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神州百態 有種狀態叫無奈有種感覺叫心酸


一排黑鍋灶讓人心酸

每來一名學生,隊員們就趕忙幫他們卸下肩膀上的扁擔,幫他們拿被褥和大米。實踐隊員在食堂外的走廊上看到了一排黑糊糊的碎磚頭,如果不是學生們說,實踐隊員很難知道,這就是這些孩子的鍋灶。黑糊糊的碎磚頭擺成半圓形,走廊上10多個鍋灶挨個排成一排,孩子們就用它們在下課的時候煮米飯吃。

在食堂裡,當實踐隊員看到幾十個沾滿炭灰的黑鐵鍋掛在食堂牆壁上時,他們真切地體會到了這些孩子求學的艱辛與不易,「我當時很心酸。」一位實踐隊員至今還對那一幕不能忘懷。

「最令孩子們苦惱的是下雨,因為他們不能在屋內做飯。如果下雨,他們的火就燒不起來,無法把米飯做熟吃了。」排調中學的楊校長說。

我們只想上學讀書

孩子們挑著糧食和行李去上課

貧窮擋不住孩子對知識


沒有食堂孩子們自己煮飯


席地而坐的孩子們沒有教室沒有課桌


渴知的小姑娘無奈的父親多少這樣的家庭為學費費心…….


午夜裡,一個12歲的賣花少年


活著的滋味


輟學少年走街串巷賣烤紅薯


孩子對知識的渴望


我們的宿舍


-----------------------------------------------------------

我們有權利愛!

不管任何形式只要愛


女大學生可休產假在鼓勵什麼?


為了愛我們在戰鬥


習慣在酒吧尋找感覺


在教室我們可以擁抱


在街上我們熱吻


夜色我們在酒吧縱情狂歡


白天我們在教室視無旁人


每一個時代總有特定的時尚,但是有些「時尚」是永遠不能被稱之為「時尚」的

我們的世界有屬於我們的「時尚」


孩子們的提問總是很多

「讓我感觸最深的是,這些孩子對知識的渴望。」暑期社會實踐隊帶隊老師許磊感嘆地說。

學校通知學生自願前來報名上課,可學校開學那天,一個上午時間,就來了近200人。午後,學校召開華北水利水電學院捐贈錢和書籍大會,半個小時時間,就有幾名學生暈倒在地。實踐隊員和老師們趕忙把他們扶起來,原來這些孩子為了早點到學校,一大早就從家裡出發,走了三四個小時山路才到學校,他們是餓暈的。

「課本很簡單,大量的知識在課外,但是他們沒有一本課外書。遇到了我們,他們好像要把所有感興趣的知識都問完。」許磊說,到學校後,這些山裡學生對老師非常感興趣,一下課就圍著老師,問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問題,他們對課外知識的渴求異常強烈。

許磊說,華北水利水電學院在中牟縣也有一個暑期社會實踐學校,但一下課,學生就各自回家了,從來沒有人跑到老師跟前問問題。

孩子們不僅課外書少,可以玩的玩具更少。有個孩子用木頭做了兩個高蹺走著玩,讓很多學生都羨慕不已;還有一個比較聰明的孩子看到書上三輪車的形狀,就自己動手做了一個木質三輪小車!山裡的成年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家裡基本都是老人和孩子,木頭車把、木頭輪子、木頭梁、木頭軸承,都是他們自己動手做。這些,就是他們的玩具,讓他們最開心的玩具。

木質教學樓已經傾斜

今年2月份,田光旭、吳柳琦、王戰富三名學生第二次來到貴州省排調鎮,這次走訪,王戰富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2006年2月12日,我們走訪了排調鎮羊巫小學,這是一所有六個年級共210名學生的小學。學校的教學樓是木質的,窗框已經變形,許多窗戶已經破了,但新劃的玻璃又裝不上去,如果貼塑料紙,教室就會變得更加陰暗。教室內唯一的電器就是兩盞45瓦的燈泡。

兩間教室中間僅用一個薄木板隔開,這邊講課,那邊就能聽見。教室裡的桌子椅子非常破舊,室內的地面是土地,凹凸不平,稍微有些動靜就塵土飛揚。雖然條件很差,但孩子們都非常熱愛學習。

羊巫小學的楊校長為這所學校付出得最多,並且還經常拿出自己的錢來做週轉資金,他率領全體教師(總共10人左右)在這個小學拚搏了很多年。據他說,這所小學是目前這個地區最貧困的小學,縣教育局也非常關注,並且已經批下款項支援建設。可是,前期平整土地的兩萬多元費用需要他們自行解決,楊校長帶領兩名老師去募捐,一星期下來,只募捐到了 1000元錢,但如果在規定的日期內不能開工建設,這筆款項將會被取消。

「經我們瞭解才得知,這座小學樓房的年齡已有五六十年了。」田光旭告訴記者,村民說這座木樓房以前在別的地方,是一座兩層的木樓,建於五六十年前。10多年前,村民就把這棟木樓整體拆卸後,運到這裡重新組裝起來做教室用。如今,木樓早已傾斜,成了一棟危樓。

# 讓人無法忘懷的兩個家庭

「掙了錢我還要去讀書」

每個貧困學生都有一個讓人心酸的故事,姜勝姐姐的故事讓實踐隊員哭了很久。

姜勝出生在一個五口之家,姜勝在家是最小的,在排調鎮中學上初中。當實踐隊員調查走訪貧困學生到他家時才得知,姜勝的姐姐姜雨於2005年夏季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縣裡的高中,當時排調鎮中學一共有三人考上了高中,姜雨就是其中之一。可是,由於家裡沒有足夠的錢同時供他們姐弟倆讀書,姜雨主動放棄了上高中。錄取通知書下來時,姜雨連信封都沒有拆,就外出打工了。

姜雨走的時候哭著說:「爸媽,你們沒有錢養活我,我就自己養我自己了。我去外面賺錢,然後再回來讀書。」那時,她才16歲。

當實踐隊員到姜勝家的時候,姜勝的爸爸媽媽才拿出了信,第一次拆開這個信封,取出裡面的錄取通知書。

在姜勝家裡,滿牆挂的都是姐姐姜雨各種各樣的獎狀和榮譽證書,姜勝說,他要向姐姐學習,一定也要考上高中。

背磚的母親和輟學的哥哥

楊堅的家是一個單親家庭。幾年前,父親病故,家裡失去了頂樑柱,生活的重擔就壓在了母親的身上。哥哥高中畢業後考上了大學,但母親無法供應,哥哥只好參了軍。如今,母親在一家磚場工作,幾年來做著和男人一樣重的活,很快身體就吃不消了,才49歲的母親已落下了一身病。

母親在外打工,哥哥也在外面上學的時候,楊堅一個人在家裡,每天放學之後就自己做飯,吃完飯再上學。做飯、上學,就這樣過了幾年。不過,令母親和哥哥欣慰的是,楊堅學習非常勤奮,在班裡總是第一,得了很多獎狀。

「你將來準備幹什麼?」實踐隊員曾這樣問楊堅,他沉默了許久才說:「我要當醫生,醫治像我爸那樣的病人,如果我爸爸早點治療,條件好些的話,可能就不會死了……」但是,他最擔心的是,讀完初三之後就沒有機會再讀高中了,因為家裡沒有錢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