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濤被強迫勞動之苦役—「寳石加工」真相揭秘

2006-04-10 23:11 作者: 陳少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師濤先生目前在湖南省沅江市「赤山監獄」暨「湖南省第一監獄」內服苦役,煙波浩渺的洞庭湖裡的「赤山島」真可謂是目前中國關押政治犯最大的監獄之一,也是中國目前最黑暗、最慘無人道的世界。

赤山島內除少量原住民外,全是身披警服、手執警具的警察,全是身著黑白相間鐵窗形囚服、腦袋被刮得溜光光的重刑犯。全獄劃分九大監區,第一監區即「基建大隊」,主要從事挖泥塘、挑湖沙、建築工程等高強度、高危險的苦役,是我三年蒙難裡呆得最久的地方。第二監區即「湖南電機廠」,生產單相、三相多種電機,裡面關押的重刑犯,幾乎全是所謂的「黑社會」大哥和殺人放火的江湖大盜。第四監區是「湖南建築機械廠」,生產挖掘機、鏟土機等建築機械,是關押領袖人物最多的地方,法輪功學員「賈則發」在2004年的10月18日,機智勇敢而具有傳奇色彩,神秘地拂手而去,至今仍舊逃避中共圍追絞殺。這出驚心動魄越獄大劇,就發生在第四監區。第三、五、七監區即「勞務公司」,人數最多,是關押法輪功弟子、政治精英、民主鬥士最多的地方,三個監區,全部從事針織加工、編織加工、寳石加工、竹蓆加工、節日燈加工等手工藝。

由於我從事基建苦役,就方便於在各監區活動,也就基本瞭解到監獄裡的生產、生活情況,也就基本能與全獄的政治精英、民主鬥士、大法弟子們取得聯繫,更對監獄裡最黑暗、最血腥、最慘烈、最悲壯的情況瞭如指掌。現在據海外媒體和省內民主精英的披露,《湖南商報》總編、著名詩人師濤先生在赤山監獄的「勞務公司」裡被強迫勞動,從事寳石加工苦役。

寳石加工分布在第三、六監區,七監區亦有少部分人從事寳石加工。由於師濤是在我去年8月5日出獄後分配到赤山,所以,我不清楚師濤先生分在哪個監區。但無論師濤先生分在哪個監區、哪個小隊,都逃避不了那種非人的折磨、那種獸性的壓迫、那種恐怖的威脅!

赤山監獄的生產與生活區全部修建於50年代初,因此,房屋非常地簡陋,通風和照明是非常地惡劣,且人多濁氣熏天、機器躁聲震耳、灰塵揚沸遮目使囚徒們生存在一個黑暗的天地裡,又掙紮在水深火熱的熬煎中。

太陽還沒有出來,天地還是一片黑沉沉,赤山島上就響起了沉悶又尖鳴的鐘聲。那是「勞務公司」轄下五個大隊的起床號。按照《五十八條》(司法部所頒布的「罪犯生活準則」)規定,所有囚犯必須在五分鐘的時間裏洗刷完畢,大操坪裡整隊集合。其中的狀態,人們可以從夏衍先生所著的《包身工》那裡得知犯人們那種悲哀、無奈、淒慘!其形象卻更比起那時候的賣身奴還要觸目驚心。

早、中、晚的飯是在工棚外的空地上吃的,每餐的時間僅15分鐘,除了這吃飯的時間外,12個小時全部是蹲在黑暗的世界裡聽著磨具淒厲的嘶叫。工具台上有一根細細的導水管,飛速運轉的金鋼磨石依賴於水的潤滑和降溫。囚徒們的手捏著一粒直徑不到五微米的人造金鋼石在微弱的燈光下悉心地打磨拋光,要把這粒不規則的金鋼石打造成一個具有六面體而相互透光的符合規則的飾品,其難度在女人們手中尚屬高難度,何況在大丈夫的手裡,無異是在摧殘他們的靈魂與身體,無異於是在摧毀他們的精神與信心。因此,每當我在工地上遠遠地望到他們放風的時候,全體囚徒們完全精神彷彿,眼神失色、手腳打鼓,全然不知日月星辰,全然不知人間語言,全然不覺冷暖睛陰。每一個人在大坪上或立或蹲地默默無聞地渡過這15分鐘的稍息時間,接著又爬進那個噬人的魔鬼洞窟裡。

每一個囚犯均有無法完成的任務,於是暴力和血腥隨時等待著。首先是獄警的三大寳貝在伺候著每一個人:苧麻繩!姆指扣!高壓電棍!然後是所謂的「積委會」監工。他們也有三大寳貝:竹板!拳頭!篇擔!「積委會」的監工是用來「以犯制犯」。他們在警察的唆使下,動用非常的暴力,對著與他同樣身份的人拳打腳踢,用竹板死勁地抽打那些無法完成任務的老年犯人與病弱之囚,用扁擔劈向那些膽敢哭泣、怒吼衝天的年輕囚徒。打完之後,獄警們又把這那些不服的人過一次堂,輕的則用姆指扣把左右手反手扣住吊在木柱上,稍重的則用苧麻繩索五花大綁地勒住手腳,其殘酷度無異於五馬分屍。嚴重的反改造分子則用幾十萬伏的高壓電棍猛烈地攻擊犯人的脛部、陰部、腋部等神經最為敏感的部位!

為什麼完不成「幹部」(實則是積委會頭目們)定下的任務?有二個原因!一是磨寳石雖然不那麼地超負荷、超體力的勞動,但它卻是精神最為緊張、思想最為集中、手腳最為靈巧、心息最為平和的勞動,且長時間地站立在惡劣地環境裡,每時每刻地被躁音、塵灰、濁氣所吞噬。儘管你用了最大的努力完成了今天的任務,明天的任務你絕對地無法完成。何況每年每月每日每時重複地操作同樣的工作。其二是「幹部」為了中飽私囊,干下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們天天加碼,日日增添,把任務定得無法完成!逼迫你用家裡郵來的生活費去打理他們。今天你給了我好處,則你今天在監房裡喝酒逍遙,其任務則加在其它囚徒們的身上。如果你今天沒有交納好處費,則你明天又要去與打磨機為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黨徒們就會用囚徒們的血、淚壘就了他們的淫威!

師濤先生蒙難於其中,是否與喻東嶽先生一樣被這國家機器所粉碎,我不知,他也無法知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