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弱民喋血 民主號角響起


也許大家都知道,無論何時何地何種年代,惟有人民,人民的聯合才能救自己,也能救他人,還能救國家。因為只有人民的聯合才是最為神聖且極為強大的力量。尤其是只要當人民一旦瞅準方向,找對了誰究竟才是他們真正敵人的時候,他們就一定會矢志攻克堅決摧毀之。因為,只有人民的隊伍才是最神聖的,是永遠最堅固的萬里長城。即便在眼下,當局是佔有絕對優勢的,並且事後,也無論當局怎麼安撫,也是經久難消永遠難化的民怨民憤,並隨著時間的日積月累和不斷助長,最終將變成不可磨滅的深仇大恨也在所難免。

當然,這種聯合,作為聰明的專制當局固然極其通曉,尤其是對其具有真正震撼、威懾和挑戰的屬於摧毀性的民眾的聯合,這對於任何腐朽糜爛的獨裁專制政權來說,只要一旦有所爆發,就一定是排山倒海摧枯拉朽勢不可擋無堅不摧的。雖然眼下當局可以把數千甚至數十萬精兵強將揮之即去揮之即來,而隨時隨地當棍棒使用,所有的弱民都手無寸鐵、孤立無援、孤苦伶仃,只好任其宰割和殘殺。也許他們在裝備極其精良且人數佔絕對優勢的大兵協助下完全可以取得暫時的絕對性勝利,但實際上,他們實質是把事態不斷擴大化了,是在激起更大面積更廣範圍的人民再聯合以及更為激烈強勁的再反抗的。

雖然他們暫時也把輿論消息全部封鎖了,但事後這種消息一定會傳得全國沸沸揚揚的。更何況他們的封鎖已經失敗了,尤其在海外媒體無孔不入的強大攻勢下,這個消息早已傳遍了全球,並早已震驚各國政要和所有正義而又良善的民眾了。那麼,既然有了專制者的如此暴行不斷做榜樣和先例,作為已被獨裁專制政權壓迫盤剝困擾已久的弱民,他們怎能就此善罷甘休呢?一定會隨時隨地集結更多人一起來與總是吃人肉盛宴的專制政權做殊死鬥爭的。並且也一定會在全國範圍內掀起與專制政權血雨腥風的較量與廝殺,而再次譜寫下許多可歌可泣催人淚下的壯烈而又英勇的詩篇與樂章。屆時,徹底結束中共一黨專制的日子就一定非常迫近且為時不遠。

當然,如果是聰明的統治者,就應順應民意,為了國家在真正意義上的長治久安,為了真正給人民永恆的福祉創下千秋大業,就應及早做好充分準備和打算,而為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共和開展應有的籌備工作才是。

可是,在眼下,由於激烈反抗的人數不是很多,他們還依然高枕無憂盡情享受著只有他們才認為是太平盛世的美好日子。而絕大多數老百姓,他們會知道他們的真正心事和心願嗎?他們以為他們就根本不恨這個已徹底腐化墮落、貪婪殘暴、嗜血成性的惡魔似的官僚集團的所作所為嗎?

太石村的事件遠未過去,2005年12月6日,廣東汕尾又爆發官民之間的激烈衝突,並釀下震驚中外的巨大流血事件。三千名裝備精良配備精銳的武裝部隊,他們本來是屬於人民的軍隊,專門維護國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現在卻被專制集團的極少數人所調遣,而專門被用來鎮壓手無寸鐵,僅僅只知道吶喊、吆喝和辯論來捍衛自己正當權益的弱民來了。這難道不是又一次極其血腥殘暴的"6.4"天安門式的大屠殺還能是什麼?

幾十里路上崗哨林立,把所有消息全部封鎖在一個小小的村落裡,任何人不准隨便進出,在家的村民沒有吃喝,還一邊聽著遠處親人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哀鳴與嚎叫聲,直到完全沒有聲音。而正在外面維權的眾多勇敢的村民們,他們為了捍衛全村人的神聖尊嚴和正當權益,卻被這些正在駕駛著隆隆坦克的機槍手們到處追逐掃射著,真正經受著血與火的慘無人道的洗禮。難道這就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先進優秀的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嗎?

據海外消息,眼下已有70名村民倒在了血泊中,還有眾多村民傷的傷殘的殘。而作為專制統治者,他們除了選擇這種慘無人道凶狠野蠻的毒辣手段來平息本屬於民事方面的一起正常糾紛,還能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也許他們生來就是殺人的,殺人是他們的專業和本性。可直到今天,尤其在二十一世紀人類最文明的今天,他們還依然這麼愚昧無知,殘暴異常,這難道不是真正強盜和野獸還能是什麼?

而在一般情況下,只有強盜是不講任何道理的,也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審理的,可這些嗜血惡魔,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他們對這些手無寸鐵、虛弱無奈的老百姓們講過道理嗎?也許他們的道理就是蠻橫無理、武斷專橫、用槍殺人。除此之外,他們還有什麼才能呢?可一向都號稱自己偉大光榮正確先進優秀並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共,今天咋就變成如此熊樣了?難道是完全墮落變質腐朽糜爛了?這可是原來即便在毛澤東時候也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赤裸裸絞殺普通弱民的奇特現象啊。而這樣一個完全站在人民對立面上的惡魔,堅決與人民為敵的所謂黨和官僚政府,我們還指望他們什麼呢?我們對他們還有什麼可期盼的呢?作為強盜和惡魔,殺人是他們的本性,難道我們還要期盼他們把我們一個個地全部消滅不成?

我看,所有受苦受難的人民,最好還是放棄這種幻想和期望,盡快走在一起,迅速締結屬於自己的隊伍。也就是說,當你受到來自官僚集團的不公對待任何欺辱以及極盡所能的盤剝與壓迫時,你有沒有想過,你們的正義訴求和無助的吶喊什麼時候得到過他們的公正而又及時的對待呢?

前不久在看電視時,發現有人為了充分保障農民權益,建議說應由人民自發組織各種行業的協會組織,而在行業協會帶領下,農民才會與一切與他們有著交易的組織或個人進行強有力的談判以及討價還價等,這樣一來,農民就不吃虧,農民也容易致富。可是,這在一黨專制,黨完全控制槍的中國確實能行得通嗎?這難道不是又一個黃粱美夢嗎?

前不久,太石村民聯合起來想罷免本不稱職的村官都極其艱難,汕尾村民聯合起來共同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就遭到了當局如此血腥的鎮壓,你想想,作為生活在最基層也是最弱勢的農民,他們究竟能為自己做得了什麼?

專制可惡啊,專制極其可恨,你又能對他如何得了?當然,除非,當自身權力受到來自官家的踐踏和侵犯時,所有農民應充分認識到,只有緊密團結起來,做到真正的以牙還牙和以暴治暴,也許才是唯一出路和最佳選擇。否則,還真無其它任何最好的辦法了。這最弱勢的農民,也許就要永遠受這種欺負、侵犯、踐踏和蹂躪沒完沒了了。

"廣東汕尾紅海灣經濟開發試驗區2002年在當地興建大型發電廠,徵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使得東洲街道大約 40000多村民頓失賴以生存的山、田、海,但卻沒有得到國家法律和政策規定的合理補償和安置。走投無路的村民自2004年開始通過多種方式向當地政府和上級有關部門申訴,但是一直沒有得到正面答覆和回應。當地政府還阻撓村民上訪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鎖消息和禁止媒體報導,並引發了多起衝突。同時,願意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也受到所在地司法局的警告而無法受理。無奈之下,村民只好自發輪流駐守在汕尾發電廠門外,以希望政府盡快妥善解決村民以後的生存保障問題。

毋庸置疑,尊重和保障人權是政府的首要和基本職責。當地政府本應主動傾聽村民的訴求,妥善解決他們因建設征地所導致的基本生存問題,但是,其不但不作應有之為,反而非法動用武力殺戮維護合法權益的村民,製造了駭人聽聞和震驚世界的流血事件,這是包括2004年7月31日河南省鄭州市師家河村流血事件和2004年10月4日陝西省榆林市三岔灣村流血事件在內,迄今為止在土地權益方面最為惡劣和嚴重的流血事件!我們認為,當地政府的所作所為不但喪失了起碼的合法性,也踐踏了基本的天理人倫,並在事實上構成了反人類罪。
──摘自《大紀元》2005年12月10日所發《關於廣東汕尾流血事件的緊急聲明》。

由以上可知,如此細小的問題,竟然釀成非動用3000名武裝部隊製造如此巨大血案的地步不可。而這究竟是誰之過誰之錯?你說專制政府他們確實錯誤了嗎?或者即便他們錯誤了你又能怎麼樣?這種所謂的專制機器,本來就是用來殺人民的,且嗜血成性,殺人如麻,現又達到如此登峰造極駭人聽聞令人髮指的殘忍地步,也許使人難以想到的,也許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因為,對於始終堅守著獨裁專制政體的中共寡頭政黨,你還能有什麼話可說呢?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此暴戾殘忍的專制政權,如果再讓其長此以往下去,他還會給人民釀造不知多少這樣的災難的。尤其是,當廣大人民不再覺醒不再迅速走在一起的情況下。當然,如果大家都覺醒並還確確實實能夠走在一起,為中華人民的真正當家作主甘願獻出一切了,也許讓中共一黨寡頭專政的日子早日徹底結束,也就真正為時不遠了。

但是,我們大家,在眼睜睜地看著中共殺人的事件屢次不斷有所發生時,都想到必須只有這樣了嗎?

也許汕尾弱民的喋血慘案,就是中國全面實現民主的嘹亮號角,難道不是嗎?


2005-12-10


大紀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