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奎德: 分析胡錦濤出訪歐洲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11月8日將出訪歐洲,對英國、德國和西班牙進行訪問。1989年11月9日是德國柏林牆倒塌、東德共產黨全面崩潰的日子;時隔16年後,中國出現大規模退黨潮,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搖搖欲墜。在歐洲共產主義崩潰的歷史性紀念日,中共黨魁訪問歐洲格外引人注目。
  
大紀元特別專訪了著名學者、普林斯頓大學中國學社的執行主席、電子雜誌《觀察》主編陳奎德博士。陳奎德博士的專著有《懷特海哲學演化概論》 、《新自由論》、《懷特海》、《海耶克》等,他也是研究國際地緣政治和國際共產主義的專家,著有《共產主義的興衰》一書。以下是專訪的主要內容。

北京打歐洲牌對抗美日聯盟
  
記者:11月8日胡錦濤出訪歐洲,請您分析北京打歐洲牌的動機。
  
陳奎德:這幾年,北京一直非常重視與歐洲的關係。世界有五大政治經濟重心:美國、歐盟、俄羅斯、中國、日本。中共一直在拉攏俄羅斯,雖然俄羅斯在國家制度和意識形態上已經和北京不一樣了,但中俄聯手仍有重要的地緣政治意義。但鑒於中俄的歷史傳統糾結,中俄聯手不可能非常緊密,而且北京發現中俄力量很有限。由於最近美日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已結成牢固的同盟關係,中共非常恐慌這一態勢,所以要拚命拉攏歐盟,以平衡美日之間日益緊密的關係。
  
美國和歐洲在政治上存在著一些分歧,特別是伊拉克戰爭以後,中共就希望利用這些分歧,努力打進更大的鍥子,擴大美歐之間的裂縫,從而讓自己和歐盟建立更深的關係,並與俄羅斯一起來對抗美國。
  
歐盟平時看起來和中共比較接近,也經常批評美國。因為中國市場很大,餅還沒分完,這個誘惑力很強,歐盟希望從中國得到經濟上的好處。但是,在關鍵時刻,如果遇上世界性重大的政治和軍事危機,我認為歐盟會站在美國一邊,而不會與中共聯盟。中共不要以為玩一些外交手段就可以把美歐傳統上和價值觀上的根本聯繫紐帶切斷。
  
記者:最近德國換了新總理,胡錦濤這次將訪問德國。
  
陳奎德:前段時間因為經濟上的關係,德國前總理施羅德比較親中共。據我所知,新上臺的德國女總理梅克爾是務實派,屬於較為保守的基督教民主黨。另外,梅克爾出生於東德。一般凡是在共產國家生活過的人都對共產黨更為反感,因為他們吃過共產黨的苦。所以我判斷德國新政府在基本政策上不會比施羅德更親共。

退黨加速共產體制崩潰
  
記者:11月9日是柏林牆倒塌紀念日,胡錦濤正好在歐洲。目前退出中國共產黨的人數已超過500萬,這是中共奪取政權以來從未遇到的危機。請您分析中國紅牆倒塌。
  
陳奎德::退黨是一種文明的、非暴力、非戰爭的反抗形態,我很讚賞這種形式。類似這種不合作的抵制運動在歷史上有過,但像中國這樣大規模的還是很少見。
  
像印度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取得了重大的效果。不過甘地面對的英國統治比現在中共要文明得多,因為它還是有基本的法治約束。中國面對的形勢會更艱難一些。
  
但是不管怎麼說,1989年以後到1991年底,從東歐到前蘇聯共產主義大崩潰,這和目前中國退黨潮類似。它實質上是一系列退出該體系的活動,出現了一系列退出該體系的人物和象徵事件。這些事件加速了共產體制的崩潰。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東德人以腳投票 柏林牆倒塌
  
大家如果還記得當時的歷史,1989年10月柏林牆倒塌,在我看來,不僅是一種退黨,還是一種退國(即逃離專制國家)。
  
1989年8月,東德人已獲准自由可以去匈牙利旅遊,匈牙利當時已經開放了,很多旅客借這個機會去西德駐匈牙利大使館或領事館申請政治庇護。9月匈牙利邊界完全開放,捷克斯洛伐克也緊跟開放,於是小股小股的人匯成洪流,三天之內就有一萬二千多東德人湧向了西方,這就是東德崩潰的開始。
  
11月5日,一萬多東德人開汽車、坐火車、步行經過捷克到達西德。到11月9日是最後的大崩潰,東德被迫放棄邊界管制,因為每小時就有120人逃亡,數以萬計的東德人到達西柏林,人們歡呼雀躍,搗垮了柏林牆,登上勃蘭登堡大門。
  
從此,矗立了數十年的鐵幕的象徵 -─柏林牆倒塌了。1989年11月9日這一天,成了標誌共產主義失敗的象徵性日子!
  
某種意義上,這可以類比現在的退黨潮。當時東德人就是以腳投票,退出共產國家。這是一種文明的方式,沒有用槍,沒有用武裝。大批的國家精英逃離,最後導致整個共產國家的統治完全崩潰。

葉利欽退黨 給蘇共致命一擊
  
還有眾所周知的就是前蘇聯的倒臺。當時,戈爾巴喬夫已經實行了很多新政,講新思維、講透明化,整個蘇聯思維大改變,社會大變遷。但是1990年7月2日蘇共28大召開時,戈爾巴喬夫的報告還是把「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作為蘇聯前進的目標,他沒有想到蘇共很快就要倒臺了。
  
1990年7月12日,蘇共一位重要的領導人葉利欽在蘇共大會上發表聲明,宣布退出蘇聯共產黨,給了蘇聯這個大帝國以最後致命的一擊。
  
1991年8月17日,一批死硬左派和克格勃頭子趁戈爾巴喬夫在外地休假時發動政變。當時葉爾欽突然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出人意料地跳到一輛政變的坦克車上,號召民眾起來捍衛憲政、捍衛自己選出的總統。最後,在公眾的歡呼中,坦克車掉轉了方向,撤出了莫斯科市。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歷史事件。
  
不久之後,戈爾巴喬夫回到了莫斯科,他首先不是去自己的辦公室,而是去俄羅斯總統葉爾欽的辦公室表示感謝。
  
1991年8 月24日,戈爾巴喬夫在蘇共面臨四面楚歌之下內外壓力下被迫辭去蘇共總書記的職務,解散了蘇共中央委員會,因為蘇共已經成了空殼。這不光是退黨,實際上是滅黨了。到1991年12月,所有加盟共和國完全退出,蘇聯徹底解體。
  
柏林牆倒塌和蘇共解體不是通過武裝暴動或者用槍桿子來摧毀統治集團,而是用腳投票,退出這個體制。如今這樣一種形式越來越深入,越來越引起普遍響應,包括現在中國很多黨員退出中共,我想就是這樣一種歷史趨勢的先聲。
  
記者:在蘇聯解體前,現在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否也退出了共產黨?
  
陳奎德:是的。當時普京是改革派,是站在葉利欽一邊的。

中共倒臺後的中美關係
  
記者:中共解體後,中美關係會不會有變化?對反恐的影響?
  
陳奎德:那是肯定的。很明顯的例子,前些年伊拉克對美國是一個威脅,但在政權更換後,伊拉克在地緣政治和外交關係上成了美國的友邦, 雖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我相信它終將對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政策起支持作用和示範作用。
  
中共倒臺絕不是表明中國不行了,而恰恰是中國走向復興的起點和標誌,其他國家對中國的畏懼和「中國威脅論」將在這一歷史進程中自然消失。
  
現在因為大量廉價勞力、起點很低以及外資等方面的因素,中國經濟似乎發展很快,但軍事上發展更快,而且還保持共產黨壟斷權力的政治體制。這樣一個國家對其他任何國家都是一種潛在的隱憂,是與國際主流社會格格不入的釘子。因為中共基本體制不透明、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基本的人權保障,其他國家不知道它將來會幹什麼,大家很容易把它與上世紀三十年代德國納粹的第三帝國興起類比。如果中共走上德國納粹的老路,對世界和平當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雖然在表面上中共支持反恐,但實際上它把反恐變成了迫害民眾的藉口和維護政黨利益的工具,如為了鎮壓,把很多少數民族和國內民眾統統說成是恐怖份子。而對於和美國在反恐上的合作,中共是敷衍的。中共倒臺後,中國真正納入全球反恐的協調行動,將會成為一股非常重要的建設性力量。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