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公安局長的漢子還活著嗎?(組圖)


《家庭》雜誌記者青衣報導/2005年9月27日,《家庭》雜誌編輯部接到報料,稱河北省某市公安局副局長榮佔平之妻年建珠,因丈夫長期在外包養情婦,欲花20萬元雇凶殺掉丈夫的情人。被她雇的「殺手」正是被榮佔平調離公安隊伍,八年來一直苦苦上訴的徐健。徐健拿到17萬現金和錄音證據後,直接到河北省公安廳、政法委等部門舉報。豈料幾個月過去了,被舉報人沒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徐健卻陷入某種不可預料的危險中,不得不四處逃亡。


逃亡之中的徐健,手中提著證據材料和方便麵。
---《家庭》雜誌12月(上月版)

當天,《家庭》雜誌記者火速聯繫徐健,在電話中,徐健說的第一句話是:「你能保證我的安全嗎?,如果可以,我立即過來,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你們。」

第二天下午2時許,空曠的廣州火車站熱浪逼人,記者等候在事先約好的廣告牌下。突然,一個中年漢子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到記者的眼前。「我就是徐健!」他風塵僕僕,滿臉憔悴和滄桑,卻有著一雙鷹一般警覺銳利的眼睛。記者暗自驚嘆:他真不虧是獲得過黑龍江省「最佳破案能手」的人!

在這個天氣異常悶熱的下午,記者在酒店採訪徐健,並聽完他帶來的兩盒錄音磁帶。這個駭人聽聞的故事一幕幕展現開來,讓人不寒而慄。


銀行停電年建珠只給了17萬現金,另給徐健一張3萬元的欠條。
---《家庭》雜誌12月(上月版)

神秘來電,局長夫人讓他抓住丈夫的把柄

2005年6月15日中午,徐健從河北省公安廳上訪回來,打開號碼為8605777的小靈通,「嘀嘀」的提示音馬上響了起來,他發現幾天之內的未接電話全是3063690和13833505577兩個本地號碼。會是誰呢?他在心裏嘀咕,同時撥通了前一個固定電話。

接電話的是個女的,她自稱是該市公安局副局長榮佔平的妻子年建珠:「徐健嗎?你這幾天到哪裡去了,怎麼老找不著人?」

徐健告訴她,自己到省裡申訴去了。

年建珠大包大攬的說:「嗨!你別在外面瞎跑了,我可以幫你在一個星期內平反,讓你回海港分局上班!」

徐健苦笑著,表示不相信:「你怎麼幫我?」

年建珠說電話裡不方便,讓徐健第二天到建國路月亮灣足浴城門口等她。

這個晚上,徐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原是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警二隊的偵察員、一級警司。1997年,他打了一個態度囂張的容留小姐賣淫的老闆兩個耳光,有人誣告說該老闆的耳膜被他打穿,在沒有法醫鑑定和任何行政處分的情況下,僅憑分局領導的口頭通知,他被剝奪工作權利至今。八年來,他一直通過法律途徑為自己討公道,但至今未果。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八年都未辦到的事情,這個榮夫人怎麼可能讓他一個星期內就平反呢?

第二天上午,徐健忐忑不安地來到月亮灣足浴城門口,為防有詐,他特意帶上朋友從國外帶給他的美國愛國者007數字錄音表。

很快,一輛綠色的三廂夏利車開過來,年建珠──該市公安局林業公安處科級指導員、二級警督,神色緊張的招呼徐健上車。

稍稍寒暄幾句後,徐健問:「您說能幫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年建珠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徐健,榮佔平要和我離婚,想和他包養的那個小情婦結婚,你替我跟蹤他,弄個攝像機,把他們姘居的證據拍下來。」

徐健搖頭說:「我不能跟蹤榮局長,我被迫害是因為其他人誣告陷害,局領導只是偏聽偏信謊言把我調出海港分局,我不恨他,我不想摻和你們夫妻間的事。」

不等徐健說完,年建珠冷笑道:「告訴你吧,傻兄弟。你的冤案平反不了就是榮佔平不讓你回來,因為榮佔平和我說你告過他,他心裏也清楚海港分局在辭退你的手續上違法、對你處理過重。你如果幫助我抓住榮佔平包養情婦的把柄,榮佔平就管你叫爹,你讓他幹啥他就幹啥,他一句話就能讓你回分局上班。」

接著年建珠又說了很多懇求的話。她傷心的告訴徐健,丈夫包養的小情婦才25歲,比他們的兒子還小一歲。榮佔平供她在燕山大學讀了四年大學,介紹她到綠洲大酒店做領班。年建珠的兒子在國外留學,她孤零零的一個人好淒慘,如今丈夫連僅存的名分也不想給她這個結髮妻了。

望著這個年屆50的不幸女人,徐健不禁有些可憐她。想了想,他同意了:「好吧,我幫你拍證據,讓你丈夫回心轉意,和那女人分手,回到你身邊。」

雇他殺人,15年守活寡的局長夫人要「做掉」二奶

寂靜的賓館裡,記者面前的錄音機清晰的播放著當時的對話。

談話進行到了40分鐘時,徐健讓年建珠去買臺20倍的攝像機。這時徐健的手機響了,他匆忙告辭:「那我走了。」年建珠大聲喊住他:「你把手機關了!我和你說個事。」

年建珠一字一頓地說:「你幫我把分局那個女的『處理』掉!把她『做掉』就行了!她插足我家7年!」她說的那個女人就是榮佔平的前一任二奶,市公安局海港分局某派出所的內勤。

「不行,不行!『做』掉不行!我可以幫你嚇唬嚇唬她,讓她不敢再和榮佔平在一起。嚇唬她還可以。」殺人是要償命的!徐健這一驚非同小可。

「她現在跟他斷了,你嚇唬她幹啥呀?」年建珠將聲音提高八度,「不嚇唬她,我就說『做』掉她!」

徐健應付說:「這個『做』的事以後再商量,你不是要丈夫回到你身邊嗎?」

「也未必!也未必!榮佔平衣冠禽獸,我恨他,等將來我有錢了榮佔平也『做』了!他的性不給我,他的錢也不給我!」「我跟你說,寧可現在這個女的(指綠洲大酒店領班)我不找,但是分局那個女的一定要給她『做』掉!現在這個女的沒讓我那麼痛苦,那個女的是從我30多歲就被她插足進來。我太恨了!她毀掉了我一生!她和榮佔平搞『破鞋』,讓我欲活不能,欲死不能!」年建珠眼裡仇恨噴的出火來。她例數那個女人的罪狀:小學文化,卻被榮佔平安排在公安局當警察,和榮佔平姘居了7年。從那時起到現在,榮佔平15年不給年建珠錢,也不和她過夫妻生活,她守了15年活寡!

徐健下意識的抬頭向車外望去,只見馬路對面徘徊著幾個骼膊上有刺青的壯漢,不時的朝他們張望。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暗自叫道:不好!這些人難保不是她的人,自己知道了這一驚天秘密,若不答應她的請求,難保她不把自己殺了!這時候,徐健才知道年建珠更主要的目的是利用他殺人,根本不是要幫他平反。曾經是警察的他有起碼的覺悟,決不會幹違法的事,但為了掌握榮佔平和年建珠更多的犯罪證據,他假裝答應替她雇越南殺手。

年建珠問越南殺手殺一個人要多少錢,徐健說:「20萬人民幣。」

「20萬,這個費用能做下來嗎?」年建珠沉吟一下,抬高聲音說,「你干吧,行不行?反正你也沒工作,你干吧,這20萬給你!」

「我沒工作,我背了8年的冤枉,可我不能做殺人犯法的事,而且我母親為我哭瞎了眼睛,我一天孝都沒盡過。」

「那你找找那越南人!」

「『做』人的事可不能心血來潮!」徐健提醒道。

年建珠恨的咬牙切齒:「不是不是!他別的情人我不殺,分局這個女人我就要給殺了!她毀掉我一生!她毀掉我一生!這個女的我不能饒了她!我回去準備錢,我把前半輩子的積蓄都擱上,賭我後半生!我太壓抑了,活不了啦。我是困獸猶斗了!我這後半輩子,我也不琢磨了!人要是被逼迫到這個份上,我寧可不活也要出這口惡氣!」

接著,年建珠開車帶徐健到某派出所認人。一路上,她反覆交代,現場千萬不能讓人看出是仇殺,否則他們都得進去(進牢房),這幾天的電話一查就知道;一定要做成強姦搶劫現場,要給那個女人射精……DNA化驗不出來就完事了。

拿到證據,冒死赴上級政法部門舉報

兩天後,年建珠給徐健打電話,說錢已經準備好,讓他下午去拿。

去不去呢?這一去,興許就性命不保;但不去就拿不到證據。徐健最後還是決定去,他要藉此舉報榮佔平。

下午1時多,年建珠開車到約定的建國路將徐健接走,她先將車開到某小區,指著靠路邊的第二棟的某單元說:「這就是她的家。你認準門兒,叫你朋友殺的時候把她的兒子也殺了。他和他媽一起打過我!」

年建珠又開車到另一個小區,帶徐健上了樓上的一套空房子。她從塑料袋裡掏出兩大捆錢交給徐健:「點點吧,這是17萬元。銀行今天停電,只取了這麼多。餘下的3萬元我給你打欠條,兩週內保證給你。」她讓徐健用報紙將錢包起來,就下樓去了。

一時間,屋裡靜的連落根針都能聽的見,徐健緊張的心彷彿要蹦出胸膛:這女人太可怕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如果此時殺他滅口,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就在他掏出手機想向朋友發信息時,年建珠手裡拿著一張列印好的紙上來了。紙上寫著:今有好心人年建珠看徐健可憐,借給徐健17萬人民幣。年建珠一把抓住徐健的右手食指,在紙上按了一個手印,說人殺死後再將這張紙還給徐健銷毀。另外年建珠還給徐健打了一張3萬元的欠條。

年建珠要徐健找人當天晚上9時前把那個女人殺了,9時一定給她發短消息,告知她「防水材料已經買到」(即人已殺死)。下樓前她還威脅徐健:「如果你不找人幫我把她殺了,我就找人把你殺了,並到法院告你欠我錢不還!」

數分鐘後,年建珠將車開到某購物城門口,讓徐健下車。

眼看著年建珠的車開出了150米外,徐健拿著錢和欠條迅速拐進小胡同,然後狂奔,一直跑了1000多米才坐出租車,直奔火車站。隨後,他乘火車到北京。確信無人跟蹤後,當天晚上8時多,他給一個知心朋友打電話。朋友讓他趕快向省公安廳舉報。

在北京西客站等候前往石家莊的火車時,徐健撥通了河北省公安廳紀委某領導的電話:「我有重大情況向您舉報。」該領導聽了徐健的電話後,感到事態嚴重,讓徐健立即去辦公室找他。

為了不讓年建珠起疑心,晚上9時,徐健給她發去簡訊:「賣防水材料的人沒有上班,材料沒買到,明天再買。」然後關了手機。

徐健到達省公安廳門口已是半夜時分。在辦公室等候他的那位領導親自將他接進去。詳細匯報後,徐健將年建珠給他的17萬現金、3萬元的欠條以及錄音帶一併拿出來。那位領導一臉嚴肅的說:「你向紀委反映的事,我明天就向廳裡匯報。但你向廳紀委舉報,這筆錢就要暫時沒收。」徐健急了:「假如查處不了他們,你們將這些東西沒收了,我可就沒了證據。」他要求帶著證據到省政法委舉報,那位領導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徐健來到河北省委門口給省政法委領導辦公室打電話,接電話的人讓他等消息。等到第三天,政法委讓公安廳信訪局的人找徐健,可對方告訴徐健,信訪局只負責上訪,不負責舉報。徐健只好給省公安廳廳長打電話,可撥了幾十次,總機都不給轉。他只好帶著證據折回北京,向中央政法委、公安部舉報榮佔平、年建珠。數天後,公安部督察局批示回河北省公安廳督查處調查。

正義何在?舉報未果反遭威脅亡命天涯

讓徐健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邊舉報尚未有結果,那一邊榮佔平這對冤家夫婦已聯合起來對付他。

6 月21日,徐健在省委門口等待政法委答覆,手機簡訊鈴聲驟然響起,是年建珠發來的信息,讓他速回電話,他當即用省委家屬院的公用電話打過去。年建珠開口就質問: 「你收了我的錢,為什麼不把人給我殺了?你沒有按我說的辦事!」但她很快就轉換語氣,「雖然你沒有把人殺了,我也感謝你,因為我丈夫回家了,15年後又把愛給了我又和我同床了。你信我的話,把我的錢和你的錄音的、我給你打的欠條給我,我已和丈夫說好了,保證一個禮拜給你平反,讓你到分局上班。」

徐健剛放下電話,榮佔平也給他打來電話,說了同樣的意思。徐健要求:「給我平反,我再把證據還給你。」榮佔平火了,在電話裡大罵:「我告訴你徐健,你想告我,門都沒有!你扳不倒我!只要我在位一天,你若不把東西交出來,就一輩子冤死去吧!永遠也別想回去上班!」

從那以後,徐健不斷收到年建珠發來的恐嚇簡訊:「徐健,東西你非交不可,乖乖的交給我,你就不會有事……」

「有人要殺你離婚的妻子和你的女兒!」

「我再拿17萬賭你的下半生!」

從徐健手機上看過內容大致相同的簡訊後,河北省公安廳督查處的一位領導同志親自抄錄了20餘條。

6月底,徐健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家中,偵察員出身的他立即發現房門上有明顯的撬痕,屋裡的東西也被翻動過。他不敢多停留,只呆了10多分鐘,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就匆匆的逃去石家莊,從此再也沒有回過家。

徐健知道年建珠夫婦不會善罷甘休,自己的處境十分危險,為了保全證據,他將17萬元現金和錄音分頭藏起來,一旦他發生意外,這些證據將通過特別的方式昭示於世。

6 月30日,徐健向有關部門寫去《緊急求援》信:「……年建珠威脅要殺了我,同時榮佔平副局長也對我進行多次威脅,我現在無家可歸,生命受到威脅,被逼的沒有活路了,懇請上級組織和政府立即給予幫助,主持正義,為我作主,依法查處榮佔平的腐敗問題,以保證我的人身安全。切切切!!」

徐健絕望的告訴記者:事發當天他即向有關部門舉報,如今3個多月過去了,那兩個人至今還沒有被有關部門查處;而他,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四處逃亡。更令他萬念俱灰的是,榮佔平夫婦反咬一口,說他詐騙年建珠。

徐健悲憤的問記者:「我拿到錢後立即到省裡向公安廳和政法委舉報,這叫詐騙嗎?榮佔平作風腐敗,長期包養二奶,逼迫妻子和他離婚,致使年建珠鋌而走險花錢雇凶殺人,這樣的事在全中國也少見,難道能說榮佔平脫的了干係、沒有問題?如果年建珠花錢雇了別人而不是我,那後果會怎樣?我雖然被個別人迫害八年多、暫時離開了我熱愛的公安隊伍,但我始終按照人民警察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沒有知法犯法,沒有被壞人利用。我這樣做錯了嗎?」

9月30日上午,記者再次到徐健住的酒店,按了幾次門鈴都沒有動靜,只好打他的手機。這時,門悄然開了。徐健抱歉的把記者讓進屋裡:「我不敢輕易的開門!」記者發現,房間的茶几和椅子都堵在房門後邊,碩大的煙灰缸擺放在枕頭邊,窗戶開著一扇。徐健說:一旦出現緊急情況,我就會從這六樓的窗戶往下跳,「我不怕死,當年歹徒用兩把槍頂著我的腦門我都沒有膽怯。被榮佔平這夥人幹掉太不值得了,我寧願跳樓!」

中午,徐健又要逃亡下一站了,他流著淚和記者告別,並寫了份遺書交給記者:「如果我在以後的逃亡路上被他們抓到或發生意外,我希望有正義的記者站出來,為我伸張正義,揭露榮佔平和他妻子年建珠嚴重的違法行為,替我討回公道,那樣,我被迫害死之後也能夠瞑目了。」他還寫道:「我希望我父母晚年能夠幸福,我希望我女兒和父母在我被迫害死後不要悲傷,要拿起法律武器和正義的記者一同揭露榮佔平夫婦嚴重腐敗問題和違法行為。」

國慶節那天,記者接到徐健用新手機號碼打來的電話:「這是我的新聯繫方式,只有你和我另一個朋友知道,只要不出意外,你一定可以通過這個電話找到我,我日夜開著它。」然而,從10月7日開始,這個電話就一直處在關機狀態,發簡訊也好,直接撥打也好,記者再也無法和徐健聯繫上,一絲不祥的陰影湧上記者的心頭。

徐健,你還活著嗎?

(大陸維權人士推薦此文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