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寧:聲援高律師和法輪功 人性是不可戰勝的 「真善忍」的光輝是不可泯滅的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公開上書而遭到當局打壓,海內外各界人士的聲援此起彼伏。大紀元特此採訪了貴州著名民主人士、時事分析人士曾寧先生,曾寧先生代表貴州民主人士聲援高律師。以下是採訪內容。記者:您對高律師如何評價呢?

曾寧:高律師是一位非常值得人們尊重的律師,是中國律師界和中國社會的良心代表。

在當今的中國政治歷史上,有兩個人物和兩個大事件緊密聯繫在一起。一個是丁子霖女士,一個是高智晟先生。這兩位人士代表了中國社會的良心。又直接和當代中國兩大事件連接在一起,一個就是「六四」事件,一個就是法輪功事件。前者是鄧小平的遺產,後者是江澤民的遺產。而今天的中國執政者是把法輪功問題放在比「六四」問題更高的位置對待的,看得更加嚴峻。因此,他們對待法輪功學員比對待「六四」學生更加慘無人道,採取必欲除之而
後快的方式,包括肉體消除等野蠻的政策。在這樣一種非常嚴峻的形勢下,高律師能夠在中國大陸勇敢地站出來,挺身而出,仗義直言,在中國大陸律師界是鳳毛鱗角的,正因為如此,高律師身上的非凡勇氣和獻身精神是值得中國所有人學習的,同時,也是值得世界人民尊重的中國良心的代表。記者:您對法輪功問題如何看呢?

曾寧:現在的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問題可以說是非常頭痛,黨內高層對法輪功也是持兩種態度,一部分人想延續江的政策,非常強硬,必欲除之而後快。他們認為,法輪功就像一隻大老虎,專制政權就像騎在虎身上的怪獸。如果他們不把法輪功這個老虎打壓下去,老虎就會把怪獸打下去。這種非常強硬的政策已經對整個中國社會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危害。直接的後果就是使得中國社會所有的道德良知、善惡是非完全顛倒,完全不復存在了。這是極其嚴重的,是對整個中國社會的道德良知的淪喪。當然,中共黨內還有一種比較健康的理性的聲音,他們認為從江殘酷鎮壓法輪功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因為法輪功本身遵從「真善忍」理念,而不是一個政治組織,更多的是具有宗教性質的、人們修養自己身心的群眾團體。由於江自己的個人錯誤,導致今天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問題是騎虎難下。要把老虎打死是不可能的。正如高律師所說,「有誰能戰勝人性」。中共黨內理性的聲音,也是能夠認識到這種極其野蠻地鎮壓法輪功可能會產生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的直接威脅和挑戰的。但是由於到目前為止,中共黨內站主導地位和力量的仍然是江延續下來的比較強硬的政治勢力,所以對法輪功採取的還是一種強硬的態勢。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像高律師這樣挺身而出為中國正義事業仗義直言的話,本身也會對中國政府內部兩種不同聲音的較量會產生直接或者間接的影響。但是,中國社會良知性的聲音太弱小。而中共黨內理性的力量也非常弱小。正因為如此
,高律師才難能可貴,尤其值得人們尊重。法輪功問題,我想遲早必然會得到正確的解決的。畢竟法輪功和「六四」問題是中國社會兩大最敏感的話題,同時也是壓在專制獨裁政權身上的兩座大山。專制獨裁政權遲早會被這兩座大山給壓死。記者:有的人可能認為高律師勢單力薄,一個人的聲音太弱小,跟中共抗爭是雞蛋碰石頭。這也正像是前幾年有些人說法輪功學員的一樣,認為他們傻,跟中共這麼強大邪惡的勢力抗爭,作無謂的犧牲。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您認為他們的付出和堅持有什麼樣的意義呢?曾寧:持這樣一種觀點的根本錯誤在於,雖然中國現在邪惡的力量遠遠大於正義的力量
,但問題就在於,這並不意味著是非的顛倒是合理合情合法的。而歷史的規律說明,正義必勝,真理永存。邪惡永遠戰勝不了正義。誰站在正義一邊,誰最終必勝,因為有人心為基礎。而力量的懸殊只是暫時的,表面的。在力量懸殊如此懸殊的背景下,能夠挺身而出仗義執言的良心人士,當然也就特別的可貴,值得人們尊重。正是因為中國社會是非善惡已經顛倒,邪惡的力量遠遠大於正義的力量,所以尤其需要正義良知人士挺身而出,以自己弱小的聲音、弱小的身軀,甚至以自己的犧牲,才能逐漸地把是非善惡顛倒的狀況扭轉過來,把邪惡與正義的力量對比重新歸正。否則,那只能是是非善惡的永遠顛倒、邪惡力量大於正義力量的局面,成為一種中國人民永遠要面對的苦難,那不僅僅是中華民族和中國社會的悲哀,更是全世界的悲哀。所以,在這樣一種非常險惡的政治環境下面,像高律師、丁子霖、許萬平、張林、鄭貽春、師濤等道義人士的存在才特別顯得有巨大的意義,存在的光彩。記者:其實他們的堅持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更多的人。如果沒有人堅持,所有中國人只能永遠生活在苦難和黑暗當中。

曾寧:對。他們的出發點首先是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為了社會,然後同時也是為了自己。他們首先是意識到了中國社會的黑暗、殘暴,希望通過自己弱小的行為改變中國社會黑暗和苦難的局面。當然只有中國社會的整體局面有所改變,被顛倒的是非善惡恢復過來,個人的苦難和痛苦才能得到解決,個人的生存和生活才能走上正確的、符合人性和人道的道路。首先他們行為的出發點還是為了國家和民族大局出發。記者:您認為,從我們每個人來說,對高律師的聲援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曾寧:非常有意義!首先,中國政府由於壟斷所有的國家資源,因此往往在對待有可能對他們的執政權力構成威脅和挑戰的異議人士時,他們是肆無忌憚的,慘無人道的。在這樣一種非常殘酷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全社會的道義人士發出自己的聲音,如果沒有國際輿論對這些良心人士的關注,我想,只能促使獨裁專制政權變本加厲,更加瘋狂。

在獨裁政權伸出自己罪惡的黑手時,全社會國人都應該發出自己正義的呼聲,這樣才能向邪惡力量展示正義和正義力量的存在。記者:鎮壓之初,江澤民說三個月要把法輪功打下去,中共之後使用全國資源瘋狂迫害法輪功,但6年多已過去,法輪功社為什麼還沒有被打壓下去,反而越來越強盛、越來越得民心呢?

曾寧:這裡可以借用高律師的一句話「人性是不可戰勝的,有誰見過人性是可以戰勝的」。我認為他說得非常好。法輪功本身是人們追求「真善忍」的一種生活方式,是人們的一種信念,是符合人性、人道的。任何邪惡的力量,任何獨裁專制要想泯滅人性中「真善忍」的光輝,要想泯滅人性本身,都是極其荒唐的,都是對人性的反動。由於邪惡力量、專制政權反人性的性質,因此也就注定了這樣的一場反人性的鬧劇,最終必然是以慘敗而告終的。這種失敗和慘敗所要付出的代價可能完全出乎最初邪惡勢力製造者的想像。而光明最終戰勝黑暗的時間已經不會很長久了。記者:其實中共是自己把自己打垮的。無論是一些良心人士,還是法輪功學員,都沒有想跟它鬥,只是堅持講真相,維護正義良知。

曾寧:我完全同意這個看法。比如,如果不鎮壓法輪功,那如此之多道德高尚的法輪功修煉者,是對社會穩定和諧和國家發展進步很有益處的。再比如,即使是像胡趙這樣開明的人士,都是絕對不能夠兼容於中共獨裁專制體制的。如果按照胡趙所代表的中共改革力量的理想發展下去的話,中共是可以尋求長期執政的局面。中國社會也會長期持續穩定和諧和國家發展進步的。而正是由於胡趙悲劇性的事實本身,也就預示和決定了中共最終會在不能夠自己進行變革和改良的道路上走向覆滅。由於專制體制本身的非科學性、反人性、非法性,也就決定了中共最終也只能是在中共內部的殘酷鬥爭和無情打擊、以及不斷重複它的歷史錯誤和政治錯誤的形式下,走向它的生命終結。中共試圖通過改革自己來解決體制上存在的弊端、企圖保持對中國社會長期執政地位的努力和嘗試,最終都將以失敗而告終。記者:有人可能會認為法輪功講述真相的行為是參與政治,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曾寧:法輪功不是一個政治團體或組織,這是非常明確的。只是因為現在有一部分人已經看到了法輪功是在中國大陸唯一的一股比較大的抗衡、抗爭專制獨裁政權的力量,因此就由這個現象演繹出---法輪功參與政治,這是一個錯誤的認識。法輪功今天在中國大陸所扮演的抗爭專制獨裁政權的角色,實際上不是由法輪功自己自覺、主動地去追求扮演的角色,而是在歷史的演變發展中,在中共的錯誤決策和殘酷迫害之下,不得已地被迫扮演了一種反抗專制獨裁政權的角色,這也是正義的力量應對邪惡的力量的一種必然行為,也是一種人性、人道的體現,因為放縱邪惡就是對好人的犯罪。如果說法輪功是在搞政治,那是完全錯誤的。法輪功更多的是非政治性的具有宗教色彩的煉功健身修心的群眾性團體。(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