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隨解(五之三)


詩詞

詩盛於唐朝,詞盛於宋朝。詩詞這種特殊的文學形式到現在幾乎臨近終結,但在這部名著中,用詩詞這種文體隱真事,卻起了到其它文體無法取代的效果,把詩詞的表現力的運用達到了頂峰。反過來,詩詞這種特殊的文學形式是為隱這件真事而存在的。

三十七回,寳玉四人初次結詩社。次日湘雲一人獨作兩首。「眾人看一句,驚訝一句,看到了,讚到了。」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亦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豈令寂寞度朝昏。
解: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前些時間法輪大法在北京開傳,有許多學員來聽法。都門,首都北京。玉,清澈、純淨,這裡指修煉人。一盆,許多。「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亦離魂。」自以為是像冰霜那麼冷酷的人固執己見,非法關押純淨善良的人失去生命。「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秋季不是下雪的季節額,秋天下雪是災難。烏雲密佈的秋季人為的製造事端。這裡預言99年秋季。雨漬不可能給海棠花添痕。這句是說,天在記錄著每夜發生的事情。雨漬,天的記錄。隔宿痕,每天被迫害增加的傷痕。「卻喜詩人吟不倦,其令寂寞度朝昏。」令人欣慰的是,有人用筆不斷的揭露惡人的惡行,怎麼能面對迫害無動於衷,沉默度時光呢?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乾風裡淚,晶帘隔破月中痕。
幽情慾向嫦娥訴,無奈虛廊夜色昏。
解: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杜蘅和白芷屬香草,喻好人、賢人。松蘿薜荔為蔓生植物,喻惡人。這句預言了好人的路要經過惡人的門前。詩句明顯不是在詠海棠。這種反常的現象,預言了今天的法輪大法修煉人的空間被惡人擠佔,所剩很小。「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因法輪大法的純淨完美,沒有誰能與之媲美。花,形似法輪。失去生命是從人為的可悲的秋季開始的。「玉燭滴乾風裡淚,晶帘隔破月中痕。」修煉人遭受到的痛苦好似蠟燭滴一樣難以止住。電視機在播放抵毀法輪大法的形象。晶帘,透明的、垂直的,預言電視屏幕。月中痕,法輪原本形象。月,前文雨村對月寓懷,指法輪圖形。「幽情慾向嫦娥述,無奈虛廊夜色昏。」要把法輪功真像告訴所有的人,沒有別的辦法,因為中國被謊言毒害得太深了。

三十八回,食螃蟹絕唱。……「只是諷刺世人太毒了些。」七十四回,「襲姑娘說,昨兒把螃蟹給了三爺了。」螃蟹是風箏,三爺指賈環。書中假借吃螃蟹之名,預言這種人的結局之實。旨在給予警示。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
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解: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螃蟹沒有喜歡到桂花樹下納涼的習慣,也不能潑醋擂姜。是在「諷刺世人」。螯是螃蟹的武器;手中有相當的權力又有相當的武器裝備的人,更喜歡河東獅金桂的陰毒,他們表現出的興欲瘋狂如同螃蟹被食用前自己準備調味品。「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貪吃的惡獸及其黨羽子女為了維護自己的特殊地位、保護自己的利益,利用這些沒有人的心腸的橫行者來達到自己的目地。饕餮(taotie),貪吃的惡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這些人的本性除了冷酷和貪慾之外無所顧忌,雖然這些人手上沾了法輪大法學員的血,如果能及早回頭洗手,棄惡從善,照樣可以作個好人,作個更好的人。臍,通母體,指本性。「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原本是為保護世人美口、美腹,安居樂業,而實際卻幹了一生壞事。這些人忙碌一生,倒頭來什麼也得不到。

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
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
酒未敵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
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解:
「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螃蟹不能「舉觴」也不可能「涎口」。這句詩預言的是:「自焚」者河東獅金桂(進東)製造了雲氣、煙氣,他的同夥得到犒賞,聚在一起,舉杯痛飲。桂、桐為同類,靄、陰為同義詞。桐陰為「自焚」案的劇務人員。「自焚」者所得到的與在事前對其承諾的根本不同,永遠失去了自由,多麼渴望得到先前的日子,盼望重見陽光。長安,不是指長安城,是指長期失去了自由。「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這些人喪失了人的本性,喪失了作人的基本準則,腹內沒有知識、學問,除了黑心就是排泄物。春秋,《春秋》,學識。

「酒未敵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螃蟹屬海鮮,沒有用酒用菊敵腥的說法。這句預言的是,製造「自焚」事件的這一干人,只用酒食做賞酬還不行,還需用錢把嘴買平,以防腥氣泄露。菊,錢幣上的菊花圖案,代指錢。為了防止事情敗露承擔罪責,必須跟定姜(江)姓那個人。「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到如今你落到了油鍋裡,承受因果報應,又有什麼好處呢?月光照到你的家裡,雖有許多食物,已經是多餘的了。因喪天良不但自身遭報應,還殃及了家人。浦,水邊,螃蟹的居所,橫行霸道者的住處。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
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助我千觴。
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解: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有相應的防護裝備,擁有遠程攻擊能力大權的執掌者,到死忘不了自己的官職。堆盤色相,形容體態。體胖、橫圓者先得到了報應。「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因作惡得到上司的封賞,官位財寳雙雙滿,腆胸疊肚自為身價倍增。「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助我千觴。」豐滿的身軀和顯赫的地位,得到報應的時候更顯得可憐。出於說明的真情,不知名姓的人為了我免於遭報應不知勸了我多少,如果把勸我的話用來勸酒,要喝千杯。「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對文明的、品德高尚的好人給好報的時節,反襯為對惡人惡行必遭惡報的時節。斯,斯文,文明。「自焚」的「金桂」及其同謀被掃除掉猶如清風一拂,只剩下昧著天理良心得到的錢。菊,錢。

這組詩是雙關語,假借螃蟹之形象,喻屆時的世人,預言真事。詩中揭示的是否「太毒些」,也不盡然。只因現今螃蟹行凶之人的作為、對法輪大法修煉人的迫害程度、為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大法修煉人而編導的「自焚」偽案的卑劣,……「太毒些」。這組《螃蟹絕唱》詩,其實是現今公安、司法等部門中的惡人的報應即景圖。這是在人世間將要發生的,宇宙的天眼看見了,用詩這樣一種文體,預言給世人,旨在讓世人迷途知返,回歸人原本善良的本性,免遭惡報。

五十回 ,一夜北風緊
一夜北風緊,開門雪賞飄。入泥憐潔白,匝地惜瓊瑤。
有意榮枯草,無心飾萎苕。價高村釀熱,年稔府梁饒
葭動飛灰管,陽回斗轉杓。寒山已失翠,凍浦不聞潮。
易挂疏枝柳,難堆破葉蕉。麝煤融寳鼎,綺袖籠金貂。
光奪窗前鏡,香沾壁上椒。斜風仍故故,清夢轉聊聊。
何處梅花笛,誰家碧玉簫。鰲愁坤軸陷,龍鬥陣雲銷。
野岸回孤桌,吟鞭指灞橋。賜裘憐撫戎,加絮念征徭。
坳垤審夷險,枝柯怕動搖。皚皚輕趁步,翦翦舞隨腰。
煮芋成新賞,撒鹽是舊謠。葦蓑猶泊釣,林斧不聞樵。
伏像千峰凸,蛇盤一徑遙。花緣經冷聚,色豈畏霜凋。
深院驚寒雀,空山泣老鴞階墀隨上下,池水任浮漂。
照耀臨清曉,繽紛入永宵。誠忘三尺冷,瑞釋九重焦。
僵臥誰相問,狂遊客喜招。天機斷縞帶,海市失鮫綃。
寂寞對臺榭,清貧懷簞瓢。烹茶冰漸沸,煮酒葉難燒。
沒帚山僧掃,埋琴稚子挑。石樓閑睡鶴,錦罽暖親貓。
月窟翻銀浪,霞城隱赤標。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調。
或濕鴛鴦帶,時凝翡翠翹。無風仍脈脈,無雨亦瀟瀟。
欲志今朝樂,憑詩祝舜堯。

這首即景詩表面上是寫風雪景物,稍細品味則發現,多處詩句與風雪無關,甚至矛盾。這首風雪詩的背後另有真意。解這首詩:
「一夜北風緊,開門雪賞飄。」詩的開頭好似很壯觀,實是這場風雪來得太突然。在一夜之間天氣大變。「入泥憐潔白,匝地惜瓊瑤。」雪能「入泥」,說明這是夏季,「憐潔白」是說,這場風雪來得是無道理的,是可憐的,是蒼白的。違背天時的這場風雪壓滿大地要付出很大代價的,這樣的付出是很可惜的。這裡預言了99年7月20日對法輪大法的全面打壓,在一夜之間形式大變。

「有意榮枯草,無心飾萎苕。」這場風雪針對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人而來,借絳珠草由枯到榮之形象。不是對萎敗、如匍匐而生這樣的人而來。苕,紅苕,甘薯。「價高村釀熱,年稔府梁饒。」這場暴風雪來臨的時候酒價較高,村釀小燒酒熱銷,年景較好,國庫較富足。稔,莊稼成熟。府梁,官家府庫中的糧食。饒,富足。「葭動飛灰管,陽回斗轉杓。」把蘆葦內的膜燒成灰,放入十二樂律管內,到了某一節氣,葭灰就會在相應的管內飛動。陽氣回覆,北鬥鬥杓改變了方向。此句是說,天氣突然變了。

「寒山已失翠,凍浦不聞潮。」突如其來的風雪使山巒失去了原來的翠綠,江河的入海口因結冰使潮水不能上漲,聽不到漲潮的聲音了。寒潮一夜冰封大地。「易挂疏枝柳,難堆破葉蕉。」雪不易掛在稀疏下垂的柳枝上,也不可能堆在熱帶植物蕉葉的上面。這裡是預言,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易被為數不多的、低垂搖擺的人所接受。謊言的不完整性如同一堆蒲葵的葉子,天生的就是那麼破。蒲葵的葉子呈掌狀分裂,用來做扇子。因芭蕉扇之說,叫蕉葉。

「斜風仍故故,清夢轉聊聊。」邪惡仍舊在故意製造褻瀆法輪大法的事故。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用「真」、「善」、「忍」法理作自己行為的準則,在做好人,沒有違犯國家的法律、法規、政策。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力,……。但眼前的事情發生了,在現實社會不可能出現的;只有在夢中才可能出現的,卻出現了,清清楚楚的夢,清夢。以前學法煉功的環境沒有了,學員與學員之間被間隔開了。聊聊,前「聊」為很少,後「聊」為談話,聊天。很少談話為被間隔。「麝煤融寳鼎,綺袖籠金貂。」麝煤是造墨的原料。用墨印的大法書被焚燒了。修煉的人被無故抓捕了。綺袖,絲綢服裝的骼膊,指夏季。金貂,用喜食肉的小動物來喻金屬手銬。

「光奪窗前鏡,香沾壁上椒。」先前的窗戶是糊紙的,紙的透光性極差。雪對光的折射不能使室內的鏡子改變亮度,窗前鏡預言的是電視機。電視機在播放誣陷大法的謠言。用風雪解「香沾壁上椒」句無解。椒,椒房,漢代皇后、妃子的住所。此句預言,製造這次風雪的人的妻子在家學過練過法輪功,並受益,已知道其中的好處。「何處梅花笛,誰家碧玉簫。」在這風雲突變的形式下,哪裡還能聽到煉功的音樂呢?梅花,形如法輪,代指法輪圖形。梅花笛,煉功音樂,與「碧玉簫」意同。

「鰲愁坤軸陷,龍鬥陣雲銷。」世間常用「獨站鰲頭」來比喻技能遙遙領先的人。能站在鰲頭上的人,要有相當的功能和法力。鰲是南海觀音的乘騎,有一定的靈性。這場迫害法輪大法的謊言其來勢之凶猛把支撐大地的軸都壓塌陷了,不但神佛看見了,就連靈性不大的觀音的乘騎也看到了,也跟著發愁。坤,八卦之一,指大地。謊言的來勢凶猛,好似很強大。好似不可抗拒,其實是在銷毀謊言的製造者自身。中華民族又叫龍的傳人,在中國發生的這場「正氣」與「邪氣」的「掀發搏擊」好似時間很長,其實又如同一陣煙雲。被銷毀的是龍。鰲愁中國人將面臨毀滅的災難。舊有《葉公好龍》之說,葉公者,國人也。

「野岸回孤桌,吟鞭指灞橋。」被謊言矇蔽了的修煉人找不到了方向,調轉了船頭。口內發出鞭撻的言語指向西方。桌(zhao),划船的工具,指划船。灞橋,在陝西省西安市。代指法輪大法創始人在西方,尚安全。「賜裘憐撫戎,加絮念征徭。」法輪大法創始人給被迫害中的弟子指明方向,給行進在風雪中的修煉人增加禦寒能力。「坳垤審夷險,枝柯怕搖。」修煉的道路高低不平,要看到有被夷平的危險。面對這樣的局勢,最可怕的是動搖。坳,隆起處。垤(die),低窪處。「皚皚輕趁步,翦翦舞隨腰。」預言修煉的環境再險惡,也不能阻止大法修煉人前行。哪怕惡風在腰間(身邊)飛舞。

「煮芋成新賞,撒鹽是舊謠。」煮熟的芋頭粘濕;舊時鹽顆粒較大、比重大、呈灰色,所以說這首詩詠風雪是假語。煮熟的芋頭在食用前要先剝皮;在雪中撒鹽能使雪的溶點降低,促使早日溶化。預言法輪大法學員在向世人講真像,剝去謊言的偽裝,以免毒害世人。「葦蓑猶泊釣,林斧不聞樵。」已是「凍浦不聞潮」蘆葦之中真能泊釣?如寫因風險太大不能砍柴,應為「林中不聞潮」。這句預言:經過偽裝的車在綁架法輪大法學員,學員被迫離開了自己的工作崗位。林斧是樵夫的工具,工具聽不到自己主人樵夫的聲音,指離開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伏像千峰凸,蛇盤一徑遙。」像是熱帶動物,色黑,用臥像比喻雪山不恰當。像不能久臥,會因肺部受壓而死亡。預言因迫害的加劇,使法輪大法修煉的形式變得很嚴峻,近乎扼殺的程度,修煉的路變得曲折遙遠。「花緣經冷聚,色豈畏霜凋。」法輪功學員與花(法輪)的緣經歷了聚集起來的、最毒的、最邪的超乎想像的摧殘,「花」的顏色怎能因邪惡迫害而凋落呢?「深院驚寒雀,空山泣老鴞。」深院雀不易受到驚嚇;天寒雀不願驚飛。預言夜間有人騷擾學員,雀受驚嚇而飛。貓頭鷹在夜間捕食鼠類,因為在夜間到處都設置了明崗暗哨使鼠類不敢出來活動,貓頭鷹沒有食物在山上哭泣。

「階墀隨上下,池水任浮漂。」學員的住處隨時都有人出入監控,學員好似一潭清水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照耀臨清曉,繽紛入永宵。預言法輪大法創始人給學員講法,如同光輝照耀,讓學員更加清楚明白,來在這一歷史時期的史命,法理五彩繽紛進入到不明的長夜。「誠忘三尺冷,瑞釋九重焦。」學員對師對法的真誠,去掉了對邪惡迫害的顧忌,用祥瑞化解人們心中的焦慮和迷茫。

「僵臥誰相問,狂遊客喜招。」在修煉這條路上,有因遭迫害而停住腳步的人,有人把這些人喚醒,繼續前行。狂遊客,到處走動的人。「天機斷縞帶,海市失鮫綃。」(狂遊客)送來了天機(師父講的法),去掉了束縛思想觀念的纜繩,割斷了阻礙通向更高思想境界的絆索。「寂寞對臺榭,清貧懷簞瓢。」預言法輪功學員在中使、領館前舉行的和平請願、靜坐、絕食。寂寞,請願的人們沒有呼口號。臺榭,較高較小的建築物,指使、領館,較小。代表國家,較高。簞,盛飯用的圓形竹器。瓢,水瓢。簞瓢內清貧無物方能放入懷中。隱絕食。

「烹茶冰漸沸,煮酒葉難燒。」面對漫天謊言,法輪功學員講真像,像泡茶一樣,一杯一杯把謊言的堅冰化掉,讓世人看到,謊言是一堆殘破的蕉葉,天生就不完整,如果用來溫酒,連一杯酒也不能溫熱。這場風雪全是謊言。「沒做帚山僧掃,埋琴稚子挑。」煉功人把雪掃掉,把被雪埋沒了的琴挑出來,重新開始煉功。與「何處梅花笛」相呼應。「石樓閑睡鶴,錦罽暖親貓。」鶴是候鳥,在淺水覓食,冰封「凍浦」鶴無法生存,鶴沒有睡石樓之說。石樓指監獄。被關在監獄的學員和在家的學員形成一個整體。錦罽,毛織品。暖親貓,家中暖,家中有貓,指在家。

「月窟翻銀浪,霞城隱赤標。」月窟又叫蟾宮。因「烹茶」、「掃雪」謊言的敗露,讓邪惡的巢穴感到了不安,清晨的城市可看到隱身設置的醒目的條幅。「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調。」經歷了這場風雪的「梅花」,經歷了這場魔難的學員,真的能體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品出「梅花」的清香、殊勝了。淋竹,竹子是作笛子的原料,因雪而「何處梅花笛」。醉,久不飲酒,飲易醉,大法會重新回到中國大地,到那時人們會被陶醉。「或濕鴛鴦帶,時凝翡翠翹。」那時淚水會濕前襟,時間好像凝住了,翹首盼望這一天的到來。鴛鴦帶,衣服前襟左右兩側可繫在一起的帶子,指前襟。翡翠翹,翡翠是頭飾,頭翹,翡翠翹。

「無風仍脈脈,無雨亦瀟瀟。」脈脈,用眼神或動作表達出來。瀟瀟,水清而深。此句預言到那時沒有風,仍然會用其它方式發泄出來;沒有雨,水也會那麼大,那麼深。這句詩從表面上看平淡之極,實則是丘壑萬千,一語道破天機,是點睛之筆。「一夜北風緊」不是寫風;「開門雪尚飄」不是寫雪。這首詩是「正邪兩賦」掀發博擊即景圖。「預志今朝樂,憑詩祝舜堯。」發生在今天中國大地上的這件真事,和攪在這件真事中的一切人,都是在生前立的志向。不論有多少魔難,最終是一件樂事。舜堯,代指聖賢明主。憑這首詩預祝這位聖賢明主和隱著的這件真事開創新的輝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