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悲痛 人要站起來

2006-01-08 18:35 作者: 玫雅.潘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Epoch Times玫雅.潘根撰稿、大紀元記者廖小米編譯)有時,人們需要幫助來面對悲痛。

我的朋友南茜上週突然失去結褵52年的丈夫。失去摯愛真是令人悲傷!一開始,我不曉得如何開口安慰她,我設身處地,思考著如果我丈夫或者孩子突然得病死掉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兩年前我有過這種經歷,我的女兒,一個已婚健康的年輕媽媽帶著10歲的兒子,被告知她罹患癌症並且已經轉移,全家人都聚集在她身邊,在化療和放療期間,有一刻她只想放棄並逃避,我們沒有讓她這麼做。

陪伴重病人或突然失去摯愛者是件艱難的事!這需要勇氣、機智、誠實、精神耐力、堅持、體能、忍耐、信仰以及大量的幽默,因為忍受悲痛是很辛苦的事。當死亡最初的震驚逐漸平息,我們所意識到的是,死亡是不可逆轉的,無論我們如何期望。之後,現實的影響和真正的工作才將開始。在我所有失去家人或摯友的相識熟人中,分享著一個共同的秘密,那就是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夠有創意的面對現實。我給南茜打電話時,她告訴我,最讓她感激的是朋友對她面對悲痛的獨特方式的尊重,緊緊的擁抱、簡單話語、「我的善念與你同在」,足矣。南茜笑著說:「你知道,我一直希望我的丈夫有幽默感。」

幽默的確能幫助我們度過生命裡的許多難關,一些心理學家甚至處心積慮告訴我們,幽默能夠縮短病痛,有時甚至可加速痊癒。怨恨摯親摯愛意外離開所帶來的突然轉變正常且乃人之常情,對親人的消逝感到震驚、無法置信也都無可置否,但是我們要勇敢面對對這種失落-失去親人、失去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能力、失去自己的健康。古書告訴我們:「喜樂的心就是良藥。」

幽默還被證實可提升免疫能力。「週六晚報」的前著名編輯諾曼.卡森(Norman Cousins) 六十年代在鐵幕旅行之後被診斷是結合性脊椎炎(ankylosing spondilitis),一種極度疼痛的病。在與醫生充分協商之後,他們決定使用一種隨後被證明成功有效的獨特方法。卡森先生住進一家舒適的飯店而不是醫院,預訂客房服務送來三餐,每天看幾小時有趣的電影。歡笑和幽默為他提供幾小時無痛苦的睡眠,幽默結合積極的人生觀,使他恢復了健康。在一本名為「疾病解剖學」的書裡,他記錄了這一特殊經歷。

這種方法不一定對每個人都有效,而且也沒有人告訴卡森先生剋服失去健康的悲痛需要費時多久。我們不能僅僅告訴人:「振作起來;人生必須繼續!」不同的人會用不同的模式面對失落,而且可能需要比他人更多時間度過傷痛;有些人需要有人陪伴,以「緩解痛苦」,而有些人需要獨處,或僅僅需要朋友在他們仍拒絕接受現實時,確實願意傾聽他們忿怒的爆發:「這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我們的話語和思想如此強有力!在試圖安慰悲傷者時,我們最先必備的是對他人的同情心、耐心、有創造性的靜默以及溫和的鼓勵。與南茜之間,我重新體會了這一事實,同時,發生在女兒身上的奇效也令我驚訝至今-她已經擺脫癌症兩年了。

面對悲痛,一句慈愛關切之語絕對最為恰當。(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