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旅途 我堅決不做日本貴婦的「情人」(圖)


   到日本快五年了。

  這五年,我沒有回過一次家。當年在天津美術學院就讀時,我是油畫系的佼佼者,我當時不願意畢業後去做個一般的美術教師,於是就執意要到日本來尋求發展。豈料,形形色色混在東京的中國「藝術家」比東京的中餐餐館還要多,靠畫畫掙錢實在不容易。

  和小川夫人相識,是到黑的庭院美術館去參觀僑居巴黎的日本已故畫家籐田的畫展。我立刻被籐田的畫迷住了,他那變形的人體,那似霧鎖重樓的都市景物,色彩和線條真美啊……

  天色漸漸地暗下來了。

  一位打扮得極為出眾的夫人禮貌地告訴我要閉館了。她是小川夫人,籐田是她家的遠親,所以她到畫展來做義工。

  反正,人生地不熟,我索性向小川夫人打聽附近有沒有租金最便宜的旅館。我用笨拙的日語把「最最便宜」強調了兩遍。

  她打量著我。顯然,她立刻看出了我的窘迫。她含蓄地問:「你說的‘最最便宜’該不是‘汽車旅館’吧?」

  我聽出她是什麼意思。「汽車旅館」很便宜,但到那裡住宿的不是流浪漢就是色情男女。我很跼促地說:「最好不是那種旅館。」

  她又問我是幹什麼的,為什麼對籐田畫展這麼感興趣。我簡略地介紹了我的情況。

  她要我隨她去。目黑是個很幽靜的地方,路上,她說她是籐田的親戚。我也就出於禮貌對她談了我對籐田作品的理解。

  待到見她領我到了小梆墅一樣的「吉永飯店」,我慌了,忙解釋說沒有錢住這樣的飯店。小川夫人說:「親戚開的,對你可以免費。」

  住下以後,飯店又向我提供了「免費的」所有服務--包括送到客房的豐盛日式套餐。

  我後來知道,小川夫人為我付了所有費用。

  說心裏話,不難看出小川夫人是個富有的、講究教養到了誇地步、虛榮心也到了誇張地步的有閑上流階層女人。她給予一個仰慕籐田藝術成就的窮中國青年以慷慨照料,一則是顯示她與籐田大師並非密切的近親關係;二則是顯示她的家族在日本如何顯赫。但是,小川夫人又是善良的。在以後的日子裡,我看出她極熱心於各種公益活動,包括定時到幾家社會濟機構做義工。

  我沒有想到,這次偶遇會使得小川夫人邀請我做她的美術家庭教師。而且,她還要她的律師和我正正經經簽了一紙年的合約。

  最初,我是為了掙錢而硬著頭皮忍受著這份工作,後來,我能投入一定的熱情則是為多了對小川夫人的理解。

  小川夫人的家和東京的富人們一樣並不擠在嘈雜的市區,而是在遠離東京的茨城,一幢好大好深闊的兩層樓房,一片好大的草坪,有網球場和游泳池。她家很有錢,從她的祖輩父輩起就很有錢。她是父親單傳的獨生女,在巴黎讀書時結識了來的丈夫。她的丈夫依仗岳父家的財力很快發展成為一個銀行家和礦產貿易巨頭,常駐巴黎。幾乎從十年前開始,這對年近四旬的夫婦就開始分居,婚姻關係名存實亡。丈夫在巴黎有了自己的外室,他們都不願離婚,都要維護家族企業的聲譽。

  為了感恩 我當上家庭教師

  由於有了小川夫人的垂青,我才有錢搬出目下寮的「鴿子窩」,租住了一間有自用衛生間、廚房和私家電話的公寓,也順利完成了日語補習,考取了東京大學的西方藝術史自費留學生。

  我因為這一切對小川夫人抱有報恩的感情。但我心裏也因此一直忐忑不安,從她的眼神,我看出了她的慾望。

  聘我做家庭教師以後,我要在每週六為她去「見學」,基本上是陪她去看畫展,講解作品。每次,她都要請我吃一頓飯才分手。

  每次,小川夫人都特意打扮得十分出眾。最初,還經常請她的朋友竹下夫人等參加。不久,就只和我「出雙入對」了。她開始在矜持中表現出溫情脈脈,也開始用做作的浪漫狀送我一些衣物,故意製造出其不意的效果。

  當時,TBS電視臺正在每天播放一部專為有錢有閑的家庭主婦們拍攝的電視劇《情人電話》。主人翁就是猶如小川夫人這樣的一位貴婦,因為婚姻和家庭的寂寞,她在地鐵車站接到了一包印有情人電話公司廣告的面巾紙。她百無聊賴中打通了這樣的電話,結果從情人電話開始發展到情人旅館,釀成了一場家庭悲劇。

  這個電視劇的主題歌很迴腸蕩氣,不少店舖在門口的音箱中反覆播放。

  我聽了,心裏很紛亂。我究竟在扮演什麼角色?
我是不是在充當小川夫人商品化的情人?或者,她是不是把我作為了這樣的情人?……捫心自問,我覺得自己把小川夫人看得很透,她孤獨,她寂寞,她虛榮,她也善良懦弱,她惟一實實在在擁有的只是財產和金錢,她需要安慰。

  我需要錢。我也可以給她安慰。但是,這兩者之間劃上了等號,我們互相之間也就失去了最真誠最寳貴的東西--尊重。我不願意這樣失去自尊。我可以為賺錢提供自己的服務,提供時間、學識,甚至感情。但這種感情是在互相尊重前提下的理解,沒有這個前提,我怎麼會對一個半老徐娘動情,怎麼會追隨一個可以做我母親的女人做這種曖昧的「家庭教師」?

  我知道,如果就這樣曖昧下去,哪怕她對我並非真的喜歡,哪怕我明知自己更不會真的愛上她,我們之間成為商品化情人的關係會越來越明確,雙方都難以掙脫。我想找機會說清楚,我絕對不會做她的情人,她必須去除心理上的曖昧,否則,我寧可重新淪為異國的流浪者。

  真誠的友情比戀情更美麗

  在和小川夫人結識的第二年初春,她邀我去明治皇宮參觀一年一度的唐菖蒲」花展。看完花展,她照例帶我去吃飯。

  去的是一家門口沒有招牌的西餐館。這種沒有招牌的餐館是原宿摩登街區最傳統也最豪華的去,就餐者都是熟悉這些所在的富人。

  我發現,小川夫人今天點的菜和以往的菜相比,每道菜盤裡都多了一樣東西--用水果做成的各式晶瑩剔透的紅桃心……

  強烈的不安使我如坐針氈。我很尷尬,也很激動。我覺得,我早想說清楚的機會堅決不能錯過。

  我發現,我的跼促感染了她,她的臉色也漸漸緋紅。

  樂曲幽雅,酒香幽長。我有意談起自己還從來沒有詳談過的赴日留學的過程,我談到對她的報恩心情,談到她的善良……我談到了電視劇《情人電話》,談到我給家裡打電話寫信介紹到她時都說了些什麼……

  我們喝光了一杯葡萄酒,又倒上了一杯葡萄酒。我們談著,雙方反而漸漸平靜了。小川夫人已經明白了我話裡的含義,她開始躲開話題,開始恢復的本色,用她慣有的矜持方式談起我的學業、的未來,甚至,還搶在我前面,提起我今後找個什麼樣的女朋友。我們之間出現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氛圍,這是朋友之間的關切、理解和互相安慰。

  那晚分手時,小川夫人用日本上層婦女喜歡用來炫耀身份和修養的法語說:「欣賞朋友比寵愛情人更美麗。」

  以後的日子裡,我相信了她說這話時的真誠。

  與小川夫人解除「家庭教師」合約已經兩年多了。由於她的真誠幫助,我順利度過了初到日本留學時的艱難時期,從這一點上說,我是幸運的。我相信,在今後的日子裡,無論能否與小川夫人再次相見,我們都會很開心,因為,我們沒有給自己留下終生的尷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