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賞:《穿越生死》(五)

2006-01-14 11:12 作者: 作者:王玉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名利戰場上的寬容與退讓

每天早上我四點鐘就起床,肩負起煉功用的錄放音機,走在天還沒亮的路上時,在濛濛亮的天上總能看見各種顏色的圓圈,同月亮一般大小。初時我以為是自己眼花,可是再定睛一看,卻是真實可見的景象,從外圓到中間的顏色都不一樣。那些圓圈跟著我的腳步不斷移動,快到煉功點時才漸漸消失了。隨著煉功時間的推進,光圈的顏色益發變得鮮艷透明,到現在我還有點後悔當時沒把這奇異的景象拍攝下來。有時候煉功,我還會發現頭頂前上方有一個直徑十多米的白色大光環,有光圈在旋轉,這些發生在我身上的現象美妙難訴。

煉功場的學員約有一百多人,年長的、年輕的、學生、教授,各行各業都有。悠揚的煉功音樂總能吸引許多人,有些不煉功的人在我們的煉功場中覺得很舒服、氣氛很祥和,也樂意認識瞭解我們煉的是什麼功法。所有學員都嚴格按煉功人的標準義務教功,不求名、不求利。

在沒有學煉法輪功之前,我總覺得自己是秉性不錯的女子,但是在修煉過程中,卻發現自己離大法對煉功人的要求標準差得很遠。法輪大法要求煉功人無論遇到什麼矛盾,首先都要找自己的不足,約束自我、善待他人,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會不會傷害到別人,只有這樣,自己的道德和思想境界才能逐步得到提高和升華。而我卻發現自己還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長期以來追逐名利的心還很強。以往我看過很多書,從沒有一本書真正的打動過我,而《轉法輪》卻從我生命的最深處打動了我。我感覺這不是一門普通的氣功,而是具有非常高深的法理,師父給予自己的一切無法用價值來衡量,許多內心的感受也是我筆墨難以形容的。

我在公司上班的時候,總不免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社會上流行著「十商九姦」的說法,認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以前做生意時,我總對別人處處防備,生怕自己受騙吃虧上當,私心很重,處處事事都為自己著想。自從煉功以後,我開始尋找自己的不足,慈悲待人。《轉法輪》中寫道:「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後來每當我遇到問題,或是個人的利益受到損害時,開始學著站在對方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往往發現對方也是因為有苦衷,迫於當時的處境不得已而為之。即使對方非要佔點便宜不可,那也是現在的社會風氣所帶動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與他計較呢?當我這樣一想的時候,心裏頓時寬鬆祥和起來,不但能理解和諒解對方,還覺得對方可憐。大概這就是師父所說的慈悲心吧。

有一次,一個多年的客戶買了幾臺機器,他要求先付一部分款項,使用一個月之後再付清另一部分。我想既然是老用戶就互相幫助吧,可是一個月後他卻沒有付清餘款,還說機器品質不好。我想把機器拿回來保修或換新,可他連機器也不送回來。生產機器的廠家天天追問這筆貨款,我只能兩邊打圓場。我想也許他是在找藉口,也可能真的沒有錢,現在的人說真話的很少。我把我的想法跟廠家說了,廠家很不高興,說下次不賣給他了,虧本生意誰願意做呢?我向廠家保證要是貨拿不回來,由我來還清這筆款項。豈知廠家不但不理解,反而指責我耽誤他賣貨。我覺得自己兩頭不討好,又埋怨廠家太計較,幾天裡對這件事不聞不問,隨後才靜下心來反省,才明白這樣怨怪別人的心態不對。

幾天以後,那個商家把貨款付清,並且告訴我機器沒有問題。我問他是不是資金週轉不開才這麼說,他承認是這個原因。於是我告訴他,往後如果有困難最好先告訴我,我可以幫著緩解一下,免得發生誤會。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斗;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磨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

有一次,我夢見一個客戶反覆的向我買貨又退貨,忍不住和他吵了起來。旁邊一人衝過來抓我,我很生氣,心想這不關你的事,就動手打他,想讓他走。但自己立刻就後悔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怎麼能打人呢?醒來以後,我知道這不是夢,這就是真實的自己,我骨子裡還有利益和爭鬥的心。師父在書中告訴大家,「……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從此記住這些話,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忘記自己是一個煉功人。

修煉中還有很多考驗心性的事。一次我替出納員收款,客戶要買一臺機器,卻給了我兩臺機器的錢,我當時大意沒看出貨單,就收下了。到了中午我核對票據時發現多收了一臺機器的錢七千三百元,便馬上從保修單上找到他單位的電話,單位的人說他回家吃飯了,把他家的電話給我,我往他家打還是沒人接。過了一個小時,我想這是單位用的機器,如果報到財務合不上帳,他會很著急的,就想直接找他們領導,不再枯等了。可我轉念一想,如果他的領導知道了,反而會認為他工作粗心大意,弄不好會受到領導的批評或處分;本來是我的錯,反而傷害了人家。於是我繼續打電話找他,終於找到了,我說:「我今天太大意,你買的是一臺機器,我收了兩臺的錢,應該退還給你,太對不起你了。」他一看發票,果然是兩臺的金額,當下對我十二萬分的感謝,我說:「不用謝,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是李洪志老師教我這樣做的。」他高興的說馬上過來取。

親歷四.二五

一九九九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我那時的生意正興隆,幾乎到了頂峰。由於法輪功確實有助於提高人們的身心健康,從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增加很快,已達數千萬人,致使中共當權者擔心成為政治問題。而某些官員為了手中的權力,故意製造事端,以撈取政治資本,因此報紙、雜誌上開始出現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及報導。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早晨,我來到煉功點,同修告訴我,天津公安局非法扣留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起因是中國科學院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發行的《科技期刊》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何祚庥在文中誣蔑法輪功導致人得精神病,並暗喻法輪功會像清末義和團一樣導致亡國。何祚庥的誣蔑極其嚴重的傷害了法輪功學員的心。由於沒有其它管道可以讓他們聽到我們的心聲,為了糾正謬論,端正視聽,一些學員就採取國家法律許可的「上訪」方式和平請願,於四月十八日前往教育學院及其他相關機構反映實情。天津公安局不但不接受學員的申訴,反而粗暴毆打學員,並於二十三日開始驅逐和抓捕學煉法輪功的學員,這唯一直接反映事實的管道也被關閉。為了請政府釋放無辜百姓,並給法輪功一個合法地位與和平的修煉環境,解決法輪功從九六年以來遭受打壓的局面,學員決定於二十五日前往北京,向更高層政府上訪請願。

我立即決定去北京,二十四日晚便登上開往北京的列車。從哈爾濱到北京的列車上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我們都佩帶法輪章,個個精神愉悅、平和坦然。我們互不認識,可是都互相關心。我臨走時什麼也沒帶,也沒來得及告訴家人,從公司裡下班就上了路,同修知道我的情況都來幫我,一路上一起學法一起煉功。

火車到達北京,車站附近全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聽北京車站的巡警說,二十四日那天每次列車上都有無數的學員。我們向位於中南海的國務院信訪辦走去,一開始,學員們是在中南海附近集結。後來,幾位武警來告訴我們,這裡不安全,不能停留。我們仍然在中南海信訪辦的門外等待,武警人員說裡邊人太多,讓我們在外邊等著。中南海附近一條叫做「府右街」的大道旁全是學員,有背著行李的、有拿著坐墊的,三五成群結伴而來。

短短時間裏,學員們從四面八方不斷湧來,密密麻麻排滿了中南海附近區域大街小巷的路邊。但是交通沒被堵塞,連人行道都讓出來。隊伍中有不少七、八十歲的老人,有即將分娩的孕婦,也有抱著初生嬰兒的母親。大家為了減少上廁所的次數,都只吃少量的食物,甚至滴水不飲。我們互不相識,誰也不清楚誰來自何處,唯一相同的是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學員們沒有在大街上閑逛、沒有口號標語,與警察沒有任何肢體衝突。在中國,上訪不需要向公安局申請,每個大法弟子只是代表個人,反映個人和親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對待,所以並未觸犯任何一條法規。學員們認為向當局「說明以求瞭解和支援」的訴求目地已經「基本達成」,於是當晚十一點半陸續離去。整個上訪過程平靜祥和,秩序井然,大批的學員離去時沒有留下一紙垃圾。據媒體報導,彙集在中南海的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歷史將永遠記住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的壯舉。

(待續)

(聯結收聽由希望之聲/陳悅為你播出的"長篇紀實文學:穿越生死"5)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