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藏的人類歷史(連載13) 第七章 異常古老的人類化石(上)

2006-01-21 08:28 作者: 袁緣 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世紀和20世紀初,科學家們在異常古老的地層中,不只是發現了石器和其他文明遺蹟,還有人類--具有現代體型特徵的新人[1]化石。
儘管這些化石開始很受重視,後來都銷聲匿跡了。不是因為它們不科學,而是因為這些實例太影響主流思想了。所以現在給人的印象是,19世紀50年代發現尼人後,在90年代爪哇猿人出土之前,什麼人類化石也沒找到。

第一節 特倫頓--10.7萬年的新人

1899年12月1日,沃克(E. Volk)在新澤西州特倫頓(Trenton)市挖出一根人類大腿骨化石,地點在市區橫穿漢考克(Hancock)大街南部的一段新修的鐵路旁邊。沃克在皮博迪(Peabody)市「美國考古與人種學博物館」工作,該館屬於哈佛大學。
該化石埋在地面以下91英吋(2.3米),位於一條小礦脈上。沃克說:「化石上方4英吋的地方明顯是股骨滑落前的位置。」他給化石做了原位照相後,說化石上方兩側的地層都沒有翻動過,股骨已經完全石化了。
1899年12月7日,沃克故址重回,在股骨化石出土點西24英尺外,挖同一地層時,又挖出了兩塊顱骨,其地層也未翻動過。
1987年7月30日,新澤西州地質局的維特(R. Witte)的信中告訴我們:那件遺址的地層是桑格門(Sangamon)間冰期的,距今10.7萬年,而進化論標定現代人出現的非洲的時間是距今10萬年,遷移至北美是1.2萬年前,最多能接受距今3萬年。
難道化石是從上層掉下去的嗎?沃克指出上層是紅色和黃色土,但化石是白堊色的,與下層砂土色澤一致,所以就是下層原位埋存的。
因為特倫頓的化石是新人類型的,史密森學會的赫立西克(A. Hrdkicka)就認為一定是近代的東西,因為他希望真正的10.7萬年的股骨應該顯示與原始特徵。他憑此猜測:「那個樣品的年齡只能用地質學證據推算。」但他沒能指出人家的地質學鑑定有任何毛病。
19世紀末20世紀初,歐洲幾個更新世紀中期地層發現了人類化石。這些地點包括佳麗山(Galley Hill)、木林奎農(Moulin Quignon)、克利希(Clichy)、拉丹尼斯(La Denise)和伊普斯威奇(Ipswich),雖然有人對此展開猜疑戰術,無根據地說成:上層侵入、誤報、行騙。為了全面取證我們也收錄了上述意見。從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到,更有理由相信這些新人型的人類化石是中更新世的。距今100∼150萬年。

[1]新人:指Sapiens,也譯作現代智人,以區分於古代智人(Homo Sapiens)。

第二節 佳麗山--33萬年前的新人

1888年,倫敦佳麗山(Galley Hill)附近,挖出了人骨架化石。從地表往下是10∼11英尺厚的沙層、肥土層、礫石層,再下面是白堊沉積岩。工人奧索普(J. Allsop)告訴外交部的化石收集員埃勒特(R. Elliott):他挖到的化石緊緊埋在地下8英尺(2.43米)處,在白堊層以上2英尺。
奧索普只取出了顱骨,其餘的骨架留在原位沒有動。埃勒特說:他看見骨架緊緊埋在地層中,「仔細檢查地層,沒有發現以前有攪動過的痕跡。」埃利特挖出了骨架後來交給了牛頓(E. T. Newton)。牛頓發表了論文,給化石鑑定了一個相當古老的年齡。
一個叫黑斯(M. H. Heys)的中學校長,在骨架化石挖出之前看過地層,也看到過挖出的顱骨。他證明說:「任何有頭腦的人,看了現場的情況都不會有懷疑。地層以前沒有翻動過,工人一挖即知。化石也不可能是埋進去的。」
佳麗山遺址還出過了大量的石器。
現在認為:佳麗山的遺址是侯斯坦(Holstein)間冰期的,距今33萬年。解剖學判斷,骨架是新人類型,目前大多數學者認為現代人10萬年前剛在非洲進化上來,最終遷入歐洲是距今3萬年的事。
佳麗山的化石,現代古人類學者何以為對?儘管埃勒特和黑斯的垂直地層分析和原位埋存證據確鑿,奧克雷(K. P. Oakley)和蒙太谷(M. F. A. Montagu)1949年還下結論說:骨架只有幾千年,因為沒有完全石化,這幾乎符合今天所有古人類學家的進化觀念。不過,他們犯了三個錯誤:
第1個錯誤,是他們憑骨骼沒完全石化,來斷定它是近代的。石化的快慢與埋存環境有關,這樣的例子很多,所以,不同地點骨骼的石化程度不能作為粗略定代的依據。
第2個錯誤,是以化石含N(氮)量與其他遺址的近代化石的一致來斷定化石出自近代。蛋白質中的N會隨著時間而散失,但散失速度,也因掩埋環境而異,尤其是佳麗山遺址的肥土,那是,已知的一種可以長期保存骨N量的粘土。另外有許多實例,表明化石中的蛋白質保存了上百萬年。所以N含量不能作依據。
第3個錯誤,是用F(氟)含量與異地晚更新和全新世的F值相近,來判定該化石年紀不大。骨從地下水中吸收F,但地下水的含F量因地而異,因時而異,所以,異地的化石F值不能橫向比較。
所以,奧克雷和蒙太谷的證明不能成立。
80多年後,大英博物館研究室用碳-14給佳麗山化石定為3310年,他們的方法如今已被開除了。因為空氣中的CO2(二氧化碳)會對樣品造成污染,在博物館陳列了80年,碳-14的結果只能是假年幼。
為了擊沉埃利特和黑斯的原位埋存證據,奧克雷和蒙太谷還用了其他猜疑手段,比如:化石太完整了,顯然是近代有意埋進去的。
該說法沒有事實根據,猜忌的本身也不合理。前文已給出了充分的地層未翻動過的證據,而且,化石的肋骨脊柱,前臂、手、腳全部缺失,埋這樣不完整的東西幹什麼?應該知道,著名的南猿露茜,骨架更完整,沒人懷疑它是人埋進去的;個別完整的直立人、能人化石,誰也不說人埋的可能。因此,他們的猜疑本身也難成立。……
可見,佳麗山的新人化石,展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史實。對它的爭議必然會出現,但反對者沒有事實根據,理論依據也錯誤重重,憑猜疑來攻擊,本身已捉襟見肘。

第三節 木林奎農--33萬年的新人

1863年,在法國的阿布維爾(Abbeville),德珀澤斯(J. B. de Perthes)在木林奎農(Moulin Quignon)的坑裡挖出了一個新人下頜化石。化石出自黑砂層和礫石層,同層還挖出了阿舍利型的石器。該層位於地下16.5英尺(3.8米),年代與侯斯坦間冰期一致,距今33萬年。
消息一出,英國的傑出地質學家聞風而至,開始還很有興趣,可後來當有人指出德珀澤斯收藏的石器中有工人蒙他的假貨時,科學家開始懷疑下頜的真實性,他們把一枚和下頜一起挖出來的牙齒帶回英國,切開後發現保存得太好了,這更加重了他們的疑惑。不過,許多人類學家說過:年代特別老的牙齒常會保存得很好。
下頜的顏色也在表面,容易刮下來,一些人把這看作是假貨的證據。但英國人類學家凱斯爵士說這些「如玉之暇,暇不掩瑜,不能掩蓋化石真實性。」
1863年5月,英國地質學家與法國同事們在巴黎開會,討論該化石的地位問題,聯席會議上,大多數人認定化石是真品,只有兩個英國學者反對,但這兩位持續的反駁,把大多數學者拉到了他們一邊。
凱斯說:「1880∼1890年間,法國人類學家一直認為化石是真品,後來才不再把它列入古人檔案,現在的人已經認為該化石-錢不值了,我們看到它被貶逐遺忘的時間,正是尼人被樹立進化論的更新世標桿的時候。那個化石就沒人理會了。」
也就是說,科學界尊尼人為祖,而木林奎農的化石大唱反調,意味著尼人之前已有現代型的人類存在了,怎能為主流理念所容的?但今天,認尼人為祖的觀點已不時髦了,但這並沒有給木林奎農的化石平反。
上述信息確實難以斷言該化石的真偽。如說它是真的,那相伴的石器中的假貨如何解釋呢?可是下面的事實會印證化石的真實性,而幾件假石器不過是以假亂真的東西,不能因之一葉障目,不見森林。
德珀澤斯遭受抨擊之後,依然堅持已見。為了證實自己的發現,除了在那處遺址繼續挖掘外,他又開闢了幾個挖掘點,以提供更多的佐證。在幾位訓練有素的科學觀察員在場、嚴格控制的情況下,在同一層又挖出了更多的骨骼和牙齒化石,都是現代人類型的。這些有力證明了30萬年前的歐洲已經出現了現代體型的人類。也有力地印證了前者的下頜是真品。這些重要的發現這裡就恕不詳述了,克萊默將出書專門討論。

第四節 克利萊--33萬年的新人

1868年,伯傳德(E. Bertrand)向巴黎的古人類學會報告了他發現的人類化石:顱骨,一根大腿骨,一根脛骨和一些足骨,出自克利希大街(Avenue de Clichy)的採石場地下5.25米深處,這樣的深度也排除了近代埋入的可能,凱斯爵士認為那一地層的年齡和佳麗山的新人化石年代一致,距今約33萬年。
但德莫提理說:當地一個工人告訴他,他曾在坑裡藏了副骨架,但這含糊其詞的說法查無實證[1]。
即便聽了德莫提理的故事後,仍有許多科學家認為那些化石是真實的。比如,海米(E. T. Hamy)教授說:「我看伯傳德的新人化石沒問題,那不是那處遺址第一回挖出人類化石,我們的同事--令人尊敬瑞博克斯(Reboux)在該遺址幾乎同一深度(4.2m)也挖出了一組人類化石,已經帶給我做研究了。」
凱斯報導說:開始幾乎所有法國的權威人士都認同伯傳德的發現。後來,尼人被認做人類的更新世祖先,他們生存於距今3∼15萬年間,而克利希的化石不但早於尼人,還是現代人類型--成了進化論的死敵,所以就被法國學者開除了。
伯傳德給人類學會的介紹中,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他說他在發掘那副骨架時,在骨架中有一根尺骨,他取出尺骨時化石碎了。這麼脆的化石,不可能是從上邊埋下去的。那樣早就碎了。這也印證了克利希的現代人化石是真實的考古證據。

註:[1] 後埋的骨架很容易看出,地層翻動的痕跡普通人都能看得出來。

第五節 伊普斯威奇--33萬年前的新人

1911年,莫爾(J. R. Moir)在英格蘭東部靠近伊普斯威奇鎮附近,在一層冰川石礫層的粘土層以下,挖出了一個新人化石。我們從不少二手資料中瞭解到莫爾後來變了主意,認為化石是近期的,但我們深入研究之後,發現莫爾後來的推斷很難成立,而且有充分的證據表明該化石可能十分古老。
化石在地下1.38米,介於一個巨礫沉積層與冰川砂土層之間,年齡在40萬年。莫爾考慮到了近代埋存的可能,他仔細檢查之後,確證地層沒有翻動的痕跡。凱斯爵士說,骨骼的狀況與其他冰川砂土中的更新世動物化石一致。
這個反常的發現激起了廣泛的反對,凱斯寫道:如果骨這個化石人有些原始,像尼人一樣,誰也不會懷疑它,在這樣一個假設下--新人應該是近代起源的,所以太古老的新人化石就都容不下了。
莫爾並不屈從於反對的壓力,依然認為化石是40萬年前的。怎麼後來變了呢?因為他在附近同樣深度的地層挖出了先進的石器,很像3萬年前的奧瑞納文化的工具。
莫爾的陳述中,我們沒找到什麼理由能讓我們接受骨人化石也是3萬歲的結論。那種先進的石器,世界各地都有發現,有的年代遠遠超過3萬年,第6章中,我們介紹過墨西哥霍亞萊克的石器至少20萬歲,加州金礦的石器有的年齡竟在3300∼5500萬年,因此,莫爾憑形態來定化的方法是錯誤的[1]。
莫爾也沒有給出地質學證據證明化石上面的巨礫層是近代沉積的淤泥。因此,只有相信莫爾的原始報告和英國地質局的勘察結果。
冰川砂石中的人化石年齡,應該在上層--33萬年的豪克斯年(Hoxnian)間冰期形成前,在下層--10萬年的安格魯(Anglien)冰期之後。也有學者認為民德冰期(即安格魯冰期)應始於60萬年前……因此,那個化石代表的現代人至少生活在33萬年前,而目前進化論斷言人類出現在歐洲只有3萬年。

註:[1] 關於形態學定代的錯誤,我們將在第10章詳細討論。

第六節 拉丹尼斯--反常的新人化石

19世紀40年代,法國拉丹尼斯(La Dedise)的火山岩層中部出土了一些人類化石,其中尤為引人關注的是一塊前額骨。凱斯爵士說:「這和現代人的前額骨一致。」
化石出自兩層火山溶岩層之間,上層是晚更新世的,下層是上更新世的,這樣顱骨的年齡在10∼20萬年之間。
我們無法知道它更確切的年齡,因為它不僅打破了主流理論的信條--距今3萬年的歐洲才有現代人,還有更古老--上百萬年的可能,所以,也收錄到了本書中。

第七節 阿馬塔--40萬年前的場景

阿馬塔(Terra Amata)遺址位於法國的地中海南岸。20世紀60年代晚期,法國古人類學家德魯雷(H. de Lumley),在那裡發現埋柱子的坑和卵圓形石頭地基,還有用火的遺蹟,顯然是古代的臨時住所。用火遺物經鑑定,得出的年代是40萬年前。
遺物中有骨器,其中有一把骨錐,顯然是用來縫獸皮的遺址地面上一些凹痕,顯示出當年坐臥的獸皮上的情形。還發現了石器,其中一個飛槍頭,是30英里以外伊斯特爾(Esterel)地區的火山岩做的。
不過當時沒發現古人化石[2] 。1969年,德魯雷在《科學美國人》上發表論文介紹了阿馬塔的考古發現,他報導了一個右腳印化石,9.5英吋長,保存於砂岩中。從可找到的資料來判斷,腳印與現代人的一致。它有力地加重了中更新世(40萬年前)人類證據的份量。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