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老師賣書容易找房難 加拿大移民故事

2005-10-20 09:10 作者: 章笑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又是一個十五年前的故事。當年的苗老師不到五十,但頭髮比我現在白
得還要厲害。今天,想起這個故事,因為我從論壇上的天大博士雲大教
授們的文中,瞭解到今天移民在海外的生活點滴,一樣的艱辛,一樣的
不平。其實,和我們當初一樣,每一個移民的生活,都可以簡單地可以
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流離顛沛。

很多時候,我對他們在海外的憤慨,對他們生活中的怨情,也能表示些
許理解,但是,有人以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遍地都是黃金,那就錯了。
事實上,每一個移民,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當生活遭遇到不平艱辛,
千萬別怨天尤人,千萬別好高騖遠。否則,滿腔怨憤,發錯了對象,可
就演變成了當今神憤神怨的憤青憤佬兒。

上面都是題外話,在下言歸正傳。苗老師可不是一般的教書先生,他教
的是大學,也許是講師,也許說不定是教授級的。反正,房東鄧老闆就
是這麼叫慣了,還三天兩頭地請他喝茶,看來,苗老師的肚子裡可真的
有水。

苗老師有水歸有水,他這住房可找得好辛苦。苗老雖然孑然一身,但以
往差不多三五個月就搬動一次,確實煩得他夠嗆。苗老單身剛逃出中國
時,他住在他妹子的家裡。俗話說,親兄弟,明算賬。可這親兄妹的帳
就不大好算,正好他也嫌他妹子一大家人亂哄哄的,所以沒住上兩月,
就獨立門戶。說的是獨立門戶,苗老又不是大富豪,又沒有小寳島,往
哪裡獨立呢。

在這加拿大謀生,一是找工,二是找房,如果你這兩條都搞定了,淨可
以高枕無憂,優哉游哉。幸虧苗老師肚子裡有水,你聽他那口哇啦哇啦
呱呱叫的英語,找工就比一般破碎英語的新移民佔了個大便宜。他教的
是機械工程,加上他上海人又善於經營,一來,就幹上了車行幫工。後
來,經濟衰退,他又搞上了叫賣大英百科全書的行當。昔日當教授,移
民來賣書,屈才不屈才的暫且不管,這一個人的日子混得還挺不賴,可
獨獨苦了找房子這一災。

剛開始,他租人家一個房間。唐人街,本來就髒兮兮的,加上他從大陸
出來,積習難改,人又有點不拘小節的毛病,害的人家不得不下了逐客
令。此後阮囊依然羞澀,不得不再次同人合租,結果可想而知。不過,
這回因為他賴著不走,人家乾脆一走了之。苗老獨守空樓,終難長廝守。
難怪有人說,中國人好內鬥,不是他嫌人,就是人嫌他,結局都是樹倒
猢猻散。

怎麼辦呢,事到如今好為難。光搬家倒也好辦,也虧了苗老師貓屁眼膽
大,那年他沒領車牌先買車,他那點行囊,一部車裝起來,還闊闊有餘
地。可是,郵局遷址呀,電話更改呀,就不是屁股冒冒煙那麼簡單。唉,
人家找工猶如攀蜀道,偏偏苗老師找房難於上青天。

有道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當苗老師為難之際,半
路上殺出來一個鄧老闆。這鄧老闆不是鄧小平,是李鵬哈工大的校友,
雖說他圈了些錢,到加拿大是個當老闆的,可英語卻是比老毛還要麻麻
地,偏偏又逢上了個不景氣。此時此刻,他正想找個廉價的翻譯兼秘書,
最好是白干不要錢的。這不,正好,他有一間空房要出租,哈哈,繆老
師給苗上啦。

關於鄧老闆的故事,且聽下回《鄧老闆招人租房兩搞定》詳細分解。

公元2005年10月19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