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教師挖煤資助貧困生(圖)


開縣山村教師劉念友下井挖煤資助貧困生的感人事跡,無數讀者為此感動不已。昨日(16日),劉念友在重慶上大學的女兒卻突然哭著致電記者:「我們現在才知道父親在挖煤,還資助了那麼多貧困生……」

事實上,劉一雙兒女的學費拖了一年才繳清,他們甚至買不起基本的學習用具。為減輕家庭負擔,劉的女兒假期去當搬運工;為節約,劉的兒子從不吃早餐……

父親挖煤謊稱去打牌

劉念友的女兒劉久芳、兒子劉久原均就讀於重慶正大軟體職業技術學院。昨天,記者在校門口見到姐弟倆時,他們雙眼紅腫。

劉久原和姐姐劉久芳被父親所感動 看著父親的照片劉久芳流淚了

劉久芳說,15日上午10時,她在

本報網站上看到了《山村教師挖煤資助貧困生》一文。「剛開始,我覺得圖片上那個滿臉煤灰的鄉村教師有點面熟,越往後看,心裏越沈重,最後,我忍不住哭起來。我們從來不知道父親在挖煤,也不知道他資助了那麼多貧困生。」

劉久芳想立即打電話「質問」父親,可一時竟不知如何開口。良久,她才鼓起勇氣撥通父親的電話。「爸爸,我看到你了!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們?」這是女兒對父親說的第一句話。

劉念友什麼話也沒說,父女倆沉默了近10分鐘,話筒那方才傳來一句劉念友低沉的哽咽聲:「對不起。」隨後,劉念友趕緊問女兒,自己的大花臉是不是讓她在同學面前丟了臉。

「我們通了半小時電話,只說了幾句話,爸爸不停地說對不起,我就一直在這邊哭。」說到這裡,劉久芳眼眶又紅了。

「我為這樣的父親自豪。」劉久芳說,以前常常納悶家裡為什麼那麼缺錢,甚至還懷疑過父親,因為父親假期每天都外出「打牌」,一打就是一天,有一次10天都沒回家。「我現在知道了,他哪裡是在打牌,他分明是瞞著我們下井挖煤。」

兒女一日兩餐當搬運

記者昨天在重慶正大軟體職業技術學院見到劉久原時,他竟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夾衣,坐在教室裡看書的他凍得瑟瑟發抖。「惟一的一件毛衣洗了沒干。」同班的小王告訴記者:「劉久原一有空就打乒乓球,他說這樣暖和。」

知道家裡窮,劉久芳每年暑假都要去打工。今年暑假,她同時打了兩份工,上午在石橋鋪電腦城賣電話卡,下午在超市當收銀員。

為了多掙錢,去年,21歲的劉久芳甚至在批發市場當搬運工。扛著幾十斤重的貨箱,劉久芳也哭過、埋怨過父親,「我甚至懷疑過父親是否愛我們。」

見記者要拍照,劉久芳從箱子裡翻出一件嶄新的棉衣穿上,這是她兩年來買的惟一一件衣服,價值50元。「買了兩個月一直沒捨得穿。」

劉久芳說:「我不覺得累,就是心疼弟弟。他飯量大,每月只有300元生活費,常常吃不飽。為節約,他天天都不吃早飯。」

劉久原就讀於軟體學院軟體開發專業,大一。入學不久,他就找到了不餓肚子的良方----中午多打些白米飯,晚上吃饅頭。

「我一直以為爸爸很狠心。」劉久原不停嘆息,今年國慶期間,剛進入大一的他很想回家看看,但打了幾次電話,父親就是不同意,說是浪費車費。看到其他同學的父母天天打電話詢問歸家時間,劉久原數次躲在寢室哭,埋怨父親,「我現在才知道我有個這麼偉大的爸爸。」

「他們倆是我們學院的貧困生,但從沒向我們申請過貧困補助。」該院院長張業平告訴記者,劉久芳2003年考進學校時,因為無法繳納6000元學費,曾向學校申請緩交,一學年後才陸續繳清。張表示,學校會盡力幫助姐弟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