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是普渡?——回憶蔣國兵同學


org幾天前,看到加拿大的這則消息,先是一驚,但也沒有特別注意,只是把它當作許多華人移民悲劇的一則。但看到這樣一名擁有美加雙博士的優秀人才選擇這樣的道路,心中突有種莫名的悲哀。當仔細閱讀相關信息之後,更為一驚,居然是普渡的校友(Purdue University),怎麼又是普渡?早先有一中國學生刀殺兩位韓國姐妹,再有陳丹蕾殺夫碎屍,現在蔣國兵又自殺身亡,留下許多的猜測,不解和惋惜。蔣國兵,當心中反覆念叨這個似曾相識的名字的時候,才猛然發覺他居然就是我們在普渡天天踢球的好友「老蔣「,當網上那個懷抱普渡畢業證書,充滿對未來的渴望的蔣國兵的照片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我心中的震驚與悲哀真是難以名狀,實在難以將當年那位勃勃生機的老蔣與今天毅然而絕的蔣國兵等同起來。震驚後的沉思總是讓人多幾分客觀和理性,當遙遠的印象和已經淡忘的回憶在悲哀的追逐下漸漸清晰起來的時候,我覺得應該寫點什麼(雖然本人非常不擅長寫作)以紀念逝去的「老蔣」。
我認識蔣國兵是在他剛到普渡的1996年,雖然不是一個系的,但共同的愛好—足球,讓我們逐漸的熟識起來。記得當時的他看起來很年輕,人也非常精神,初到普渡的他是從清華到普渡核物理系進修的訪問學者(J-1)。一年後,老蔣轉去了 Ph.D Program,為了能夠繼續攻讀博士,老蔣不得不退回了在清華已分配到的住房(清華要求他在一個月內退房),為了辦理相關手續,老蔣不得不回國一趟,並且廉價處理了住房內的所有傢俱和電器。記得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覺得清華很無情,畢竟,老蔣在清華已經服務了10年,出國前就已經是清華的副教授了。

老蔣是一個對自己的專業很執著和自豪的人。由於美國幾十年沒有新建核電站,並且由於核研究畢竟涉及到國家機密,學核物理的外國學生在美國找工作相當困難。有一位同樣從清華到普渡學核物理的學生,說來也巧,當時在普渡核物理系讀書的清華學生居然有四,五位,這位同學居然還是老蔣在清華時教過的學生,他心思較活,剛到普渡一年就轉去計算機專業,以求日後有好的工作機會。老蔣對此不以為然,說此人在核物理系成績相當不行,引起老闆不滿,而老蔣則相反,深得老闆的賞識與信任,不僅輕易從訪問學者轉為全額資助的博士生,而且老闆還專門為他購買了一臺高檔電腦,讓他放在家裡以便工作。

老蔣是一個「狠「人和「猛「人。在普渡足球隊裡,老蔣和老許是一對。老許也是清華來的,也在核物理系,也好足球,並且他們都有一個年齡相彷的兒子(當時還沒有女兒)。相當的年齡,老許就比老蔣顯老很多,別看老蔣當時已經是三十四五的年紀了,但身體相當靈活,帶球突破,左轉,右轉,尤其是180度或360度轉身,非常敏捷,常常令我們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自嘆不如。老蔣帶球,有股「狠」勁和「猛「勁,非常敢於進行身體對抗,由於習武的緣故,他底盤很穩,2-3個人都不能將他放倒已經是常事。反過來,攔截他的人倒是經常被他放倒了。老蔣打中場,在球場上經常邊帶球,還邊指揮隊友如何進攻。老蔣搶球,是一個相當難纏的對手,他反應靈敏,速度快,又狠又猛。那時,我們經常分成兩組對抗,30歲以下的對30歲以上的,我總是做老蔣的對手,充分領教了老蔣的狠與猛,現在想來,老蔣的這股狠與猛勁可能與他不顧一切縱身躍橋是息息相通的。

老蔣是一個練氣和練武的人。他說話,總是不緊不慢,似字字氣發丹田,中氣很足。老蔣不愛說話,但若開口,定是有理有據,似真理在握。可以清楚的感到,老蔣有非常清晰且堅定的人生觀,老蔣的話,雖然不一定都能獲得他人讚同,但他言談之間流露出的確信和執著可以讓我深深感知到他所信奉和信仰的東西。老蔣在普渡組織了一個中國武術隊,組織同好並免費傳授武術。我也參加了。雖然我在參加前,就經常練太極拳(全業餘水平,只為健身),但一看老蔣打的太極拳,就覺得比我高一個檔次。後來,才聽說他在清華就是武術隊長。一聯想,他的踢球,講話,做事,果然有一種練武,練氣的味道。

老蔣還是一個易於相處但又不苟言笑,極具原則的人。經常,我們踢完球後,會買幾箱啤酒到另一個老隊員家小聚。有人也常常講點笑話,甚至是黃色笑話,每逢此時,老蔣都只是淺淺一笑,從不附和,當玩笑開到他的頭上時,他也從不惱火,但可以看出,他並不enjoy 這類笑話。老蔣身上,可以感到他的一種「嚴「,既是對己,也是對人。雖然這種「嚴「是一種藏著的「嚴「,但不知覺中,還是會偶爾的流露出來。

家庭生活中,老蔣更是個好父親,好丈夫。經常可以看到,老蔣帶著孩子在球場上練球, 他還很顧家,我們還常常以太顧家來「挖苦「他。

在普渡與老蔣認識的3年中(1996-1998),老蔣是一個快樂,滿足的人。由於在球場上的勇猛,他普遍贏得了我們這些隊友的尊敬。同時,也可以感到他在專業上也是有成就感的。在生活上,由於印第安納州生活費低,周圍都是差不多的中國學生,生活上也是比較滿足的。

自從1998 年畢業離開普渡後,再也沒有了聯繫。最後一次見面,是離開普渡前幾天,我搬了幾件傢俱到他家,也是第一次認識他太太。可以明顯感到,他太太和他談吐的差異。老蔣是那種喜談道理的人,他太太則明顯更關注於日常生活。「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我一直記得他太太對我說的這句話,-- 對於我的單身生活。

自從離開學校之後,和當年大多數朋友都失去了聯絡,其中也包括老蔣。沒想到,一有音信,竟是永絕。以此片言只語,作為回憶,也作為對老蔣的紀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