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錄像片《哈爾濱市勞教所迫害黑幕》


 
明慧錄像片《哈爾濱市勞教所迫害黑幕》

近期明慧網發布錄像片《哈爾濱市勞教所迫害黑幕》。據明慧網報導,自從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位於中國東北邊疆的黑龍江省,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6年6月26日,在全國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2914名法輪功學員中,有359名來自黑龍江省。其中,省政府所在地哈爾濱市133人,是全國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城市。

本錄像片中,兩名來自哈爾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講述過去7年中他們被迫害的經歷,以及發生在萬家和長林子勞教所中鮮為人知的迫害黑幕。

Real錄像 在線觀看(27分54秒) 下載觀看(46.2MB)
MPG-2錄像(DVD) 直接下載(397MB) 分段下載(點擊)
MPG-1錄像(VCD) 直接下載(285MB) 分段下載(點擊)

註:DVD格式的MPG-2文件,適用於DVD機和新式VCD機。如果要刻錄能在老式VCD機上播放的標準VCD,需要用MPG-1文件。如果你需要其它格式的MPG文件,可使用TMPGEnc工具進行格式轉換,下載TMPGEnc工具及說明

主持人(岳峰):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明慧焦點。自從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位於中國東北邊疆的黑龍江省,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據明慧網的統計資料,截至2006年6月26日,在全國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2914名法輪功學員中,有359名來自黑龍江省。其中,省政府所在地哈爾濱市133人,是全國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城市。據不完全統計,在哈爾濱市,共有7家勞教所、監獄和洗腦中心,裡面曾先後關押了數萬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又以萬家勞教所和長林子勞教所最為惡名昭著。

在今天的節目中,兩名來自哈爾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講述過去7年中他們被迫害的經歷,以及發生在萬家和長林子勞教所中鮮為人知的迫害黑幕。

首先一位是55歲的農村婦女呂慧文,家住位於哈爾濱市東北部的依蘭縣三道崗鎮新民村。1999年正月16,呂慧文經朋友推薦開始修煉法輪功。另一位是33歲的張祥富。他是哈爾濱市方正縣煤礦的一名職工。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與很多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一樣,張祥富和呂慧文在開始修煉不久,就感到了身心上的巨大變化。

【呂慧文】我家庭條件不好,得了病沒有錢醫治。有法輪功學員去給我洪法,她說大法太美好了,能給人祛病健身,能讓人重德行善。這時候我也想學,他們法輪功學員就給我演示了一下。當時我感到大法的音樂特別好聽,我就當體操練了。我煉了5天,我的病痊癒。我經大夫檢查,我的眼睛眼底壞了、有腦動脈硬化、頸椎病,在這5天當中,我這些病全沒了。

【張祥富】過去幹活幹得很累。現在幹活的時候感覺很輕鬆。有的時候累的時候一煉功感覺體力恢復了很多。

【呂慧文】我有公公婆婆,他們有家產。我公公死了以後,我大伯子(丈夫的哥哥)想要把他們家的地、房子和錢都他自己要,就想出了一個手段。拉著老太太,上大隊去告我,告我不孝。當時我特別難受,我沒有辦法。那時幹部一看老太太去告我,就承認我是真的不孝。讓我沒有承受(繼承)老人家產的權利,讓我有養活老人的權利。一年讓我給一袋麥子,一袋大米,還有一袋子黃豆。但那時候沒學法,我嫉妒心還挺大,我挺恨我大伯子,挺恨我老婆婆。但以後我就學法輪功,一看大法的書。我記不清真正是怎麼寫的,但是我就記得有這麼一句話,「那是因為你們有因緣關係」,你前生前世也是那麼欺負人家了,你欺負人家那時候,人家不也這麼難受嗎?我這時候我就當還了業債了。這大法說的太明白了。我真正的就不和他生氣,我尋思我修真善忍了,我就應該善待婆婆,善待大伯子、大伯嫂子和孩子。我就對他們好。當我對他們好的時候,他們也對我好。我們一家十口人,全都和睦了。這時候我修去了爭鬥心,不要了那些東西。誰要不是要呢?我就把老太太那些東西我一點兒沒要,都給他。這時候我們大伯子、大伯嫂和孩子們都不生氣了。一家子人家十口人,特別的和睦。我學著就覺得這大法太好了,我們起早貪黑的煉。全屯子都看我們病都煉好了,來了13個人,也上我家煉去,他們的病也好了。

主持人(岳峰):

正當張祥富和呂慧文由衷感謝法輪功帶給他們的幸福生活的時候,1999年7月20日,一場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卻完全打亂了他們平靜的生活。呂慧文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不斷被當地政府官員、610人員和警察騷擾。張祥富先後五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了一年多。

【呂慧文】公社、派出所、大隊書記、村莊、治保主任,到我家把我的書搜走。磁帶都給我搶走了。反正我一煉功,房前一個、房後一個看(守)著我。再煉就給我抓到派出所,要送我拘留。

【張祥富】10月18日左右,政保科科長醜勇生在晚上8、9點鐘的時候,帶人給我從家裡抓進拘留所。

【記者】什麼理由?

【張祥富】他問我煉不煉了。我說我煉哪。

【記者】他問你煉不煉法輪功?

【張祥富】嗯。我說煉哪。法輪大法好啊。真正的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得到提高,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放棄呢?他說那你收拾收拾東西吧,準備走。然後他就把我帶到拘留所去了。

【記者】拘留票上是怎麼說的?

【張祥富】拘留是說我擾亂社會秩序。

【記者】你擾亂社會秩序了嗎?

【張祥富】沒有啊。他就問我煉不煉,我說煉就把我抓起來了。

【呂慧文】我覺得這個法太好了。這樣我問他們我說這大法這麼好,我有病你們為啥不給我錢治病呢?我學大法我的病全好了,你們為啥不讓我煉?我一不打人,二不偷人家,三不罵人,我一個老太太我也不要官,我就在家裡頭祛病健身你們為啥管我?我們三道崗派出所所長說,這你別找我,你上中央去找老江頭。

主持人(岳峰):

2000年農曆大年初三,從來沒出過遠門的呂慧文,生平第一次離開家鄉來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北京信訪局被抓進派出所,交給依蘭縣公安。

【呂慧文】我們當地的派出所就給我抓回來,把我身上的錢搜光,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還是不讓學法,不讓煉功。給我們吃的大窩窩頭還不熟,大白菜湯也不洗。裡頭麻袋線、草棍子、泥湯子,啥都有。真的無法嚥下去,真的趕不上我家餵豬的豬食,我們嚥不下去。這樣還要我們10塊錢。我們是個農村。我真的沒有一點錯,就非要把我送到這裡頭,還讓我花10塊錢。我就想,我不吃你這飯,我也不掏你這錢。但你不吃這飯,它給你灌食,給我灌咸鹽水。找來一幫男刑事犯,把我抬到刑椅上,有的拽腿,有的拽胳膊,有的捏鼻子,有的拉頭髮,還有的捏嘴,有的拿著一瓶子鹽水,放到我的嘴裡。就插到嘴裡動都不動。我只能嚥下去一口,再第二口我也嚥不下去了,也喘不出氣了。憋得眼睛都要憋出來了。這時候他們看我已經不行了,滿嘴是血,把我抬到炕上,往那一扔。

【張祥富】一開始的時候因為煉功,拘留所對我進行「背捧」。這個「捧子」就是和「(手)銬子」有一個區別。「捧子」中間沒有間隙,中間是個鐵棍,銬得比較緊,兩個鋼筋捆在一起。(我)「背捧」了3天,手腫得像饅頭一樣。

【記者】這種「捧子」是正規的(刑具)嗎?

【張祥富】不是。這是內部特製的,外邊沒有。3天的時候感到「捧子」嵌到肉裡,非常痛苦。因為是「背捧」,大小便、吃飯都靠別人,晚上睡覺都睡不了,躺不下。

【呂慧文】後來我的女兒花了很多錢把我取回去了。我女兒都是借錢來,把我取回去的。

【記者】具體交多少錢?

【呂慧文】第一次交2500元錢,400元的吃飯錢。沒吃也得交。我人剛到家,大隊書記,治保主任,派出所的所長帶著警察,就到我家看著我。就問你還煉不煉,我說煉,又開始抓,又是進拘留所。一年進去了4次拘留所。

主持人(岳峰):

在上訪無門,又無法正常生活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開始到天安門廣場抗議對他們的無理迫害。2001年7月1日張祥富在天安門廣場煉功遭警察毒打,回到方正縣後,被當地610政保人員在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2002年9月12日,張祥富被非法勞教三年,投入萬家勞教所集訓隊,5天後又被劫持到位於哈爾濱市太平區郊外,荒山以東的長林子勞教所。關押在專門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第五大隊。

【張祥富】進到五隊的時候,有兩個凶神惡煞的犯人就把我拽到一個房間裡。對我實施了一種酷刑--「推、掰、撅」。「推、掰、撅」是首先人趴在地上,把人按趴在地上,手背過來。然後開始反關節的推。有的能推到將近180度。然後開始撅腿,也是反關節推。然後有撅腳的。有的人當時胳膊就像斷了一樣,劇痛無比。有的腿當時被撅的膝關節腫起來了,當時就走不了道了。

主持人(岳峰):

除了這種被叫做「推、掰、撅」的酷刑之外,長林子勞教所還對張祥富實行了包括用特製的膠皮棒毆打;在臉上澆水之後用電棍電擊;冬天把衣服脫光,全身澆上涼水,站在視窗凍;用長條板凳往身上刨;連續坐15天「鐵椅子」等20多種酷刑。

【張祥富】當時我被一個刑事犯用打火機把我的手指蓋全燒黑了。手指蓋現在還這樣沒長出來。他把我手背也燒傷了。如果稍有不從,他們就會把你掛在床上,平掛在床上。站起來用銬子把你掛在床上。然後幾個人看著,幾天幾宿不讓你睡覺。還輪番的打你。他們還有用針往大法弟子身上扎。跟撇飛標似的。扎到肉裡扎的很深。

【記者】撇飛標是怎麼打的?

【張祥富】站在你身後就開始撇(做手勢)。

【記者】把你當成活靶子?

【張祥富】對,往你身上扎。

【記者】真能扎到身上嗎?

【張祥富】扎到肉裡去了,然後拔下來再扎。有的甚至都扎到骨頭了。

【張祥富】還有一種刑具,他們叫做「上弦」的。就是用力握緊學員的手指,然後把牙刷插進去,就開始擰牙刷。把人的肉都擰爛了,露出骨頭,鮮血淋淋,慘不忍睹。有的大法弟子很多手指都被擰爛了。

主持人(岳峰):

這個時候,呂慧文也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盤問後抓捕。依蘭縣的不法官員將呂慧文押回當地後,還將她與其他刑事犯一起遊街示眾。

【呂慧文】我們大隊書記,還有派出所的所長,公社書記,都去抓我去了。當時就給我戴上手銬。給我們帶回來。帶回來就給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就開始給我游大街。和殺人犯,偷盜的,打砸搶的那些刑事犯,男的,給我們就游上大街了。當時看的人哪,依蘭縣的人哪可多可多的了。我想應該讓更多的人都重德行善,都沒有病,都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讓他們都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冤枉的,知道我師父是清白的,這時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還我師父清白」,「還我們人權」。這時一幫警察全上來了,把我抓住。就說咋還把她整來了,用我的圍巾把我的嘴勒住。把我抓到車上,摁到車椅子上。

主持人(岳峰):

在這次遊街事件之後,呂慧文被非法判處勞教2年,關押在萬家勞教所。在1999年7.20之前,包括長林子勞教所、黑龍江省戒毒中心,哈爾濱監獄,以及萬家勞教所等七個哈爾濱市迫害場所,都普遍面臨資金匱乏、人員不足、設施老舊的現狀,有的幾乎面臨破產和倒閉。然而1999年7.20日以後,這些地方開始不斷得到巨額撥款,用以擴建監舍、改善和增加設施、提高看守人員待遇。嗜血的迫害在這種鼓勵迫害的政策之下,勞教所的警察變得更加瘋狂。呂慧文見證了 2001年6月發生在萬家勞教所的震驚世界的「萬家慘案」。

【呂慧文】6月的時候我們在飯堂,說是給我們開大會。上邊有一個不知道什麼人,是女的,她在台上誹謗師父,誹謗大法。大法弟子招呼讓她住口。我就認識一個:潘學華(音),她們3個人站出來了。說你不要侮辱我師父,不要誹謗大法,對你們不好。這個時候,那些個惡警都拿著這麼長的大電棍,電潘學華,打嘴巴子,給她拖到樓下,後來拖到小號去了。過了幾天,一天比一天加緊了。把我、王樹榮(音)、馬新英(音)、還有一個慕顯坤(音),給我們一起送進來的這些人,五隊長指使男干警,把我們吊在小號的鐵門上。用布帶子捆上,戴上手銬,像飛機似的那麼吊起來。然後男干警拳打腳踢,用電棍電,不許我們喊一聲,一聲都不許喊。有一個大法弟子(王秀麗),已經都吊了兩天了,要上廁所,他們不讓上,她憋不住就尿在褲子裡頭,就順著褲子流到地上,有兩個惡警,用抹布擦完,塞到她嘴裡,開始電棍電,用拳頭打,用腳踢。給王秀麗折騰的已經奄奄一息,連話都說不出來。潘學華在那吊著的時候,手脖子都已經勒的肉都開了,肉都裂開了,他們不往下放。到吃飯的時候都不往下放。讓人餵。就餵那大板糕。吃不下啊,大法弟子吊的那樣。你吃不下,不吃還不行。就是打耳光子。就是這樣式吊著,他們男干警就進行推搡、撞。這大法弟子承受3、4天了,承受不了了,這個時候「老三班」 的15個大法弟子,為了更多的同修們不再發生同樣的痛苦,她們到晚上,15個大法弟子把床單扯開,一個個都吊上了。

主持人(岳峰):

在2001 年6月20日發生的這次萬家慘案中,法輪功學員李秀雲、張玉蘭和趙雅雲失去了生命。雖然從修煉的角度說,當事學員在承受極度痛苦的折磨之下,選擇以死抗爭的行為,違反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原則,是錯誤的。但整個事件的過程,充分暴露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及其追隨者的邪惡,因為那場令人髮指的迫害的實施,僅僅是因為被非法關押的15名法輪功女學員不肯接受當局的洗腦、不肯放棄對「真善忍」真理的信仰與追求。如此慘烈的強行「轉化」,在當局的宣傳中,是「春風化雨」般的關懷與治療。在長期惡劣的關押條件下,萬家勞教所中的很多法輪功學員身上長滿了疥瘡。呂慧文講述了萬家醫院是如何對她們進行所謂「治療」的。

【呂慧文】第一個就把我和劉尚坤(音)拉出去刮疥。就用那不鏽鋼的小鋼杓,渾身全刮啊。就用小鋼杓硬刮。刮得血淋淋的。完了用噴頭給沖。當你的膿包已經長好了殼了,它還用小鋼杓給你刮下去。都讓給你揭出血。別提那個消毒,抓住就給你往下剜啊。

主持人(岳峰):

2001 年3月,各地勞教所都接到了中央610下達的關於加緊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命令。萬家勞教所在副所長盧振山指揮要下令達到100%的所謂「轉化率」,開始不遺餘力的使用直接引發種種非人的手段殘酷折磨大法弟子一樁又一樁的慘案。對大法弟子的精神折磨,也延伸至他們的家屬。每月學員家屬接見日,萬家勞教所都把法輪功師父的照片放在接見室入口處,逼家屬踩踏,否則不許接見。

【呂慧文】有一個大法弟子,依蘭縣的,她叫寧淑賢。就因為姚福昌(音)科長編了一個歌,罵我師父的,讓她(寧淑賢)唱。她不唱,就給打得滿臉都青了,眼睛都是黑色的。反過來還叫她蹲著。把她蹲的後來腿瘸了很長時間,有好幾個月。我在4班的時候,看到樓上用被子抬下來兩個大法弟子。知道是大法弟子又被他們打壞了。一個刑事犯告訴我,我是在上面管她們的,我實實在在看到了,抬下去的兩人叫張可梅(音),馬麗達(音)。逼她倆寫「三書」,她倆不寫,就給她倆「上大挂」,電棍電。馬麗達是(用)「五馬分屍」,給張可梅坐刑椅,連下來上廁所也不行。張可梅就尿在那個鐵椅子上了,就這樣式的。還有一個叫宋英潔(音),她是一個醫院的護士。就讓她罵大法,罵師父。你說她能罵嗎?她不能罵啊。她不罵的時候,就被這個姚科長姚福昌用電棍給她毀容了。把她的臉打的基本變形了。還有一個史老太太,60多歲了,就讓她寫「三書」,她不寫。不寫就給她坐刑椅,一坐就是27天。啥人能坐那麼長時間哪?60多歲了。那腿就腫得可粗可粗的,後來腿都起大泡,還不讓上廁所。有的時候還打,還罵。就這麼殘酷。還有一個大法弟子,也是依蘭縣的,叫李蘭(音)。她已經都到期了,就硬超期關押不放。家屬來呢,(警察)趙玉慶(音)就勒索人家2000元錢。反過來趙玉慶說,如果我不點頭,誰也別想回去。

主持人(岳峰):

2005年10月15日,飽受酷刑摧殘,被折磨至奄奄一息的張祥富,在離開長林子勞教所後,含冤去世。年僅33歲。在生前錄製的這段錄影中,張祥富表達了他最後的心願。

【張祥富】以上我所說的是我在長林子勞教所的親身經歷,全部是事實,希望海外同修能夠把我所講的錄影送到聯合國人權代表大會和國際司法委員會特別法庭及各人權組織;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能夠共同制止這場發生在中國大陸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毫無道理的殘酷迫害,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群體滅絕,於國家與民族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我雖然經歷了很多磨難,我都不會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因為他是人類的希望,他會給人類帶來美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人類也需要真誠和善良。

主持人(岳峰):

觀眾朋友,張祥富和呂慧文所經受的這些迫害經歷,善良的人很難想像。據不完全統計,僅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23人、致瘋8人。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19人。在哈爾濱市7個迫害場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先後有數萬名,他們都遭受了嚴酷的肉體折磨和精神迫害。而對抓捕和迫害張祥富負有直接責任的方正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文承福,以及方正縣主謀迫害法輪功的縣委副書記郭一民等人,近期都因突發疾病或車禍而暴死身亡。這正像人們都知道的,善惡有報,這是不變的天理。在這裡,我們奉勸那些還在繼續跟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做惡的人,懸崖勒馬,給自己和家人一個選擇未來的機會。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次再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