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十六年龍種變跳蚤 一個最無恥的產業

2006-01-01 21:38 作者: 紅塵愛河(天津)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16年光陰,播下的是龍種,收穫的是跳蚤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對於許許多多在中國教育體制的陰影籠罩下長大的人,想必大家都在漫長的青春歲月裡,為了所謂的應試教育而撒下斑斑淚痕,最後卻在進入社會後,發覺在學校學到的東西是如此微薄可憐甚至可笑。我們如農民--農民尚且可以春種秋收,我們所受的教育卻相當於16年一季收穫,要用一生去賭。當我們付出了人生近二十年最美好的時光去耕種這一塊人生必種的良田,期望在這片地裡能夠收穫傳說中的龍種,結果在20年後發現自己收穫的只是幾隻瘦弱的跳蚤時,人生中這一段最寳貴的光陰已經蕩然無存。站在空蕩而貧瘠的土地裡兩手空空欲哭無淚,這是何等窘迫的尷尬人生環顧中國大地,該有何等龐大的尷尬群落!

人之一生,有幾個十六年?

在一生中,又有幾個十六年,有那樣健康的身體和鮮活的靈魂可以付出?

在這個地球上,每時每刻都有老人去世,又有嬰兒誕生,世界如此延續,而在中國,還可以繼續推理:在這些嬰兒長大後,必將有許多人被投入中國教育體制這個輪盤賭裡。這個輪盤賭16年一局,而結果早已為千萬人的結局揭曉:就是和千千萬萬的嬰兒的人生一樣被打造成千篇一律的庸人、俗人。

讓人痛極而笑的是,這些可以用16年賭一局人生的孩子們,還必須要有幸投生在中國比較富裕的家庭,他們被公認為中國最幸福的孩子,因為他們可以上學。為這一局賭,孩子們要押上16年的光陰,許多家庭則要耗盡半生的積蓄!

任何事情都有付出和回報,不如來算一算在中國教育體制裡我們的付出和回報吧:

我們的付出:
1,16年人生最美好的光陰:小學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學4年=16年,如果算上讀研或者自學進修的時間則是近20年。

2,16年來自家庭的資金支出:難以計算的對絕大多數家庭來說都是最主要支出的一筆龐大積蓄,如果把這筆龐大的積蓄換算成他們父母為此而消耗的時間和精力,恐怕又是一筆令人瞠目結舌的支出--在許多家庭裡,支援孩子讀書,甚至成了父母活著的主要目的。

3,生活的樂趣和健康的身體:到底有多少青春歲月開心的笑容為枯燥的學習任務而讓步,到底我們為了這枯燥的學習損失了多少健康,絕對是難以計量的巨大損失。

4,16年後為了彌補自己千瘡百孔的知識結構而繼續付出的終生自學的金錢和精力。

我們的收穫:
1,一個亞健康狀況的身體:為了這數十年如一日的艱苦而枯燥的學習生涯,我們所損失的健康難以計算。去任何一個大學看看,那些梓梓學子們有幾個還有強健的身板和清澈的眼神?越是刻苦優秀的學生,越是豆芽菜般羸弱,手無縛雞之力。

2,一個扭曲變形的人格:從中國教育體制這個異怪爐裡出來的學生們,有幾個懂得正義、良知和公理?有幾個懷有拯濟萬民、造福人類的宏圖大志?有幾個人仍然可以像小學作文裡說的那樣,說自己是「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可以說,這麼多年來,筆者沒有真正見到過一個!大家孜孜以求的是如何出人頭地,如何掙大錢。如今的大學校園裡,學生們興趣所在不外是考試,出國,留學,找工作,戀愛,同居,吃喝玩樂。有幾個關心世界局勢和中國前途?中國的大學生群體,除去他們腦袋裡這些年死記硬背灌輸進去的所謂「知識」,他們的人格和良知水平和那些沒有機會受教育的人們沒有多大區別--這麼說倒可能是對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人們的污辱,許多沒有受過中國式教育的人們的人格和良知,真要比許多大學生們還好。許多大學生只所以沒有犯罪能力,只是因為他們對良知和對醜惡一樣無知罷了。

3,一張冠冕堂皇的大學文憑:這一紙文憑就是中國教育體制對我們16年付出這樣如此巨大代價的終極回報,天下能有哪種生意象中國教育這樣划算!--12年的辛苦(小學到高中),一場高考解決!16年的辛苦(小學到大學),一張文憑解決!當我們看到招聘會上洶湧的求職大潮,看到遞上各式應聘材料的學生們臉上謙卑的笑容,當我們已經工作的人看到人事處把成堆的應聘材料隨手掃入垃圾桶,有多少人會問一問:難道這些有幸可以讀書的中國人的命運,就是如此嗎?這些學生們像沒頭蒼蠅般在各個城市的招聘會上躥來躥去,只為求得一個職位。即使那些清華北大等等名校的學生,可以輕易找到一個收入不錯的職位,而一個職位也不過意味著另一個教育輪盤賭的開始:工作,攢錢,結婚,生孩子,然後把孩子再投入中國教育體制這個輪盤賭裡,並且繼自己的父母為自己付出之後,再為孩子付出自己下半生的精力和積蓄。我們的雄心壯志到哪裡去了?我們的遠大抱負就是掙錢養家嗎?我們再也不敢提「修身治國平天下」的夢想,只恐別人以為自己頭腦有問題。

二,中國的教育體制就是玩人體制
如果說魯迅從中國封建社會的歷史看出來「吃人」二字的話,那麼我看中國從古到今的歷史仍未改變的便是一部「玩人」的歷史。王小波書裡對當年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說法是「不過是做了回傻B而已」,說白了就是當年廣大知識青年被玩了一回。吳敬璉說自己早於2000年就放棄了對中國股市的研究,因為中國股市不過是個賭場,而且是很不規範賭場---賭場裡面還有規矩,比如不能看人底牌,但在中國股市,有些人可以看別人的底牌,可以作弊、搞詐騙、做莊、炒作、操縱股價。吳敬璉的話說白了就是,中國股市不過是個玩人的股市。

那個殺害張志新的毛遠新被審判後在交代材料中下結論說:「文化大革命錯了,完全錯了,徹底錯了。」-----我們倒底還需要在事後總結多少個「完全錯了,徹底錯了」的歷史錯誤?到底還要一次又一次地為這些「完全錯了,徹底錯了」的政策付出多少代價?!

比起上山下鄉和股市,中國教育體制玩人的規模要龐大得多。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可以說中國所有稍有潛質的孩子都被玩弄其中----他們是祖國的希望啊,我們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祖國的未來和希望。當我們用著微軟的操作系統時,有沒有想過,我們已經將多少個比爾?蓋茨扼殺在啟蒙之中?到底有多少偉大的藝術家、 經濟學家、科學家...被扼殺在啟蒙之中?

三,教育是中國最大的危機
且看小小的瑞士吧,人口僅700萬,面積才4.1萬平方公里--也就兩個北京大小,卻有16位諾貝爾獎得主,孕育了世界一流水平的金融、旅遊、酒店、機床、鐘錶、電子和儀器行業。

我們呢?234個瑞士那麼大、18個瑞士人口那麼多,卻連一個土生土長的諾貝爾獎都沒有。在許多年的苦苦盼望還是沒有實現後,我們的經濟學家終於又為我們創新了阿Q理論:諾貝爾獎歧視中國,得不得沒啥意思。其實魯訊先生為我們發明的偉大理論可以套用在任何我們不如別人的地方,那樣所有的問題就一了百了地解決了吧?當年慈熙太后不就是這樣解決的嗎?

回顧我們的政府報告,出現過多少次激動人心的(激動人大代表之心的)重視教育的語句啊:教育是百年大計!再窮不能窮教育!「我們要千方百計,甚至於犧牲一點速度,把教育問題解決好。」「財政再困難,也必須捨得投資把義務教育辦好,這是提高全民素質的奠基工程。」

而實際情況如何呢?且看:政府承諾在上世紀末要達到教育投入佔國內生產總值4%,至今尚未實現;

中國人口佔世界總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國的教育經費僅佔世界教育經費總和的百分之一;教育經費佔GDP的比例:世界平均水平為5.2%,低收入國家平均為3.6%,高收入國家平均為5.5%。我國的年人均GDP現已超過1000美元,已邁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而我國的教育經費佔GDP的比例近年仍徘徊在3%左右,不僅與世界平均水平存在很大的差距,至今連低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都不及;

目前全世界宣布實行法定義務教育的國家有170多個,在這170多個國家中,免交一切學雜費的國家達160多個,只有不足10個國家對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生收取書本費、雜費等費用,這其中就有中國,而中國中小學的擇校費成為欺壓百姓無形工具。目前我國有2億左右中小學生,以一個學生一年平均收取各項費用500元計算,一年下來收取的總費用為1000億元。而據最新公布的一條消息顯示,2004年我國僅在官員用車、公款吃喝(相關報導上的用語是「招待費」)、公款出國旅遊(相關報導上的用語是「出國考察)三項的花費就達7000億元;

佔中國人口60%以上的農村只獲教育投資的23%;在有些地方,7個農民不吃不喝才能供養一個大學生;

今年年初中國社科院發布的《2005年社會藍皮書》顯示,連續多年,子女教育費用在居民總消費中都排在第一位,超過了養老和住房。同時,上海社科院徐安琪研究員的一項調查顯示,上海家庭培養一個大學生花費竟高達48萬元。各地教育部們把它當作無底的金礦一樣來挖掘。各地擴招費用也與時俱進迅速擴張起來。並失去了補貼生活費用、改善教師生活的原始目的,而迅速變成教育腐敗的溫床和腐蝕教育工作者心靈的無底深淵。如:在天津市昆鵬小學一位小學六年級數學老師,每月可以在自己開的學班收入25000元以上,這就是中國教育制度的偉大!教師已經成為中國最無恥的職業!!如此龐大資金,創造世界記錄!現在一個城市大學教師年收入比貧困地區能開出餉的教師高出60-80倍!是世界絕無僅有的。拜金主義盛行:「堅毅、勇敢、追求真理、以天下為己任」的美德早已蕩然無存;大公無私、先人後己---已成為笑談。「搞錢-讀書、讀完書-再搞錢」,成了青年學生人生三段式。在美國外籍學生助學金不斷增長(現達到29%)的今天,我國自己學生享受國家補助的比率卻大幅下降。徒增了學生及家庭對黨和政府的失落和不信任感。今天,教育對廣大老百姓是一場惡夢。教育亂收費的官方統計數字是2,000億元。城市熱門中小學擇校費或贊助費數額亦令人瞠目結舌:哈爾濱一所重點小學的擇校費要3.5萬元,北京一所著名小學的擇校費去年已漲到7萬元。提倡教育產業化,使教育掙錢成為學校的普遍風氣。於是乎,許多青少年只好被迫失學,青少年或家長為學費自殺的慘劇時有發生。有人說,中國教育投資不及非洲的烏干達,失、輟學兒童人數世界第一;中國貧困家庭子弟考上大學,因為貧窮而導致父母自殺、家破人亡的案件數,世界第一。這種慘劇在舊中國卻是聞所未聞,相反的例子卻很多。今年78歲的張蓬才老先生退休前是重慶市萬盛南桐礦業公司醫生,出生於萬盛區金橋鎮青山新村一貧困農家,從小父母雙亡,無錢上學。1941年,當時富甲一方的教育家劉子如先生創辦青山新村小學,窮孩子可免費入學,13歲的張蓬才得以踏進學堂(《重慶晚報》)。在萬惡的舊社會,父母雙亡的窮孤兒可以免費入學讀書;鶯歌燕舞的新社會,卻有千萬父母雙全的幸福兒童被關在學校外面。有人還想起小說《紅旗譜》中,「農民的孩子因為家裡窮都是上『師範』或者『軍校』之類不用家裡出錢還管飯吃的學校」(李盾:《「知識改變命運」與「讀書賠錢」》,《中國報導》420期);天可憐見,興辦這些學校的 「舊社會」恰恰就是讓這些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給打倒了。毛澤東就是個「不用家出錢」讀書的師範生;《紅旗譜》中讀師範的朱運濤、江濤等都是堅定的舊社會破壞者;

中小學亂收費,大學則高收費。據有關部門統計:全國高校生均學費已經從1995年800元左右上漲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進入新校區的學生的學費則在6,000元左右;住宿費從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漲到了2004年的1,000元-1,200元;再加上吃飯、穿衣等,平均每個大學生每年費用在萬元左右,四年制大學生需要4萬元左右。2004年我國城鎮居民年平均純收入和農民年平均純收入9,422元和2,936元。以此計算,供養一個大學生,需要一個城鎮居民4.2年純收入,或一個農民35年純收入,即不計吃飯、住房、交通、穿衣、醫療、養老等費用。教育改革打斷了窮人孩子的雙腿,他們將沒法接受高等教育。於是也搞出個雙拐來,所謂的助學貸款。本來是不用交學費的,現在每年學費上萬,相當於普通工薪階級年收入的數倍。

據《財經時報》報導:2003年9月9日至21日,應中國政府的邀請,托馬舍夫斯基考察了中國的教育狀況。隨後,她在向新聞媒體公布材料時,稱「中國財政性教育經費僅佔GDP的2%,遠低於聯合國所規定的6%」。而據中國官方的數據,「教育經費佔GDP的比例已達到了3.41%」;

中國在聯合國裡,好歹佔有常任理事國一席,但是其GDP投入,甚至不如非洲窮國烏干達,也不如鄰國緬甸,更不用說還低於印度;

《青年時訊》2004年調查報告:2003年,中國十大暴利行業排行榜上,中小學教育收費榮列第二,僅次於第一名-泡沫產業房地產!

據有關統計:目前中國的大學生30%來自九億人口的農村,70%來自四億人口的城市。我國文盲8507萬,90%分布在農村;

難道我們就只有將所有學子都拖入應試教育這個無底黑洞的「高考獨木橋」這唯一的辦法「最公平」嗎?難道老祖宗的科舉制度要管千秋萬代嗎?難道舉國之智,居然想不出一個比「高考獨木橋」更適合的辦法來嗎?在這「最公平」的高考制度之下,京滬的自行命題、特惠分數線又算什麼?

教育問題應該比長江堤岸的豆腐渣工程嚴重多了吧,對這種嚴重投入不足的教育豆腐渣工程,現在卻是那些極少數人來為億萬中國百姓來做決策。我國絕大部分的教育資產都是由國家投資、這些投資是全體中國百姓的不是那些無恥貪官污吏的,是所有全體人民共享的人民共同財富。任何集體和個人都無權將其化為私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