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如何擁有一雙慧眼?


——走近法輪功(11)

「關於天目的問題」,我最早的瞭解來自中功,解說夾雜道家和馬家(馬列),現在看來的確講的很亂,解說層次比較低,並沒有把天目問題說清楚。

而《轉法輪》將「屬於秘中之秘,是不叫常人知道的」天目的結構和意義,「用現代的科學,用最淺白的現代語言把它解釋出來」,令我茅塞頓開。

「我們所說的天目,實質上就是在人的兩眉之間往上一點連結松果體這個位置上,這是主通道。身體還有許許多多的眼睛,道家講每個竅都是一隻眼睛。道家把身體的穴位叫作竅,中醫叫穴位。佛家講每一個汗毛孔都是一隻眼睛,所以有的人用耳朵識字,還有用手、用後腦杓看,還有的用腳看,用肚子看,都是可以的。」

「關於天目的問題」這一節,我可能已經看了近百遍了,卻總覺得依然還在表層。這種感覺即使我讀最為晦澀的康德的文字和黑格爾的《小邏輯》,也沒有過。康德和黑格爾是在德國古典哲學的套路裡,用各自的語言把一些並不複雜的事情說的很深奧,一旦用最淺白的語言說明白了,也就沒有太多研究價值了。但「關於天目的問題」和《轉法輪》裡九講中所有問題一樣,只要你有高中以上的漢語閱讀能力,你便沒有任何閱讀上的語言障礙,可是你卻會越讀越覺得深奧。

記得當年學氣功我就是衝著開天目去的,就是那時知道它在兩眉之中腦內的松果體位置,小說裡打敗孫悟空的二郎神能識破齊天大聖72變的真像的那第三隻眼睛就是這個天目的藝術描繪。孫悟空在成正果之前,是猴精,可以變幻成英俊少年、二八佳人、牛魔王、鐵扇公主等樣子騙過人和妖怪的兩隻肉眼。但他的這些幻像卻瞞不過楊戩的「天目」,最後只得顯出猴子真面目被哮天犬撲倒。

我不知道「天目」一詞是如何來的,望文生義,可以理解為是我們天生的眼睛。可分明人天生是一雙肉眼啊。為什麼這一雙眸子不是天目,卻將這一隻藏在頭腦裡的眼睛叫天目呢?如果古詞並非像我現在在電腦上敲打這麼隨意,那麼天目這個詞一定還有我們沒有領悟到的意思。想起讀中學的時候,物理老師說嬰兒起初幾個月裡兩隻肉眼看人是倒影或者混沌的。可嬰兒吃奶幾乎從沒找錯過人和地方,歡笑和哭鬧也似乎並非是憑聽覺或嗅覺而是對真切所見作出的反應,是不是可以說天生就是用松果體之目看事物呢?如果是,那麼這隻眼睛就是天目。

如果說天目是人的先天的眼睛,是真眼——看真像的眼睛。那麼肉眼就是後天的眼睛,是假眼——看假象的眼睛。由此可知,眼見為實講的就是反理了。《轉法輪》之「關於天目的問題」,將科學視為基礎的頭腦的肉眼工具所見不實的情況及其原因講得非常透明。儘管這跟我們的「常識」相悖,可不妨聽聽看看。

「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而我們的眼睛卻有一種功能,能夠把我們物質空間的物體給固定到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狀態。其實它不是這種狀態,在我們這個空間中它也不是這個狀態。例如在顯微鏡下看人是個什麼樣?整個身體是一個鬆散的、由小分子構成的,就像沙子一樣,顆粒狀的、運動的,電子圍繞著原子核在運動著,整個身體都在蠕動著、運動著。」

《轉法輪》這些文字,如果我們當作人的理來看待來爭辯,那麼迷信科學者當然可以這樣那樣地辯解,但由於維護的是一種成見,必定會越維護越成謬見。倘若我們當作宇宙的法來看待來證悟,那麼我們必將穿越科學的死角,見到更大更真的世界。當然對於《轉法輪》的意義還沒有充分的認識的人,要一步到位地領悟到修煉者樂於證悟的法理,基本上不可能。但即使從哲學層面來看上面那段話——肉眼看的是物體的表現形態,而非存在的形式——那也輕描淡寫地就指出了柏拉圖的理念論兩千年多年前引發到今天的西方的哲學和宗教問題的解決路徑。我慣於作哲學思維,由上面引用的李老師的話,領悟到了宏觀物體的穩定狀態是微觀粒子的運動狀態的表現形式之後,由加爾文新教開始出現的政教分離和笛卡爾哲學開始的物質和精神二元對立派生出來問題及其解決大道也依稀可見。

自從決定修煉之後,我已經把哲學和科學的世間思維放得很輕。但復讀《轉法輪》,我時常有意無意地就將過去頭痛的哲學問題和科學問題從思維層面化解了。兩千多年哲學家萬思都不得其解和近現代五、六百年的科學家越探索越複雜的問題,一天大學都沒讀的李洪志先生,用現代的科學知識和淺白語言就能揭秘,為什麼?起初我只能說「神奇」二字,復讀「關於天目的問題」這節的次數一多,頭腦中分析和推理少了,卻似乎有了心靈直接就洞察到現象的本質的能力。以往我們看微觀事物總要藉助科學儀器,看到之後,跟宏觀事物聯結起來解釋就眾說紛紜了,結果學派林立,問題越攪越複雜,而我們又越依賴,社會問題也日趨複雜。天目問題揭秘的意義告訴人類:思維難題用肉眼不能解決,用天目卻可以。

「不是我們看不了微觀下的東西,不是人沒有這個本事,而是人天生就具備著這樣一種本事,在一定微觀下的東西他是可以看的到的。恰恰我們人有了這個物質空間的這雙眼睛之後,就能給人製造這樣一種假象:讓人看不見。」

在天目問題上,如果李老師只是講理論,那麼學員所得不過一些「天機」知識,並不能真正地就找回遺忘的天目,還是沒有真切的看微觀世界或另外空間的本事。李老師很透明地講了開天目——避開人的視神經,在人的兩眉之間給打出一條通道來——幹什麼的問題:使松果體直接向外看,透過我們空間看到另外的時空。這就是說天目恢復的人是真正的慧眼看世界了。讀到李老師說天目不給人開到天眼通以下,是不讓人在心性不高的情況下破壞常人社會狀態;直接開到慧眼通,讓人能夠切實地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景象,增強煉功的信心。這裡,我一方面深切地體會到了佛家大師的慈悲心,另一方面也真切感受到了這些天機知識在這時候講出來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學員的修煉——度人回天。說來也怪,我越是瞭解天目的問題的奧秘,越是知道這天目的確是給開了,我十幾年前求天天目時的顯示心反而越來越淡,至少在意識層面是這樣。這就是法的力量。

「關於天目的問題」這節內容很多,很多修煉界一直說的很亂的概念,這裡都講得很清晰,卻又深奧無比,讓人總走在明白和不明白的路途上。關於決定人天目層次的三個因素——精華之氣,真眼,主、副通道——所講的法,不僅給人新意,更給人深意。誰只要一遍又一遍地去讀,真的就在一層層明理,還不是簡單的做人道理,而真正是成神法理。我是切實相信:真的明瞭這些法理的人,那是一定能夠高標準做人的,是真心願意在世間社會的矛盾裡撞高自己的心性的。

「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裡鑽。是不是這樣?是這樣的。只要是在這裡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大法的人,人人都會有感覺的,力量還很大,往裡邊頂。」

我沒有現場聽過李老師的講課,只是在網路上讀《轉法輪》,讀「關於天目的問題」這節,幾乎每次都有前額發緊、肉聚裡鑽的感覺,雜念越少越專心時,感覺越強。我現在還看不見,我知道是我的精華之氣散失的較多。但我也不是什麼都看不見,我看得見黑亮啊,呵呵。「我們有的人打坐的時候觀察前額,觀察天目,覺的前額黑乎乎的,什麼也沒有。時間一長,他覺的前額逐漸的發白。」這種狀況出現過。我不知道每天寫文章對天目看見是不是有妨礙。但我確實很渴望中共早日被除滅,這樣我就能專心修煉,回補上散失的精華之氣。我讀法有七八個月了,煉功只有四、五個月(被臺灣小紅拽啊拽的開始煉的),不時地額頭裡會出現我的那條隧道一樣的通道,還真的很像隧道越奔裡面越黑。由於還沒有被下上真眼,所以看不見什麼,但往出沖老是沖不到頭的感覺不時地會有。

以前沒少聽過人體是一個小宇宙的道理,但總覺得很玄,現在不了。依我現在的理解,人在靜坐的時候,天目就能進入微粒層面的微觀世界,放大地看見一個跟我們這個物質世界一樣大甚至更大的世界:有山有水有城市……

「關於天目的問題」在《轉法輪》很重要,講得很詳盡很透明,詳盡和透明因心性遞進而不斷展現其深奧的法理。這是不讀法不煉功不能體會的。只求知識的人或許能在科學和哲學上得到一些重要的啟迪,獲得在物理學、化學等科學領域和實證主義、存在主義等哲學領域裡得不到的理性知識,但還不能慧眼看世界。

給我給我一雙慧眼吧……走筆到這裡,心裏不由地哼唱起這首歌。

如何擁有一雙慧眼?《轉法輪》從頭到尾都在給我們揭這個秘。

最終還是依照真善忍的宇宙法則修心性的修煉問題:一旦人的心性順應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被同化的層次越高,人的心靈便與草木山川日月星辰之靈相通。隔絕肉體進入微觀世界,隔絕肉眼看見微觀世界的障礙便沒了。這時高層次的修煉者將渾身是眼地看世界,從微觀到宏觀再到宇觀無所不見,智慧之光照耀世界。



中國首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