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原中共線人的懺悔 (7)


N越來越放肆,一天晚上坐在我的床沿談話,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她突然往後一倒,仰天攤在被子上,投來一個媚笑,我趕緊把頭扭到另一邊。在送她回家的路上,老往我身上靠,我一讓再讓。

斷交的日子終於來臨。這天晚上送到分手的地方,她突然邀請我去她家,我不願去,她拉著我的手扭頭便跑,卻轉向跑到牆邊,自己背靠著牆,順手把我一拉,面對面地壓在她胸脯上。

月光照著她潔白的臉,烏黑的眸子裡漾著慾火,呈現出一種淫蕩美。

我呆若木雞,甚至嗅到她呼出的女性荷爾蒙芬芳,都使心不動。

她在等待什麼,十秒鐘後見我無動作,便用嘴唇在我的嘴唇上飛快一掠,像泥鰍一樣滑開,溜走了。

第二天,我看見她板著臉從學校辦公室走出來,彭校長跟在她身後,便知道有人慫恿她倒打一耙,惡人先告狀了。彭校長瞭解情況後說:「有天晚上我看見她從學校裡走出去,感到情況不對頭,這是個街道上有名的破鞋,別理她就是。」

幕後指揮者先是想通過N引誘出我的「反動言論」,沒達到目的,又想把我的名譽搞臭。終於徒勞一場,白費了力氣。

第二位Y姑娘是個知識青年,她回鄉探親與我在公共汽車上萍水相逢。她拎著好幾個大包小包,我憐香惜玉,下車後幫她把兩個最重的包拎到她家門口。兩人交換了姓名,我把工作單位告訴了她。過幾天,她翩然來訪,塞給我一張約會的紙條。晚上見面談得很投機,分別時依依不舍。幾次夜遊後進入熱戀,花前月下,相擁相吻,卿卿我我,海誓山盟。她沒有政治方面的挑逗語言,但總是向我推薦她的堂兄XXX,稱讚他「和你一樣有才華、有學問、有能力,希望你們成為好朋友。」她告訴我,她的堂兄在縣區,我們可以到他那兒去玩,也可以約他過來。她提了三次,我都沒吭聲,難道是讓堂兄來拿主意,鑒別我的學問和人品?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我發現Y姑娘屢屢言過其實,喜歡誇大其詞,對她講的話信不過。我沒有同意與她堂兄見面,也沒有拒絕。

很快,她又要下鄉去,相好得差不多要以身相許,卻不讓我進她家的門。離別前的夜晚,擁吻到最深沉時,她突然抬起頭來急切地說:「你得趕快逃跑,派出所要抓你。」彷彿被毒蛇咬了一口,我像彈簧一樣鬆開她,問道:「你怎麼知道的?」她回答:「你別問,我是真愛才告訴你的,趕快逃跑,還來得及!」——氣氛陡變,不能徹底交心,情感溫度頓時降到冰點,不歡而散,從此分手,天各一方。

跑,跑到哪裡去?「普天之下,莫非‘毛’土;率土之濱,莫非‘毛’臣。」跑了抓回來,罪加一等。要是在以前,聽到這樣的消息,我會急得睡不著覺。現在,與劉股長談話不久,哪裡會有這樣的事?我置之不理。

不久,劉股長召見,問我是否認識XXX,我回答「不認識,但聽說過」,便把來龍去脈如實匯報一番。劉股長問:「為什麼不與他見面呢?」我回答:「Y姑娘有點誇誇其談,我還沒有定下她,不想讓他堂兄來考查我,耽擱幾天後,她沒再提,我也沒有再問了。」劉股長批評說:「幹我們這行要聞風而動,像這樣的人很值得一見,你失去了一次立功的機會。這次縣區破獲一個‘反革命’案,從XXX那裡搜出一份發展對象名單,上面有你的名字。」聽劉股長這麼說,我心裏一驚,以為劉股長說的是真話。但再一想,不對頭,既然「反革命堂兄」通過Y姑娘把我定為「發展對象」,她怎麼又說「派出所要抓你」呢?這是十分矛盾的。於是,我就實話實說,將Y姑娘要我「趕快逃走」的話,向劉股長匯了報。劉股長笑著說:「她胡說八道,女人的話真不可信。派出所憑什麼要抓你,我怎麼不知道?」

後來,聽說Y姑娘判勞教一年,是否因為這次「泄密」,不得而知。

連續用女人進行監控和試探,對我震動很大,也使我驚恐不安,疑心重重,只要有人在我面前講一點點涉及政治的話,我就懷疑他是試探者。同時,也使我醒悟:無論怎樣「聽黨的話」,怎麼努力為公安賣命,他們永遠不會信任一個家庭出身「不好」的人。因此,我萌生退意,不想幹了。但「不想幹」行得通嗎?「不想幹」就證明你「與黨離心離德」,就是「背叛」,將受到無情的懲罰……

(10) 突如其來的「忠誠考驗」

在岳麓印刷廠工作期間,長期對我進行監控是熊第萸姑娘。她曾與我妹妹同學,妹妹說她成績死不好,一再留級。我見她雙眼滴滴溜溜,顧盼神飛,感覺她很聰明。她是排字車間的學徒,那還是鉛與火的活字印刷時代,依靠工人在字架上一個一個撿鉛字。

那時我年輕,精力充沛,比較勤奮,每天早上6點準時起床,學習一個半小時。不准讀「封、資、修」的書,便讀《毛選》、《毛主席詩詞》和報紙,有時練習書法。讀得無書可讀時,便學習漢語拼音,將毛詩、語錄一條一條用漢語拼音默寫出來……

8點鐘上班,熊姑娘總是早到四、五十分鐘,將坤包往自己車間裡一扔,便快步來到我的辦公室,與我切磋書法,談文學,或者談天說地……她的師傅悄悄說「小熊有意」,我笑了笑,不敢苟同。有一次,我上樓辦事,偶然從一個斜角見她竄到我的辦公室,急急忙忙打開抽屜翻尋什麼;另一次,趁我不在翻尋我的字紙簍……我心中有了數,啊!她,帶著任務。除了寫給公安的匯報材料,我沒有任何秘密。公安嚴格要求匯報材料的草稿紙,通通及時燒燬(丟到廁所糞坑裡都不准),以免泄密。因此,她找不到什麼東西,一次次徒勞。

熊姑娘全程監控我三年多。當我準備結婚把愛人帶到廠裡亮相後的第二天清晨,辦公桌上發現一封無厘頭告別信,署「知名不具」,字跡工整,信裡沒有具體內容,但在字裡行間浸潤著深深惋惜、留戀後的無奈之情……三年多朝朝(除禮拜天和節假日)相處,我已深深印在姑娘的心上,但她怎能愛上一個出身「不好」、公安長期監控的人呢。

2001年走訪一位岳印老同事,告訴我熊女士某天晨煉時突然倒地,咯血不止,急送醫院搶救無效離開了人世。我默默悼念,腦海裡浮現出她年輕時的倩影,但產生了一個疑問:神為什麼安排她在清晨倒下呢?那是我們數百個朝朝相處的時刻啊!

除了上述異性監控,實際上,岳印的每一位黨、團員,每一位幹部,每一位出身「好」的積極份子,哪一個不用另一隻眼睛「關照」著我?生活在那樣的環境裡,只有跟著芸芸眾生混日子,頭腦不想事,內心不容納半點「反共反毛」的思想雜念,才能苟活下去。

1970年「一打三反」運動來臨,早已不為公安服務的我,又受到一次突如其來的「忠誠考驗」。

那時,我在一家民辦機械廠工作,已是一位能獨當一面的模具鉗工。一位訂購了幾套模具的顧客老章,到廠裡來與我談產品質量,催促交貨時間。因「有求於我」,很自然地請我到茶館喝茶,去飯店吃飯,還送我兩小盒硬質合金(金屬切削刀具,比較貴重),慷慨而又大方。萍水相逢,如此友善,我當然心存感激,便與之日親日近了。每次會面聊天,老章總是時不時冒出一、兩句有關政治的話題來撩撥,但我絕不答腔。一方面,我已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不會再上當受騙;另一方面,我確實不願談政治,不想再惹麻煩。一天,我倆併肩步行去某地,他發表一通反共言論後,突然用肘拐碰我一下,壓低聲音問道:

「挖牆腳嗎?」

我心裏一驚!第一念頭是:真「反革命」,還是來試探我的?

我沒有吭聲,裝著沒聽清,等待他繼續發揮;他嘎然而止,不再說第二句了。

這可難為了我。如果是公安派來的探子,不匯報,就證明對黨不忠誠,重犯「知情不報」罪,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被「處理掉」;如果是真「反革命」,匯報後又要鑽入「碉堡」內部去攻破,繼續傷天害理,與人民為敵。

怎麼辦呢?前思後想,舉棋不定,焦慮萬分。一天半夜醒來,突然悟到「要用時間進行考驗」:如果老章是「動真格的」,下這麼大功夫來拉攏我,沒有聽到我的正式回答之前,不會輕易放棄,還會來繼續動員;如果老章是公安派來探子,已經完成試探任務,早已向公安匯報領賞去了,不會再來……

這個判斷應該是正確的。等了一個多月,不見老章的身影,我便向市局一科劉正文副科長(已陞官從郊區分局調入市局)寫了一封信,詳述老章其人其事……沒有回音,也沒有召見。春節到劉科長家裡拜年,順便問及此事,劉科長輕描淡寫地說:「交給別人辦去了。」——這一回答,證實劉科長收到了信;同時可看出,老章是公安派來試探我的。稍稍分析便知,如果我提供的是「有價值」的情報,聞風而動的公安會立即召見,瞭解老章與我交往的過程,詳細記錄他的反共言論;雖然也可以「交給別人」去辦,但至少得口頭表揚表揚呀!

心裏一塊石頭落地了,我又一次經受了「黨和政府」的「忠誠考驗」:姓陳的脫鉤這麼多年,聽到「反革命」言論,仍向政府報告,這人也許改造好了。

70年代初,「001號案件」[注14 ] 爆發時,我住在下麻園嶺。由於居委會有人密報我是「可能的作案者」,引起公安對我進行一次暗查。多年後,鄰居才告訴我,那天晚上,一、二十個人站在前面菜園裡,唧唧喳喳議論,後來只派了治安主任和兩位婦女上樓來,與我見面,觀察動靜。第二天,趁我上班時,打開房門進行了一次徹底搜查。

考驗持續到90年代中期,前後有三位認識不久的青年,虛心向我請教時,發牢騷,講怪話,透露一點點想「搞組織」的意圖。當時我已50多歲,便名正言順地用「長輩」的口吻「教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黨的天下是穩固的;如果有能力,完全可以到經濟領域去發揮。我沒時間也沒必要去搞清楚其中有無公安的密探,即便有,公安聽到我的話,也無可厚非。——那時早已「改革開放」,叫青年人去發財是黨提倡的正道,對無產階級政權不構成任何威脅。

從中共的歷史看,「不信任任何人」簡直是毛澤東的「專利」,也是歷次運動整人的根源。我深信,晚年毛澤東已疑心重重,走火入魔,草木皆兵,無人可以信任,並在高層實施了嚴密監控。用文件上的話來說是「偉大領袖洞察一切」,七老八十,窩居深宮,光看文件、聽匯報,哪能洞察?只有多渠道秘密監控,才能瞭解每一員封疆大吏是否忠誠。文革初始,毛澤東「點了名」的煤炭工業部部長張霖之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就是有人密報張在私下講了毛的「壞話」。

監控,使人產生恐懼,使人的尊嚴、價值喪失殆盡,使八億中國人民全都匍匐在領袖腳下,成為「毛澤東思想」的精神奴隸。在那樣縝密、細緻的監控下,人人自危,只能誠惶誠懇,徹底臣服。(待續)


[注14]「001號」案件:大約在70年代初,長沙市有人購買了十幾張毛澤東標準像,用刀子在每張像上劃一把叉,然後趁黑夜分別投入十幾個郵筒。公安接報後,如臨大敵,在全市開展地毯式摸查。詳見《笑泯恩仇》http://www.epochtimes.con/gb/nf3293.htm(08)《001號案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