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不要暴力革命 要心靈革命


想就這個題目寫點文字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好像當時高智晟還在新疆,傳來消息說,陝北油田案苦主很多人已經對當局徹底失望,決心與當局同歸於盡,或者準備上山打游擊。據此高智晟悲觀認為,「在當局毫無節制的掠奪與壓迫下,中國和平轉型的可能性越來越渺茫,暴力革命、治亂迴圈迫在眉睫」。

進一步地接觸從老虎凳上下來的法輪功學員之後,高智晟有了第三封公開信,更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明確勸人退黨親神,對時局已無必現「暴力革命」的悲涼結論。高律師,現在是發出「不要暴力革命,要心靈革命」倡導的時候了!

2005年10月10日,陝北石油民企訴訟代表馮秉先、馮孝元、孔玉明、王世軍被靖邊縣檢察院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提起公訴。此後,陝北石油民企就此發出呼籲,尋求理解和援助。我就是不理解,也沒援助過。

我從博訊上讀過陝北六萬石油投資人聯名寫「尊敬的胡錦濤總書記、溫家寳總理及中央部委領導」的信,案主們聲稱:「如果引導得法,陝北民營石油企業或許已壯大成為振興陝西經濟的生力軍,但殘酷的現實摧毀了美好願景。」「民企對『小油井整頓』的必要性可以理解,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是地方政府的整頓方式。」「我們辛苦勞動換來的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甚至是負債纍纍,破產和負債導致的生存壓力讓我們不可能停止抗議和呼籲!」「 收井和低價補償,使民企投資人的情緒像一包待燃的炸藥,是馮秉先,說服我們避免暴力對抗,讓我們學法懂法,把我們帶上秉持理性、依法維權的道路。」「馮秉先的追求,就是陝北民企的追求;馮秉先的蒙難,就是陝北民企的蒙難;給馮秉先定罪,就是給陝北民企定罪;對馮秉先的迫害,就是對陝北民企的進一步迫害!!」

從這封聯名信的形式和內容上,都明顯可見這些人的理性訴求和維權決心。

案主們「請求中央政府關注,敦促陝西各級政府善待民企代表,妥善解決陝北石油事件遺留問題。請求各界人士援助陝北民企代表,敦促陝西司法機關迴避審理此案或秉公審理此案。請求陝西地方法院秉公審理馮秉先、馮孝元、孔玉明、王世軍案,判定馮秉先等人無罪,盡快釋放馮秉先。」案主們通過網路媒體說:「對馮秉先等民企代表的公正審理,將有利於最終解決陝北石油事件,將有利於陝北局勢穩定,將有利於發展民營經濟,將有利於貫徹中央走市場經濟道路和依法治國的大政方針,將有利於提升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的形象,將有利於增強中國人民對中國共產黨執政的信心!!」

此封給「尊敬的胡錦濤總書記、溫家寳總理及中央部委領導」的信,寫於2005年11 月8日。信後面附有由「石子華 張三」到「谷樹英魯春蓮」等六萬石油投資人中1700個人的簽名,還有由「張祖樺、劉曉波」到「梁泉、陳弘莘」等102位社會各界人士的簽名。到了2006年1月4日,劉曉波於北京家中通過《大紀元》發出《請關註明天宣判的馮秉先》的呼籲。1月5日,農曆的小寒日,陝北油田案苦主「盼」來了馮秉先的「小寒」式宣判:因「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被判實刑「三年」。據說,這個案子由狀告物件--榆林市政府--組織起由市長和政法委書記負責的專案組指揮偵查和審查;抓捕和起訴有兩個原因:一為就此將陝北民企維權徹底鎮壓;一為保障延長油礦集團順利組建。

此案未審理前就傳言「要判馮秉先三年以上實刑,否則沒有辦法控制他這個外地人」,果然。這就是說,這個案子的結果早就預定,審理只是走形式而已。

馮秉先還跟陝西靖邊「尊敬的各位法官」非常合作,作了兩點辯護:第一、把我確定為組織、策劃兩次「上訪」行動的「首要分子」,不符合事實,有失公正。第二、把「兩次上訪事件」定性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尺度不當,別有用心。辯護之後,馮秉先提出了一點希望:我依然期待司法公正。

可以說,馮秉先被判刑入獄三年和民企代表面臨病、監困境,跟劉曉波等溫情的自由主義者一直把中共當政黨看待的引導有關。十多年前在天安門廣場跟學生接觸過程中,劉曉波等自由主義者就已經有過這種錯誤引導,在《九評》揭露中共「邪惡、邪靈和邪教」真相引發退黨(團、隊)總人數即將破七百萬的時刻,這個問題必須有人指出來。我期待劉先生們認識到這個問題,從去年紀念「六四」之後到現在,一直在期待。而今我不再期待,我希望提出來引起劉先生們注意。

如果中國共產黨跟中國國民黨一樣只是一個政黨,唐子是絕對贊同劉先生多年來的理性與和平的維權抗爭做法的,而且一定會追隨。但中共不是政黨是邪教。中共的問題也不是專制而是邪惡。像馮秉先、馮孝元、王世軍、孔玉明等中共黨員,他們當過科長以上的官,有相當得力的人緣能力和能量。如果從去年上半年起,劉曉波和高智晟們就有意識地引導他們讀懂《九評》,發動陝北六萬石油投資人廣傳《九評》和力促三退,把陝西當成如同當年國共內戰中的重點戰場,中共恐怕早被退垮了,馮秉先入獄的事情可能都不會發生,更不可能被判刑。

陝北榆林現在的情況是,石油投資人並不敢越雷池,卻蒙冤受刑成現實!市政府官員曾請過民企代表共進午餐,一再要求民企理解政府。民企是充分理解了政府,但民企「請求法院法官體察民情民意,給出合理判決」,「為營造和諧社會做出示範」的話語,中共靖邊當局卻完全當了耳邊風,依然走邪門歪道。

馮秉先是理性而智慧的,卻有些迂:「領導從臺前轉到臺後,不能再名正言順干擾司法,也是一種進步;沒有把我定為和國外反華勢力勾結,還是一種進步」,「希望法官先生,能夠出於良知、正義和職業道德,忠誠於法律,而不是忠誠於領導,能免受或少受政府官員干擾,秉公裁定……上天賦予人與生俱來的神聖權利--就是生命、自由和財產。我因為財產被剝奪試圖和平說理,可是又被剝奪了自由,但只要生命尚存,我就不甘為奴隸……感謝法官給我機會……」

上天啊,一個由退黨而顯示出來的公民和神民行為,蒼生萬民一直棄用天賦自由人權去行使,中共奴的心智究竟哪裡淤塞了?!中華讀書人究竟哪個心竅未開啊?!對陝北石油民企我一直不理解,也沒有去做過那些功效不大的聲援。當劉曉波呼籲關注馮秉先的審判時,我只是注意到他是一位共產黨員,上網查了他沒有退黨。如果馮先生沒有化名退黨,那麼他這次被判三年刑,就稱不上受迫害。從共產黨角度看,不僅屬於 「咎由自取」,還可謂從輕發落。你想想,當年他入團、入黨,難道沒有宣誓要把一切獻給黨嗎?如果宣過誓,那麼現在他的石油投資被當局拿去了算什麼侵奪?不算!看過去那個殘廢黨員吳運鐸寫的《把一切獻給黨》不是表示得很清楚嗎?黨要拿去一切都是可以的,現在不就幾個錢?拿去了,你還要告,不判你我判誰?!不管共產黨以什麼罪名判馮秉先,只要馮秉先是共產黨員,沒有自己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那麼黨給他什麼罪都「活該」。

請注意,我決沒有說馮秉先被中共治罪是他「活該」的意思。相反,我認為馮秉先這樣的智者退黨之後,在未來沒有中共的新中國裡,可以治理榆林市。當然我說了不算,得民眾選舉才能成為現實。但如果馮秉先沒有被誤導到跟中共作徒勞無功的犧牲的道路上去,而是在發動石油投資人做勸退(脫離中共)上立了大功,未來地方政府首腦選舉上馮秉先當之無愧。倒是現在他身陷牢獄根本做不了這事。唉!

一切都是無神論教育惹的禍!如果劉曉波們能夠迅速解除中共無神論的精神枷鎖,拋棄思想裡那種居高臨下的對法輪功的同情,而如同唐子般放下自我,站出來傳播《九評》、推動三退,很快中共就可以被退垮。馮秉先也很快得自由。

中華自由主義者和民運人士們,「天滅中共!」的確是神旨,不要再矜持了。也許道理上你們現在還接受不了,但只要你們去做,像唐子一樣去做(其實我起初也是將信將疑的,但我現在非常篤定,退黨就是解決中共的捷徑),很快就會看到。很多人懷疑,這是中共的教育讓你懷疑。很多人在怕,這是中共在怕,通過你的怕表現出來。當務之急,你們要從中共的教育裡掙脫出來,要讓中共怕。

實際上,只要你不信中共灌輸給你心靈的那些東西,中共就一點也不可怕。事實上,六年來法輪功有許許多多的學員信他們老師而不信中共,堂堂正正的去天安門,「早上飛機飛去,晚上飛機飛回,既喊了『法輪大法好』,又把橫幅也挂了,什麼事也沒有。還有,九十幾歲的老人,天天出去洪法,一點事都沒有。」

劉曉波們,你們對法輪功太缺乏瞭解了。你們可以跟高智晟好好溝通,看他是不是親自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們在老虎凳上是在替我們中華民族受魔難。

古羅馬時代,耶穌為羅馬國民的道德敗壞付出了被釘死的代價。而今,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天天生殖器被折磨,女性們天天有人胸脯和陰部被裸露,這不是在為我們這個民族從改革開放之後的道德敗壞在接受魔難嗎?而這些真正聖潔的人,對我們這些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的人只有一個要求:退!他們是真心要救我們的。可我們在考慮什麼?我們在考慮的是:這有沒有用啊?會不會被法輪功利用啊?會不會觸怒中共啊?唐子曾經撰文說不信神(或者不真正信神)的自由民主追求者不配享有自由民主,有人羞惱,可誰來向唐子我證明你配?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中國人不需要暴力革命,卻需要心靈革命。

中共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政黨,它是一個邪惡生命。如果它統治下的國民是無神論者,就會由於私情和利益欲求,對它的暴力政治恐懼,對它的謊言許諾幻想,結果就永遠擺脫不掉它的奴役。如果我們洞悉中共的「邪惡、邪靈和邪教」真相,似法輪功學員一般心裏念叨「法輪大法好!」,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乾坤,現世現報!」,這樣子去見中共各級官員,見誰誰怕。當然真正害怕的不是見到的官員和警察,而是操縱這些官員和警察的邪惡,是邪靈讓他們表現的非常害怕。現在中共最怕誰?最怕法輪功!最不怕誰?最不怕民眾和異見人士。如果大家都學我唐子出來喊「我要學法輪功!」中共各個城市的市委書記就腿抖。

為什麼會這樣?這就是心靈革命的力量!在國民黨剛剛退出大陸的時候,中共邪靈控制國民靠暴力,所以他們就通過土改、鎮反放肆殺人製造恐懼,緊接著他們就鎮壓所謂的反動「會道門」和右派份子,操控了人們的心靈。如今中共統治持續不垮,主要不是靠控制軍警的黨組織,而是靠控制人心的邪惡生靈。

如果發動暴力革命,在當代失去了農村根據地和城市街壘條件的今天,中共武裝到了牙齒並訓練有素的軍警全部可以鎮壓下去。但每個城市有十分之一的人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問題上表示 「必須停止」的態度,來促進由《九評》引發的三退活動,一百萬人口的城市就有十萬人出來發表聲明。請問哪個城市的市委書記的心不怦怦怦亂跳?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說,不願當反動分子的書記們都會率眾退黨!中共的軍警黨員也會退光,誰來懲治三退的人?誰敢?!誰能?!

在法輪功準備了道德資源和政治平臺的今天,心靈革命起,中國共產黨亡!(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