功人士」的稱號,另一方面個別富人又被指為「窮得只剩錢了」。正如學者王曉明所說,物質的充裕並不代表一切,一個現代人必得要關心的事情還有:人的自由、社會的公正、藝術的創造,等等,否則「成功人士」就必然染上驕橫、粗鄙的「偽貴族病「。(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