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兒口述: 我所知道的王熙鳳


我是平兒,我今天想說一說我們奶奶王熙鳳,你們都叫她鳳姐,我還是叫她奶奶好了,我叫習慣了,一時半會兒的改不過來。可能你們會說,我是她的貼身丫頭,我說的話都是向著她的,不足為信,這一點諸位大可放心,憑我平兒在賈府中的口碑和為人,我所說的話我都可以承擔責任,做為呈堂證供。

    一直以來,世人對我們奶奶的評價就是「心狠手毒,使舵善妒,貪斂銀財」,我覺得這對我們奶奶來說實在是很不公平的,世人沒有處在和我們奶奶一樣的環境和位置上,是不可能理解我們奶奶所做的每一件事,所用的每一份心的。當然,我們奶奶的確是做了一些讓人看出來狠毒的事情,但事事都有個起因,把什麼至死人命,什麼放貸斂財這等罪名強加到我們奶奶頭上,我平兒就要出來和他理論一翻了。

    首先說至死人命這一項,我們奶奶身上背著好幾條人命,一是張金哥夫妻兩,一是尤二姐母子倆,三是賈瑞那廝。對於張金哥夫妻,與我們奶奶是素不相識的,我們奶奶只不過是為了好面子,懲能,答應讓他們退婚,但沒有想到張金哥這姑娘是個烈性子人,竟然上吊自盡了,而他那未婚夫也是個有情有義的好男人,也追著她跳了河。可能有人會說,「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而我們奶奶恰因為此事得了三千兩銀子,於是人命的關司便背上了身。

    其實對於我們奶奶來說,她並沒有想至人死命,至於事情發展到如此的呈度也不是她所能預見的,這和賈雨村那廝為了搶人家幾把扇子就害死人命完全是兩個概念,一個是非主觀意願的,一個是直接的因導至的結果。如果說強加於我們奶奶身上,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第二說一說尤二姐和她肚裡的孩子,尤二姐是個溫婉善良的人,對於她的死,我也是很難過的,但有一點我要指出的就是,她的死責任不在我們奶奶,是我們二爺賈璉和太醫胡大夫倒至的。第一,我們二爺是有妻室的人,想娶妾,可以,只要和老太太太太老爺他們打了招呼,明媒正娶的抬進園子,就是我們奶奶心裏氣死了也不敢說半個不字。但是我們二爺有這正當的方式不用,卻偏偏要在外邊養小房,而且還不是以妾的身份,竟然是新二奶奶的正妻身份,這明顯的就是停妻再娶,完全沒有把我們奶奶放在眼裡心上,對於一個威脅到你身份地位的人,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容忍。

    就是這樣,我們奶奶也沒說要把尤二姐怎麼樣,接她進園子也只不過是想放在自己眼皮底下,好看管一點,這樣我們二爺也不會一天到晚往外跑了。至於挑撥張華去告官也只是想讓二爺把尤二姐放出園子去,卻沒想到在老太太那幾句話便遮了過去。而後的丫頭對二姐態度不好,私底下欺負二姐,並不能怪到奶奶頭上,如果在園外奶奶看不到的地方,丫頭們決不會對二姐這樣做,之所以如此也只是為了在我們奶奶面前表明心跡,是向著我們奶奶的,也好讓我們奶奶刮目相待一點。

    這個時候出現了秋桐這個人,我們奶奶借她的口治二姐,但也並不是真的想至死人命,於最根本的心意上來說,我們奶奶是希望二姐自動自覺的出了這個家門。但二姐沒有這個心思。

    至於那看病的胡太醫,他本就是個蒙古大夫,在給晴文看病的時候就呈下過虎狼藥,而對於生病的孕婦下的藥更是無法無天,事後不是逃跑了嘛。如果說當初我們二爺不做那種糊塗事的話,二姐不會落到如此地步的,有她咎由自取的成份在裡邊。當然,對於二姐這麼個溫婉的人的死亡,我也是很傷心的,但我反對把這個人命背到我們奶奶頭上。

    還有就是賈瑞那廝,他的死可說完全是咎由自取,對於一個心存不軌的人,下點狠手段讓他害怕是很正常的,一開始我們奶奶凍了他一夜想要給他一點懲冶,但這廝不知悔改,竟然還厚著臉皮上門,大家都抓住我們奶奶一句「多早晚讓他死在我的手上」,這是一句恨話,並不能做為想至他於死地的憑證。

    賈瑞那廝再次上門,我們奶奶只好借賈榮和賈薔之手來懲治他,這又成了某些人口中的與榮薔二人關係不明朗的證據,榮薔二人是外娚侄子,在輩份上小著一輩,而且這種事情是不能告訴自己丈夫和長輩們的,不然會被冠上一個不貞的名聲。

    又凍又嚇之後,賈瑞病倒,如果這個時候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對我們奶奶不在心存不敬的話也不會沒命,病中又做些不堪之事,身體已經掏空,加之不聽勸告,終於丟了自己性命。

    再來說說斂財的罪名,我們奶奶是動用了官中的銀錢來放貸吃利,但卻從沒有貪過官中一紋銀子,偶有推遲發放月錢,也會及時補上,實際上,我們奶奶收了這許多銀子也並不完全用在自己身上了,這麼大個家業要管,該花的不該花的地方很多,想要私下裡辦點事情是不可能動用官中的銀錢的,姑娘們不管家當然就不用在意這些事情,像婆婆刑夫人的刁難,像姑娘們開詩社,像璉二爺在外邊處理什麼事情,沒有不用到銀子的地方,唉,我們奶奶實在也是不容易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連老太太都說,這府裡頭上上下下長得都是富貴的勢利的眼睛,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她們抓住把柄恥笑了去,況且我們奶奶到底不是這邊府裡正經媳婦,而是借用過來管家的,更是千百雙眼睛盯著看呢,做好了沒有她的功勞,做的不好倒是一身的罪過,她也是處處小心時時謹慎,但難免還是留下了無數的小辮子給人家抓,俗話說牆倒眾人推,我們奶奶一但失了勢,其下場是可想而知的,唉,可憐她就是不肯聽我的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