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雞疼得直跳腳 吃法如此殘忍 (圖)


正常的公雞走路都是四平八穩的。昨日,在機投鎮附近的某農家樂院內,記者見到了這樣一群一瘸一拐的「怪雞」。仔細一看,這些肉雞的掌心的肉都被摳掉了,而這些被摳下的肉則被做成了川菜名菜「掌中寳」。

  現場:小雞疼得直跳腳

  在知情人士的帶領下,記者走進了機投鎮附近的一家農家樂,親眼目睹了殘忍的摳掌場面。在緊鄰屠宰臺邊的小棚子裡躺滿了捆緊翅膀的肉雞,一個年約20來歲的男子正用鐵鉤勾住雞的雙腳,將雞倒吊起來,同時用根塑料管清洗著雞腳,清洗完畢後,用一個帶著倒鉤的小刀,往雞爪中間鼓起的那團肉使勁一旋,頓時,兩塊如指甲大小的肉就落了下來,隨即,便聽見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而不停煽動的翅膀被繩子磨得血肉模糊......在割下兩塊肉後,男子將雞隨手往地上一扔,繼續下一隻雞的工作,而這隻失去了兩塊「腳掌肉」的雞,依舊疼得在地上跳腳,仔細一數,這裡已經或等待「摳掌」的活雞共有16只。不一會兒,一盤還有著血絲的「生摳掌中寳」便端入了廚房。

  老闆:我們是按需摳掌

  「吃這樣的生摳掌中寳,要提前預訂才行。」據這家農家樂的當家廚師崔某介紹,由於這樣一盤掌中寳要用10多隻的「腳板心」,所以食客要提前預定後,餐館才能「按需摳掌」。至於為什麼要「生摳」而不是將雞殺了以後再處理,崔大廚的理由是:「活雞被人生摳的時候,自然要拚命掙扎。保護受傷害的器官是生命的本能,活活摳出來的掌中寳就積聚了雞的精華,用它做成的菜,營養豐富自不待言,口感也變得更脆嫩、順滑、爽口。很多食客要吃這樣的生摳我們才做的。」

  據瞭解,正因為這個「鮮」,這樣一份重量不足3兩的「生摳掌中寳」的售價就賣到了100-120元,而常規處理的「掌中寳」一份只能賣上二三十元。儘管價格看上去並不「相因」,但仍有不少「好吃嘴」慕名而來,「一般一天能訂個二三桌,週末、週日能達到八九桌左右。」這樣下來,一週就有上百隻雞被摳去了「腳板心」。

  而對於怎麼處理這些摳去「腳板心」的雞,崔大廚漫不經心的說:「這有啥子問題?挖了它的腳板心,就像挖了腳繭巴一樣,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再說,其他菜也要用這些肉雞。」據其稱,在成都像他們這樣做「生摳」的農家樂還很多,「就我曉得的就有10來家。」崔大廚說,「生摳鵝腸也是生摳噻!」

  烹協:殘忍吃法要杜絕

  對此,成都市烹協辦公室主任彭子渝表示,川菜烹飪技法其實並無「生摳」一說。從口味上說,「生摳掌中寳」和一般用凍雞做成的掌中寳沒有根本上的區別,從營養上講,「生摳」做成的成品菜的營養價值也並不比常規處理的高,反而會因為「生摳」消毒不當而造成細菌污染。

  同時,「生摳」的血腥場面也會讓人從心理上感到厭惡。「這樣的生摳,我們是不提倡的,類似殘酷的做法要杜絕」。

 

  面對面:小工摳得滿頭冒汗

  在小工摳掌的同時,記者與他進行了交談。

  記者:你好久開始做這個的(生摳掌中寳)?

  小工:去年9月份。做了有半年了。

  記者:那你數過沒有,摳過好多隻雞呢?

  小工:沒有具體數過。我最多的時候摳過40多隻。

  記者:看到這些雞疼得跳,你不心疼啊?

  小工:咋不心疼呢?我第一次下手的時候,滿腦殼都是汗,摳了半天,都摳不出一隻雞。

  記者:那現在呢?

  小工:時間長了就麻木了。再說,摳了「腳板心」它還會長出來,也死不了,比生摳鵝腸好多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