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說我「裝嫩」心態不正(組圖)


我和金大班唯一的相似就是她談過幾次戀愛,我也談過幾次戀愛。

謝晉導演就是「雞窩」-----培養金雞獎的;他也是「花盆」-----培養百花獎

我越來越覺得應該多跟家人在一起

說我「裝嫩」,難道我現在只能演雞皮鶴髮的角色了?




劉曉慶主演的歌舞話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經過在北京、上海的巡演,即將在深圳和廣州演出。2日下午,剛在深圳開完發布會的劉曉慶,又馬不停蹄直奔廣州,繼續出席該劇新聞發布會。眼前的劉曉慶一頭俏皮的粟色短髮,身著黑色滾粉紅邊的休閑衣,配上一雙黑色運動鞋,顯得年輕而充滿活力。也許是《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頗受好評,劉曉慶情緒挺高,回答記者提問相當爽快。

我還不到五十歲

採訪中劉曉慶一聽到「《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便是劉曉慶的最後一劇」的說法,就問:「這又是哪家媒體放出來的謠言?」她表示並不會拒絕再演新話劇,只是暫時還沒考慮,因為接下來還有很多新的影視劇等著她。

劉曉慶

一說到謠言,劉曉慶就笑起來。「關於我的謠言太多了,多到我都記不得了。」她笑著一一澄清:「每次出來拍戲就有人說我是要還債,這次我演『金大班』就沒收多少錢,不用再提還債了;每次我演一個從年輕到年老的角色,就有人說我裝嫩,我覺得這些人心態有問題,他們心理不平衡,難道我現在只能演雞皮鶴髮的角色了?我保持年輕是因為我一直很開心、很樂觀、很陽光,而且喜歡運動,哪怕在最艱難的那段時間也一樣。

之前還傳說我整過容,其實我還沒來得及整呢,我只是代言美容公司,以後倒真的可能會去整整容……如果大家覺得我變可愛了,那是媒體的寬容,大家有同情心了。我從沒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

最讓她覺得有必要澄清的當數「年紀」問題。「幾年前就有人說我50歲了,還在媒體上言之鑿鑿地公開我的出生年月日,我要說的是,那個『年月日』裡『年』 和『日』都是錯的。最近又有人說『53歲的劉曉慶』,我再不澄清可能再過兩年我就70歲了,其實我不過只是快接近50歲而已。」

她對自己這個年紀還能演年輕小女孩頗為得意:「演《武則天》時,就有人說我裝嫩,但我是從少女演到老年,怎麼沒人說我裝老呢?我覺得能演年少和年老,是我的特色。在批評我裝嫩之前,我要先問一問,我演的少女武則天是不是獲得了觀眾的認可,我是不是把少女的嫩給表達出來了呢?」

劉曉慶自認樂觀是年輕的秘訣

人總要從炫麗回歸平淡

「金大班」的最初人選,在劉曉慶之前還曾考慮過鞏俐、梅艷芳。製作人朱大坤說曾和梅艷芳談了四個月,但最後梅艷芳選擇了《十面埋伏》。劉曉慶樂呵呵地說:「他們最初找我純粹是出於商業考慮,根本沒去想我會不會唱、會不會跳,現在還真可以說,他們蒙對了!」

劉曉慶說,接演「金大班」,她也曾猶豫好久,因為她知道演話劇是吃力不討好的事,但最終還是推掉很多拍影視劇的機會,接下了《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因為我喜歡這個劇本,雅俗共賞,老少咸宜。我尤其喜歡它說明一個事實:人總是要從炫麗回歸平淡。」

「以前我演過話劇,比如《霓虹燈下的哨兵》,演原創話劇這是第一次。以前只是模仿,現在卻要自己琢磨角色。作為一個有成就的演員,我要從零開始,從呼吸開始學起。但我很謙虛啊,有一天謝晉老師的學校裡一個一年級的小孩看了我排練後,給我提意見,說曉慶姐我覺得你這個台詞說得不好,還說第二天帶本專業書來給我看,第二天我還特意問她『我是不是演得好一點了?』」

《金大班》現在經過修改已進入第二輪演出,劉曉慶對自己的表現相當滿意。「第一輪演出還覺得有些不妥的地方,現在我覺得自己演成熟了,第二輪演出聽到的基本都是正面評價。大家也絕不用擔心我的體力,排練時遠比演出要辛苦,我都沒問題。我打一場球能打三個小時,更別說只是一場兩個半小時的演出了。我在場上跳完舞下來,張口就能說話,絕不氣喘。」




劉曉慶的「金大班」造型之一

從沒想過為了錢嫁人

正是因為第二輪演出獲得越來越多人的認可,昨日劉曉慶的心情與狀態都顯得不錯。她自己開玩笑說,這就叫「人逢喜事精神爽」。

一旁的劇組同仁都向記者猛誇劉曉慶。執行導演徐松子說:「劉曉慶非常優秀。排演這齣劇她非常認真,塑造人物的能力也很強。」製作人朱大坤說:「劉曉慶很有魅力,有很強的凝聚力。現在有不少小女孩都不愛穿高跟鞋,但演舞女就得穿高跟鞋,劉曉慶不僅自己帶頭穿高跟鞋排練,有一次還拿了一大堆高跟鞋回排練場,分給演舞女的小女孩們一起穿著排練--- --她在劇組就是這樣起著榜樣的作用。」

藝術總監謝晉的兒子、該劇另一位製作人謝衍也說:「我爸爸從頭到尾都在誇劉曉慶。劉曉慶的確非常可愛,她很善良,經常買水果、買零食給劇組的女孩們吃。」

劇組的人誇了一輪劉曉慶後,記者又把提問對象轉移到劉曉慶身上。劉曉慶說:「說實話,演這出話劇真不容易。要穿10厘米高的高跟鞋啊,我每次都擔心鞋跟會卡在舞臺縫裡,晚上我的腳經常整夜抽筋,痛得睡不著。這事我之前從沒跟劇組說起過。還有穿旗袍時話筒接收器只能綁在腿上,我老怕它會掉下來。」

她尤其覺得具有挑戰性的是,「金大班」這個角色跟自己完全不同,「金大班世故,我一點也不;她逢場作戲,我從來不會;她最終為了錢嫁人,我至今也沒這樣想過。唯一相同的可能就是她談過幾次戀愛,我也談過幾次戀愛。」

但劉曉慶就是喜歡做有挑戰性的事。「金大班算是近年來我很滿意的角色。此外在電視劇《我的兄弟姐妹》中的角色,我也覺得很滿意,因為那也是以前我沒演過的類型,而且造型一點都不漂亮。」

不會再參加春節晚會

有人質疑舞台上會不會「只見劉曉慶,不見金大班」,劉曉慶斷然否認,但她把成功歸功於劇本。「我一看劇本就喜歡,我覺得白先勇很多小說裡的人物我都可以演。」

她尤其感謝謝晉導演:「謝導和我有20 多年的友誼了。在我們那個時候,他就是『雞窩』-----培養金雞獎的;他也是『花盆』-----培養百花獎的,能跟他合作是我的榮幸,這次我覺得自己對得起謝晉導演,我很欣慰。」她現在的願望是《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能做成像《茶館》、《日出》那樣的精品,十幾二十年後還能讓後輩拿來翻演。

梅艷芳當初與劇組洽談時曾提出要將劇中演唱的12首歌整理成專輯,劉曉慶也有把其中的歌收入自己專輯的想法。「我並不是為了這部劇才做專輯,但會選《金大班》中的兩首歌放入專輯中。」

說到唱歌,劉曉慶自言「風格像蔡琴」。「我當年在四川音樂學院附中主修揚琴,也副修聲樂課,我的成績是全校最好的。其實我早就出過唱片,只不過大家沒留意罷了。早期央視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我還唱過歌呢。」劉曉慶對自己的唱功頗為自信:「唱歌對我來說只是件很小的事情。

不過我不會再參加春節聯歡晚會了,一來自己是老一輩人了,機會應該讓給新人;二來大年三十的,我越來越覺得應該多跟家人在一起,我早過了把所有時間都留給觀眾的年紀。」

言談間,劉曉慶還透露自己也很關注「超女」,她說:「李宇春跟我是一個學校的。我覺得她們是一次很成功的炒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