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城市美女大盤點


 一、北方女子怎麼能叫美:鐵腳鐵背鐵臂膀

成都美女一見北方女子就咂舌,說那也叫美嗎?牛高馬大的樣子,兩條腿簡直就是兩根肉柱子,使人想起過去的一首歌的歌詞,說女人們能幹活,個個是鐵腳鐵背鐵肩膀,這種女人又不愛紅裝愛武裝,出去打豺狼虎豹還可以,搞舉重也夠了噸位,但確實只能歌頌她們的勞動美,估計心靈也夠美的,卻不能使男友憐愛。

成都美女的標準身高是1米65公分左右,體重50公斤出頭,這在北方人看來簡直跟患者一樣,怕是沒有吃過飽飯,但偎依在男人懷裡非常純情,尺寸正好。喜歡高挑的穿一雙鬆糕鞋,喜歡小巧窈窕的穿平底鞋也無妨,加上她們的水蛇腰、削肩和布局精緻的臉,用成都話說:那味道簡直不擺了。成都女子以秀氣出名,她們的體重超過60公斤就到了心理承受極限,不像北方姑娘,80或90公斤的女子仍舉著比臉盤還大的老面饅頭狠吃,這使成都女子看得受到了驚嚇,說她們不嫁人嗎?

成都姑娘到北方城市去下館子,要一兩餃子,還把皮剝了只吃餡,生怕長膘,這讓老闆娘受到了傷害,認為這不可理解,說我們北方的小妞一點點大的也要幹掉半斤水餃,你那麼大個子吃這麼點怕是連風都吹得倒。成都姑娘說我喜歡吃菜,然後點了幾份炒青菜一古腦吞下去,看得老闆娘嗤牙,說你們成都人是食草類動物不成,吃這麼多草料而不吃糧食,這太讓人驚訝了。

成都女子皮膚的細膩也是出了名的,柔美得吹彈得破,可以戳出水來,甚至連成都小夥的皮膚也比北方女人的細嫩,這最使北方婆姨汗顏。怪只能怪北方風沙大,太陽毒,要治好皮膚上的疙疙瘩瘩需要先治理北方的水土,這工程太浩大。成都氣候這麼好,無風無沙,連太陽也少見,自然把皮膚養得跟蜀錦似的,有的像藕白,有的像瓷胎,再點一點口紅,塗淡淡的胭脂,那種美簡直無比妖嬈,把北方人看得眼裡噴火,心有燒灼感。人的美最美在皮膚,其次在嘴臉,再其次才是身材,而成都美女這三點恰好都佔有了,所以給人以美感。北方女子首先皮膚不好,身體又壯碩肥胖,加上北方人的大臉盤,使人感到粗壯有餘,秀氣不足。

二、重慶美女:碼頭上的迷你一群

外地人去重慶,特別是到瞭解放碑會覺得重慶女人有一種勾人魂魄的美。重慶女人並不需要對人拋媚眼,並不需要張揚個性,並不需要顯擺,但她們已靠她們的腰身,她們的美艷把外地男人打倒了。重慶女人美得有一股霸氣,她們不能同成都女人比氣質,卻可以同成都女人比腰身,因為爬坡上坎和天氣悶熱,重慶女人練就了一副好身段,她們中肥胖者極少,但瘦不是乾瘦,而是豐滿,修長,苗條。

重慶美女的由來同成都有一點是相同的:移民。

重慶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曾有大批文化人和政客雲集於此,並一度成為商務中心,這使重慶的人口結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重慶在抗戰時一度成為中國最繁華的所在,雖然那只是曇花一現,但總是曾經闊過,比從來沒有闊過的西部其他城市有值得炫耀的歷史。

重慶同成都一樣多霧,而且濕潤,使女人的皮膚細嫩;

重慶同成都一樣有數不清的吃食,重慶人愛吃也敢吃,在吃上甚至同成都人難分仲伯,這使重慶女子發育得非常好,也營養得非常好;

重慶是一山城,爬坡上坎,把女人們練得身材健美。

成都則不同,平原上使女人走路也撿懶,分房分在七樓上就大驚失色,叫喚說我怎麼可能爬得那麼高,而重慶女子連十層樓也不放在眼裡,說我每頓都要多吃兩碗飯就是爬樓爬的。成都女人能夠坐著絕不站著,能夠躺著絕不坐著,她們講究舒服,見重慶女人爬山不喘氣,夏天熱到四十度還說今年夏天沒得好熱,成都女人嚇都嚇昏了。

上面的章節裡說過,重慶美女同成都美女相比輸在文化上,她們不如成都美女那麼會來事,總是直扛扛的,彷彿吃火鍋,重慶美女一味的辣,只有紅鍋,辣得你跳,流著大汗,頂著四十度的高溫,吐著舌頭,還是只顧吃,而成都美女是鴛鴦鍋,辣了就涮一涮白味,平息了那股燥勁,再重溫一下紅味,她們總是在一紅一白之間游動,所以成都美女有火熱的一面,又有溫情的一面,不像重慶美女只會一味的辣下去,沒有一點鬆動。

重慶是一碼頭,重慶美女是碼頭上迷你的一群。

成都有兩千五百年的建城史,一直是中國西南的重鎮,而重慶真正意義上的發展是近百年來的事情,重慶在歷史上不可與成都相提並論。成都人總是拿重慶人開涮,特別是成都女人,對重慶女人也這麼妖艷很不順眼,說那些重慶妹崽不讀書(沒有文化底蘊),走路風風火火(不會休閑),不會喫茶(生活艱辛),天棒崽兒太多,動不動就要打架,不像成都人君子動口不動手,多文明,多有教養,愛打架是不受教化的結果,特別是那些重慶漢子,被女人教得粗魯不堪,在女人面前愛顯擺自己,提勁打靶。那些女人也吃了火藥似的,唆使男人們動輒就大打出手,還在一旁助陣。何況重慶那麼一個半島上,二江三岸之地,擠了那麼多的人,人擠人,人挨人,連個耍處也找不到(缺少自然風光)……總之,重慶一無是處,夏天熱得人像上了蒸鍋,成都人一看天氣預報就萬分同情重慶人,說她們咋個活得出來!特別是那些美女,精瘦精瘦的,熬得過這個夏天嗎?幸虧重慶有長江,不缺水。

重慶人也編排成都人,特別是成都美女讓重慶人看不習慣,說那些成都的女娃子虛偽得很,一件衣服做了改,改了做,就那麼一塊布,弄過來改過去,使人以為她們有多少件時裝,打開衣櫃才發現就只有一套出門服。

重慶美女就像夏天重慶的溫度一樣熱得夠嗆,但只熱不降溫,不像成都熱一陣就要下場透雨,涼爽幾天再升溫,中間有一個過渡。重慶那麼熱,美女們偏偏愛在這種高溫下吃火鍋,說把汗出透了才爽。成都美女認為那是活受罪,我們才不會這麼幹,而要上青城山去避暑,泡一杯釅茶,吃一碗泡菜,打一打通宵麻將,那享受簡直不擺了。

成都美女同重慶美女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巴人和蜀人曾經都是四川人,彷彿川菜你不能把它分成巴菜和蜀菜一樣,成都人和重慶人都稱川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都美女和重慶美女不能簡單地分成巴美女和蜀美女,她們都是川美女,是一條河的兩條支流,岷江和嘉陵江,最終都匯入長江。

成都話和重慶話外省人根本分不出來,外國人更是無法分辨。成都美女一張嘴就帶把子,這很掉份;重慶美女更是髒話連篇,就更不可取。

有一個笑話說重慶因為天熱,女人愛穿吊帶裝,錢沒有放處就裝在胸罩裡,而成都女人夏天穿的是露出肚臍眼的褂子,俗稱三隻眼睛看世界,錢同樣沒有放處,就放在長襪子裡。一個重慶女人和一個成都女人吃了飯搶著付賬就好看了,一個把胸罩一翻變出幾張鈔票要請客,一個把襪子一脫搜出紙幣買單,兩個人還互不相讓,看得鄰桌的外地男人目瞪口呆,把酒都嚇醒了。

三、山西居然也出美女——成都美女不相信

當成都美女得知山西也是一個美人窩子時,她們大多顯出吃驚的表情。

成都人一想起山西首先想到的是煤、乾旱、老區和沙塵暴這些主題詞,她們萬萬想不到山西還出美女。一個連水都缺乏的地方女人拿什麼來洗臉洗澡?這是成都人最操心的問題。其實山西美女自古有之,最有名的就是貂嬋,還有班昭,這是一個才女。至於楊玉環,這更是古代四大美女之一。既然山西有這麼出眾的美女,成都美女就想不通了,她們那裡如此乾旱,皮膚怎樣保養?據說山西很多城市的自來水管並不是隨時都可以放出水來,這一點對於水資源特別豐富的成都的美女來說是最不可想像的。

成都有一群美女曾起了好奇心,決心去太原、大同這些山西的城市看一看,看那裡是否真有美女,她們帶了許多的化妝品,甚至還帶了足夠的礦泉水,反正是自駕車旅行,這很方便。途中得知山西的美女集中在忻州和臨汾,於是又決定順道去這些地方看一看。看過後十分失望,山西的美女數量並不多,用北方人的眼光看那些可以稱得上美女的女子用成都美女的標準來打分充其量算準美女。

山西美女個子高挑,比北方女人秀氣,被稱作北方人中的南方人,但總不是正宗的南方人。如同人們說的西北的江南或黃土高原上的江南等等,根本不可能與真正的江南相比。最使成都女人們自豪的是山西美女的皮膚肯定比不上自己的細嫩,要在那麼惡劣的氣候中保養皮膚很不容易。再一點,山西女子普遍不如南方女人油滑,她們基本上是粗線條的,精打細算上絕對不是上海女子的對手。

但是,山西女子中會偶然冒出一個兩個絕色的美女,這種美女可以算作大美女,那種氣質可以算作鶴立雞群。這種大美女的身材是北方的,卻有南方人的柔美,她們說話爽快,這是北方人的性格,卻像南方人一樣細聲細語,而且從談吐中可以看出她們的機智和聰慧。這讓成都美女們看得一頭霧水,一打聽,這大美人並不是土生土長的山西人,她們的祖籍不在當地,而且是外來移民,看來移民的優勢不僅在成都顯現,在山西也是如此。

大美女在一個城市中可遇而不可求,往往好多年或上百年才出現一個。畢竟貂嬋或楊玉環不可能人才輩出,正是物以稀為貴,才使大美人的美名千古留芳。但大美人的出現很有欺騙性,給人一種假象,以為她的故鄉有一大批她的同類,其實,連她的兄弟姐妹也選不出一個可以與她匹敵的美人來。山西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可以產生一個兩個大美人,卻產生不了龐大的美女群。

太原的柳巷據說是美女的集散地,美女們愛在這條街上出現。太原從某種意義上說還算不上一個大都市,她的繁華程度無法同沿海相比,可能正因為這一點,大多數美女都奔赴繁華之地去了。自古窮鄉僻壤養不住美女,富貴繁華像磁鐵一樣將美女一網打盡,山西無疑是美女的產地,但在北京或上海最能見到山西籍美女的蹤跡。

四、香港美女使成都美女覺醒

香港實在不是一個產美女的地方,成都美女看過一些香港粗製濫造的肥皂劇之後就完全覺醒,原來香港不僅缺少美女,連那些所謂的影星也如此倒胃口,成都美女覺得應該趕緊去佔領那裡的美女市場。香港年年都在選美,選出來的狀元們實在一般,偶爾有一個兩個有成色的還不是本土土著而是外來移民。香港的所謂美女們也讓成都美女嗤之以鼻,彷彿一個精美的首飾盒裡裝的是一件贗品,美女們除了包裝和炒作,本身的質地實在不敢恭維。一張回鍋肉大嘴配上一個朝天蒜苔鼻,再生一對沒有光彩,大而無當的燈籠肉眼睛,這要使看她的人具備勇氣。難怪香港的男人要到內地來相親,我們這裡選剩的到了他們那裡也是上品。

香港是一個只有美色而缺少美女的城市。

香港也不是一個文化之都,而是文化的沙漠,商人聚集的地方需要的不是文化而是娛樂,在這種情形下有姿色的女人很容易落入膚淺,她們來不及充電和積蓄能量就被金錢俘獲了。女人的美麗離開了修養和文化埔墊將顯出蒼白。

五、上海再也不能領導美女潮流

過去的南京路不僅可以領導服裝新潮流,也可以領導美女潮流。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南京路就是中國闊太太們的天堂,無數的紅男綠女在這條馬路上穿梭,這裡是中國的香榭麗舍,在這裡扮靚的人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是中國最靚的人。南京路是中國美女的最高舞臺。可以在南京路上招搖過市的上海小姐基本上就可以稱霸整個中國。這是過去的情形,哪怕到了今天,上海人根本不把西部的成都放在眼裡,甚至於上海大學生畢業分配到成都也認為是發配。成都是長江之首,上海是長江之尾,下游的上海人把上游的成都人看成鄉下人,鄉下女子怎能和城裡的小姐們爭靚,而且,你一個鄉下女子再漂亮又靚給誰看,不像上海小姐,稍有一點姿色就有人欣賞,上海是一個國際大舞臺,女人們不缺少表演的機會和場所,不像成都的小妹,那麼多的美女居然無人欣賞,這是對資源的浪費。

上海人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哪怕住亭子間,擠公共汽車,坐馬桶,但衣冠楚楚,上海阿拉的體面不能丟。至於上海有一點身份的,長得還算及格的女人更是把上海放在嘴邊,她們化的是有個性的上海妝,其實是從歐美女性雜誌上學來的舶來品,只不過手法經過偽裝,讓你誤以為是什麼時尚的東西,其實主流是洋玩藝兒,邊角余料是她們自己的創造,彷彿上海的石庫門,不中不西,卻能惑眾。

上海的美女屬於畫報美女或曰攝影美女,經過電腦製作或藝術加工,拍出來天仙一般,但只要見了真人,又御了裝,家常打扮,你就會覺得她們也一般,好像並不出眾,她們的美是要有大量的裝備加以武裝,彷彿被先進武器武裝起來的美國大兵,你讓他們同你拼刺刀他們肯定玩完,但你硬要同他們對射巡航導彈你又不是對手。上海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知名度都比成都高了許多,上海美女生活在這樣的氛圍裡自然有巨大的優勢。上海美女就是這樣一種情況,坐在裝甲車裡給外面的人一個想像,她們挑剔的目光在掃視你,不屑的神態在拒絕你,她們也許要的就是這種神秘感和莊嚴性。

上海美女不能離開上海,猶如美軍不能離開航空母艦,上海美女在上海如魚得水,離開這裡將無所適從。成都美女十分可憐這些上海女人,住得那麼跼促,吃得那麼小氣,只有幾件出門的服裝,俗稱「在螺螄殼裡做道場」,錢都要計算到毫釐,成都美女說那些上海阿拉摳門得很,只不過化妝的技巧高明一點。上海女人的浮華猶如上海灘的繁華,金光閃閃的東西並不屬於你,你頂多以此為背景照一張像,放大了掛在自己家裡以為是自家的後花園,其實是自欺欺人。

上海女人湊在一起就說上海話,目的是將自己同外地女人分出檔次。

成都女人也說成都話,目的是將自己同縣老俵區別開來。但如今縣老俵也有了生存的絕技,她們操普通話,儘管不標準,帶有縣份的尾音,容易露出馬腳,但總比說土話有身份,還可以魚目混珠,自稱成都人,反正那些外地大款聽不懂成都話與縣份話的區別。這使真正的成都小姐非常生氣,成都話是四川各地方言中最標準的,是四川話中的普通話,如今被那些縣老俵糟踏得不成樣子,使成都美女們氣得跺腳。關鍵是各地女人都說普通話就分不出檔次,這如同正夫人與姨太太模糊了界限。

上海女人的感覺卻不同,你四川鄉下人可以說椒鹽味的普通話,但你說不來上海話,阿拉上海話不是什麼地方的人都可以亂說的,所以,上海人暫時還不擔心被外地人奪了自己的地位。如今許多人在學上海話,如同以前許多人在學說粵語,這說明上海的經濟地位在不斷提高。但反過來又使上海人擔心大家都說上海話豈不亂了套,鄉下人也說起了上海話,上海人的身份又怎麼體現。

上海女人知道自己的美色有限,就拚命時髦,以奇嘩眾。她們自稱海派,說你們那些內地人如何如何,整個中國都被她們看成上海的郊區。但上海女人也有心虛的時候,她們一旦上了一點年紀便放棄了那種繁鎖的包裝,還原成弄堂裡最不起眼的黃臉婆,如果有人指著那張老臉和一襲舊衣裹著的臃腫身軀說這曾是某某名模或電影明星,聞者無不搖頭。全中國上海最繁華,但唯有上海女人把日常開支的流水賬記得最熟練,記了幾大本,不過是幾個菜錢。你不能想像一個上海美女在燈下數銅鈿的情景,那種痴迷的表情使她們花容失色。

六、廣州美女和她們的皮膚

廣州美女的張狂不像上海女子那樣外露,但她們的骨子裡還是很高傲,認為廣州是富裕的代名詞,把廣州之外的一切地方叫做北方,自己才是身處南方,才叫闊。如今什麼商品都不缺,缺的只是貨幣,廣州確實是中國先富起來的地區之一。

廣州美女大多是其他地區奔赴而來的,本土的女人稱得上是美女的委實不多,關鍵是皮膚,那怕鼻眼還算合適的臉上又疙疙瘩瘩,而且很粗糙,很黑,美色二字中丟失了色,美便無法成立。好在廣州人有大把的票子可以買化妝品,但臉不是古建築,經過油漆就可以煥然一新,臉被化妝品折騰得太久反而會顯得更加陳舊和花哨。

廣州美女是進口美女,美女們為了掙錢從貧窮地區到這裡來工作,或嫁一個廣東闊佬,或到廣東來找機會,打天下,使廣州成了美女的集散地,讓人誤以為廣州有多少美女似的。這是廣州執中國經濟牛耳的緣故。這種情形有了變化,經濟之都的地位先是受到深圳的挑戰,後來又被上海搶了去,廣州人的優越感打了折扣,哪怕前些年的粵語熱也大大降溫,美女們一上臺就用粵語唱歌或用洋涇浜外語演唱。現在誰還學粵語?有野心的就學外語,有感覺的學的是普通話,連舞台上靠耍嘴皮子吃飯的脫口秀演員說的也是東北話,說粵語不再是身份的象徵。如今人們購物可以去香港,旅遊則去海南,開眼界去深圳,廣州成了順便看一看的地方。廣州不再是廣州人的天堂,成了打工仔的天堂。最讓國人不恥的是廣州不分男女亂吃蛇蠍蟲豸,特別是那些富婆請客,不上幾樣野味不足以顯示規格和身份,這時的美女哪怕她真的有幾分姿色也讓人有敬而遠之的恐懼感,臉上的表情再溫柔,胃裡裝的是野生動物的屍肉,那溫柔就顯得很虛偽和野蠻。

七、西安有沒有美女,這是一個問題

西安有沒有美女這確實是一個問題,在大街上你肯定難以尋覓。西安的出土文物很多,發現出土文物比發現美女更容易。西安曾是十三朝古都,漢唐時西安不僅是中國的中心,也是世界第一名城,那時的美女一定雲集於這座都城。而今的情形不同,風把黃土高原上的黃沙不斷地吹進城來,城裡人顯得風塵僕僕,頗有些出土不久的文物感。美女不是沒有,但美女害怕風沙,躲進屋裡不肯出來,所以在街上看不見。

西安人顯得粗糙,吃得粗糙,穿得粗糙,連保養也保養得粗糙。他們講究的是博大,但不精深。女人都很熱情,但細膩不足。西安人動不動就要請你吃羊肉泡饃,認為這就是天下第一美食,你一旦說不好吃,他們就認為你吃的那一家不正宗。其實羊肉泡饃本生就是一種粗糙的吃法,在西安當廚師很容易,將食物粗加工成羊肉泡饃這確實不需要多少手藝。西安的美女們也是這樣,西北的人身段並不差,皮膚也不會比廣東人更粗糙,加上西安特有的歷史厚重感,本來可以打造出一批批很上檔次的美女,可惜她們操作得過於簡單,使西安女子特有的風韻沒有充分顯現出來。美女是最講究保養和裝飾的,加工美女是一種細活,粗糙不得。西安有很深的文化積澱,美女們耳濡目染,應該很有文化品味,但西安古代的文化美女名氣更大,當今的美女名氣大的極少,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人們到西安去看的是兵馬俑,很少有人想到去看一看美女,這說明西安的美女製造業太不景氣。

八、北京美女的熱情過了頭

北京的美女很多,而且是大美女,這裡集中了一大批歌星、影星,也集中了許多的闊太太和少奶奶,富婆更是比比皆是,但這些美女不是美過了頭,使人可望而不可及之外,就是富得過了頭,高貴得過了頭,太不平民化。況且這些美女基本上不是北京原產,而是外來戶。北京的美女彷彿與老百姓關係不大,她們住在富人區,有自己的圈子,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平常上街也坐在豪華的轎車裡,老百姓要見她們一面得通過媒體,所以,她們的美使人感到十分遙遠。

北京也有市井美人,但你同樣受不了她們的那種熱情。北京妞同北京人一樣都是侃大姐,操著京腔,從政治扯到國際形勢,彷彿她本人就是某個大機關的重要人物一樣對什麼都瞭若指掌,所以別人說北京女人對政治的熱情高過了米飯,她們可以不吃,但不能不說。在皇城根兒生活的人見過的大世面很多,對小地方的人壓根兒就沒有打上眼,聽見這女孩子是從成都來的,先故意不知道成都在哪兒,然後才問你們下面的人能吃飽嗎?不然怎麼會瘦得跟柴禾似的,可憐見的。

跟北京美女談戀愛你得忍受說教,彷彿給政治家當秘書,你得忍受政治。北京女人過的不是小日子,而是大日子,她們住在胡同裡,又是大雜院,還是自己搭的窩棚,但張嘴就是紐約的世貿大廈,你一點辦法沒有,人家的境界確實到了這一步。

北京美女具有前面論及的北方女人的屬性:高大、壯實、開朗和熱情,但又有所不同,她們更文化,更京味,有一種首都式的優越感。她們往往把皇宮的奢華當成自己的談資,動不動就要指點江山,說你們小地方如何如何。北京女人特別看不起南方男人,認為那都是奶油小生,當聽說上海人把一隻雞蛋分成四牙賣就笑得噴牙。

北京女人同北京男人組成的家庭與其說是過日子不如說是說相聲,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貧嘴張大民似的熱鬧,但日子過得並不滋潤,他們說歸說,做歸做,缺少實幹精神,把許多的好事、生意事、發財事、創業事都讓給外地人做了,結果北京人仍然一貧如洗,可是他們知足,北京女人過的是演員的生活,只要有聽眾,她們就快樂,她們彷彿生活在非物質時代。

九、江南美女—— 一種不變的造型

江南美女的造型許多年都沒有變化過,只是服裝不同而已,她們一律的矮小瘦弱,一律的病美,一律的操著吳儂軟語。固然,江南美女膚色很好,身段秀美,瓜子臉,不生病時也是病態,生病時更有一種讓人心痛的美,但是,江南美女更適合進入古裝戲而不適合現代生活,一場踢踏舞或抽筋舞就可以使她們散架。以前的人一提到美女就想起了江南,那裡水好,氣候好,出產豐富。但現在江南是長江的下游,水流到那裡早已被污染,據說氣候也在慢慢改變,並不比別處舒適,這是過度工業化的結果。關鍵是別處人的體質在增強,越來越健美,江南女子的體質彷彿還停留在林黛玉時代,不見有多大的改變。時代不同了,現代人的審美觀以健美為時尚,以高大為時尚,那種病態美早已不再時興,所以江南美女的造型也到了應該改良的時候。

江南美女有許多流派,其中以杭州美女最為著稱,蘇州美女更小家碧玉,其實江南水鄉的美女們在外地人看來都是一個模子,根本分不出流派。江南美女的標準身高似乎不超過1米60公分,她們矮小,荳芽造型,適合她們幹的活估計一是繡花,二是採茶,或者做一個伶人,當一當戲子,戴著深度近視眼鏡的多半是研究生,能夠給她們安排的職業不多。

江南美女只要在身材上「北方」一點,在談吐上再「北京」一點,在品位上再「上海」一點,在風格上再「成都」一點,只要綜合這麼一點點她們絕對是最優秀的美女品種,可惜什麼都只差一點,使她們只好分布在水鄉一帶,而不為世人接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