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告訴我,大夥趴在那裡做甚?


下了堤壩,棉田裡見了一條條橫臥著的黑影,以為是死人,但不留神踩著一個便聽得低低一聲「哎喲——踩死了——長眼管出氣?」雖是低低,但變不了人還活。貓貓腰朝稍遠處的棒子地裡看,依稀也見人影,也是趴著,靜悄悄怕不慎驚擾了誰。見此情景我也要趴,想不趴但架不住在大家都趴時我不趴心裏空虛,打小就這毛病,見了誰撒尿馬上感覺腹脹,不隨著解解褲子貼牆站站,一天裡活不踏實;趴前要問身旁老劉一句大家趴在那裡幹什麼?老劉眼睛眨巴幾下認真想想,底氣不足地說怕是想逮螢火蟲吧。老劉呵老劉,我算拿你沒治了,你縱不看眼下一個剛入夏時節也該知我們因發展經濟顧不得環境污染,那叫「螢火蟲」的東西早從中華大地絕跡N年了。

這是我與老劉下鄉招工的遭遇。

我趴了,萬不料一趴就趴在了「趴指」所在地,看到不斷有人從這裡爬來爬去,接受命令的接受命令匯報「趴情」的匯報「趴情」。趴在地上等一會,不見有人過來發獎,便沉不住氣,捅捅旁邊一個,就聽得瓮聲瓮氣一句「鬧啥鬧,老實著!」我不鬧,稍稍往前爬一下,叫仁兄,問大家趴了一地到底為嘛。

「噓——小聲……逮螢火蟲。」

咦,真叫老劉一炮給蒙上了!

「上邊要下來人了。」接著再聽沒頭沒腦一句。

上邊?我扭頭朝大堤看去,黑黢黢的並不見影,更兼我與老劉剛從大堤走過,真的死狗也不見一隻,正納悶著,耳聽這人壓低聲叫「二蛋子二蛋子……你他奶奶的還不給我滾著過來!」隨著話音,就有人出現在了這人一側,我沒細辨出是怎麼「滾」的又從哪裡「滾」來,感覺好像很神,會土遁一般,不免暗叫一聲「神了——這夜大有可觀!」

「志叔,這不到了嘛!」

「到了就到了到了還是一景?還要上個高音喇叭上報紙頭版頭條?你尋思不說到了我還聞不出你身上帶著的土腥味來?」叫「志叔」(或叫「支書」、「枝疏」、「直輸」、「知書」、「執書」、「紙書」、「植樹」、「直豎」、「知熟」……)的一個還要低罵一句。我聽出這人本領過人,是個抱上彩虹能分辨出七色味道各異的一個。

「說說你三姑家那井筒子,白日裡蓋好了沒?」

「還沒……志叔,那井筒……」

「二蛋子呀二蛋子,你要活活氣惱殺人……到這時了還有的話說,那井筒在離大路僅十里,你說說井口張得是地方不是地方!」

「可往年不也張在那麼,往年咋就是個地方,莫不是今年水往西流?」

兩個人你來我往對著話,聲細如蚊,我聽出這裡有二蛋子的不對了,三姑家的井口說什麼也罷不該張在了離大路十里內的地方,這不是分明跟「直輸」過不去麼,他已經是直輸了,到你這再不得些順活,哪日見贏?我也想勸勸二蛋子,因首先不明大家為何而趴,故思量半天也得不出該讓二蛋三姑的井筒挪向何處,顯然,挪頭頂上是不合適的。

想著的功夫二人對話就算完了,志叔暗處蹬上二蛋一腳,跟一句「記牢靠了,要蓋嚴了,大道兩旁不能見坑,讓出光光溜溜的一條大道來!」二蛋嘟嘟囔囔「滾」著去:「也沒聽說過水井裡會冷不丁蹦出個火球落十里外的大道上……」

一會,有人爬來匯報工作,說誰誰家蓋窨子的事,說家裡窮,置辦不起木料打個木蓋子,是他們急中生智把誰誰家的耕牛牽去賣了,才把一件天大的事情做妥當了,志叔從鼻孔裡「嗯」了一聲,順著也強調一句大道兩旁十里內,不許見一坑存在,這時政治任務,關係到國計民生。

「待會天明接著進戶檢查驢馬牛,該縫住嘴巴的堅決縫住——是意義重大的政治任務,馬虎不得!」志叔又想到了一些,「還有就是那些閑著沒事上訪告狀的,一定搬磨盤壓實一些,緊張的幾天裡就當敵對勢力看,萬不可讓他們抬了頭。」

來者自然懂得其中之偉大意義,卻依舊遲疑不去,兩手只管抓土不止,彷彿把那土抓熟了,心結也就解開了。志叔見狀再問哪地方還沒透亮,來者便低低開口,說周家昨日不是死了老爺子嘛,一家人爬來爬去請示多次了,要求入殮一刻放聲嚎一嚎盡個孝心,想到嚎屬人之常情,不許時叫人感覺做得又過於那個,因此遲疑不決。接下來大家像是進入了討論程序,有蟲鑽了我褲管,只顧撓痒去了,忽略了一個討論過程,聽志叔拍板見些人情味,誰家也不是天天死人,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他同意人去嚎幾聲盡盡孝了,但嚎時要把腦袋伸大缸裡,以免嚎聲衝出好遠衝上了大路。

我不自信地扭頭再看看大堤,黑黢黢光禿禿並不見人影。

老劉當然也趴了,但趴一會還是感覺理解不了趴的深刻內涵,也不見有人前來發獎,想不趴了,想起身走走,卻聽得一聲低沉的斷喝:「那是誰?趴了!」老劉聞聲便倒,趴出了一個倒栽蔥。

「聞著你們的味生得很,」看志叔也還善良,見了老劉聽套,便不再追究那剛才的冒失起立,也聞出我們身上的味不對來了,這才想到過問一下:「不是本地人吧,要去哪裡?」

老劉說去趙家營。

志叔再問去趙家營幹嘛,這些年裡可沒人去過了,因為那裡流行一種怕人的病,不是窮嘛,活該生在中國誰也指望不上,大家奮起自救都偷偷去血頭家賣血,賣來賣去就賣出了一村怪病,人弱得見風就倒,扶都來不及。

這些老劉焉能不知,他前頭用著的小工小K就是趙家營的人,那小K因身上長了五顆痣,只比傳說中的六痣唐僧僅少一顆,就被人胡亂扣了個殺人犯罪名給弄去分屍分食了(見《活在二十二世紀》之十八)),老劉只看好趙家營的人寧肯做賤自己也沒干了用大便泡臭豆腐拿城裡去賣的事,想還是個好人窩,拿定主意再去尋尋看,期待找到另個健康著的小K。

「那你就老老實實趴在這吧,」志叔說,「趙家營上下全被內衛部隊封閉起來了,村子進不去,因為上邊要來人,他們村那氣味不能傳到大道上來。」

我這時好像有點明白了「上邊要下來人」了,所謂「上邊」不是指大堤,而是朝中官員們要下來,知縣?知府?巡撫?還是小民提也提不得的那些什麼?

因他們要來,萬民百姓就得趴在田野裡逮螢火蟲麼?我覺得兩者之間八竿子打不著。

對話功夫,又有人蟲一般蠕動爬來了,看樣子像個二當家管事的,過來後匯報拍死了兩個,志叔就訝異,叫一聲「日怪」,說這時節還真他娘的有那玩意兒?二當家說不是螢火蟲,是兩個趴著抽煙的,黑影裡哪知是人,光以為是螢火蟲了,就下了狠拍子,一下把頭給拍扁了,等拍扁了再仔細看,才知拍錯了。

聽說又死了人,志叔眼見了惱,低罵一幫不爭氣的傢伙,清清爽爽地浪費了吃下去的白面餑餑卻做不出星點清爽事,上頭愛民如子,最見不得老百姓尋常時光裡出個三長兩短,三令五申大會講小會說要把群眾冷暖掛在腰上,你就嫌沉冷暖不挂,也罷,咋又能不看仔細拿人當螢火蟲給拍死了呢!「不爭氣的東西,就不打算叫人清爽一會……傳話下去,從今起要把老百姓挂腰上,哪個幹部不把百姓掛在腰上再不留神弄出了人命,就拍死誰!」二當家喏喏而退。

「那誰,是誰在放屁?」有點內火的志叔鼻子越發尖靈了。

「志叔,是我,屁簍子……志叔,沒敢放響,也被您聽見了?」

「屁簍子,又是你混小子,你尋思沒放響志叔哥我就聽不到了,你忘了我能聞得見……不許放屁,沒準你放屁前螢火蟲才要爬出窩呢,一聽有人屁響掉頭回了,這不讓大家又一夜白等了——我說咋地回事,不是給你腚眼子加棗木楔子了麼,還楔不住?」

「志叔哥,哥呀,楔了,那棗木硬,楔過兩天可能是把屁眼給撐鬆了,求您大仁大義饒過屁簍子一回,等剎時天明,我裹點破布重新塞塞……再不敢了!」

真就管到了屁上,這嚴謹不就是傳說中的密不透風麼,城裡人哪知鄉下人的辛苦!我想。但志叔說不辛苦,只要求得靜悄悄拍個螢火蟲,有啥辛苦都忍得了。那麼,上頭來人是下鄉視察螢火蟲麼?視察?怎會,領導那麼忙怎會到這地方來視察,只是路過,一眨眼的空。有段時間爬來的人少,看過些老書的志叔得了些閑,也緩過了剛才的一股悶氣,這時要感慨,說過去大官出門老百姓少不了要遠遠跪迎的,看看,要不說社會在進步呢,到這裡,跪就不用了,只求一個安安全全過去,為得一份安全,鄉鎮派出所的家屬(包括八歲孩子)也被動員起來了,把住路口不許閒人通行。哦,就那麼前後幾秒鐘時間,要這多人付出這多!我吟哦不止。志叔說辛苦不辛苦也看與誰比,若比前山村,好多了。

那前山村又做哪些?

前山村有山山無樹,為讓大官看一眼百花齊放的景象,全村插花種草奮戰幾個月了,聽說貸款卸了一個車皮的綠漆,要把山塗遍。

一直悶聲不響的老劉也明白透了,捅我一下,我扭過頭去,被他火辣辣直勾勾地盯住,耳聽沒頭沒腦來一問:「五毛,你看到了,你告訴我,真是這麼一群讓我們趴在地上連屁也不能放響的人在領導我們奔向一個聽上去好得亂七八糟的‘玫瑰主義園’麼?你說是不是真的,我擰青大腿了,但還是感覺在做夢。」

我對老劉說我也在掐擰著大腿呢,感覺過青近紫了,只是沒感覺到疼痛,志叔旁邊一個這時叫出聲來,說「疼殺人啦——你看看手在哪裡,操!擰我大腿上你自然不會感覺疼痛!」

就那玫瑰主義園,史書記載曾叫蘇聯的俄羅斯也玩過,大夥兒也是心存疑惑,有好事者把電話打到了報社,問主編這玫瑰主義園是科學還是藝術,主編也答不出來,但能肯定它不是科學,問為何就不是科學,主編說:「若是科學,那他們該拿老鼠做試驗。」

好像……我縮回了掐擰別人大腿的手,絞盡腦汁聯想不到大官們過境與螢火蟲又有何干,從哪裡值得大家如此嚴陣以待?

「嗯,」志叔朝空蕩蕩的四野掃上一眼,我跟著便「聞」得空蕩蕩的四野有了種茫然的味道,沉默良久,志叔講出拍蟲子的原委,基層光下通知說上頭五十天內有首長路過,但為安全計卻不講出具體時間,是白日裡是黑夜裡讓人摸不著調調,白日裡工作基本做足做透了,為避免突發一響而驚嚇著首長,連那牲畜嘴巴也縫了個差不多,就在支部檢討哪裡還有漏洞時,有人提出首長有夜過的可能,首長嘛,想起風是風想起雨是雨,黑黑夜裡他若想挪動時誰又敢攔?如此以來工作重心應放防螢火蟲上,那蟲雖小但潛在危害極大,萬一司機被蟲一閃晃了眼呢,直接結果會把防彈轎車開進路邊水溝裡——瞧瞧,問題出來了:萬一給首長蹭掉了幾根高級汗毛呢?

是,有可能,我想,太有可能了,首長汗毛重要,若掉上幾根怕將導致地球停止了轉動,於是大家在井與窨子都蓋好牲畜也縫住了嘴巴時,是該全力以赴拍打一下螢火蟲了……

可是,我忍不住要想,難道這首長真就不清楚自己算不上一截蔥半頭蒜、不慎碰掉幾根汗毛並不影響這地球轉動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