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賞:《穿越生死》(十六)

2006-02-10 01:38 作者: 作者:王玉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自焚"偽案彌天大謊

二○○一年春節還沒過完,大量學員走出來講清真相。我們買來彩色印表機、各種顏色的彩紙,列印真像標語,白天列印,晚上出去貼。有的標語寫道:

除夕北京演自焚 栽贓陷害法輪功
媒體急報假新聞 愚弄百姓欺世人
邪魔魁首江xx 圈套嫁禍法輪功
騙買窮人做替身 陰險使盡禽獸心
大法弟子上億人 自殺殺生不贊成
大法清白不容辱 傳單撒出洗冤情

同修一旦與我們失去聯繫,他們就自己寫。有一位女學員文化不高,七十多歲了也揮筆寫,上小學的孩子也都拿起筆寫傳單。他們親筆寫出來的字很清晰,跟列印的效果一樣,傳單上寫著:「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不自殺不殺生」、「還大法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等彩色標語,在我們這一帶遍地開花。警察晝夜巡邏,不停的圍著散發傳單和標語的地方偵察妄圖抓捕我們。我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很少被抓,春夏兩季一直沒有間斷。讓警察力不從心,疲於奔命。

後來我終於得到一份整理好的傳單--「大年三十造自焚」,這分傳單詳細的分析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種種可疑之處。傳單寫道:新世紀頭一個大年三十,據說有五人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一人死亡四人受傷。中國官方媒體一反常態,反應迅速,說這是來自河南的法輪功成員。

一週以後,新華社報導突然把當初的五人自焚變成了七人,後來添加的兩人「剛好」都是「自焚未遂」。這樣他們就可以現身說法,按照事先的安排把自焚的責任推到法輪功身上。

法輪功正在遭受歷史上罕見的迫害,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怎麼會去幹有損於法輪功的事?是誰製造了天安門自焚的悲劇,為進一步鎮壓製造藉口?

海外媒體指出,天安門自焚是一場意圖陷害法輪功、嚴重失實的偽案。造假雖然表面上天衣無縫,其實破綻百出。

疑點之一:自殺還是他殺?

新華社說劉春玲自焚死亡,她是死於燃燒的火焰還是其他原因?如果把鏡頭放慢,幾乎可以看見當她正在火焰中掙扎,有人在背後用物體猛擊她的後腦,劉春玲立即一百八十度轉身後倒地,打擊用的物體反彈,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沒有飄動感,不像是衣物等,看上去是一件重物。那麼誰是凶手呢?如果把那一時刻的畫面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正接近劉春玲的頭部,一位身穿軍大衣的警察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而在另一側站立的警察恰好把落下的重物接住,收入一個口袋中,好像事先就做好了安排。





疑點之二:是滅火還是演戲?

新華社報導,王進東首先點燃火焰,「四名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不到一分鐘,迅速扑滅了火焰」。

在天安門自焚,史無前例,廣場上沒有,警察也不會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四個人立即拿出數個滅火器。說明警察事先做好了準備。

王進東右邊拿著滅火毯的警察像是為了拍照而擺好的姿勢,沒有緊急扑火的運動感,顯得很悠閑。他拿著的滅火毯是靜止下垂的,只是個照相的道具而不是滅火的工具。這樣的鏡頭場面發生在整個突發事件的一兩分鐘以內,說明攝影記者和警察事先準備好,是在演戲。


在王進東的兩腿中間還放著一個盛滿汽油的塑膠雪碧瓶,在高溫下居然完好無損,如果不是玻璃鋼製作的,就是擺放在那作為一個道具。

疑點之三:真假王進東?

官方提供王進東自焚前的照片,臉頰消瘦、小骨架,而自焚的「王進東」卻是大臉盤、大骨架,齊刷刷的頭髮邊緣,比例失調的面部像是帶了假髮或面具,難道有真假兩個王進東?


真假王進東?

疑點之四:受害者術後唱歌,違反醫學常識

自焚者身上著火,周圍溫度很高,當事人吸入灼熱的氣體,會燒傷聲帶、氣管。但電視上「王進東」卻聲如洪鐘地喊叫,劉思影作了氣管切開,還能聲音清脆、底氣十足的接受採訪,令醫學專家感到費解。


燒傷病人的皮膚--人類抵抗細菌的第一道防線損壞,最忌感染,而採訪話筒卻是帶菌最多的。這位記者採訪時既不帶口罩、帽子,且徑將裸露的話筒伸向孩子。

有燒傷醫護常識的人都知道,燒傷處應保持通風、乾燥。本案的幾個人體大面積燒傷的「自焚者」卻全身被蒙住,讓人懷疑是否在隱瞞什麼。


大面積燒傷的病人,他的創面要盡量地暴露,避免化膿感染


「自焚案」中的燒傷者全身捂得嚴嚴實實

疑點之五:是法輪功學員嗎?

劉春玲在自焚中死去,她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嗎?這個問題出現了疑點。著名的《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菲力蒲.潘 (Phillip Pan) 追蹤到她的家鄉開封,當地人說從來沒有看見劉春玲煉過法輪功,劉是從外地到河南、無依無靠的三陪女。


法輪功的書籍明確寫著,自殺是有罪的,禁止殺生。圓滿是一種高尚無私的道德境界,而不是死亡。那麼,自焚者能算是法輪功學員嗎?

法輪功傳播八年,千千萬萬人煉功,為什麼在鎮壓以前的七年中沒有這樣的事?而在鎮壓十八個月後才突然出現?全世界四十多個國家,上億人煉功,為什麼只有在中國被打成x教,只有在中國才出現自焚?法輪功學員舉止文明,連請願都是靜靜的煉功,但是一到中國的電視上就變成了自殺、精神病患者?法輪功好與壞,只有煉功人才最有發言權,電視上反覆宣傳有一千四百人死亡,那麼有百萬、千萬的煉功人都健康的活著,為什麼不讓多數人站出來說一說?那些上訪的肯定是受益者,為什麼電視上從沒有受益者的聲音?

一九九八年九月全國人大常委緊急提案《關注家庭自殺殘劇,引發社會動盪》,當年全國自殺死亡十五萬二千六百七十二人。其中很多是下崗工人,也不乏自焚者。

中國兒童少年「安康計畫」公布,一九九九年,全國中小學生有一萬多人死於爆炸、自殺等事故,平均每天有四十多名少年兒童死於非命。

現在,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功,竟視人命如草芥,一手導演了「自焚」的醜劇,其目地不過是想煽動全國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達到其醜化、誣陷法輪功的卑鄙用心。

《開放》雜誌四月刊報導,據消息人士透露,國安部承認派遣許多人都進入法輪功內部,「天安門自焚事件」從策劃醞釀到實施,都是國安部根據羅干的指示安排的。自焚者每一個行動都在國安部操縱監控之下。國安部對事情的安排是非常精密的,包括「自焚」後滅火的時間,救護車的準備,新聞報導的措辭和發布的時間,都是多次秘密開會、精心佈置出來的結果。如果說是國安部的導演促成了自焚者的成功,絕非誇大其詞。直接責任者是國安部,幕後操縱者是江澤民、羅干。因此從刑事責任來斷案,江xx,羅干是殺人元凶,應受法律的審判。

參與策劃「自焚事件」的一些國安人員,他們也知道法輪功會有平反的一天,他們知道江xx、羅干心狠手辣,會殺人滅口,已經把事件的過程寫成報告和錄音磁帶交給親戚保管,以備萬一。

為了讓人們知道「自焚」事件的真像,我和另一位功友大量印發真像資料,白天印、晚上發,我們兩人一道,先各走各的散發傳單,然後到一個地方等候一起往回走。有一次我發完了資料,她還剩一點沒發完,結果她被警察發現了。警察從樓上把她拖下來,要把她塞進警車。在路上我聽她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沒犯罪,我們是讓人們瞭解真像,自焚的不是法輪功。」頓時圍上來很多人,他們見無法迫使她進入警車,就把她按倒在地,兩手反剪用手銬銬住。這件事讓我心裏很內疚,由於疏忽大意,導致同修被抓。

春節剛過她就被釋放了,被關了十五天,她在獄中絕食抗議。她出來很快就找到我,對我說:「他們把我送到派出所,問我叫什麼名,是誰印的傳單。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誰印的傳單我不能告訴你們。一切都在傳單上,你們看了就知道了。

警察看了之後直愣,都說這是從國外來的真像。這多好,讓他們看看全世界都知道。他們只好把我關到提審室。過了幾天,辦案人員提審我。他們把我看得很緊,一直用手銬銬住,二十四小時輪番提審我,不讓睡覺。

他們氣急敗壞的說,馬上發通緝令,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你是誰。我拒絕照像,他們趁我不注意時照了一張,但不清晰。於是叫來攝影師,我把眼睛閉上,臉轉向一邊,他強行把我的頭髮抓住,我仍然緊閉雙眼,不斷擺頭。他們實在沒招了,只好將不清晰的照片貼在『協助通緝令』上。

晚上,他們為了防止我睡覺,將我舉著手銬在椅子上。晚上十二點左右,他們都睏了,把我銬在大院的一棵樹上,我掙扎一下樹直晃,我就想逃出去。誰知快要解開時,他們又把我轉到地下室。第三天,他們威脅說要把我送到看守所去,不說姓名、不交代清楚就長期關押。就這樣,他們又把我送到看守所。

我到看守所的當天,有幾位功友已被釋放回去。經過打聽才知道她們那一片真像資料已斷了線,我一下就想到你。我將你的傳呼告訴了她,我們在一起不到半小時她們就走了。

在看守所裡我仍然什麼都不說,並以絕食來抵制警察的違法行為,他們灌食我也不配合。一天,辦案人員又來提審我,還是問姓名地址等。我說:『我如果說了,我的單位、家人及派出所都要受牽連,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他們得知我還在絕食時,就氣急敗壞的說,『你不說,就關到你說為止。』我心裏想,這不是你說了算的。」

她終究闖出了難關,我非常感慨,同修的堅定使我敬佩!

(待續)

(聯結收聽由希望之聲/陳悅為你播出的"長篇紀實文學:穿越生死"16)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