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貪,可我容易嗎我?」

2006-07-31 02:46 作者: 朱春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絕對不會無恥到這個地步,我希望法庭能仔細調查……我現在不能用黨性擔保自己了,我用我的人格擔保,我所說的都是真的……
 
作為一名局長,作為單位的一把手,我容易嗎?我!我要為單位的發展大計籌劃,黨和人民賦予我神聖的職責,我就要努力為黨和人民做貢獻啊!而這一切只
有單位創造利潤了,我也才有臉向關心我,信任我的黨交代,向人民匯報啊!
 
要做好這一切,我要與他人打交道啊!尤其是在生活消費很高的繁華都市——香港,我要應酬,可是我卻依然是按照廣州的標準拿工資。作為一名局長,一名正廳級幹部,在他人面前還算是有地位的,可是如此以來,我能與他人很好的打交道嗎?他們雖然不說我做領導的太寒酸,但是無疑會降低我的工作質量!工作質量得不到保證,那還談什麼工作效率,還做什麼工作。我臉上無光,沒面子啊!我……
 
我之所以設一個‘小金庫’完全也是為公司著想,我們用錢的時候手續太繁瑣,什麼都要審批,甚至連2000塊的路費到現在都批不下來,要是有人得了心臟病、要等國家批醫藥費的話,肯定早就病死了……我作為一個負責人要考慮公司的利益……我讓單位在「小金庫」中支出「董事長應酬接待費」以及「出境補貼」等費用,這完全都是為了工作,如今社會,人脈決定財脈,很多事情都要在酒桌上才能談妥,我是拿自己的健康來為單位賣命。其實,在因工作而結交朋友,我自己還倒貼了不少錢!但想著能為黨和人民做貢獻,我心裏感到踏實,我願意這樣做。
 
因工作倒貼了不少錢,作為一名局長,憑藉正常工資我如何度日?為了生存,我必須得在正常工作之外在尋找一些商機,1998年12月2日,我從單位借用24萬餘元,以我女兒的名義購買了商鋪,就是因為發現了那裡地段很好,商機無限。只有我自己家裡條件好了,我才能更好的投入工作。並且在第二年很快就還清了該款,並支付了利息。後來,在2001年11月16日,我又批准將公款43萬元借給了「下屬」個人使用,顏某也於2002年6月18日還清了此款,並支付利息。其實這也是我工作的一種策略,這樣一來,顏某對我感謝萬分,並且心甘情願、死心塌地的為單位工作。利用單位的資源接濟單位下屬,同時讓下屬賣命的為單位工作,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情。
 
1998年至2004年間,我之所以向財務處索取人民幣44.6萬元。是為了拉攏人才,獎勵給有功的人,審批財務處股市操作獎金的分配方案這個權利我還是有的。作為這個項目的直接負責人,項目賺錢了,功勞是大家的,大家出力了,就應該得到一定的補償與獎勵。我不像有的領導只喜歡評論,不喜歡做實事,起初承諾過很多事情,但卻不按最初「鼓舞人心的話語」辦理,我不喜歡這樣。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這些領導的特點很不利於發展,也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與大眾的潮流。
 
還有……
 
我想,我應該是與犯罪份子絕緣,不沾邊的,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單位利益的基礎上,現在檢察院指控我,雖然我感到委屈,但我也基本無異議。
 
我為黨和人民作貢獻,我絕對不會無恥到這個地步,我希望法庭能仔細調查……我現在不能用黨性擔保自己了,我用我的人格擔保,我所說的都是真的……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
 
(讀《新快報》7月28日刊登的《局長嫌工資太低貪污百萬,自辯不會無恥到這地步》一文有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