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學淵:太子黨安民退休 紅色貴族時代的終結?


學淵評:膚淺之見也,一則不應該以出身論才幹,高幹子弟有作為的很多,蔣經國就是一個,就是他把臺灣變了色;反過來胡錦濤平民身家,包袱卻重得不得了,一點出息也沒有。二則不能以一句話論是非,說了一句李柱銘父親是國民黨,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即如劉亞洲說錯了幾句話,又如何?現在要把那些有志改革的人呼喚出來,而不能以家庭背景來糟蹋人。

太子黨安民退休 紅色貴族時代的終結?

亞洲時報報導,無論五中全會有沒有人事變動,中國由一九四九年後出生的社會菁英當家已是不可逆轉的事實。被形容為「共和國一代」的新生代菁英跟八九十年代中國主流官場有一點區別,就是較多出身平民家庭,甚至當年階級成份有問題的家庭後代,都因為其能力突出而冒起。這相對中共開國元老後人最少擁有副部級待遇的不成文安排,可謂反映了中國的進步。近日身為太子黨的安民正式從商務部副 部長的崗位上退下來,正好從一個側面說明瞭這點。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廖曉淇十八日出席內地與香港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第三階段法律文本時表示,前副部長安民因年齡關係,已經退休。廖又稱,他現時負責港澳貿易。

安民退休的消息,讓大家聯想到,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一行人等九月十二日結束對香港的三天訪問,採陸路離開,經由皇崗進入廣東深圳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也在現場候駕。當時送、迎、行三個陣列個個西裝領帶、衣冠楚楚,唯獨是安民一人沒西裝領帶,僅襯衫一度,又全程戴上墨鏡,人叢中最顯「鶴立雞群」。

安民早在半年前已年滿六十,超過副省部級的退休年齡線。安民大半生的經歷,也可謂是一個錯配的象徵。中共文化大革命期間,曾經出現一個「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毛澤東當時指安民父親安子文等六十一人「受劉少奇指示,投降國民黨、叛變共產黨」。雖然有關問題,已由中共中央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中發七十五號文件予以否定,各人平反,但此事對安民卻可謂有著莫大陰影。

可以想像,在安民父親被指「投降國民黨」時,安民一定要極力撇清跟國民黨的關係,也有理由相信,安民對國民黨十分不滿,但安民的官方簡歷顯示,他大部分時間竟然都跟外貿和對臺工作有關。安民曾於八十年代先後出任經貿部對臺貿易辦公室副主任(副局級)、經貿部對臺經貿關係司副司長,又於九十年代出任經貿部對臺經貿關係司司長、經貿部臺港澳司司長、外經貿部臺港澳司司長等職,至二○○一年開始出任外經貿部副部長、二○○三年三月起任商務部副部長。

按道理,他這個職位跟統戰工作十分有關,說話理應十分得體,身段理應十分柔軟,偏偏他表現出來的性格,卻顯得十分「剛烈」。二○○四年三月,安民曾在北京公開表示:「李柱銘是什麼人?他父親開始就和共產黨鬥爭。這種人有什麼好講?」李柱銘父親李彥和是國民黨將領,內戰時跟共產黨人自然是各位其主。李彥和雖官拜國民黨中將,但與周恩來是法國同窗,據說還是「宋慶齡同路人」,有指他在內戰時還保護過不少共產黨人。到後來共產黨奪得江山,還曾向不少國民黨人招安;國共不兩立的局面,早已漸漸開始改變。

再到今年四月,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出於拉攏臺灣民眾,更是跟國民黨主席一笑泯恩仇。安民對國民黨人的惡形惡相,特別顯得突兀。奇怪的是,以安民這種一直發表仇視國民黨言論的人,竟於二○○五年四月起兼任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協會名譽會長。

也許教安民在退休前特別感到意難平的是,「六十一人叛徒集團」的頭號人物薄一波,正是是安民現任上司,中國商務部部長薄熙來之父。如果說中共開國元老的子女都可安置副部級或以上的職位,但安民只得該享有的「最低待遇」,而薄一波之子卻成為安民退休前的最後一個頂頭上司,安家兩代都給薄家卡住,即使安民內心的憤怨也屬可以理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