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賞:《穿越生死》(十三)

2006-01-31 00:50 作者: 作者:王玉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老母受虐,女兒鳴冤

二○○○ 年八月九日,我的老家山東傳來消息,說陳子秀的女兒滿懷悲憤,寫了一封致殺人凶手的公開信。我看完這封信後,立即傳給同修,同修們無不感動的流下眼淚。一位平凡而偉大的女性,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為了做一個善良的好人,竟被活活的打死!我決定盡我的一切所能,找到更多的法輪功學員,一同講清真像。我立即動手尋找可以隱密影印作業的房子,開始印刷陳子秀女兒的公開信。

〈因為什麼,你們舉起了手中的棍棒?如此凶殘,到底為了什麼?--慘死的法輪功修煉者陳子秀的女兒致打人凶手的公開信〉

劉先生,鄧女士:

我是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陳子秀想必你們都知道,就是今年春節過後,死於你們的凶殘棍棒之下的那位年近六旬的老太太。一直以來,我很想見到你們,希望真誠地跟你們談一下,擔心你們會產生一些誤會,我還是先寫一封信吧。提起筆來,不由想起了母親,思緒萬千,淚如雨下。

媽媽在二○○○年一月三日剛剛度過了她五十八歲週歲的生日,按照年齡,可以算得上你們二位的長輩。按照她的健康狀況,再活二十年是沒問題的。我想二位也同我一樣,為人子女,為人父母,一定能體會到我們一家失去親人的痛苦和我們心中的怒火及對你們一幫人的仇恨。我在四月十七日被公安拘留,你們卻一直逍遙自在,甚至受到表揚。那些日子,我一度想用同樣的甚至用更為凶殘的方式去為母親報仇,我知道你們和你們為之效力的勢力是根本沒有人性的,也根本不需要考慮法律的。但我更希望用法律手段解決。除了我的善良,我的希望又說明瞭什麼呢?

禽獸們可以為了自己的生存互相殘殺,弱肉強食,這是動物的本性,是自然法則。人是不同於動物和禽獸的,人有道德的約束,在法制國家裡,應該還有法律的約束。因為人有道德,人類社會變得美好,有親情,有真情,尊老愛幼,互相幫助,正義善良受到尊敬,邪惡犯罪受到懲罰。

而你們呢?懲善揚惡!淪喪道德!踐踏法律!禽獸不如!你們要將人類社會推向哪裡?

鄧女士,你還記得我媽媽慈善的面容和她健壯的身軀嗎?你還記得她因被你們毒打時痛苦的神情和呻吟嗎?在她生命的最後三天中,她是忍受著怎樣的巨大的肉體的痛苦和心靈的折磨,無怨無悔的煎熬了每一分每一秒。鄧女士,我想對你說:她是一位母親,一位老人,一個善良正義的人,一位經歷了無數坎坷而樂觀的人。她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尊敬的,她卻死於已步入兩千年的民主法制的中國,死於你們這些政府官員的組織之下,罪惡之手,慘不忍睹,駭人聽聞,千古奇冤!令人難以置信!

媽媽是漂亮的,年輕時在照相館挂的不多的模特照片中,經常會看到媽媽的笑容,當時我們常為有這樣一位漂亮的媽媽感到自豪;媽媽是熱情和善良的,雖然貧窮,卻經常施舍素不相識的人,吃飯時如有陌生人來打聽租房,她會立即放下碗筷,領著人家跑遍全村;媽媽的身體是健壯的,媽媽付出生命的代價追求真理,我明知申冤不會有結果卻四處奔波,媽媽的行為在啟發、教導我們遠離憤怒、仇恨和敵視。

媽媽的經歷是坎坷的,一生中,她的婚姻生活只有十四年,三十七歲時,爸爸得了肝癌,她知道晚期是不治之症,她瞞著奶奶,瞞著我和哥哥,從未出過遠門卻和爸爸東奔西跑去看病,日夜守候在身邊,一直到爸爸去世。一百天後,媽媽又失去了姥姥。那一年媽媽只有三十八歲,哥哥十三歲,我十一歲。窘困的生活,年幼無知的孩子,沒有人能夠真正的幫助她,寬慰她。中年的媽媽深深的領悟了「寡婦門前是非多」這句話的無盡含義。不懂事的哥哥因家中的磨擦曾經惡語中傷媽媽,兩年的時間不喊她一聲「媽」,不見她,一直不跟我們生活。每逢過年過節,我知道媽媽心如刀絞,能有幾個人體會到這種滋味。那些房子是靠我們母女藉著月光,到處撿磚頭蓋起來的。在還沒有那麼多機械化農村的時代,一個沒有男人的家庭,讓媽媽曾在突如其來的大雨中坐在麥垛中嚎聲大哭。她所承受的精神和體力上的風風雨雨如泣如訴,讓我們無以報答,而今又無法面對。

我們現在只是在證實真理,喚醒良知,呼喚正義。不知你們是否還有人性在,是否感到了懺悔和負罪?相信生命的歷程中終究會有一天,罪惡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相信歷史是公正的,終究會有一天真理會顯現。其實我也曾跟你們一樣因為相信政府、跟政府在一起而誤會了法輪功。我曾教育媽媽、批駁她們的思想。然而,媽媽的死讓我驚醒。

誰對誰錯?誰善誰惡?誰是誰非?我悔恨萬分,如果再早一些清醒、覺悟、理智,悲劇還會這麼大嗎?通過媽媽她們遭受的一切,我們不應該深思和反省嗎?世界上哪一個國家的x教徒,甚至是哪一個普通人面對如此殘暴的嚴刑拷打可以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們並非無還手之力,有這樣善良的x教徒嗎?他們邪在哪?他們錯在哪?他們為信仰而身心受益,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義。

其實你們只是一些人手中的惡棍,被人指使,而依附權勢的奴性正是我們民族的悲哀,正是我們悲劇不斷的癥結所在。奴性滋養的權貴有恃無恐,邪惡了的權勢徹底忘掉了他們對人們的職責。沒有心法約束的人在助紂為虐,牢騷滿天,私慾物慾橫流,每個人都有一大堆不善良的理由,甚至作惡也是那麼堂而皇之、振振有詞。這時候,真正的好人被當成傻子,幾乎不讓他們有生活的空間。

是媽媽的死,是她偉大的人格力量,是她們因為擁有了真理而無所畏懼的力量讓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隊伍中。除去這個法和理我又能相信什麼呢?因為修煉,我知道媽媽不會記恨你們,我也不會記恨你們,但我想真心的告誡你們和所有助紂為虐的人:

懸崖勒馬吧!為了你們自己,為了人類,為了社會,放下你們手中的棒子,停止邪惡吧!此致敬禮

張學玲
二○○○年八月

我知道這封信不僅僅是寫給「劉先生,鄧女士」的,而是在呼喚全中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的人性,是在喚醒世人的良知和正義,閃耀著證實真理的光芒。陳子秀的死讓張學玲驚醒,也讓我驚醒,讓我震撼!幾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像陳子秀一樣的法輪功學員面對生死的考驗,他們選擇了正信,他們有著堅定的信念和超人的忍耐,鄙視暴力,心懷仁慈,歷史將永遠銘記他們。

我把這封信印製成傳單,希望能把陳子秀和她的女兒張學玲的勇氣傳給世人,把折磨和虐殺良善的邪惡之徒曝光。我持續的大量印製,忘記了吃飯和睡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推動著我。

就在我印製這份傳單的時候,印刷點被監控,外邊經常出現警車,車裡帶有檢測器。因為我在地下室作業,很難在地平線上檢測到,我幾天出來一次,聯絡同修,還是經常被特務跟蹤。一天我在路上被人盯梢,我的車在前邊開,警車在後邊緊追,我無法走脫,打電話找同修來接應,約在十字路口碰面。當時情況很緊急,只好跟司機說了實話,我把陳子秀的死講給他聽,請他幫我。當我看到同修的車時,我搖下前門玻璃將一箱傳單拋到同修的車上。警車死死的緊貼在後邊,司機讓我躺下,他機智的開著車,左拐右拐,終於把警車甩脫。

(待續)

(聯結收聽由希望之聲/陳悅為你播出的"長篇紀實文學:穿越生死"13)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